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吾家艳妾》

第46章 第 46 章

苏芩觉得, 她病了, 而且病的不轻。

已经在船上呆了半个月了。

自那日后, 苏芩便四处躲着陆霁斐,每次瞧见人就跟瞧见鬼似得,捂着狂跳不止的心口, 恨不能随时随地的挖个洞将自个儿埋进去。

“阿狗, 你, 你怎么老盯着我看呀……”绉良对这个粉雕玉啄的小厮十分有好感。觉得这阿狗就跟用粉团子捏出来似得, 怎么能长的这么好看。只可惜,却是个哑巴……

苏芩一边捂着心口, 一边盯住绉良,然后摇了摇头, 失望的转身。

不跳, 而且因为绉良身上的鱼腥味太重, 她想吐。所以结论是, 她只有面对陆霁斐的时候才会发病。

“阿狗,马上就要上岸了, 你还要不要吃鱼了?我去给你抓来。”绉良扯着铜锣嗓子道。

苏芩虽扮了男装,但因着嗓子变不了,所以这一路上来除了对着青山和陆霁斐说话,便没跟旁的人说过话。至此,绉良直到现今都还以为她是个可怜的哑巴, 处处帮衬着她做事。

吃了大半月的鱼, 苏芩现在只要听到就想吐。她使劲摇头, “噔噔噔”的跑远。

“小主子。”青山端着沐盆过来,递给苏芩。

“爷吩咐了,让您进去伺候洗漱。”

苏芩瞪圆一双眼,恨恨的接过那沐盆,转身进船舱。

船舱内,陆霁斐斜靠在榻上,手里捧着一本书,身后垫着缎枕,半阖眼,搭着腿。身上一件月白长袍,褪了鞋袜,长发未束,活像个坐月子的女子,连床榻都不下。

“你不是晕船吗?那还看什么书。”苏芩将手里的沐盆放到木凳上,然后把帕子绞了递给他。

陆霁斐慢条斯理的翻过一页书,斜睨苏芩一眼。

苏芩鼓着一张脸,把手里的帕子给他糊到脸上,然后使劲往下按了按,擦了擦。

男人靠在缎枕上,因着被帕子糊了脸,所以看不到苏芩的表情。小姑娘小脸绯红,那红从面颊处向下蔓延,浸润一对白玉小耳,就跟初绽的桃杏般好看。

“擦好了。”苏芩将帕子往沐盆里一甩,溅起几滴水珠子。

“身子还没擦呢。”陆霁斐也不管自己被擦红了的脸,只慢悠悠道。

“你不会自己来。”苏芩叉腰,觉得自个儿真成了伺候这厮的小奴才了。

“头晕眼花,手脚无力。”陆霁斐掀了掀眼皮,拿起软枕上置着的洒金扇摇了摇。他的头发被苏芩擦乱,脸上带着红痕,身高腿长的瘫在那里,睁着眼睛看过来的时候,眼尾发红,竟也显出几分可怜之态。

苏芩瘪嘴。

“我是看在你晕船的份上……”苏芩哼哼唧唧的说完,将帕子重新绞干,“你把衣裳,拉开一些吧。”

“姀姀替我来脱。”男人放下手里书籍,笑看向苏芩,语气轻缓,带着哑意。

原先,苏芩并不觉得这厮的声音有什么好听的。但不知为何,她突然觉得男人说话时的声音钻进耳朵里,心口麻麻的就像是被冬日里的溯风钻了身子。

又凉又刺激。苏芩将这归功于是自己在船上晃了那么久,不仅晃得连身子都不好了,也影响了脑子。

“姀姀。”男人又唤一声,如珠玉落盘,不绝如缕。

苏芩脸上红晕未褪,双眸水雾雾的四处兜转,就是不敢落到陆霁斐身上。

“你方才还有力气拿书,怎么没力气脱衣裳了?”她嗔怒道。

“就是因为方才拿书,所以力气都用完了。”陆霁斐话罢,连手里的洒金扇都放下了,瘫在榻上,成一团烂泥,只等着人伺候。

苏芩不知真假,看一眼男人,终于还是伸手替他解开了衣襟。

苏芩不是第一次看到男人的身体,她与他已有过多次亲密接触。但不知为何,却面臊的厉害。她的蔻色指甲还没褪干净,触到男人白皙胸膛前,妖冶惑人。

船舱内的气氛陡然暧昧起来。

那最后一颗扣子解不开,苏芩一边脸红的厉害,一边使劲拉扯,“撕拉”一声响,陆霁斐的月白袍子被苏芩硬生生从中扯开。布料翻飞间,露出一片白皙胸膛。

苏芩半跪在榻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躺在自己身下的陆霁斐,暗咽了咽口水。

男人因着总是呆在这不甚透气的船舱内,所以身体透出一股绯,衣襟大开,肌理分明,宽肩窄腰的挎着一条长裤,贴在肌肤上,衬出一双大长腿。

苏芩眼睁睁的盯着面前的肌肤,看着上头有水珠子往下落,滑过腹肌,在肚脐处略停顿,最后浸入裤腰内。

她知道,男人身上的肌肉手感极好,但因着每次她都被这厮折腾的厉害,所以从没好好感受过。男人的肌肤没有苏芩那般细腻柔嫩,反而透出一股坚韧白皙的绸缎感。有细细的茧,贴合在掌心肌肤上,吸附上去。

苏芩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来。

不知这咬上去的口感……

“爷,船已停靠,咱们可以上……”最后一个“岸”字被青山憋在嘴里,硬生生咽了下去。

苏芩手忙脚乱的给陆霁斐将衣服扯好,然后从榻上爬下去。

绉良站在青山身后,看到苏芩的壮举,想起商船上的风言风语,总算是相信,这么粉嫩的小厮原来真是爷的人。

“嗯。”陆霁斐懒洋洋应一声,显然因为被打断了好事而心生烦闷。

他起身,将身上那件被扯烂的月白袍褪下,然后弯腰从沐盆里捞起那块帕子,随意擦了擦身。

苏芩站在一旁,一会子盯着鞋尖看,一会子盯着自己的手指头看,耳朵里头充斥着“哗啦”水声,神思恍惚间不自禁想歪。

她想起刚才那颗滚在陆霁斐身上的水珠子,滴溜溜的哪里都敢滚。胆子真大。想到这里,她又懊恼,就该趁着方才上去咬一口,尝尝滋味的,指不定真是很好,不然这厮怎么总喜欢咬自个儿呢?

“替我穿上。”兜头被罩住一件外袍,苏芩胡乱扯下来,看到男人赤着上身站在自己面前,正慢条斯理的穿中衣。

苏芩小碎步过去,把外袍往陆霁斐身上一扔。

“你明明自个儿能穿。”而且方才擦身这厮也是自个儿擦的!苏芩只觉自己被欺骗了感情。

陆霁斐勾唇,也不勉强,只道:“那就替我将腰带取来吧。”

“……”苏芩气呼呼的转身,从木施上扯下一根腰带递给陆霁斐。

“替我系上,姀姀。”男人一改方才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双眸下垂,神色专注的看向苏芩。

船舱内较暗,半明半灭中,苏芩看不清男人的脸。她抬眸,目光落到那瓣细薄唇瓣上。男人轻勾着唇角,是一惯戏弄她时会露出的表情。

伸手捂住心口,苏芩只觉那里“砰砰砰”的就像是六月天际处的惊雷,快要炸开。

没想到,这声音唤她的小名时,更好听。

苏芩哆嗦着手,替陆霁斐系腰带。明明是再正常不过的动作,但因着心中有事,她便觉得靠近男人时,连呼吸都不畅快了。

纤细藕臂圈着陆霁斐的腰,男人垂眸看去,小姑娘脸上的红晕就没褪下来过,也不知是在羞个什么劲,明明他们连更亲密的事都做过了。

玉质的腰带上缀着些荷包、香囊、扇囊等物,苏芩替人系好后,欲脱身,却不防被人箍住了腰。

陆霁斐单手掐起苏芩下颚,笑道:“姀姀的脸怎么这么红?”

心慌意乱的避开陆霁斐的手,苏芩捂着脸奔出去,“你,你太臭了,熏的。”

男人面色一变,静站良久,挺翘的高鼻动了动,然后面无表情的弯腰,将苏芩藏在榻下的皂角挖了出来。

……

奔波数月,从陆路换到水路,再从水路换到陆路,苏芩等人终于到达广西周边郡邑,桂林郡。

苏芩曾在书上见过。言传:桂林山水甲天下,山青、水秀、洞奇、石美。她也曾得过一副丹青画。以泼墨而成,青山绿水,峭拔漪澜,长江如带,俊山如玉。水雾氤氲间,隐约可见一栋栋木楼点缀其中。周边桂树连片成林,色白淡黄,清可绝尘,仿佛能闻到玉桂飘香。

可如今,触目所及,漓江的水已剩下个底子,连船都驶不进去。

最关键的是,这还没到最干旱的郡邑,只是周边便已如此,可想而知那些连一滴水都喝不上,连一口粮都吃不上的地方,该是何等艰苦悲怆。

苏芩已能想象到,那千里平原,寸草不生,连天干旱,仰天无望的绝望。

“爷。”青山去换了辆马匹更健壮的马车。

陆霁斐和苏芩进马车,绉良带着身后的几个锦衣卫骑马围护在旁。

桂林郡内饥民不少,但却还算吃得饱,穿的暖。只是因着漓江干涸,水源成了问题。人们每天都要为寻找水源而奔波千里,不管脏水,污水,只要能吃进嘴里的,就是好水。

贫苦人家为水源而奔波,那些富贾豪绅却坐拥水库,坐地起价。一两银子一碗水,平民百姓一年的吃穿用度才只需花费一两半银子,所以这就是将老百姓的命都拿去,也吃不起一口水。

晌午时分,大街上却只寥寥几人,连摊子也没几个。

苏芩撩开半幅马车帘子,错眼看到那些蹲在街边盯着她目光发红的人,心里一惊,赶紧将帘子放了下来。

如今,坐马车也成了一种奢侈物。

青山赶的马车一出现在街上,就被人盯上了。要不是带着绉良这几个彪形壮汉,真可谓寸步难行。

那些眼尖的已知这是外来的肥羊,赶紧凑着上来讨银子。便是讨不到银子,弄些干粮吃吃也是好的。毕竟在桂林郡物资如此缺乏的时候,什么都要花钱。

那些攥着粮食、布匹,水库不放的富贾豪绅,恨不能一粒米也给你卖到一两银子的价格。

马车避开人群,至客栈。

苏芩率先下马车,她抚了抚自己包着头巾的小脑袋,踩着马凳,“哼哧哼哧”的爬下去。

陆霁斐拢着宽袖,一身华衣美服的下马车,风姿翩翩,摇着洒金扇,犹如华贵公子哥。

苏芩的脸上被陆霁斐强硬的抹了一层灰,她低着小脑袋,就跟刚刚从煤灰里头滚过一样,蔫拢着小脑袋跟在陆霁斐身后,把脚上的小靴子踩得“踢踏”作响。

掌柜的极有眼色的迎上来,青山扔出一锭银子。

“五间上房。”

……

八月立秋,暑去凉来。一候凉风至;二候白露生;三候寒蝉鸣。

桂林郡内来了一位不知身份底细的富商,惹得一众富贾豪绅一阵骚动。不为其他,只是因着这富商长的太好看,那些尚有待字闺中姑娘家的人,皆纷纷抛出橄榄枝,借着说要与陆霁斐做生意的由头,想一睹美公子芳貌。

陆霁斐放出风声,今次来,是来收购珍珠的。

广西的合浦珍珠十分有名。如今桂州郡受难,这珍珠吃水,无水不能生,稀少无比,有市无价。陆霁斐若能将其收了,再卖出去倒差价,必能得高利润。

至此,在富贾豪绅眼中,这就是个来发难财的商人,警戒心自然降低。

“爷,桂府发来请柬,说桂家老爷六十大寿,请您前去参宴。”桂家老爷是当地有名的豪绅,也是头一个将一碗水抬至一两银子的人。

镇上来了陆霁斐这么一个颇受瞩目的人,桂家老爷没动,没人敢动,桂家老爷一动,其余富贾豪绅也纷纷发来请柬,名目各异。

“嗯。”陆霁斐抬手,叩了叩面前的请柬,将目光转向苏芩。

小姑娘穿了好几月的男装,新鲜劲一过,便觉乏味,变着法的要穿回女装,连衣服款式和梳什么样的发髻都想好了。

陆霁斐不依,苏芩便开始跟他闹脾气,这会子正缩在被褥里不肯出来呢。

“阿狗。”陆霁斐唤一句。

苏芩没应。

“今晚桂府请宴,你去不去?”

“不去。”苏芩哼唧完,翻了身,把屁股对准陆霁斐。

陆霁斐叩了叩桌面,神色不明。

青山看一眼自家爷,再看一眼苏芩,心思灵敏的开口道:“爷,奴才听说这桂府可是桂林郡最家大势大的豪绅。今日请宴,那些好吃的东西必不会少。奴才这都吃了好几日的素了,嘴里连点子肉味都没有。小主子不去,您便带奴才去吧。”

陆霁斐还没说话,那躺在榻上的苏芩陡然起身,伸出纤细素手指向青山,一脸愤懑道:“好你个狗奴才!”居然要抢她的肉!

青山吃了好几日素,苏芩也啃了好几日素,她现在无比想念肉的味道。只听青山提一口,便忍不住满口生津。

陆霁斐轻勾唇,慢条斯理的端起茶盏吃一口茶。

茶是自带的,水却不是自带的,陆霁斐只吃一口便皱了眉,没多碰,道:“穿男装去。”

苏芩噘嘴,但为了肉,还是妥协了。

“那,那我上个胭脂?”小姑娘磨蹭半响,期期艾艾道。

陆霁斐:…… 161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