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吾家艳妾》

第49章 第 49 章

阿狗, 是小时苏芩给陆霁斐取的小名。

而现在, 这个难以启齿的小名被陆霁斐冠给了苏芩。陆霁斐叫了好几月, 苏芩一点反应都没有,陆霁斐满以为这小姑娘已忘了这件事, 就跟忘了他怕狗一样。可没想,竟好似还是记得的。

小时那日,他被隔壁杨府的看家犬咬下了裤子。好在,杨府的训狗人及时赶到,救下了陆霁斐和小苏芩。

陆霁斐虽少年老成, 但对于那日的事确是留下了严重的心理阴影。因此,自那日后, 只要听到狗叫,都要躲的远远的,更别说是看到狗了。

“你怕狗哦。这样, 我给你取个小名,叫阿狗, 这样你就不会怕狗了。”第二日那天, 小苏芩抱着杨府送来的小奶狗, 终于发现了陆霁斐的异样。

陆霁斐不知道这是什么逻辑,反正小时的事总是没逻辑的, 不然他也不会将这骄纵蛮横的小东西记了这么多年。

陆霁斐虽然不喜欢这个小名, 但因着小苏芩一直唤, 所以并没怎么排斥。出事的是三日后的一天。

苏龚听到小苏芩唤陆霁斐的小名, 面色瞬时搭拢下来, 难得严厉的狠骂了小苏芩一顿,然后又问陆霁斐可有字。

陆霁斐虽然不喜那个小名,但并没有多排斥。

他站在苏龚没有,动了动嘴,却最终只是开口道:“并无字。”

苏龚皱眉细想,给陆霁斐取了个字,叫“少恭”。少,少之时,又有辅佐之意。恭,敬也,在貌为恭,在心为敬;君子敬而无失,与人恭而有礼。

时间很久了,陆霁斐其实没记住多少苏龚说的那些对“字”的解释,他只记得小姑娘哭红了一双眼,在苏龚的注视下,抽抽噎噎的唤出他的字。

“少恭哥哥。”

这声“少恭哥哥”,伴随陆霁斐数年。从奶声奶气的抽噎声变成娇软绵糯的少女声,似乎只在一夕之间。那个尚存在脑海中短胳膊短胳膊的萝卜样的粉娃娃,也一瞬抽条长成了大姑娘。

千姿百媚,诱人夺目。

陆霁斐不自禁想,若是床榻之间,这小姑娘能再唤上一声,那该是何等旖旎光景。

光是想想,陆霁斐便已经不能自持。

……

桂花酒的威力很大,苏芩睡了整整一日一夜。

她已经记不清那日她被泼了酒后发生的事了,只记得自个儿浑浑噩噩的好像骑了很久的马。

难不成是做梦骑的?那怎么她觉得自个儿的腰被颠的有些散呢。

苏芩疑惑的起身,看到身上挂着的小衣,只脖子处两根细细系带打了个活结,松垮垮的像个饭兜子似得堪堪遮住胸前。但若是从下头看,便漏了个彻底。

苏芩面色一红,伸手往下一触。

身下一条绸缎面的亵裤,裆部黏腻腻的带着水汽。苏芩动了动腿,酸胀疼麻,连带着腰肢、胳膊都不正常起来,就跟被大石碾了一晚上似得。一股酥麻触感从脚趾直传到头顶,苏芩颤了颤身子,并紧腿儿。

熟悉的感觉让她明白,昨夜自个儿骑的不是马,是狗,还是条疯狗。

屋内很静,苏芩坐在榻上,臊红着脸怔怔发了一会子呆,然后才起身去屏风后将自己收拾了一番。

木施上挂着一件干净的藕丝对襟衫,一条白纱挑线镶边裙。苏芩眼前一亮,将其换上,然后坐到梳妆台前,将铜镜上罩着的镜袱揭开,露出里头一张略模糊的美人脸来。

青丝垂顺,无半点装饰,就如上好的缎面般飞泻而下。苏芩抚了抚,脑子里突然冒出昨日里的一点子情状。

好像,似乎,是她一定要骑马的?

捂住自己的脸,苏芩闷头趴在梳妆镜前,脚上趿拉着的绣鞋都没拉好,露出小巧白玉色的脚后跟。一截纤细脚踝从白纱挑线镶边裙中露出来,裙白,肌更若凝脂。

青丝搭拢在后腰臀处,披散在香肩上,就似一块玄色缎面帔子般,将那纤细身姿包裹住。

“吱呀”一声,房间的木门被人推开。

苏芩霍然抬眸朝后看去,只见陆霁斐捧了一个小掐丝盒子,慢步进来。

“没上妆?”男人将小掐丝盒子放到木桌上,然后走至苏芩身后,替她将垂落在面颊处的青丝挽到耳后,露出一只白嫩玉耳。

苏芩看一眼梳妆台上置着的妆奁盒子。里头是用来梳妆打扮的东西,还有一些钿儿花翠。

怪不得,她就说这屋子里头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个梳妆台。这几日哪次不是青山端了水盆子来,她照着那水盆子照了好几日。

“粗质烂粉的,会坏了我的脸的。”苏芩噘嘴,面颊上红晕未褪,娇娇软软的趴在那里,说话时嗓子糯糯的带着一些哑。

陆霁斐对女子用物不是很清楚,他只知道在陆府时,小姑娘每日要花上半个时辰的时间坐在梳妆台前,抱着瓶瓶罐罐抹上许久。

见男人蹙眉不说话,苏芩便掏出自个儿带的那盒胭脂膏子,打开后用指尖捻了一些,正欲抹到自己脸上,侧眸时不经意看到那厮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心思一转,转手就给他抹到了一侧面颊上。

陆霁斐坐在那里没动,眉心微皱,面颊处的柔腻触感十分清晰。他能感觉到小姑娘柔软的指腹,花瓣似得柔腻。

让他不经意想起昨日里触到的地方,比这触感更软腻多倍。男人眸色一沉,呼吸微重。

“呐,我带的这盒胭脂膏子是用紫茉莉花种研碎了兑上香料做的,不仅能让人变的更白更香,而且还能滋润肌肤,极易涂抹,不敷粉。再看这个……”苏芩拿起置在梳妆台上的那盒宣窑瓷盒,揭开,用指尖抹了,给陆霁斐涂到另一边面颊上。

“这种是用铅粉制的,不似我那盒轻白红香,四样俱美,反而青重涩滞,用的久了,还会毁坏肌肤。”

陆霁斐的面颊上被点了两团胭脂,红艳艳的没抹开。他皱眉,没想到小小一盒胭脂,竟还有这么大的学问。怪不得这小姑娘偏要带着自个儿的那些梳妆玩意。

只是说到底,还是这娇娇儿太嫩了些,他瞧其余那些贵女妇人,真是没一个像她这般讲究细致的。

泡茶要用梅花雪水,吃水必要七分温,洗漱必要八分烫,还要添苏梅香油花露。从不碰鸡鸭鱼的皮,便是筷子上沾上一些都嫌恶的嚷嚷着要换筷。

当然,这些娇气的小问题,在一路从皇城到广西桂林郡的路上,已被陆霁斐磨的七七八八。只是看着一瞬被蹉跎瘦了许多的小姑娘,陆霁斐却有些心生懊恼。

若是不随着他来,如今还是那个养在他陆府里头的娇娇儿,哪里会见着一块桂花糕就跟见着了什么稀世珍宝似得。

“那便不用。”将妆奁盒子盖上,陆霁斐看一眼苏芩,声音清雅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也极好。”

苏芩一仰小脖子。那是,她多美呀。就算不上妆,也是美人坯子。

看到苏芩骄傲的小模样,陆霁斐失笑,目光下移,看到那些印在纤细粉颈处的暧昧痕迹。斑斑点点的顺着那件藕丝对襟衫往下蔓延,进入深处,让人心生向往。

没觉察出男人的不对劲,苏芩起身,将目光对上了那个小掐丝捧盒。

“这里头装着什么?”苏芩一边说话,一边小心翼翼的揭开盒子。只见里头装着一碟桂花糖蒸煮而成的新栗粉糕。

“这是哪里来的?”苏芩双眸一亮,迫不及待的捏起一块入口,然后享受的闭上眼。

唔,味道跟她在陆府内吃到的一模一样。

“爷,桂府来请帖,说是让您携小主子一道去赏菊……”青山捧着桂府的请帖,没头没脑的推开虚掩的门,一眼看到坐在梳妆台前,脸上画着两朵大红胭脂的陆霁斐。

青山愣在当场,想笑,又不能笑,硬生生憋着,在陆霁斐的飕飕眼刀下,赶紧放下手里的请帖,飞也似得奔远了。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闺房之乐?

“桂府的请帖?请我们去赏菊?”苏芩用小手指拨开那请帖看了看,蹙起秀眉。

昨日里她没吃到那些好吃的,今次去的话,会不会给她补上?

“想去?”陆霁斐看一眼铜镜里的自己,皱着眉将脸上的胭脂擦干净。胭脂不易褪,男人擦干净以后,面颊并鬓角处,依旧泛着些红晕,衬在那张白皙俊美面容之上,更添几分风流风情。

“想去。”苏芩咬着新栗粉糕,使劲点头。

她昨日可看到那宴案上头还有桂花糯米藕呢……

“嗯。”陆霁斐点了点头。

苏芩大喜,片刻后却又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这厮今日……怎么这么好说话?不仅给她备女装,备胭脂,还给她送新栗粉糕吃。

陆霁斐转身,看一眼嚼着新栗粉糕神色呆呆的苏芩,不自禁暗勾了勾唇。

这小姑娘哪里知道,被喂饱了的男人自然是极好说话的。

“腰还疼不疼了?”

撩袍坐到苏芩身边,陆霁斐伸手捏了捏苏芩的腰。

苏芩“哎呦”一声,勾着尾音,黏黏腻腻的就似连着丝的饴糖,直听得陆霁斐腹内火起。

“你别碰我,好疼。”苏芩身上的肉哪块都疼,方才陆霁斐只轻轻一掐,她就被那股子酸胀感充斥了身子。身子一个机灵,似残留着昨晚那股子从脚底酥麻到头顶的余韵……

陆霁斐敛眉,收回了手,搭着腿换了个姿势。

苏芩吃完一捧盒新栗粉糕,看到尚坐在那里的陆霁斐,突然道:“你这处……”沾着新栗粉糕的指尖落到陆霁斐唇角,软绵绵的带着桂花香。

陆霁斐下意识舔了舔,尝到一股甜腻味。

苏芩霍然收回手,恼怒的瞪向人。

“你定是嘴馋想吃肉,将自个儿咬成这样的。”苏芩恨恨道。

陆霁斐的唇角上带着伤,已经结疤,但隐约能看出来,咬的不轻,而且就是这几日咬的新伤。

男人撑着下颚,叩了叩桌面,双眸黑沉道:“姀姀若是能咬出来,不防自个儿咬一口试试?”

苏芩噘嘴,“我才不上你当呢。”

说完,苏芩摸了摸嘴,觉得自个儿那处也疼疼的,但因着没摸到伤,便也作罢。

“不对,如果你不是自个儿咬的,那是谁咬的?”苏芩霍然瞪大一双眼,看向陆霁斐的眼神满是不可置信。

“咦……你,你居然去,去那处地方!”苏芩脑补一番,觉得十分嫌弃。

男人一瞥眼,面色冷凝。

苏芩立时噤声。

“收拾收拾,准备去桂府。”男人起身,拍了拍宽袖上沾着的胭脂,带着一股子胭脂香往外去。

苏芩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觉得怎么有些凉飕飕的。

“阿狗,你怎么不叫我阿狗了?”

突然,身后传来一道软绵绵的声音。陆霁斐身形一顿,但在听到后头那句话后,面色瞬时收敛下来。

这小姑娘看来是将昨日的事忘的一干二净了呀。

男人头也不回的走了,苏芩只觉屋子里头冷飕飕的带着凉意。又生气了?真是莫名其妙,她不过就随意问了一句……

桂府的赏菊宴,是特意为陆霁斐和苏芩开的。

前来参加的人有桂府老爷,桂府*屏蔽的关键字*,桂瑶,还有上次泼了苏芩酒的蓝衣男子,即姚定科的儿子,姚光。

桂府独占一座菊园,周边因着水渠,菊花的长势极好。满园花菊,三径吐幽,轻肌弱骨,蕊泛流霞。

“斐公子,您就是逛遍这桂林郡,都没有一处能比得过老夫这处的菊园。”桂老爷自持年岁,在陆霁斐面前自称老夫,苏芩却道:如今敢在陆霁斐面前自称老夫,还活在世上的,也就徐玠一人而已。

姚光跟桂瑶一左一右的随在人群最后头。

姚光远远瞧见苏芩那穿着藕丝对襟衫的娇媚背影,便已入迷。只觉眼前的美人如黛山连绵,妩媚之至。

桂瑶原本也正盯着陆霁斐猛看,但在发现了姚光的视线后,心生不满。

任凭谁看到原先对着自己倾暮阿谀,奉承有加的人转投他人怀抱,心中都会不舒服,虽然桂瑶根本就看不上姚光。

“姚公子在看什么呢?”桂瑶抚了抚发髻。今日的她穿一套织金重绢衣裳,一派华贵富态,涂脂抹粉的细心装扮,但却不及那清丽美人的半分姝色。

姚光终于艰难的将视线从苏芩的身上挪到桂瑶身上。

满头珠翠,略显俗气,不及美人半分清媚。

姚光对着桂瑶叹息摇头一番,然后继续掂着脚尖看苏芩。

桂瑶被气歪了脸,使劲拉住一旁的桂*屏蔽的关键字*撒娇。

桂*屏蔽的关键字*是桂府老爷后娶的续弦,年轻貌美,只生得桂瑶一个女儿。相比起桂府老爷老来得女的疼宠,桂*屏蔽的关键字*教给桂瑶的,皆是些如何把持男人的手段。毕竟桂*屏蔽的关键字*乃青楼出身。

轻拍了拍桂瑶的手背,桂*屏蔽的关键字*让自家女儿莫急,但她却轻蹙起了秀眉。

桂*屏蔽的关键字*自持貌美,不然也不会让桂家老爷以她一个青楼女子的身份进了门,做了正妻。

只是今日瞧见这珍珠*屏蔽的关键字*,她才觉,这世上女子,怎会有生的这般好的?可直将她们这些人都比进了泥里。 161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