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吾家艳妾》

第55章 第 55 章

翌日, 苏芩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大亮, 客栈外头吵吵嚷嚷的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裹在被褥里翻了个身, 苏芩迷迷糊糊的蹬脚,却突然听到一阵清脆的银铃声, “叮铃铃”的近在咫尺。

苏芩趴在软枕上, 身上只着一件小衣, 两根系带绕在粉颈后,露出一片白皙脊背,纤瘦白腻, 遍布红痕。尤其是那细腰处,掐着两只修长手掌, 不知何时才会消去。

她蹙眉听了听,没再听到那声, 满以为是自个儿听错了。

“唔……”伸出藕臂将自己埋在里头,苏芩想起昨日的事就羞得慌。她根本就不敢看那房门口。这厮到底是怎么想的, 竟,竟在那处就……

苏芩虽性子骄纵,但毕竟是大家养出来的贵女,哪里经历过这样的事。昨晚上, 她被那厮颠的都快要散架了, 浑身软绵绵的就跟瘫烂泥似得。若不是那厮抱着, 哪里还回的了榻。

闭着眼又休息了一会子, 苏芩终于又蹬了蹬腿儿, 想舒展下僵直的身子。却不想竟又听到了那阵银铃声。

这个时候,她的触感更清晰了,而那银铃声也近在咫尺。

苏芩霍然瞪大一双眼,猛地一下揭开被褥。

穿着缎面绸裤儿的小细腿搭在一处,露出一截纤细脚踝。脚踝又白又嫩,挂着一条链子。这链子是用金子打的,以蒹葭花纹串联起来,又用玉石珍珠镶嵌,周边缀着六个小铃铛,只要轻轻一动,那六个小铃铛便会发出清灵悦耳的声音。

这是什么鬼!

苏芩受到了惊吓。

她伸手,使劲的拽了拽。没拽开,反而扯到了自个儿的脚踝,磕疼的厉害。

拽不开,苏芩又去寻这脚链子的开关扣,却发现这链子根本就没有连接的地方,却又不能脱下来,所以难不成这厮是在她脚上打的?

苏芩一阵气闷,她从榻上起身,趿拉着绣鞋在屋内翻找工具。

脚上的链子不安分,跟着苏芩一道“走”,屋里头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听得苏芩越发烦恼。

寻到一把剪子,苏芩正欲下手的时候,房门被推开,陆霁斐端着漆盘进来,手里是一碗梗米粥。

“别白费力气了,这个拿不掉。”男人抬手拿过苏芩手里的剪子扔到木桌上,将漆盘放到她面前。

苏芩瞪着一双眼,眼尾红通通的还残留着昨日的痕迹。尤其是此刻,小姑娘身上只着一件小衣和一条绸裤,趿拉着绣鞋站在陆霁斐面前。男人的身量极高,他仗着优势,能看到昨日里尝过的地方微微红肿泛着粉。

滚了滚喉结,陆霁斐侧眸,撩袍坐下。

苏芩气闷的一把拽住男人的胳膊,使劲指了指脚下的链子。“这是怎么回事?”昨晚闷着声哭,苏芩的小嗓子都哭哑了。

男人叩了叩桌面,慢条斯理的道:“因为,姀姀不乖。”声音低沉,唤苏芩的小名时,带了股细腻的宠溺。

苏芩不自禁面色一红,她突觉自个儿已许久没蹦的心这会子又蹦跶开了,就跟揣着只小鹿似得跳。

下意识往后退一步,苏芩听到那阵“叮叮当当”的声,立时回神,涨红了一张瓷白小脸道:“你给我带这个,那我怎么出去见人呀?跟阿狗似得……”

听到苏芩唤“阿狗”,陆霁斐一愣,继而道:“什么阿狗?”

苏芩瘪嘴,“就是阿狗啊。陆府里头不是还养着只小奶狗嘛。”苏芩是这样想的,她将“阿狗”这个名字给了小奶狗,那这厮就不能再叫她“阿狗”这个难听的名字了。

男人的脸一瞬黑沉黑沉,就跟六月风雨欲来,黑云压城城欲摧那般的恐怖。

苏芩哆嗦了一下身子,脚脖子上的链子跟着一抖,那六个小铃铛“叮叮当当”的就跟她的心一样颤巍巍的。

“呵。”突然,男人低笑一声,双眸眯起,戾气横生。

苏芩咽着喉咙,颤巍巍道:“你,你帮我把这链子解开吧?”

这时候的男人哪里还会遂了苏芩的意,只冷笑着起身,细薄唇瓣轻掀,冷冰冰的砸下来“休想”二字,就拂袖去了。

……

男人走了半日,苏芩躲在屋子里头用了各式法子,也不能将这脚链子去了,反而将自个儿累的气喘吁吁,连脚脖子都抠红了。

坐在榻上,苏芩不免一阵长吁短叹。她捏着手指,用寻来的棉花将这六个铃铛儿的眼都给堵了,这才勉强制止它发出声来扰乱自个儿。

客栈外头依旧吵闹的厉害,苏芩将自个儿收拾齐整,推开槅扇瞧了一眼。

只见外头街上,熙熙攘攘的都是人,也不知一瞬从哪里涌过来这般多的人。

苏芩定睛一看,竟看到了数辆囚车,这被囚在最前头的赫然是姚定科。周边围观的百姓们手捧泥沙石子,正不停的往囚车上扔砸。

瞬时,大街上满是尘土飞扬。

姚定科身后囚着的是被石子砸的头破血流的姚光,他眸色呆滞的低着脑袋,似乎还没回过神来。分明那时候他正欢天喜地的准备去迎娶珍珠,怎么如今就被囚在这处了呢?

想到这里,姚光突然一抬头,看到了那从槅扇处探出来的人。

芙蓉面,冰雪肌,娇滴滴花朵身儿,玉纤纤葱枝手儿。青丝垂落,掩住半脸,如梅花半含蕊,媚眼惑人。

苏芩一蹙眉,唤了一声,“阿凤。”

房门被推开,阿凤啃着包子进来,跟苏芩一道趴在槅扇处看。

“这是怎么回事?”

阿凤吃的脸鼓鼓的,声音含糊道:“昨晚上,大黑脸带着人将姚府抄了。”

阿凤嘴里的大黑脸是绉良。

“抄了姚府?那些脏银找到了?”苏芩被这猝不及防的消息打懵了脑袋。

怪不得这几日没瞧见绉良,原是去调兵了。

阿凤点头,“我听青山说,那些脏银被藏在什么女妖洞。前几日姚府的人在晚上带着人进女妖洞搬银子,青山跟着发现了,这才将脏银追回来。”顿了顿,阿凤又道:“姚府去女妖洞搬银子,是为了给你凑十里红妆。”

所以那时候陆霁斐提十里红妆,就是为了要将姚定科的脏银骗出来?

苏芩一瞬明了,然后突然反应过来,用力瞪向阿凤,“你怎么知道这么多的?”而且看样子,怕是早就已经知道他们并非普通商客,而是前来广西调查姚定科的皇城人了。

“我看到大黑脸的牌子了,就知道你们不是一般人。”阿凤嚼着包子道。

苏芩的眉蹙的更深。

绉良虽缺心眼,但也不会将牌子随意放置吧?

阿凤看出苏芩的疑惑,从怀里掏出一个药瓶子道:“这是迷魂香,只要闻一点,就会神志不清。”

“迷魂香?”苏芩好奇的接过来,正想要拔开上头的软木塞,却突然想起方才阿凤说的话,立时便将这东西还给了她。

阿凤喜滋滋的炫耀道:“这东西最神奇的地方,就是你醒过来之后,根本就不会记得自个儿被迷过。”

苏芩眼盯着那小瓷瓶看半响,突然眼前一亮。

如果,如果她拿这个迷魂香去迷陆霁斐的话……

“你别想了,我试过了。”阿凤斜睨苏芩一眼,叹息的往嘴里塞了最后一口包子。

“我根本就近不了他的身。”

苏芩伸手抚了抚阿凤的小脑袋。

“傻姑娘,你近不了,我近的了呀。”而且每次都超近,近到负距离。

……

从阿凤那里顺了一瓶迷魂香,苏芩喜滋滋的想着这次不仅能将她脚上的破链子给拆了,还能趁机问些姚定科的事。

但苏芩等到半夜,都不见陆霁斐回来。她趴在榻上,身上只着一件轻飘飘粉白兜儿,下头一条绿罗裤儿,一双白生生腿儿,掐着一捻杨柳小细腰。青葱手儿搭在鼓囊胸前,压出沟壑。那头青丝未梳理,随意的搭拢下来,盘在榻旁。

外头依旧吵闹的厉害,但苏芩却慢吞吞阖上了眼。

屋内灯色氤氲,挂在罗帐银勾上的鎏金镂空花鸟球形银香熏球散发着甜腻的香味。

有男人的影子顺着虚掩的房门进来,站定在苏芩面前。

那影子又高又瘦,长身玉立的站在那里,笼着暗影下来,将苏芩完全罩在里头。

小姑娘颤了颤眼睫,浓密的睫毛小扇子似得打开,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陆霁斐,一个机灵,赶紧清醒了过来。

苏芩随手从木施上抓下一件银红衫儿套在身上,扬起小脸,笑盈盈的看向面前的男人。

男人的脸隐在暗色里看不真切,只那双眼缀着微光,波光流转间似带星辰。

“我都等你好久了,你怎么才回来。”

苏芩软绵绵的开口说话,伸手去触陆霁斐的手。

男人任由苏芩拉着,将他按到榻旁。

屋内很静,男人微阖着眼,修长白皙的手掌触到小姑娘挂着脚链子的纤细脚踝,轻轻摩挲。

那脚踝又细又白,男人只用两指便能将其全部圈起来。

苏芩忍着那酥麻,悄摸摸的拿出那瓶迷魂香。

男人将苏芩塞在银铃儿里头的棉花取了出来,苏芩的脚脖子一动,银铃儿立刻发出清脆的碰撞声,震的苏芩一个机灵,差点将手里的迷魂香给扔了。

“姀姀戴这链子,很是好看。”男人不知在想些什么,指腹粗粗的磨着苏芩的脚踝,几乎将那一块白玉肌肤搓红了。

苏芩暗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拔开迷魂香的塞子,然后使劲往陆霁斐鼻前一怼。

男人坐在那里,身形未动,一股似有若无的香味飘出来,苏芩赶紧捂住鼻子,然后将迷魂香塞好。

陆霁斐眯起眼,一把攥住苏芩的腕子,将那迷魂香夺过来。

“这,这个是安神的……”苏芩急忙道:“我瞧你近日很是辛苦……”可不是嘛,她都睡了好几个囫囵觉了,一醒过来却还是被这厮颠的起劲。

陆霁斐捏着瓶身,面色未变,笑道:“若是安神的,那不若姀姀多闻闻。”

“不不不……”苏芩使劲摇着小脑袋往榻内缩。“我睡得够多了,不用再安神。”

“呵,是吗?”男人勾唇冷笑,扔下那瓶迷魂香,粗糙的指腹揉捏着小姑娘露在外头的细腰,往粉白兜儿里探。

男人单膝压在榻上,另一只脚压着苏芩那双白生生的腿儿,俯身探过去。

“不不不,等一下……”

这药怎么没起作用呢?

“你,你先帮我把脚上的链子给解了。”苏芩抖着声音,使劲推开男人凑过来的脸,试探着道。

男人身上的温度有些热,烫呼呼的贴在苏芩身上。他贴过来,凑在苏芩耳边,声音低哑,透着暗欲。

“求我啊。”

苏芩觉得这句话有些耳熟,但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求,求你……”憋着一张瓷白小脸,苏芩满脸臊红。

“呵。”男人笑一声,颤巍巍的如玉石相撞,带着不可抑制的揶揄戏弄,沙哑哑的直往苏芩的耳朵里头钻。

“求我,也不帮你。”

苏芩:……

这天底下真是没有比这个人更恶劣的狗了!

……

又被那只狗闹了一夜,苏芩蜷缩在被褥里,身上还带着那只作乱的手。

“不,不要了。”苏芩动了动脚,听到那阵银铃声儿,身子就止不住的发颤。昨晚上,苏芩耳朵边上听得最多的,就是那跟她一道频率震颤颠簸的银铃儿。

那股子羞耻,让她连脚尖都蜷缩了起来。

男人揽着怀中的小姑娘,替她拨开粘在脸上的青丝。

小姑娘的耳朵上戴着那对珍珠耳珰,粉白的颜色跟她如今带着余韵的身子一般,又粉又白,又滑又腻,光.溜.溜的就跟刚刚出生的小婴儿一般。

陆霁斐手里拿着那瓶迷魂香,慢条斯理的拨开上头的塞子。

昨晚上,他早已看到小姑娘的动作,所以提前闭了气。

像迷魂香这样的东西,苏芩定是没有的,青山和绉良也不会给。再看瓷片上头的花纹图样,是凤阳县的东西。

“阿凤。”男人开口,将躲在户牖处的阿凤唤进来。

阿凤低着脑袋进来,心虚的不敢对视。

陆霁斐将那迷魂香砸给她,面色冷凝道:“你给青山和绉良用就罢了,这种东西伤身,日后不能给她。”

“哦。”阿凤弯腰,将那瓶子捡起来,塞进腰带里。

“明日让绉良送你回凤阳县。”

“我不要回去!”阿凤猛地一转身,怒瞪向陆霁斐。

苏芩被扰到,动了动眼珠子,没醒。

男人的视线锋芒狠戾,完全没有因为阿凤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而宽容分毫。“不回去?那就死在这吧。”

阿凤从来都知道,这个男人不一般,可是知道了她的身份后,还敢对她说出这样的话来,让阿凤胆寒不已。

这个时候的阿凤,才真正明白。

男人平日里的模样,孤高清冷不好亲近,心底里却溺藏着阴狠暴戾,蛮横恣睢,就像头被栓了链子的疯狗一样。而那根链子,就是他怀里的女人。 161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