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吾家艳妾》

第39章 第 39 章

因着比试射箭一事,朱丽月已被人看轻, 却不防沈宓突兀开口道:“母后, 我听说陆首辅尚未娶妻, 您瞧瞧朱姑娘如何?文武双全, 又长的好看, 定能与陆首辅琴瑟和鸣。”

众人一窒,实在是不知沈宓为何会出此言。

赵嫣然站在身边,煞白了脸。枉她方才腆着脸去帮沈宓挣面子, 现在却被人捅了心窝子。

沈宓明知自己爱慕表哥,却为何要将朱丽月和表哥拴在一处来膈应自个儿?

赵嫣然气红了脸, 但因着沈宓是郴王妃,所以只能自个儿将苦果往肚子里头咽。

苏芩缓过了神, 听到沈宓的话, 下意识看向陆霁斐。

男人半阖着眼帘,顺势从她腰间系着的宫绦被抽出那柄竹骨纸面宫扇,慢条斯理的摇着。

“此事……”陈太后略一沉吟,将目光投向郑太妃。“郑太妃以为如何?”

郑太妃掩唇笑道:“臣妾觉得这事有些不妥当。”

郑太妃话一出口, 朱丽月深吐出一口气,渐放下心来。若是今日在这端午宴上被赐了婚, 那她就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她做到如今地步,为的就是夏达。即便如今他不理解她, 但朱丽月相信, 总有一日, 他会理解她, 知道她为他做的一切。

“是呀,陆首辅才新得美眷,如今正是浓情蜜意的时候呢。”李太妃自然不愿意陆首辅就这样娶了一个镇国将军府的女儿。

先不说镇国将军府因着镇国大将军年迈,势不如前,就是私心来说,李太妃也盼着陆霁斐娶的正妻能是她李家人。虽说陆霁斐一直与冯宝一处帮衬幼帝,但李太妃却与冯宝更亲近些,她听了冯宝那些有意无意说出来的话,难免对陆霁斐心生间隙,她想着,能用什么法子,才能将这人拴住呢?

思来想去,便只有联姻。

整个皇城都知,陆霁斐虽权势滔天,但独木难支,身后无势,若他能娶得一个如意妻子,得了女方势力,便能如虎添翼,一飞冲天,无人能撼。

陆霁斐的正妻之位,盯着的人不少。

如陈太后、郴王一派人,想着若不能收服陆霁斐,便只能将人毁了。而李太妃、幼帝等一派人,自然是一边防备着这个下臣,一边拉拢。最后是郑太妃、大皇子一派,虽先前与陆霁斐有些过节,但如今却处在中立位置,而他们拉拢陆霁斐的心也是最重的。

因为相比于陈太后,郑太妃一脉娘家势力不足。而相比于李太妃,郑太妃可没有一个正在当幼帝的儿子。

郑太妃势单力薄,已眼热的盯住陆霁斐良久。而她想出的法子,也跟李太妃相似,不过不一样的是,李太妃想的是牵线做媒,而郑太妃想的是只要将人拴住了,不管用什么阴毒手段,皆是兵不厌诈。

众人心思兜转,面上却一点不显。

沈宓今日对此事不知为何如此执着,不顾郑太妃和李太妃,继续说着这件事。“其实原先以为陆首辅不近女色,本宫也不好多说些什么。但如今看来,陆首辅也是个男人。”

沈宓看一眼靠在陆霁斐身边的苏芩,眸色凌厉。

沈宓的目的不是要陆霁斐娶朱丽月,而是要看陆霁斐对娶妻这件事的态度。如今正是他们与陆霁斐争锋相对的时候,若陆霁斐陡然娶了娘家势力丰厚的女子,那对郴王来说,是一大祸患。

陆霁斐轻慢的摇着竹骨纸面宫扇,将众人丑态揽收眼底。他嗤笑一声,霍然收扇,轻挑的抬起苏芩尖细下颚,声音清晰道:“我的妻,自当要有此般颜色。”

这话的意思,就是他陆霁斐的正妻,不能比苏芩丑了。

可纵观整个皇城,能比苏三还好看的人,去哪里寻?所以陆霁斐这话,不仅是将他自己给套在了里头,更是将那些心思兜转的人给套在了里头。

若想要他娶妻,必要掘地三尺挖出个比苏三还好看的姑娘,这让他们去哪里找?

这头,沈宓得了陆霁斐的话,心绪渐松。想着待明日将这话宣传出去,那这陆霁斐怕是寻不到什么好亲事了。

苏三的颜色,皇城人皆知,没有谁会来自取其辱。

……

亥时三刻,宴毕。

苏芩吃了几杯酒,整个人迷迷糊糊的靠在陆霁斐身上,使劲的拉扯他身上的蟒袍,要抓蟒袍上头的长脚虫。

陆霁斐取过那柄葵榴画扇,隔开苏芩的小脑袋。

苏芩娇红着脸儿,绕着自己的头发玩,不一会儿就将那头黑油长发卸了下来,然后捣鼓片刻,竟像模像样的抓出了一条杨桃辫。

小姑娘本就长的好看,这随意抓条辫子出来,整个人又能变出另外一种味道来。

陆霁斐靠在马车壁上,手持竹骨纸面宫扇,慢条斯理的朝着苏芩面前扇了一扇。

苏芩眼见自己的青丝轻飘飘的浮起来,伸着素手往前一抓,然后“咯咯”笑起来。

陆霁斐轻笑一声。酒量这么差,竟还是个贪酒的小酒鬼。

青帷马车辘辘而行,因着天热,虽是晚间,但大街小巷内依旧有许多人。大多聚集在拱桥旁或阴凉处,随意摊一张凉席子就能睡过去。

晚间凉风阵阵,吹开青帷马车的帘子。马车前挂一盏风灯,氤氲亮色笼罩进来,原本安安静静摆弄着自个儿那根杨桃辫的苏芩突然站了起来,然后开始手舞足蹈。

“唔……乌龟,你,你帮我抓住它……”小姑娘吃的很醉,也不知是什么时候给自个儿灌了这许多酒。

陆霁斐垂眸向下一看,看到小姑娘伸着脖子,缩着四肢,左摇右摆的用身下影子显出只乌龟的形态来,娇憨可爱的紧。

男人伸手,将手里的竹骨纸面宫扇往那影子上一敲。

“啊,你,你会弄疼它的……”苏芩慌里慌张的跪下来,一把抱住陆霁斐的胳膊,声音软绵绵的噘嘴。话罢,脑袋一拱,屁股一撅,就将上半身都靠在了陆霁斐的胳膊上。绯红小脸贴在蟒袖上,粉颈歪着,像个乖巧的小婴儿。

陆霁斐懒洋洋的靠在那里,握住苏芩的皓腕往怀里一拉。

小姑娘踉跄一下,乖巧的缩到他怀里,冒出半个小脑袋,就跟只懒猫儿似得。

“什么时候吃的酒?”修长白皙的手指绕着那条杨桃辫往青丝里顺。小姑娘吃的面颊红红,尤其是那双眼,浸着酒晕,亮晶晶的水雾蒙蒙。

“唔……”苏芩闭上眼,使劲的往陆霁斐怀里钻,折腾了半日后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就势睡了过去。

男人低笑一声,捏了捏她的后颈。

青帷马车转入角门,至内宅门口。

“爷,到了。”青山提醒道。

陆霁斐抱出苏芩,踩着马凳下马车。

红拂和绿芜迎上来。

“不必。”陆霁斐抱着苏芩,进内宅,一路至耳房。

耳房内,琉璃灯照,芦帘半卷,陆霁斐将人放到榻上。

月色倾斜下来,在屋内渡上一层银霜,被糊了绿纱的槅扇分割成块。

苏芩迷迷糊糊的睁眼,看到男人站在木施前,宽衣解带,然后去了屏风后洗漱。

她甩了甩小脑袋,酒气还没过去,在榻上左翻右滚的卷着纱被玩。

屏风后水声停了,男人穿一套亵衣亵裤,迈步出来,拿起琉璃灯罩,欲熄灯,却突然听那小姑娘急道:“不能,不能熄……”

陆霁斐顿住手中动作,偏头看向苏芩。

苏芩穿着那件皱巴巴的纱衣,着急忙慌的从榻上滚下来,然后一路跌跌撞撞的奔过来,声音嗡嗡的甚至带上了哭腔。

“不要熄灯……他,他会找不到回来的路的……”

陆霁斐拿着灯罩的手微微收紧,他沉着眼眸道:“谁?”

苏芩抢过那只灯罩,小心翼翼的罩回去,然后抬眸,迷迷糊糊地瞅了人良久,这才含糊着声音奇怪道:“你啊……嗝,你,你怎么头,头变的这么大……”

伸出双手胡乱比划了一下,苏芩踮脚,一把捧住陆霁斐的脸,小嫩手戳在他脸上,努力的辨认。

陆霁斐站在那里,任由这只小醉酒折腾。

“为什么要点灯?”一把握住苏芩的小手,捏在掌中,细细搓揉把玩。男人的声音沙哑的可怕,尤其是那双漆黑暗眸中,隐藏着翻天的惊涛骇浪,却被强行压下。若释放出来,不知该是何等骇人。

“不点灯,你找不到回来的路。”小姑娘声音娇软软的喷着酒气,直戳进人心窝子。

怪不得晚间歇息,总是要留一盏灯才肯睡,原来是为了这事……陆霁斐脸上难以自持的显出一抹笑,他抬手,揭开灯罩,将灯熄灭。

一瞬时,屋内只余月色。

“呃……你怎么吹灭了……”苏芩哽咽着小嗓子,焦急的直跺脚。

“因为我已经回来了。”男人抬手一抱,将苏芩放到榻上。

榻上的纱被已经被苏芩卷的不成样子。小姑娘纤细的身子陷进去,只露出一张脸来,白腻如水,透着酒香。

陆霁斐俯身,轻亲了亲她的面颊。

苏芩觉得脸上痒痒的,“咯咯”笑起来,粉腮上还沾着泪珠子,可怜又可爱。

细薄唇瓣带着凉意,顺着面颊往下,落到那张粉嫩小嘴上,轻含住。

皱巴巴的纱衣被褪去,贴上男人炙热的肌肤。苏芩被烫的抖了一个哆嗦,男人将其压进怀里。

因着吃了酒,苏芩乖巧的可怜,而男人也兴致冲冲的将人折腾了个遍,就像头不知餍足的疯狗。

苏芩身上出了一身又一身的香汗,就像条刚刚出水的鱼,满手滑腻。

酒气渐消,她吃力的睁开眼眸,眼前是陆霁斐那张浸着汗渍的俊美面容。男人青丝披散,搭拢下来,覆盖住两人。这时候的男人褪去浑身清华贵气,眉眼透着一股子戾气,攻城略地的显出最原始的凶蛮状态。

苏芩憋着一股子气,被撞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

端午宴后,陆霁斐的择妻标准在皇城内流传开来,而更多人则对冠盖满京华的苏三更为憧憬,想着到底是怎样的容貌,才能将陆霁斐这样的人物都给栓住了。

陆春蓉那头的事闹到现在,还没个了解。陆春蓉虽与赵老爷闹到死僵,但两人却默契的没有提合离之事。两人心知肚明,他们谁都离不得谁。

赵老爷在官场上要靠陆府撑腰,陆春蓉则要靠男方婆家替她一个妇人撑腰,在陆府站稳脚跟。此两人皆不能提合离的关键利益所在。

天越发的热,苏芩躲在置着冰块的屋内不愿出来,却不妨宫内传来消息,说李太妃要见她。

“姑娘,李太妃说了,让您将四姐儿和泽哥儿一道带进去。说深宫寂寞,难得瞧见两个娃娃,也能欢喜些。”绿芜提醒道。

苏芩看一眼正在中庭内陪着噗噗逗狗的苏浦泽,蹙眉道:“这李太妃与我并不亲近。”

往常苏芩进宫,都是去寻陈太后的,与李太妃并无交集。毕竟李太妃与陈太后阵营不同,若苏芩贸然表现出与李太妃的亲近,那必然惹得陈太后猜忌不悦。

“姑娘,依着奴婢所见,太妃召见,不能不去。现在大爷尚在宫内,您可早些去,先寻了大爷,然后再去寻李太妃。”绿芜建议道。

苏芩点头,换了件衣裙,然后唤红拂进来替苏蒲和苏浦泽收拾干净了,一道带进宫去。

天热的厉害,日头火辣辣的烧灼。

苏芩刚刚换完衣裳,在马车内坐了不到半柱香的时辰,鬓角便冒出一层细汗。

“姀姀。”苏蒲手里握着一个冰块,乖巧的递给她。

“姀姀不热。”苏芩笑着用绣帕将冰块裹了,替苏蒲放在手里。

苏蒲软绵绵、小墩子似得坐在那里,因着在陆府吃好喝好,整个人好像又圆了一圈。扎着两只小揪揪,小脸滚圆白嫩,像颗大包子。

“三姐姐,我们是要进宫吗?”苏浦泽小大人似得跪坐在蒲垫上,神色紧张。

苏浦泽和苏蒲因着年幼,都没进过宫。

看出苏浦泽的紧张,苏芩安慰道:“李太妃最是个和蔼人物,泽哥儿一向乖巧,李太妃定会十分欢喜你的。”

苏浦泽点头,小脸依旧绷得紧紧的。就像是平日里被陆霁斐心血来潮的考究学问时的模样,惹得苏芩发笑。

青帷马车入宫,驶进宫道,停在殿前。

苏芩牵着两个小萝卜头下马车,然后使了些银钱,让宫娥带着她先去寻陆霁斐。

陆霁斐正带着小皇帝在御书房内读书,苏芩自然进不得。她远远瞧见候在御书房门口的青山,赶紧走了过去。

“青山。”

“小主子?您怎么进宫了?”青山满脸惊愕。

“是李太妃将我们召进宫来的。”

青山低头一看,果然是“我们”,还有两个小萝卜头。“爷正在里头陪陛下读书,小主子稍后,奴才进去提一句。”话罢,青山便进了御书房。

苏芩透过御书房半开的槅扇看到里头的场景。

白须白髯的太傅正在讲课,小皇子穿着龙袍背对她而坐,身旁的太师椅上侧坐着陆霁斐。

男人的脸照在日头下,鸦羽色的纤长睫毛轻动,缓慢睁开眼眸。那正在讲课的太傅声音霍然一顿,然后使劲的翻书。

小皇帝奶声奶气的道:“陆首辅睁眼了,太傅又讲错了。”

陆霁斐拢袖起身,扔下两个字:“继续。”便将目光落到苏芩身上。

小姑娘穿一件藕荷色纱裙,梳小髻,站在日头下,浑身光亮亮的就跟颗晾在外头的白玉珍珠。

青山附耳上去。

陆霁斐微颔首。

青山退出来,毕恭毕敬的给苏芩行礼道:“小主子,爷吩咐,让奴才带您去见李太妃。”

“嗯。”苏芩点头,看青山从身后取出一柄竹骨纸面宫扇,展开后替苏芩遮住头顶日头。

苏芩看一眼宫扇,再看一眼陆霁斐,小脸红扑扑的不知是被晒的,还是臊的。 161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