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吾家艳妾》

第57章 第 57 章

那只绣鞋, 是苏芩落在梅园里的那只, 所以这厮应当是已经听到风声了,毕竟陆府就这么大,没有什么事能逃得过他的耳目。

耳房内,苏芩坐在炕上, 闷着小嗓子道:“这事你别管。”

陆霁斐站在木施前,解开身上的鹤氅,挂到木施上,然后转入屏风后净手洗面, 收拾完整后这才回过身来, 坐到炕上。

红拂捧着漆盘,端来一盏香茶。

陆霁斐接过, 慢条斯理的吃一口, 浑身寒意褪去。

他敛眉, 声音清冷道:“噗噗怎么样了?”

“被吓到了, 绿芜说方才睡觉的时候直做噩梦,又哭又喊的……”苏芩绞着一双素手, 说到这里, “噼里啪啦”的掉下两滴泪来。

陆霁斐侧眸,看人一眼, 沉哑半刻, 然后道:“嗯, 我不管。”

苏芩抹了抹眼泪珠子, 双眸红通通的看向陆霁斐。“我听说宫里头有个御医十分擅治疤痕, 调制的药膏也非常好用,你让他给噗噗来看看吧?苏蒲虽还小,可若是留了疤,日后可怎么办。”

说到这里,苏芩又梗了喉咙,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那陆新葵瞧着可不是无心的。

听红拂说,这陆新葵见过噗噗和苏浦泽几次,却还做出这样的事来,真真是欺人太甚!真当她苏府的人是好欺负的吗?

……

掌灯时分,陆霁斐正在书房内批奏折,苏芩盘腿坐在炕上,面前摆置着一只梅花式洋漆小几,上头一只青印花瓷粉盒,白瓷胎,馒头形,圆圆饱饱的盒盖上印有牡丹花卉图样。

绿芜捧着漆盒进来,里头是一个瓷盅。

“姑娘。”绿芜将瓷盅取出来,置到洋漆小几上。

苏芩将其打开,瓷盅内是奶白色的温奶。

“姑娘。”红拂捧了漆盘来,里头是研碎的紫茉莉花种和拧成汁的胭脂水,还有各式用来调和的香料。

苏芩往胭脂水里加了温奶,晃匀称,再撒进研碎的紫茉莉花种和各式香料,递还给红拂。“去,将这制成胭脂膏子。”

“哎。”红拂虽疑惑,但还是领命去了。

“姑娘,您这是?”绿芜疑惑道。

“没什么。”苏芩敛眉,执起瓷勺,舀了一勺温奶入口,然后吩咐道:“去户牖处守着,有人来了便说一声,就算是大爷也一样。”

“是。”绿芜躬身去了。

耳房内陷入沉静。苏芩起身,从小衣内取出那份名单,然后用指尖上沾着的胭脂水,一笔又一笔的将名单上头的人划掉。

这次贪污案,除却姚定科,还有一些被牵连的朝中大臣。苏芩将其从名单上一一剔除,然后看着依旧密密麻麻的名单,心口突然一阵急跳。

这名单上头写着的,不会都是那些依附于郴王的朝臣吧?

苏芩瞪着一双眼,暗暗攥紧手里的名单。

郴王先前欲招安祖父,祖父顾忌苏府一家老小安危,不应也不推,但苏派一行人却大多投入郴王门下,连夏达都不例外。

祖父的年纪虽然大了,但人却不糊涂。

所以这份名单,难不成真是郴王手底下的暗桩?苏芩分明在上头看到几个实属陆霁斐手下的人。

苏芩想起那郴王先前想方百计的问自个儿讨要东西,甚至不惜偷溜进自己的闺房行窃,原来竟是因着这份东西!

如果这份名单落到陆霁斐手里,那郴王……简直不堪一击。

“大爷,姑娘正歇着呢。”

户牖处,传来绿芜的声音。

苏芩一个凛神,赶紧胡乱将名单塞进小衣内。果然,绿芜拦不住人,苏芩刚刚塞好,陆霁斐那厮便打开帘子走了进来。

苏芩伸手抚了一把头发,偏着头坐在炕上,身上一件藕荷色的掐腰细薄小袄,蜷缩着腿儿,露出脚踝处的金链子。

陆霁斐褪下身上鹤氅,坐到炕上。

苏芩继续抚着头发,没有说话。

男人看人一眼,突然伸手触到她的脚。

陆霁斐刚刚从外头回来,手上带着雪花湿气,凉的厉害,苏芩被冻的一个机灵,赶紧将自个儿的脚往里头缩了缩。

男人惯是个心思灵敏的,自然看出苏芩的不自然。他挑眉,笑道:“姀姀这是有事瞒着我呢。”

苏芩心虚的转了转眼珠子,梗着小脖子,“怎么,你这样霸道,还不许人家有些小秘密了?”

小姑娘似乎真是因为心虚的厉害,所以小嗓子颤巍巍的带着糯意。

陆霁斐低笑一声,捻着指尖道:“既然如此,那本官的小秘密,也就不能告诉姀姀了。”

“你有事瞒着我?”苏芩怒瞪向陆霁斐,刚想动,想起藏在小衣内的名单,便止住了动作,只哼唧道:“谁愿意知道谁知道去,我才不想呢。”

说完,苏芩止住自己的好奇心,埋头就往被褥里头钻,然后伸直腿儿,往陆霁斐的身上踢了一脚。

“你怎么又没换衣服就上炕了?冷冰冰的冻死了。”

男人眉眼柔和下来,起身打开衣柜,将自个儿那些被苏芩的衣裙挤到边边角角的可怜衣袍取出来,挂到木施上,吩咐绿芜将其熨了。

绿芜抱着衣物去了,苏芩捏着小嗓子道:“这种事往常不是蒹葭做的吗?”

男人一边解开腰带,一边道:“若是姀姀觉得绿芜做的不好,换回蒹葭也是可以的。”

“哼。”苏芩自然明白陆霁斐是在揶揄她,当即便不应声,转移话题道:“那姚定科,是不是郴王的人?”

若姚定科真是郴王的人,那这份名单,应当就是郴王暗桩的全部势力了。

“嗯。”男人将褪下来的腰带挂到木施上,漫不经心的应一句。

“哦。”苏芩蜷缩在被褥里,声音闷闷的道:“那,你,你受贿吗?”

按照姚定科贪污了这么多银子来看,他作为郴王的人,一定会上贡给上级银两,而这上级,除了郴王还有谁?所以郴王是受贿的。

陆霁斐没有说话,只是转身,从木制的洗漱架上拿起一个青花瓷盒,里头装着苏芩用来净面的东西。

“这东西统共用了十八种花,集诸香而制成,研磨千遍方可密贮。”说完,陆霁斐又从苏芩的妆奁盒子里取出螺子黛,吟道:“浅螺黛,淡燕脂,闲妆取次宜。此螺子黛出自波斯国,每颗值十金。姀姀这处……有三颗,那就是三十金。”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打断陆霁斐的话,苏芩将脸埋进被褥里,面色涨红。

她知道陆霁斐的意思。

苏芩捂住自个儿的小衣,没有做声。

这些东西是她往常用惯的。苏府基底颇厚,因此即便苏龚每月月例不多,但苏芩的用物却一向是极好的。

来到陆府后,苏芩发现陆霁斐用的都是些粗糙物,甚至连澡豆都不用。苏芩嫌弃之余,便自个儿掏鼓些皂角、头油之类的东西,这厮就开始用她的。

苏芩用的花草料子都是顶好的,花费自然不俗,但好在府内管家极好说话,基本是苏芩要什么便给什么。

陆府家底并非如苏府那般丰厚,陆霁斐的月例自然禁不住苏芩像往常那般花费,所以她花的那些钱,其实皆有些来路不正……这样想来,苏芩突然觉得陆霁斐似乎有些穷,怪不得那几日赈灾时陆府上下皆食的白粥。

那头,男人将东西放回去,换上亵衣亵裤,掀开被褥坐进去,然后道:“这钱我不收,也是入了旁人的口袋,还不若我收了,做些钱生钱的事。”

“钱生钱?”苏芩奇怪道。

“姀姀以为,你的那些花费是从何处来的?”

“难道不是……”你受贿来的?小姑娘睁着一双大眼睛,里头的情绪能看的一清二楚。

陆霁斐低笑一双,“自然不是。这世上最容易赚钱的事,还是行商。”

苏芩恍然大悟,原来这厮不仅做着朝廷内的首辅大臣,私底下还经营着商铺。

男人推开洋漆炕桌,搭着大长腿将被褥往自己身上盖,盖到一半,突然叹息一声。

苏芩神经正紧张着,被这厮一叹,一个机灵,立时瞪圆了一双眼,“你做什么叹气?”

“方才府中管家来寻我,说府内中馈已不足,需削减,方能度日。”

苏芩立时起身,顺着一头青丝,紧紧裹着被褥,“你刚才不是还说自个儿行商吗?”

陆霁斐撑着下颚看向苏芩,笑道:“姀姀以为如今国库还剩下多少银子?广西的赈灾粮款可都是我捞的腰包。”

“那,那今次这么多官员被抄家,你……”苏芩绞着一双小嫩手,用香肩撞了撞陆霁斐,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意思不言而喻。

反正不拿的话都进了旁人的腰包,还不如将自个儿的腰包先填满再说。

“姀姀是什么意思?我可不懂。”男人耷下眼皮,掩下眸中笑意。

苏芩急道:“你明明懂的。”

“哦~”陆霁斐摆出一副“恍然大悟”之态,“原来姀姀是让我去贪污受贿呀。”

苏芩面红耳臊的捂住了脸,觉得“贪污受贿”这四个字听起来真是太难听了。

其实她总是想着,如果祖父能有陆霁斐一半的无耻圆滑,是不是就能做更多的事,帮更多的人?

有时候,我们所认为的大奸大恶,其实里头包着的是珍珠白玉。而外头镶金砌玉的,里头却是包着颗黑心。

“你,你干什么?”苏芩胸前一热,她下意识惊叫一声,一把拍开陆霁斐伸过来的手,使劲攥紧自己的小衣,神色紧张的盯着人看。

陆霁斐摸了摸被苏芩拍开的手,指尖滑腻腻的带着香,他无辜道:“深更半夜的,姀姀认为我要干什么?”自然是要做该做的事了。

男人的视线落到苏芩身上,顺着那张瓷白小脸下滑,路过纤细粉颈,看到那两瓣被小衣带子勒着的纤细锁骨,就似蝴蝶的满翼。他知道,这地方不仅好看,吃上去,味道也是极好的。

苏芩想起那被自个儿藏在小衣内的名单,坚决不让人碰。

“姀姀若是不让我碰,用这处也是可以的。”男人压着苏芩,不依不饶,伸手点住那樱桃小口,细细的摩挲。

苏芩不懂陆霁斐的意思,大眼睛水雾雾的透着纯稚。

陆霁斐拉起小姑娘的手,往下放。

苏芩被唬了一跳,心口急速跳动起来,结结巴巴的连话都说不完全,“你,你,你……”

“别怕。”男人俯身,轻亲了一口苏芩戴着珍珠耳珰的小耳朵,压低声音道:“只要姀姀稍稍的碰一下,就好了。”

……

事实证明,男人在炕上说的话,都是假的!

苏芩缩在屏风后,用力的抹着皂角洗手,只觉自个儿的掌心都要被磨掉了一层皮。

屋内的味道还没散去,混合着甜腻的熏香味,熏的人面红耳燥。

苏芩总是觉得自个儿手上黏糊糊的,根本就洗不干净。

她噘着嘴探头往炕上看一眼,男人阖着眼眸,似是已经睡过去,白皙面容上尚带绯红,黑发微乱,鸦羽色的睫毛搭拢下来,衬出一小圈暗色,更衬得整个人多了几分风流情态。苏芩的耳朵边上甚至依旧在回响着男人粗实的喘息声。

炕下扔的都是陆霁斐的亵衣亵裤,还有苏芩那条青白色缎面绸裤,上面沾着东西,黏糊糊的泛着膻腥气,是被陆霁斐擦拭后随意丢弃的。苏芩拼死保住了自己的小衣,一结束,就连滚带爬的下了炕,躲到了屏风后头,将里头的东西取出来锁好。

夜已深,苏芩收拾干净,穿着新换的蜜合色小衣,从屏风后转出来。

她嫌弃的用陆霁斐挂在木施上的竹骨纸面宫扇将地上的衣物拨开,然后重新躺上炕。

点灯如豆,男人的呼吸沉稳有力。苏芩蜷缩起身子,将自己的脑袋靠到男人的臂弯上。

……

姚定科被一锅端了,郴王不仅失了广西,也失了一个整治陆霁斐的机会,他正在郴王府内大发雷霆。

夏达站在郴王面前,低着头,没有说话。

“惟仲,你次次办不成这事,我该如何留你?”郴王说这话,只是在威慑夏达,他现在还不能将夏达如何,因为夏达代表的是整个苏派,只有日后他将苏派完全笼络到自己手中,才能处置夏达。

相比于郴王的暴怒,夏达显得十分沉静,他站在暖阁内,身下是光洁的白玉砖,被擦的很干净,清晰印出他那张自己都觉得陌生的脸来。

“陆霁斐此人,不是一朝一夕能除掉的。”

“不能除?那就任凭他梗在本王的心口,扎本王一辈子吗?”郴王猛地一下掀翻身边的炕桌,呲目欲裂。

夏达往后退一步,茶案上的茶盏、糕点伴着瓷碟一阵“噼里啪啦”落地,还有那两份已无用的参本和血书。姚定科已去,这些东西,自然也只是废纸。

夏达身上的长袍被打湿一角,他拱手,眸色锋利道:“王爷息怒,下官已安排好此次冬猎之事,必能让陆霁斐,有去无回。” 161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