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吾家艳妾》

第45章 第 45 章

正是梅雨季, 细雨迷蒙, 如密雾难开, 春水盈野,一派浩渺之相。

苏芩坐在青绸马车内,伸出素手, 掀开半幅马车帘子向外张望。

她从未出过远门。

雨下的很潮, 淅淅沥沥的打在马车帘子上, 顺着缝隙钻进来, 贴在肌肤上,又舒服, 又黏腻。

苏芩舒服的眯起眼,却不防被敲了一记脑袋, 身后的大爷懒散道:“倒茶。”

苏芩噘嘴, 转身替陆霁斐倒茶。

一开始, 苏芩还以为这厮是在说笑, 没曾想,他竟真的只带了青山一个人。今日一路行进, 苏芩坐在马车内颠的屁股都疼了,却还要伺候这位大爷。

“喏。”苏芩将茶盏往前一推。

喝喝喝,喝死你。

陆霁斐斜睨一眼苏芩,放下手中的竹骨纸面宫扇,端起茶水轻抿一口。

“替我扇风。”

苏芩拿起那柄竹骨纸面宫扇, 打开, 跪坐在陆霁斐身边替他扇风。

男人阖着眼靠在马车壁上, 神态闲适。

苏芩看一眼马车内,再看一眼自己的纤纤素手,终于忍不住道:“咱们还是去买个粗使丫鬟吧?”

陆霁斐连眼都没睁开。“没钱。”

苏芩噘嘴,忍痛从宽袖内掏出一两银子,递给男人,“喏。”临走前,绿芜塞给她一个荷包,里头装着些碎银子。还替她收拾了些贴身的衣物,比如月事带,小衣等物。

陆霁斐抛了抛那锭银子,收入囊中。

“哎,咱们不用买太好的,只要会伺候人就行了。”见陆霁斐收了银子,苏芩一瞬兴奋起来,手里的竹骨纸面宫扇摇的“啪啪”作响。

“阿狗伺候的很好,不用旁人。”陆霁斐凉凉道。

苏芩瞪圆。这是不准备买了?“可是,你都收了我的银子了!你要是不买,就把银子还给我。”她自个儿去买,到时候她买回来的丫鬟,只伺候她一个人,没有这厮的份,哼,让他眼红去。

男人这才慢吞吞的睁眼,笑道:“进了我的口袋,哪里还有掏出去的道理。”

不要脸!

苏芩气急,小脸涨的通红,扑过去就抢。

马车内动静很大。青山穿着蓑衣,赶着马车,红着脸。想着要不要提醒一下自家爷,这幕天席地的还没离皇城有多远,若是被人知道了,那影响多不好啊。

“啊……”车厢内传来一阵娇媚声音,青山一个哆嗦,马车一颠,滑过一小坑,直把苏芩颠的连腰都散了。

“你会不会赶啊!”苏芩气急败坏的一把扯开帘子,怒瞪向青山。

青山挺直着背,根本就不敢往后看,整张脸涨成猪肝色。心里头想着,这小主子的胆子也太大了吧。

“回来。”陆霁斐用竹骨纸面宫扇把苏芩勾回来。苏芩仰面倒在陆霁斐身上,然后觉得这厮身上虽然硬邦邦的,但好歹比这连垫子都没有的马车厢好,就赖着不肯起来了。

“起来。”

“不起,这马车颠的我太难受了。”苏芩将脑袋埋进陆霁斐怀里,闻到那股子清淡的艾草香,像只小狗似得使劲嗅。

“当初是谁要死要活偏要跟着来的?”陆霁斐嗤笑一声。

苏芩喉咙一噎,伸手往前拧一把。却不防拧到一块软绵绵的东西。她疑惑的“咦”一声。明明这厮身上哪处都是硬邦邦的呀。

“嘶……”男人闷哼一声,握住苏芩那只在他胸前作乱的手,双眸幽深深的吓人。

苏芩面露心虚的张了张嘴,然后使劲摇头。她哪里知道她随手一掐,偏偏就掐的那么准……

“呵。”陆霁斐冷笑,“看来阿狗不耐寂寞,这么早就想着要伺候爷了,真是个好奴才。”

“我我我……”不是故意的!苏芩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人堵住了嘴。

陆霁斐舔了舔唇,只觉满口香腻。

男人刚刚吃完茶,那茶水有些苦,苏芩躲着不让他亲,被人一把拽下了头上的发带。

青丝如泼墨般铺散开来,层层叠叠的滑过陆霁斐箍在小姑娘纤腰上的胳膊。细腻香滑,像最上等的丝绸缎面。

陆霁斐探着往内去,突然摸到一块硬邦邦的东西,他皱眉拿出来。

“啊,这个,这个……”苏芩绯红着一张小脸,在陆霁斐怀里软成泥,却冷不丁看到那个被男人拿在手里的胭脂膏子盒,登时面色一变,赶紧抢过来重新塞回去。

“绿芜真是不听话,让她别塞给我,还偏要塞给我。”苏芩偷觑一眼陆霁斐的面色,一边埋怨,一边小心翼翼的侧身把胭脂膏子盒塞好。

此时,正在陆府内替苏芩绣小衣的绿芜打了个喷嚏,然后起身披了件外衫。

陆霁斐坐在那里,平缓了几分呼吸。他垂眸,看到苏芩的蔻色指甲,皱眉道:“把指甲卸了。”

“卸不了。”苏芩慌里慌张的把手藏起来,“这是得等它自个儿掉的。”

陆霁斐勾唇,“卸不了就拔了。”

苏芩听着男人的话,只觉指尖一痛,吓得赶紧把手往更深里藏了藏。小姑娘披着一头长发,控诉又惊惧的盯住男人。双眸水雾雾的亮着泪珠子,是方才被亲的喘不上气时泛出来的。

尖细下颚处带着指尖掐痕,粉嫩红唇被亲的红肿,唇角有咬痕,抿唇时刺刺的疼。

陆霁斐敞着衣襟,靠到马车壁上,瘫的没有一点形状。他身上穿的衣裳不多,苏芩能清晰的看到他白皙胸膛之上被她不经意划出来的血痕。虽细密,又浅,但因着纵横交错如外野乡间羊肠小道,所以看着便有些可怖。

男人的目光往苏芩胸前逡巡一圈,然后突然抽出腰间挂着的汗巾子扔给苏芩。“系上。”

“啊?”苏芩捧着那薄薄一件汗巾子,神色懵懂。

“用来束胸。”男人轻启薄唇,声音沉稳。

苏芩低头一看,自己的小衣带子被扯了,露出香肩。她手忙脚乱的整理好,一张小脸红的能滴出血来。

难道她方才就是这样跟这厮说了这么久的话的?真是羞耻……

“谁要你的臭巾子。”苏芩将汗巾子甩还给陆霁斐,却不防马车一颠,她猛地一下朝人扑过去,把人压了个结结实实。

温香软玉在怀,陆霁斐按着苏芩的小细腰,帮她把衫子穿好。

“爷,到客栈了。”马车外,传来青山小心翼翼的试探声。

陆霁斐低应一声,垂眸看一眼还赖在自己怀里的苏芩。

“我的头发都被你给弄散了。”苏芩伸手,胡乱的将一头青丝往上扎,但无奈,她根本就不会梳男子的发髻,只将那头发弄得越来越乱。

苏芩噘着嘴,一脸懊恼,憋红了小脸,越来越烦躁。那头青丝被她抓在手里,可怜兮兮的蜷缩着发尾,四处飞散。

陆霁斐拔下自己玉冠上的青玉簪,替苏芩将那头被她自个儿揉乱的头发用手梳理好,然后简单束起来,左右掰着人的脸端详一番后,满意的点头,拢袖下马车。

苏芩摸了摸头顶上的束发,转身看一眼那块汗巾子,鬼使神差的拿了起来放进宽袖里,然后也跟着下了马车。

皇城外的客栈不算多好,再加上流民颇多,更显鱼龙混杂。

青山定下两间上房。

陆霁斐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柄洒金扇,摇摇晃晃的往前走,活像个啃老的纨绔。苏芩低着脑袋跟在后头,含胸驼背的像只小鹌鹑。

身形俊朗的男人一副风流富贵态,身后跟着一个粉雕玉啄的小厮,一路惹眼,穿过大堂往二楼去。

嘈杂的大堂有一瞬静谧,待人上了二楼,进了房间,才轰然一声炸开,就像是六月里的惊雷。一群大老爷们,谈论的口沫横飞,活像市井八卦妇。

青山已进厢房打扫,将随车带着的被褥铺好,然后又点了熏香去味,最后将陆霁斐惯用的洗漱用具一一摆置好,这才躬身退出去准备晚膳。

苏芩探着脑袋在房内转一圈,觉得还过得去。

“睡地上。”陆霁斐拎着苏芩的后领子,把人从榻上拎起来。

“我不要睡地上。”苏芩跺脚。

男人一扬洒金扇,撩袍坐到榻上,神色懒散道:“阿狗啊,你看过主子跟奴才睡一个被窝的吗?”

苏芩气得瞪圆了眼,恨恨往地上一看。客栈年代久远,地面用木板铺就,再加上近几日梅雨季,到处潮嗒嗒的,哪里能睡人。

“你欺负人。”苏芩红着双眼,小嗓子糯叽叽的满是委屈。

陆霁斐慢条斯理的扇着洒金扇,拍了拍宽袖,“就是欺负你。”

苏芩气急,“嗷”的一声扑上去,将陆霁斐压进被褥里。

“阿狗,以下犯上可是要受家法的。”陆霁斐一手握住苏芩两手箍在头顶,手里的洒金扇“啪”的一下往苏芩臀部一拍,然后猛地一翻身,就把人给压到了身下。

“你,你放开我……”苏芩使劲挣扎,小细腿蹬得起劲。

陆霁斐长腿一勾,把苏芩那两条小细腿压住,夹在双腿间。

苏芩活像条被困住的小蛇,左扭右扭的挣扎不得,反而将男人扭的火起。

小蛇被褪了皮,变成了小白蛇。滑溜溜,软绵绵的还带着香。

“爷。”厢房门口,青山提着自带的象牙镂雕提食盒上来,话刚说完便听到里头的动静,赶紧闭上了嘴。

苏芩被陆霁斐压着,浑身泛粉,男人身上的汗珠子顺着劲瘦身躯贴到她身上,烫的苏芩一个哆嗦,下意识收紧了力道。

陆霁斐只觉身子一麻,卸了力道,他垂眸,一双眼暗沉如黑夜,死死盯住面前的苏芩,然后猛地一下叼住她的脖子肉啃。

哪里学的阴招。

“吃,吃饭吧……”苏芩喘不过气,嘤嘤嘤道。

“不吃饭,只吃肉。”男人的嗓音沙哑的厉害,满是沉念。

……

牺牲了色相的苏芩终于睡了一晚上的床榻,只是这代价有些大。直到翌日,陆霁斐带着她从陆路转水路,她还迷迷瞪瞪的连眼睛都睁不开。

“阿狗,旁人都是奴才伺候主子,怎么轮到你这,就是主子伺候奴才了呢?”陆霁斐摇着洒金扇坐在船舱内,垂眸看一眼睡得香甜的苏芩。

相比于神清气爽的陆霁斐,小姑娘昨夜确实是累坏了。

她散着头发蜷缩在纱被里,小脸红红的印着睡痕。这睡痕不是别的,就是软枕上绣着的绣纹。大朵的牡丹花印在苏芩脸上,全意盛开的模样就似昨夜那在陆霁斐身下如娇花般展开的小东西。

“爷。”青山一进船舱,就看到他那尊贵的爷正在替他那珍贵的小主子摇着扇子。

这是一艘商住船。全船分有四层,体型高大如楼,底尖上阔,首尾高昂,两侧设有护板。上两层住人,下两层堆货。因着大,所以里头的人也多。除了一些顺带捎的,最多的就是带着货物四处买卖的商人。

所谓大隐隐于市,这样的地方,最是能隐蔽身份。

“绉良来了。”

青山话罢,身后闪出几个人来。虽穿粗布麻衣,但从那股子气宇轩扬之态可看出,必不是凡人。

“爷。”绉良带人,单膝下跪行礼,膀大腰圆的活似壮熊。

绉良乃草莽出身,被陆霁斐提携为锦衣卫指挥使,正三品官衔,掌直驾侍卫、缉捕、刑狱之事。因受陆霁斐知遇之恩,特为效命。

绉良生的高壮,声音也如洪钟。

苏芩被吵醒,嫌弃的一蹙眉,翻了个身。

绉良抬眸,眼大如铜铃,触目所及便是那只搭在纱被外头的藕臂,白腻细滑,泛着玉色,就跟刚刚从河里捕捞起来,尚带着鲜嫩汁水的河蚌肉。

“绉良。”一道清冷声音裹挟着隐暗怒气扑面而来。

绉良一愣,赶紧垂眸,将头埋得低低的。

这也不能怪绉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更何况他是一个成年男人,这看到美人自然就……多看两眼了。

陆霁斐摇着洒金扇,原本想叮嘱的话也不想说了,只道:“去抓三条河豚来,今晚下菜。”

“爷,这里哪里来的河豚啊?”绉良愣道。

陆霁斐冷笑一声,“抓不住河豚,爷就把你剥光了衣服扔下去喂鱼。”

身壮如牛的绉良一抖,虽不明所以,但在青山的眼色下,还是赶紧急急忙忙奔逃了出去。

陆霁斐皱眉。这个蠢货。

绉良动静太大,苏芩终于醒了。

她睁开眼眸,看到眼前那柄洒金扇,摇啊摇啊摇啊的,然后“啪”的一下打在她脑门上。

“唔……你干什么呀……”刚刚睡醒,苏芩的瞌睡虫还没过去,被陆霁斐一拍。整个人囫囵醒过来,捂着额头泪眼汪汪的满脸控诉。

“收拾干净,起来伺候爷。伺候的不好,就给你绑块石头,扔水里头喂鱼去。”

苏芩瘪着嘴,哼哼唧唧的起来。手软脚软的穿戴好,然后拉扯的一头青丝,憋闷的走到陆霁斐面前道:“不会梳。”

小姑娘披散着一头长发,可怜兮兮的站在面前,小脸尖尖细细的白,面颊上的睡痕还未褪去,小嗓子软绵绵的带着一点哑,直听得人腹内火气。

真想将人压在身下好好教训一顿。

陆霁斐敛下火气,朝人一招手。

苏芩迈着小细腿过去,乖巧的蹲膝坐到陆霁斐脚上。

男人依旧用手梳了,用发带替她将头发束起,露出一张俏生生的小脸。随后,陆霁斐从宽袖内掏出一物,递给苏芩。

苏芩接过来,一长条白绫。“这是什么?”

“束胸。”男人冷声开口道。

“可是天好热……”她穿两件都觉得闷。

“是你自己来,还是爷帮你动手。”陆霁斐面无表情道。

苏芩噘嘴,躲到屏风后,磨磨蹭蹭的裹好。出来的时候被热的面红耳赤,浑身香汗淋漓。

“去洗脸。”陆霁斐瞥一眼,动了动脚。

“哦。”

苏芩兜转着出船舱,迎面吹来一阵河风,将她最后那点子睡意吹干净了。

甲板处,有几个身强体壮的男人打着赤膊,“噗呲”一下就跳到了河里去,犹如游鱼般的穿梭,不知在寻找什么。

苏芩寻到青山,要了洗脸水胡乱抹了一把。

“小主子,这是爷的。”青山将一盆干净的水递给苏芩。

苏芩转了转眼珠子,“哦”一声,在青山转身后,端起那盆自个儿用剩下的洗脸水,颠颠的奔去寻陆霁斐。

让你洗。

桅杆旁,男人手持长杆子,正在钓鱼。

苏芩看一眼周围因为男人的容貌而渐渐聚集起来的人群,再看一眼那些蠢蠢欲动的女人家,暗自撇了撇嘴。

当今世道,也不是没有女子经商,只是极少。而那些成功在男商人里占据了一定地位的女子,自然也不是普通男人能比的。

苏芩端着水盆,挤开人群,走到陆霁斐身边。

男人目不斜视,就似河里有什么好东西。

苏芩放下水盆,小心翼翼的伸手往前握去。

指骨分明的白皙手掌握在竹竿上,下头一只白腻小手,慢吞吞的往上头挪,触到那只大手。大手被触,嫌弃的又往上挪一寸,小手再接再厉的往上追。大手继续往上挪,小手猛地一下抱住大手。

然后用小手指往里戳了戳,动作轻挑,就似在说:被我逮住了吧。

桅杆处,小厮粉嫩白净,活像个从画上走出来的金童。男人身材颀长,玉貌冰姿,立在猎猎风中,宽袍拱起,一派仙风道骨之意。

但这两个都是男人呀!

一瞬时,众人看向陆霁斐的视线都变了,挤挤推推的散了开去。

虽说如今大官皇家出了不少豢养娈童之事,但对于这些普通人来说,还是不能接受的。

“阿狗。”男人突然开口。

苏芩一哆嗦,赶紧把手收了回去,讪讪的笑。

“你又调皮了。”男人说话时,轻勾起唇角,眼尾上移,印着波涛,粼粼如石,满含温柔宠溺。

苏芩看的心口一顿,然后心脏疯狂奔跳起来。就跟里头揣着只不安分的小鹿,“咚咚咚”的跳的她面红耳赤,如红霞飞面。 161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