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吾家艳妾》

第27章 第 27 章

赵嫣然被苏芩堵在书房门口, 进不去,却又不甘心走,只被气得差点破口大骂,但因着书房内陆霁斐正在批奏折, 她便只能硬生生的咽下这口气,露出一副泫然欲泣之相, 委屈的紧。

传说苏府苏三虽美艳动人,堪比神仙妃子,但性子骄纵跋扈, 目中无人。赵嫣然只觉,这传言实在是太对了!

苏芩舀一勺红枣银耳羹,那红红白白的事物被一张红菱小嘴吸入腹, 唇瓣粉嫩, 沾着濡湿粘稠汤汁, 被红软的舌尖舔进去。明明只是普通的吃一盅红枣银耳羹,但因着女子颜色美艳, 便显出几分暧昧姿态来, 落入旁人眼中, 无端透出股旖旎春.色。

赵嫣然暗咽了咽喉咙, 突兀觉得这红枣银耳羹香气扑鼻,勾人口舌。

“姑娘。”紫玉轻扯了扯赵嫣然的袖子。

赵嫣然回神, 掐着气往书房内唤一声, “表哥。”模样要多幽怨就有多幽怨。

苏芩歪着脑袋, 吃一口红枣莲子羹, 咬一口山药糕。

陆霁斐正在批奏折,没有理赵嫣然,赵嫣然掩面啜泣,声声哀怨,“表哥,我替你做了些吃食。”

陆霁斐依旧没有回应,甚至能看到他明显皱起了眉。反倒是苏芩被提起了兴致,“哦?什么吃食?”

赵嫣然斜睨苏芩一眼,并未搭理她。

苏芩探过半个身子,直接就将紫玉提在手里的食盒给抢了过来,然后一揭开,露出里头的小面果子。这是一种北方的小面食,用面团塑出各种花草、果子等物的形态,然后用油炸制而成。玲珑剔透,精巧奇美。

苏芩倒是真没想到,这赵嫣然有这样的手艺。

她捡了一朵牡丹图样的小面果子放进嘴里,里头用熬煮的糯糯的红豆沙做馅,一口咬下去,沙沙的甜腻感搭配着小面果子外皮的酥脆感弥散在口中。

“唔……果然还是炸的香香的糕点好吃。”苏芩一边点头,一边又挑拣了一块游龙图样的小面果子放进嘴里。

“这不是给你的!”赵嫣然见苏芩三下五除二就将自己精心制作的小面果子吃了大半,疼的心都在滴血。

“这糕点做出来,就是给人吃的嘛。里头的人不吃,我便替你吃了。”苏芩咽下嘴里的小面果子,吃一口热茶,叹息道:“好吃是好吃,就是有些干,你下次可以再泡一盏瓜仁栗丝盐笋芝麻玫瑰香茶一道送来,搭配着小面果子吃,肯定更美味。”

“表哥不喜欢吃这劳什子瓜仁栗丝盐笋芝麻玫瑰香茶。”赵嫣然气得连嗓子都变粗了。她话后,才反应过来,立时捂住了嘴,暗暗往书房内看去。

幸亏,男人依旧在批奏折,就跟没看到书房门口的闹剧似得。

苏芩挑了挑眉,看向赵嫣然的眸色有些怪异。赵嫣然的声音说好听不好听,说难听也不难听,就是透着股尖腻感,有些类似小孩子的童音。这喜欢的自然喜欢,不喜欢的会嫌弃奇怪。

“表姑娘方才说什么?”苏芩软着声音道。

赵嫣然面色一白,下意识往后退一步,然后轻咳一声,掐着嗓子道:“我说什么了吗?”

苏芩托着下颚,敲了敲案几。

赵嫣然被苏芩盯得心里发憷,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又往后倒了一步。

“姑娘,当心石阶。”紫玉慌张提醒。

赵嫣然往后看一眼,果然见自己的绣花跟已经踩在石阶边沿,若再往下去一些,势必要跌下去。她慌张抚了抚心口,远离石阶,站定在案几右侧,然后被那迎面打来的溯风冷了个透心凉。

房廊处,绿芜和红拂端了两个小捧盒,绕过赵嫣然,将其置在案几上。

“是赵妈妈做的吗?”苏芩眼前一亮。

绿芜笑着应一句,揭开小捧盒,露出里头的一碟四个奶油松瓤卷酥和一捧六个小饺儿。小饺儿被对摆成三个圈状,精巧别致,独具一格,与那晶莹剔透的虾饺儿有异曲同工之妙。

“我尝尝。”苏芩迫不及待的拈一块奶油松瓤卷酥入口。奶油松瓤卷酥是用奶油和面,再加上以松子为瓤的果馅所烤制而成的酥饼。入口咸香,奶香味十足。苏芩吃的眯起眼,满脸享受。

果然还是赵妈妈做的最好吃,方才赵嫣然的小面果子略嫌甜腻了些。

苏芩吃一块奶油松瓤卷酥,又吃一个小饺儿,白腻双颊鼓起,双眸笑的弯成月牙状。

赵嫣然见状,心中更是恨极。

苏芩抬眸,看到赵嫣然那张气得涨红的脸,笑道:“你既然这么了解他,那你可知道他属什么?”

赵嫣然自然知道,她仰起脖颈,清晰道:“表哥属犬。”

苏芩慢吞吞摇了摇头,蔻色指尖点上自己的唇,檀唇轻启,无声,只夸张的摆了口型:他属我。

是只属于她的疯狗。

赵嫣然看的清楚,只觉这苏三多大脸,竟敢大言不惭说出这等话来。要知道,整个皇城内,有多少名门闺秀在觊觎她的表哥。区区一个苏三,难不成还能跟那些郡侯皇族家的女子比!

“呵。”赵嫣然冷笑一声,“苏三,你别得意,日后有你哭的。”话罢,赵嫣然留恋的看了一眼陆霁斐,转身离去。

紫玉弯腰提起空食盒,狠狠瞪一眼苏芩,赶紧跟在赵嫣然身后走远。

“姑娘,您慢些,当心脚下。”紫玉急喊。

赵嫣然却走的更急,咬牙道:“进宫,寻郴王妃。”

……

这头,陆霁斐胡乱批了几本奏折,腹内被书房门口的糕点香勾的“咕咕”直叫唤。他咬牙吃下一碗茶,然后又吃下一碗茶,最后终于忍不住,扔下紫毫笔,走到苏芩身后。

苏芩正吃的开心,冷不丁手里的小饺儿被人抢了,她霍然转身,脑袋闷闷的撞到陆霁斐的大腿上。

陆霁斐不防,闷哼一声,快速往后退一步。

苏芩捂着鼻子,眨了眨眼,神色无辜。

“再吃下去,就用不下晌午饭了。”拈着手里的小饺儿,陆霁斐神色严峻。

苏芩揉了揉自己被撞疼的鼻子,声音嗡嗡的指了指陆霁斐手里的那只小饺儿道:“你不是说,不能将零嘴儿带进书房吗?”

“那是你。”说完,陆霁斐俯身弯腰,将案几上摆置着的奶油松瓤卷酥和小饺儿都装进了小捧盒里,然后提着放到自己的红木书桌上。

苏芩眼睁睁的盯着瞧,嘴角还沾一点瓜子瓤果馅。

陆霁斐对上苏芩那双湿漉漉的小鹿眼,心里一虚,敛眉道:“去膳堂准备用膳吧。”

“那这些……”

“呵,”男人嗤笑一声,“我还会偷吃你的不成。”

“哦。”苏芩起身,拍了拍身上的鹤氅,拖在地上,让青山将堵在书房门口的案几搬走,踩着绣花鞋,一步一顿的往膳堂去。

小姑娘一走,陆霁斐也不再装模作样,当即便掀开食盒,拈一块奶油松瓤卷酥入口,然后又塞一只小饺儿。

青山搬完案几回到书房伺候,乍一眼看到陆霁斐那副狼吞虎咽的模样,神色讶异的揉了揉双眼,然后又揉了揉,直到双眸被擦的红通通的眼泛泪珠,才终于相信,书房里头那个吃的满嘴糕饼屑的人是他家爷。

刚才是谁说不会偷食来着?

陆霁斐吃完,将食盒往青山手里一放。

青山低着脑袋,正准备将食盒送还给苏芩,却听前头的陆霁斐道:“知道该说什么吧?”

青山身子一颤,立时道:“是奴才贪嘴,自会领小主子的罚。”

“嗯。”陆霁斐满意的点头,走到书房内两层纱橱锦槅间置着的那架玻璃大镜前,抹了唇角的糕饼屑,这才人模狗样的走了出去。

膳堂内,前为男厅,后为女厅。

陆老太太等人已就坐,赵嫣然不知去了何处,只姑奶奶坐在陆老太太身边,以帕掩唇,叽叽喳喳的不知说些什么话。

苏芩不在意的落座,看一眼面前桌上的吃食,提不起兴致。

要说陆府的菜色也不是不好,只是大致想要遵循陆老太太的意思,这些菜都做的很是粗糙,又咸又重,苏芩吃不惯。

小丫鬟们捧着玛瑙雕漆方盘入内,上置一银镶竹丝茶钟,里头一支金杏叶茶匙。陆老太太端正着身子,一边吃茶,一边用饭。

苏芩盯着瞧了半响,偏头,不予置评。

陆府大房的大夫人,即陆霁斐的养母朱氏,信佛茹素,向来不在膳堂用食,因此,苏芩直到如今都没看到人。二房的二夫人王氏,因着有孕,领二房嫡姑娘陆新葵一道回了娘家养胎,也不在陆府。因此,偌大膳桌上,只陆老太太、姑奶奶和苏芩三人。

苏芩用了几口就吃不下了,她放下玉箸,撑着下颚往男厅看一眼。

难得今日在男厅用膳的人很齐整,除了陆霁斐,还有大老爷陆生华和二老爷陆武忠,以及陆生华与大夫人所生嫡子,陆应劭。

陆应劭此人,才学不精,吃喝嫖赌却是样样精通。一旦回府,就是要钱。

“苏姨娘,你多大的人了,怎么还剩饭呢?”陆春蓉突然呛苏芩一句。

苏芩正在发呆,水眸兜转,落到陆春蓉身上。

陆春蓉眼前的饭碗内干干净净的,连一粒米饭都不见。反观苏芩,因着没味口,再者嫌弃这米饭做的干硬,根本就不下口,想着过会子寻赵厨娘开个小灶,因此只动了几筷子,隐约可见饭面上小小缺一角。

这还是她给面子的结果。

陆老太太也道:“咱们陆府,不兴剩粮食。”

不得不说,不剩粮食,这是一个好习惯。但摆在这处来说,却是明显在为难苏芩。因为皇城各个府内有个不成文的暗规矩,主子家没用完的吃食,端到厨房,丫鬟、婆子是能分着吃了的,根本就不会剩下。毕竟主子吃剩下的东西,都是些好物,丫鬟、婆子抢着要都来不及,哪里还会剩下。

因此,陆老太太和陆春蓉就是在故意找苏芩的茬。

上次陆霁斐骗陆老太太的事,陆老太太犹记在心,但也不好再拿陆春蓉妆奁盒子那件事责罚苏芩,毕竟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旧事再提,便是她没容人之量。陆老太太这人,胸无文章,却偏死要面子。哪里知道自己已沦为老太太中的笑柄。那些乡下做派还罢,那股小家子气却是怎么都盖不住的。

苏芩执起玉箸,拨弄了一下饭碗里的米粒。天气本就冷,时间又有些长了,米粒有些干结,苏芩更是没有味口。

她抬眸,陆春蓉和陆老太太正盯着她,就似要在她脸上盯出两个窟窿来。

苏芩叹息一声,放下玉箸,声音绵软道:“老祖宗说的是,这粮食得来不易,怎能随意浪费呢。”

说完,苏芩突然起身,端着自己的碗径直入男厅。

男厅内,陆霁斐坐在大老爷陆生华身边,面无表情的吃饭。陆生华正在与陆霁斐抱怨今日遇到的一些官场琐事,听这意思是盼着陆霁斐能替他解决一番。

苏芩袅袅而来,首先注意到她的人是陆应劭。

陆应劭与陆生华长的很像,也颇有几分俊朗意味,但因着那双眼实在有些猥琐,所以整个人就跟俊朗扯不上关系了。

陆应劭一直听陆霁斐娶了苏府苏三,却从未得缘见过,因为陆霁斐的院子他进不去。

今日恰逢一道用膳,虽隔了厅,但陆应劭却一直在往女厅那处瞅。光听着女厅里传出来的那隐隐绰绰的娇软嗓音,陆应劭就已经软了腿。

传闻苏府苏三,容貌艳绝,灿比朝霞,灼若芙蕖,尤其是那身段,姣冶绰约,姣丽蛊媚。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被他等到。有一道倩影从大理石插花屏风后转出来。袅袅盈盈的似带有一股奇异甜香。

女子穿一件大红妆花衫子,黑油油的头髻,珠玉堆翠,周围小簪儿齐插,却并不显俗媚,反而艳光照人。白玉双耳上一对青宝石坠儿,衬出纤细粉颈。两肩青丝垂落,尖尖小脸上弯弯两道青山黛眉,一双水雾明眸,白腻面颊两侧衬桃花粉嫩。尤其是那身段,娇媚细条,削肩水蛇腰,胸前鼓囊囊的用帔子遮了,却依旧能显出身形来。

陆应劭直看痴了,甚至隐约可见唇角有晶莹口水滑落。

苏芩不顾旁人目光,只走到陆霁斐身边,将碗里剩下的那些米饭给他扣到了碗里。

陆霁斐的饭本来已经差不离要吃完了。每日的饭都是按照平日份量来的,但因为在书房,陆霁斐吃了苏芩剩下的那些奶油松瓤卷酥和小饺儿,所以他并不怎么饿,只打算慢条斯理的吃完了事,却不防这小姑娘给他来了这么一出。

陆霁斐执着玉箸的手一顿,偏头看向苏芩。

苏芩无辜的歪着脑袋,那只青宝石坠儿晃悠悠的占据视线,声音软绵绵的似乎真的满含担忧之情。“我怕你吃不饱,饿着了。”

樱桃檀口轻噘,美人蹙眉,疼的人心尖都痒了。

陆应劭尚未娶妻,但院内通房丫鬟不少,他早通人事,自诩看遍美人无数,但像苏三这样如画上走出来的美人,却还是头次见。

陆应劭毫不收敛他大刺刺的目光,直盯着苏芩猛看,孟浪又无礼。

“大老爷,二老爷,二爷。”苏芩一一蹲身行礼,算见过了。

陆生华和陆武忠虽惊艳于苏芩的相貌,但因着年岁已大,再者来人是小辈的姨娘,所以并未如陆应劭那般失态。

“苏,苏,苏……”陆应劭结巴着,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苏芩抿唇轻笑,露出浅浅一梨涡。陆应劭看痴了,心中直道:这么一个美人,怎么就配给了陆霁斐这只不解风情的疯狗呢?

“你快些吃嘛。”美人攥着陆霁斐的宽袖,轻摇了摇,纤媚身形晃悠。

陆应劭眼正盯着,冷不丁的看到那被帔子遮住的地方,轻轻晃动,风景独好。鼻间瞬时落下两行殷红鼻血。

“二爷……”小丫鬟急急上前,替陆应劭擦血,却被陆应劭一把推开。

陆应劭已痴,他直直的盯着,被二老爷陆武忠一脚踹在肚子上,哀嚎倒地。

“混账玩意。”陆武忠一向不喜他这个儿子,若非他只有这么一根独苗,早就将其打死了事。文不成,武不就的,根本就没一点像他的地方。

陆武忠是武将,虽年纪大,但力气却不小,陆应劭早就被掏空了身子,这会子倒在地上,翻着两眼晕过去,脸上还糊着血。

陆武忠强蛮的拖住陆应劭,径直出了膳堂。气哼哼的模样,苏芩甚至觉得自己看到是头蛮牛,而不是陆府的二老爷。

大老爷陆生华看一眼苏芩,快速吃完饭,借口有事先去了。

陆霁斐面不改色的执起玉箸,将苏芩扣在他饭碗里的饭吃完了。

苏芩提裙坐到陆霁斐身边,看一眼屏风后的女厅,再看一眼空荡荡的男厅,觉得男厅内的求生欲望真是很强了。 161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