阅读记录

《吾家艳妾》

第25章 第 25 章

谷雨断霜, 天干物燥。

热炕屋内,赵大奶奶吃过一碗茶, 原先拘谨神色渐放开, 她被冻得发僵的身子也在炕内暖和起来。

苏芩见时候差不多了, 便开口道:“大奶奶可是来找姑奶奶的?也怪我不好,不小心砸了姑奶奶的妆奁盒子,可教姑奶奶将这气撒在大奶□□上了。”

苏芩穿一件花鸟图文的凤尾裙,用绸缎剪成大小规则的条子, 两边镶金线, 面薄纤腰, 眼颦秋水。侧眸时露出半张脸儿来, 白皙细腻,恍如最上等的凝脂白玉。一双玉耳上戴一对硬红石的耳坠子, 做成水滴状,衬在白细粉颈上,晃晃悠悠的尤其好看。

赵大奶奶瞧的恍神, 在红拂的轻咳声中才呐呐的回过神来, 红着脸道:“母亲本就不喜我,这无关苏姨娘什么事。”

苏芩抚了抚茶碗,纤细素手伸入茶碗内,细缓慢搅。茶面氤氲,加了干桂花的热茶舒卷着嫩叶, 粘在苏芩指尖处, 贴着不放。

美人戏茶, 连手指尖都好看的令人发指。

绿芜打了帘子进来,端来一碟枣糕。

“姑娘,这是用酸枣子做的枣糕,赵妈妈说让您先尝尝味,兴许还入不了口呢。”

白玉小碟内装着满满一碟酸枣糕,色泽透明,美似琥珀,凑近时,能闻到那股子酸酸甜甜的味道。

苏芩先捻了一块入口,立即就被酸倒了牙。

赵大奶奶也拿一块,面不改色的吃下去,然后盯着那碟酸枣糕暗咽口水。

苏芩见状,好笑道:“大奶奶若是欢喜就多用些。”

赵大奶奶听到这话,便又拿了一块,可见是真欢喜这酸枣糕。只是苏芩却吃不下,吃一块酸枣糕,便要灌一碗茶,酸的她一张小脸都皱在一起成面包子了。

原本苏芩是想在赵大奶奶处听些陆春蓉的事,日后好用来拿捏这处处寻她短处的姑奶奶,可谁知这赵大奶奶的嘴跟河蚌似得,不管苏芩怎么撬都不张开,无奈之下,苏芩只得让红拂打包了两份酸枣糕将人送了出去。

赵大奶奶一走,苏芩便闲不住的开始在庭院内溜达起来。

天色尚冷,庭院内一株海棠摇曳生姿,繁于桃,盛于梅。势若伞,丝垂碧缕,葩吐丹砂。

苏芩戴着雪帽,立在海棠树下,触目所见,粉墙环护,长廊曲洞。苏芩初来时,皆是来去匆匆,并未多加留意,如今定下心来一瞧,陆霁斐的院子真是颇合她心意。

“小主子,这是爷的书房,吩咐了不让人进去。”蒹葭守在陆霁斐的书房门口,将苏芩挡住。

书房的门被关的死紧,就连扇窗户都没留给苏芩。

“是嘛。”苏芩靠坐在书房廊下的美人靠上,撑着下颚,上下打量蒹葭。

蒹葭站在书房户牖处,双手交叠于腹前,端端正正站着。

“蒹葭,你跟了爷多少年了?”苏芩抖了抖自己身上的桃红纱地彩绣花鸟纹披风,裹住娇媚身段,然后提着脚上的绣花鞋踩在美人靠上,纤细身子小小蜷缩成一团,下颚抵在膝盖上,双眸黑乌乌的看向人。

蒹葭垂眸,声音清晰道:“三年。”

“是嘛。”苏芩掰着手指头算了半响,然后突然笑道:“比我少了几年。”

蒹葭立在那里,暗暗攥紧手中绣帕。

“对了,日后不用你忙前忙后的伺候爷,我来就行了。”苏芩轻启檀唇,声音轻软。

“小主子不知爷的习惯,还是奴婢来的好。”蒹葭一副不卑不亢的模样。

“哦?什么习惯?”苏芩挑眉,细眉如黛,杏眸含烟。

“爷喜吃咸口辣味重的东西。每次从外头回来必要净手洗面。惯用的熏香是糖结迦南香……”

“那迦南香还定要用装了蜂蜜的锡盒来贮存。盒子分上下两层,下头装蜂蜜,上头放迦南香,中间钻孔,使上下相同,这样甜中带香,香中带甜,经久不枯。”

这是苏芩自小到大的习惯。这迦南香不能烧,她便制成扇坠或念珠戴在身上,尤其夏日,满身生香。

蒹葭被苏芩说的一愣,张了张嘴,却不知该如何反驳。因着这确实是陆霁斐的习惯。

苏芩脸上笑意更甚,她起身,踮脚瞧了瞧蒹葭守在身后的书房,然后突然伸手推开了一旁的槅扇。

“小主子,您不能进去。”蒹葭急忙拦住苏芩,却不防蓄的指甲太长,划破了苏芩的脖子。

苏芩的脖子上本就遍布陆霁斐啃出来的咬痕,被指甲一划,直让她疼的一哆嗦。

蒹葭看一眼自己沾着血渍的三寸指甲,面色一白,但心底处却陡然升起一股畅快感。

苏芩捂着自己的脖子,面无表情的看向蒹葭。

蒹葭垂眸,声音冷静道:“是奴婢的错,还请小主子责罚。”

苏芩盯着人看半响,然后突兀笑颜如花,“你是爷的好奴婢,我怎么敢罚你呀。”苏芩拉了拉雪帽,遮住脖颈处的刺痛伤,目光往书房内看去。

陆霁斐的书房与旁处的书房都不同。里头用雕空玲珑木板隔断,一槅一槅的设置如贮书、设鼎,安置笔砚处,而那些槅也各式不同,或葵花蕉叶,或连环半壁,入目花团锦簇,玲珑剔透。四周满壁,皆是用古董玩器之形状扣弄成的槽子。

苏芩站的地方正摆置着花盆景,周边以五彩镶金嵌宝雕镂,玉瓶里头掐一株垂丝海棠花,颜色艳媚。

苏芩信手取出来,转头朝蒹葭笑了笑,然后翩翩然回了耳房。

蒹葭站在原处,看到那个空荡荡的玉瓶,缓慢关紧书房的槅扇。不知为何,她整个人有些发冷。

“姑娘。”耳房内,绿芜替苏芩捧了手炉来,看到苏芩坐在梳妆台前,正在染指甲。

苏芩的手白嫩纤细,柔荑羊脂般光洁平滑。自苏府败落后,苏芩便将蓄了许久的指甲绞了。但在与陆霁斐签订文书后,苏芩又将它留了起来。这会子,她的两根指甲已有三寸长。

苏芩的指甲一向长的很快,又细又薄的透着股绯红色。她将金盆内的海棠花瓣捣碎,小心翼翼的敷在指甲上,最后用片帛缠定。

看着缠满片帛的两根三寸指甲,苏芩百无聊赖的点了点下颚,声音细软的开口道:“陆霁斐呢?回来了吗?”

绿芜侧身往房廊外瞧一眼,并未看到人,便安慰道:“大致是宫内有什么事耽搁了,姑娘不必担忧。”

苏芩自然不担忧陆霁斐这只疯狗,毕竟这世上只见狗咬人,哪里见过人去咬狗的。

他这个人,谁敢惹他。

“对了,姑娘,奴婢听说那赵家大奶奶又来了。姑奶奶躲着不见人,这会子赵家大奶奶正候在明厅里头呢。”

“嗯?”苏芩奇怪道:“不是才刚走没多久吗?”

绿芜近前来,解释道:“奴婢听说那赵家老爷素来是个怕事的,府内不宽裕又喜买些名贵东西。每次府内过不下去了,就让赵家大奶奶来寻姑奶奶要钱。姑奶奶先前因着脸面还会给一些,近几月是一点都不肯给了。”

苏芩点了点头。怪不得这赵家大奶奶一日来两趟,原来是被人赶着来的。

“爷回来了。”耳房外,传来红拂兴奋的呼唤声。

苏芩神色一凛,赶紧提裙颠颠的跑了出去。

“姑娘,您慢些。”绿芜追在后头,面色忡忡。

房廊下,陆霁斐身穿蟒袍,信步而来。蒹葭早已迎上去,将今日府内院中的大小事说了,然后又提到苏芩擅自欲闯书房的事。

苏芩依在耳房门口,身后是那片猩红毡子,她摆弄着自己裹着片帛的手,略略歪头,露出一截纤细脖颈。

陆霁斐缓步而来,身上鹤氅浸一层薄薄水渍,穿堂而过,凤姿玉朗。

蒹葭跟着进门,正欲替陆霁斐褪下鹤氅,却不防苏芩上前,笑盈盈道:“我来。”

蒹葭看一眼陆霁斐,闷不吭声的退到一旁。

苏芩拔下自己指甲上缠着的片帛,然后走到陆霁斐面前,抬手替他抽开鹤氅系带。

春纤玉手,指头丹色,在陆霁斐那身蟒袍的衬托下,更显媚艳。

陆霁斐挑眉,目光直视苏芩的手。苏芩歪着脑袋往陆霁斐脖子上点了点,并未用力,酥麻麻的落下一层细密触感。

男人伸手,一把攥住苏芩的手握在掌中揉捏。

“我去瞧了你的书房,甚是欢喜。”苏芩拉着陆霁斐坐到炕上,绿芜捧着漆盘上前,将里头的茶碗置在炕桌上。

“我尚记得,小时你教我写字。”苏芩撑着下颚靠在炕桌上,一双眼水雾雾的看向人。“咱们一同坐在小书桌上,你捏着我的手,头一个教的字,是我的名。”

陆霁斐端起茶碗轻抿一口,目光时不时的往苏芩那双丹凤素手上看。

不得不说,小姑娘长的很美,只要稍拾掇一下,就好看的不行。处处精致,处处惹人怜爱。他不禁想到,若这双手触在那娇花般的软媚身子上,该是何等妩媚艳艳。

“嗯。”陆霁斐沉着一双眼,点了点头,靠在炕上,撩起下摆,褪了皂角靴盘腿坐上去。“只可惜,孺子不可教。”

苏芩被陆霁斐说的话一噎,怒瞪向人。虽然她的字写的不好看,但她人长得好看呀,难道这还不能弥补那么一点点小小的缺陷吗?

“蒹葭,替我端碗茶来。”苏芩突然道。

原本守在一旁的蒹葭一愣,下意识看向陆霁斐。却见男人正靠在炕上,满面笑意的看着气鼓鼓的苏芩,哪里分给过她一个眼神。

说实话,即使蒹葭各种看不上苏芩,但也不能否认,她真的长得很好看,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能牵动人心。就算是自家爷这样的人,也一脑袋栽进了里头。

绿芜将手里的茶碗递给蒹葭,蒹葭接了,上前,将茶碗置到炕桌上。蒹葭留了几个三寸长的指甲,保养的很好,指甲上是金凤花染得通红的痕迹。可见,平日里也是个爱美的。

“蒹葭。”突然,陆霁斐开口,“将指甲绞了。”

蒹葭捧着茶的手一慌,直接打翻了茶碗。氤氲热茶顺着炕桌蔓延开来,打湿了她的宽袖。

一旁绿芜和红拂赶紧上来收拾,把愣在那处的蒹葭挤开。

“爷……”蒹葭白着一张脸,暗暗攥紧手。往常,陆霁斐那些贴身衣物、扇囊、荷包等都是蒹葭一手操办,她的绣工很好,留着指甲能挑线。但如今,陆霁斐却突然开口要她将指甲给绞了,蒹葭冷不丁的就想到了今日她用指尖把苏芩脖颈划破的事。

可方才一路过来,这苏芩并未开口说这事呀,难不成是爷从哪处听到了风声……

“爷。”蒹葭“扑通”一声跪下来,红着眼,却使劲隐忍泪水。“奴婢若是做的有什么不对,爷只管说,奴婢定改。”

陆霁斐慢条斯理的吃一口茶,将视线投向苏芩。

苏芩歪着脖子撑着炕桌上,纤纤素手点在桌面上。

其实陆霁斐并不知道发生了何事,但凭借他对苏芩的了解,这小姑娘若作妖,必是有什么不满。突然染了指尖,还让蒹葭来端茶,这两双皆带有三寸长指甲的手,必是意有所指。

小聪明倒是不少,只都不用在正途上。

男人不着痕迹的勾了勾唇,心情突兀愉悦。这难不成是在吃醋?

蒹葭跪在地上,默不作声的掉眼泪珠子。那颗颗眼泪砸在白玉砖上,再配上她沉闷的表情,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陆霁斐未理蒹葭,只慢吞吞的吃茶,苏芩笑靥如花道:“我瞧中了你的书房,想在里头添张书桌。”

“不行。”男人声音清冷道。

“为什么不行?”苏芩瞪眼,纤细睫毛颤巍巍的衬出一双黑亮眼眸,小嘴微噘,粉嫩嫩的沾着茶渍。

陆霁斐吃完一碗茶,浑身松乏下来,他靠在炕上,半阖上眼,一双大长腿搭在炕沿,膝盖处盖一件缎面毯子。

“你若想进我的书房,就不能吃零嘴。”

陆霁斐可记得清楚,那时候,他在苏龚的书房教苏芩习字,苏芩贪食吃零嘴,引来蚂蚁、蛀虫,将好好一箱子书都给毁了。那些可都是苏龚穷尽一生心血寻来的孤本。

不过虽然苏龚气得差点仰过去,但因着这事是苏芩干的,也只能咽着苦往肚子里头吞,谁让这小娇娇受宠呢。

“不吃就不吃。”她还不能躲着吃。苏芩朝天翻了个白眼。

男人往前靠了靠,“替我将青玉冠取下来。”男人今日戴一顶青玉冠束发,鬓角光洁,衬出一张俊美面容,在氤氲灯下,竟透出几分赏心悦目来。

苏芩不自禁面色微红,装模作样的往旁边偏了偏身子。

“自个儿取,我懒怠动。”她抱着软枕窝在炕上,穿着绣鞋的小脚径直就往被褥里头缩,被陆霁斐眼疾手快的抓住。

“绣鞋都没褪。”

“不脏的。”她进耳房新换的。

“不行。”陆霁斐将苏芩的腿放到地上,一旁绿芜上前来,小心翼翼的替她褪下来,在炕边摆齐整。

苏芩小嘴噘的更高,她看一眼跪在地上的蒹葭,伸着脖子过去,“你这指甲长得真好,只可惜一个丫鬟,又不是主子,留这么长的指甲,难免让人误会了去。”

蒹葭面色更白,她抬眸,双眸蓄着眼泪珠子,眼前出现一把剪子,是红拂递过来的。

蒹葭白着一张脸,伸手拿过,然后闭眼,狠狠将自己的长指甲给绞了。

爷一贯说一不二,若她不绞,定会惹恼了爷,到时候更是得不偿失。

绞断的指甲落在地上,蒹葭瞧着,泪流不止。因为这绞断的不是她的指甲,而是她想了一辈子的事。

身为奴婢,本留不得这么长的指甲,但蒹葭却留了,甚至还有意无意的给陆霁斐看到过。陆霁斐从未说什么话,蒹葭便暗自抱着期待,兴许,爷对她也是有几分念想的。可如今,指尖断了,蒹葭的期待也没了。

她本就没有什么奢望,只以为能做个普通的通房丫鬟,抬个姨娘已是极限。可如今,事实却告诉她,她连这个资格都没有。

蒹葭颓丧的低下头,握着手里的剪子,身子微微发颤。

苏芩慢条斯理的抚一抚青丝长发,那蔻色指甲贴在黑油发质上,如艳杏夭桃。

陆霁斐暗捻了捻指尖,眸色深沉。

绿芜领着红拂,带蒹葭出了耳房。一瞬时,屋内只剩下两人。

苏芩觉出气氛不对,赶紧往被褥里缩了缩。

“出来。”男人将炕桌搬开。

苏芩梗着小脖子,声音闷闷道:“不。”别以为她不知道他又要干那档子事!长的人模狗样的,却偏偏是头不知餍足的疯狗!

躲了半刻,没听到外头动静,苏芩不放心的探出半颗小脑袋,却见男人正站在木施前脱衣服,甚至速度快到只剩下一条亵裤!

苏芩急忙摆正态度,声音软绵绵的透着股小委屈,“生而为人,不能满足那些自己想做的事,便已经很难过了,那又何必要委屈自己做那些不想做的事呢。”所以还是不要委屈她了嘛……

苏芩期盼着这厮能看在她这么可怜的份上放过她。

男人垂眸看向炕上的那只小可怜,咧嘴轻笑,露出一口白牙。

陆霁斐很高,他的身后照着灯。男人背光而立,看不清面容,只露出一张模糊轮廓来。着一条亵裤,身高腿长的站在那里,肌肤白皙,肌理分明,劲瘦的腰肢下是两条大长腿,绸裤贴在身上,阴影厚重。

苏芩眼瞧着,心中怵怵,不自禁暗暗抱紧了自己的小被子。

大红愫幔深垂,琉璃灯暗。男人闷不吭声的抽开小姑娘的娟衫儿系带。苏芩声音嗡嗡的抽着小鼻子哭,身子抖如落叶。

今儿这天真是不顺。

屋外,绿芜和红拂捂着嘴偷笑,蒹葭惨白着一张脸,暗暗攥紧手。 161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