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吾家艳妾》

第69章 第 69 章

房廊下, 风雪漫天。苏芩披一件狐白大氅,立在户牖处, 身姿窈窕纤细, 盈盈如娇花。身旁站着身穿飞鱼服的夏达。

四爪*屏蔽的关键字*袍飞鱼服,熟悉的衣服, 熟悉的面料, 苏芩甚至能在心中勾勒出上头的绣纹图样。但那个穿的人,却已经不是她熟悉的人。

物是人非, 不过如此。

“姀姀,我是为了你。”夏达伸手,欲触苏芩藕臂, 却被苏芩霍然挥开。

苏芩转身,眸色泛红, 眼尾上挑,脸上露出厌恶,“为了我?夏次辅, 你摸摸自己的良心,你是为了我,还是为了你自己。”

话罢,苏芩嗤笑出声, 盯着夏达身上的飞鱼服冷嘲道:“我倒是忘了, 如今应当是要称呼你为夏首辅了。踩踏着旁人的尸首残肢往上爬, 夏首辅真是好手段。”

夏达身体一颤, 双眸定定的看向面前的苏芩, 双手掩在宽袖内,暗暗攥紧。

“我当首辅,便是踩踏着旁人的尸首残肢往上爬,那陆霁斐当首辅,就仁义了吗?”

这是头一次,夏达如此声嘶力竭的在苏芩面前说话,他瞪红了一双眼,神色有些可怖。

苏芩并不惧,她的眸色冷若冰霜,犹如寒冬最阴暗的深潭。“夏达,你已经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夏达了。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是啊,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不就是因为……眼前的人吗?

夏达的眸色陡然一痴,他慢吞吞的伸手,欲触苏芩那张艳媚面容,却不防垂花门处传来一阵急喊声,“惟仲!”

夏达一怔,惶然收手。

朱丽月提裙,自垂花门处疾奔而来,一路顶着风雪,面颊被吹得通红。她站定在夏达和苏芩之间,眼睛微红,喘着气,声音放软道:“惟仲,天色不早了,我来接你回去。”

夏达厌恶的一摆头,“不必你接。”

朱丽月眸色一黯,她转身,看向苏芩,将手里的东西递给她,笑道:“这是请柬。请苏三姑娘前来参加我与惟仲的婚事。”

苏芩还未说话,一旁的夏达却突然爆呵出声,“朱丽月!”

朱丽月白着一张脸,看向面色狰狞的夏达,软声软语道:“惟仲,你难道不想请苏三姑娘前来参加我们的婚事吗?”

夏达怒瞪着朱丽月,额角处青筋绷起。

此次能将陆霁斐扳倒,镇国将军府确是出了不少的力。但夏达没想到,朱丽月会如此得寸进尺,她明明与他说过,并不会妨碍他,亦不会干涉他,他才会答应与她成亲。

“我就不去了。”苏芩斜睨两人一眼,缓慢开口,语调软绵绵的透着冰寒,“在这里提前恭贺夏首辅和朱姑娘白头偕老。”说完,苏芩转身,径直入了主屋。

衣袂翩飞,甜香盈盈,但背影却透着蚀骨的寒。

夏达站在那里,直至看不到那个倩影,还在抻着脖子往里探。

朱丽月咬唇,伸手去牵夏达的手。

夏达将其猛地一甩开,咬牙道:“朱丽月,我为何答应娶你,你我心知肚明,你别指望我会如何待你。”

朱丽月抬眸,双眸盈盈泛着泪光,“惟仲,我不指望你如何待我,只要你呆在我的身边,我就知足了。”

“呵。”夏达冷笑出声,甩袖就走。

朱丽月急急追上去,她低头攥着自己手里的那张鎏金艳红的双喜请柬,眸色黯淡。

一开始,她觉得只要能远远看上一眼,她就能知足。后来,她又觉得只要能站在他身边,她就能知足。现在,她发现人的野心真的不能用知足来形容。她期盼着,能得到那个人的心。

……

阳春三月,大地回春。万物复苏,春暖花开。

陆霁斐已经走了一个多月了,整个皇城尚沉静在过年的热闹余韵中,只有苏府门前挂着两盏白灯笼,飘飘悠悠的随峭风摇曳,透出一股凄凉孤寂。

“姑娘,今日天色这般好,您要不要出去走走?”绿芜掀开帘子进来,看到面无表情懒在榻上的苏芩,脸上一阵心疼。

自大爷走了后,自家姑娘便就是这副模样,仿似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兴趣,身形也瘦了不少,看的直教人心疼。

“青山呢?将他唤过来。”苏芩撑着下颚,目光顺着槅扇往外看去。

中庭内已不显大雪压松之态。冷阳初霁,早春已到,新一茬的嫩芽从湿泥里钻出来,舒展着身姿,鲜嫩到娇翠欲滴。明明是一派生机勃勃之相,但苏芩的眼中,却如一滩死水般静寂。

苏芩换了个姿势,觉得手有些麻。她起身,只着一件外袍,青丝未束,抬手将挂在槅扇上的芦帘更往上卷了卷。

呼啸峭风顺着槅扇往屋内吹,夹带着阵阵生涩寒意,驱散了苏芩心头的阴霾。

绿芜引着青山进来,看到立在槅扇前半闭着眼眸的苏芩,赶忙道:“姑娘,外头的天还冷着呢,您当心冻坏了身子。”

“无碍。”苏芩冷淡的吐出二字,转身看向青山。

青山立在那处,看着面前的苏芩,深深的作揖。

“绿芜,你先出去吧。”

“是。”

屋内只剩两人,苏芩提裙坐回榻上,端起茶案上的凉茶轻抿一口,眉心微蹙道:“办好了吗?”

“是。礼部尚书已辞官归乡。”

苏芩单手托着茶盘,右手抚着茶面,纤细指尖带着一抹粉嫩,拨开茶面上的茶渍。清冽茶水顺着那指尖卷出涟漪。细嫩的幼芽贴在美人指腹处,轻轻磨蹭。

美人戏茶,说不出的好看撩人。

青山将头垂的更低。

“文渊阁内,你们有人吧?”苏芩轻启粉唇。

青山一愣,而后道:“是。”

“听说文渊阁内新来了个大学士,叫高俊。貌不副其名,容状短小,其貌不扬,但曾一座皆惊,才华绝伦。”

“是有这么一个人,但脾气古怪的很。”青山犹豫道:“小主子是想将其收归名下?”

如今的苏芩,也在苏府内养了些食客,只是这些食客千奇百怪的,在外人看来,就是一个姑娘家在胡闹。

“送个帖子过去,就说今日午时,邀高大学士,在紫藤阁内一聚。”

“是。”青山躬身去了。

苏芩静坐在那里良久,然后才起身,换衣准备出门。

……

紫藤阁是皇城内有名的酒楼。常能在里头看到达官显贵,皇亲国戚的身影。

苏芩头戴帷帽,趴在窗户边,透过面前的纱幔,看到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

才不过一月,那个江陵城内的少年英才,那个被称为传奇的陆霁斐,已经从人们的视线中淡去,甚至没有人会刻意提起他。偶想起,也只会觉得可惜,那么一个如匪君子,竟会做出通敌叛国的事来。

“哎,听说了吗?今日项城郡王府的世子进城,特来为陈太后献寿。”身旁路过一群公子哥,摇着竹骨扇,仰着脖子高谈阔论,只为引得那窗边佳人回眸一个眼神。

今日苏芩穿一件白绫袄儿,下头一条玉色裙,脚上一双云头白绫高底儿鞋儿。身姿盈盈的趴在窗边,楚腰窄肩,青丝逶迤,有凉风袭过,裙裾漾漾,涟漪似得划出圆弧,飘来阵阵甜香。

虽只是一个背影,但已让人心猿意马,连头发丝都带着惑人的盈媚。

酒楼下的皇城大道上,人们挤挤挨挨的往旁边躲,抻着脖子朝江陵城门口看去。

只见城门大开,有人身骑高头大马,引着身后浩浩荡荡的队伍,慢悠悠的晃进来。

“哎,哎,项城郡王府的世子到了。”方才那批公子哥趁机站到苏芩身边的槅扇旁,觑着眼偷看人。

苏芩戴着帷帽,公子哥们看不到脸,心中一阵遗憾。

“不对呀,听说这项城郡王府不是只有一个凤阳县主吗?”身穿绿衣的公子哥神色疑惑的开口。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为首的公子哥一扬折扇,抖着腿道:“这项城郡王府的世子自小随母住在古蒙,算半个古蒙人,二十多年未曾回项城。外头自然只知一个凤阳县主,不知还有一个世子。”

“自小在古蒙长大?我听说这古蒙人可都是生啖人肉,喝人血的呀!”绿衣公子惊呼。

为首的公子哥一挺胸,意在美人面前表现出男子气概,“就算是这世子生啖人肉,喝人血,那在本公子面前,也得跪下喊大爷。”

楼下又是一阵骚动,人人挤挨着探头去看那所谓的项城郡王府世子。

苏芩漫不经心的一瞥,却突然顿住视线。

男人身穿缎面锦袍,外罩一件月白披风,头束玉冠,面如冠玉,脸上带着漫不经心的慵懒表情,身形靠在马上,歪歪斜斜的也没个正行。但即便如此,因着那副清贵皮囊,也还是得到了众人的惊叹声。

“哎,这,这世子……”绿衣公子指着项城郡王世子,神色困惑,“怎么有些眼熟?”

为首的公子哥瞪圆了一双眼,半个身子都探到了槅扇外。

“陆,陆霁斐!”

绿衣公子赶紧捂住为首公子哥的嘴,一阵左顾右盼道:“你,你瞎喊什么呢?”陆霁斐这个名字,如今在皇城已变成一个禁忌。

绿衣公子话刚说完,突然看到身旁的美人摘下了帷帽,露出一张如花般的娇媚面容。妍姿妖艳,艳如桃李,但却偏偏还透着一股清冷劲,又清又媚的,勾人人心痒痒。

苏芩单手按在槅扇上,紧到指骨泛白。她用力的瞪着一双眼,看向楼下的男人。

对,没错,就是那张脸。

男人摇摇晃晃的歪着脑袋,夹着马腹,慢悠悠的准备过去。

苏芩伸手,拿起桌上的茶盏,猛地一下往下砸。

原本神色慵懒的男人突然往旁歪了歪身子,茶盏砸到地上,马被惊到,整个队伍有些混乱,但片刻后受惊的马被强硬安抚住,队伍又回归到先前的平静。

男人抬眸,朝楼上看去。

女子梳一头黑油油的高髻,周围斜簪一排六支茉莉簪儿,白玉双耳上缀一对珍珠耳珰,粉颈纤腰,增娇盈媚,灼灼如春日桃花。

世子一咧嘴,吹了一记口哨。

那副混不吝的模样哪里还有先前神似陆霁斐的清贵。

苏芩暗蹙眉,有一瞬时觉得是自个儿看错了,但这副皮囊,这张脸,明明就是陆霁斐那厮啊!

“苏,苏三?”绿衣公子看着苏芩,突然捂嘴惊呼。

那为首公子哥回神,眸色怔怔的盯着苏三,大张着嘴。

皇城苏三,竟能让他有幸得见……

队伍晃晃悠悠的要过去,苏芩提裙,疾奔下楼,却在紫藤阁门口被前来赴约的高俊给拦住了。

“苏三姑娘还亲自下来迎接某人,某人真是三生有幸呀。”高俊一如传闻中言,貌不副其名,容状短小,甚至身量只到苏芩胸前。

苏芩被高俊缠住,急的额角渗出细汗,她厉声道:“让开!”

高俊一愣,拱手笑道:“苏三姑娘这是何意?”

“嫌你丑。”苏芩面无表情道。

高俊愣在当场,苏芩趁机步出酒楼,却见大街之上已无方才男人的踪迹。

“那项城郡王世子呢?”苏芩随意抓过一个路人。

那路人原本一脸不耐,在看到苏芩那张脸时,只知痴痴的笑,甚至意欲去抚苏芩拽在他宽袖上的手。

苏芩嫌弃的一摆手,突然看到镇国将军府的马车。

“停车。”苏芩急冲出去,拦停马车。

“哪里来的刁民,不知这是夏首辅……”马车夫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身后传来自家主子惊喜的声音,“姀姀?”

苏芩面无表情的提裙上马车,端坐在夏达对面,直奔主题道:“项城郡王世子如今在何处?”

夏达一愣,渐渐收敛面上喜色,“听说是今日进城。一进城就会进宫。”

“那我们进宫。”

马车辘辘往皇宫的方向去。

夏达看一眼坐在对面的苏芩,喉咙干涩异常。“姀姀,多日不见,你又清减不少。”

“托夏首辅的福。”苏芩垂着眉眼,明明是一副低眉顺目的柔顺之态,但说出的话却冷嘲热讽的厉害。

夏达面色微白,已经习惯。

“听说苏大人喜得一子,还未携礼上门恭贺。”

“夏首辅新婚燕尔,蜜里调油,哪里有空来。”苏芩话刚说完,看到夏达一脸面无人色,心中波澜不惊,只觉无趣。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他要当他的夏首辅,便知该失去的,是些什么东西。

小姑娘梳妇人髻,坐在那里,盈盈袅袅,如云如雾。

夏达眼盯着,不自禁暗蜷了蜷手。

“姀姀,你如今已恢复自由身,不必再梳妇人髻。”

“夏首辅管的宽了些。”苏芩神色冷淡道。

夏达抿唇,霍然伸手一把攥住苏芩的胳膊,紧紧箍在掌中。“姀姀,我对你的心,你是清楚的。你若愿意,我立即就能抬你进门。”

“放手。”苏芩挣扎了下,挣扎不开,便冷声道:“抬我进门?夏首辅好大的官威,抬我进门做什么?做妾吗?我告诉你夏达,我苏三便是做陆霁斐的妾,也不做你的妻。” 161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