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吾家艳妾》

第97章 第 97 章

永安宫内,灯火通明。

李太妃身着宫装, 坐在首位, 戴着指套的手搭在绣着深青色祥云图案的马面裙上, 神态沉静, 眸色微动。

她面前铺着竹垫子的雕漆椅上坐着斐济和苏芩。

男人满身是血, 神色睥睨的握着长剑, 修长身子端坐在雕漆椅上, 一双大长腿搭起来, 显得万分闲适。就好似这里不是李太妃的永安宫,而是他项城郡王世子的后花园子。

而他手中握着的也不是长剑,而是一柄逍遥洒金扇。

李太妃虽在之前瞧见过人一眼,但如今再看,还是免不了在心中惊叹。这世上竟真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

皮囊像极,动作神态虽略有出入,但因着此刻男人那收敛后显出的清冷桀骜的眉眼, 倒也将陆霁斐还原了七分。

“李太妃若无事,臣便先出宫了。”斐济掀了掀眼皮, 对于李太妃那毫不掩饰的打量有些不耐。

李太妃回神,笑道:“哀家救了你们两个的命, 世子爷就是这样回报哀家的?”

陆霁斐的嗓子略清冷淡薄,如月色光华。而斐济的声音则略低沉暗哑, 如深渊寒潭。

斐济划拉了一下手里尚滴着血的长剑, 挽了一个剑花, 那拉长的血珠子洒了半殿雪白墙壁, 就似冷冽冬日白雪内盛开的几株红梅。

剑身锋利,剑气凛冽,直觉让人可怕。李太妃下意识往后缩了缩。

斐济勾唇,脸上显出嘲讽神色。这个表情,倒真像是跟陆霁斐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了。

李太妃沉下心思,道:“如今朝堂动荡,陈太后和夏首辅有意针对世子爷,世子爷孑然一身在江陵城内,难免马有失蹄,不若与哀家……”

“本世子听闻,”斐济扬高声音,打断李太妃的话,“太妃先前曾得那陆首辅相助,却因听信了冯宝的谗言,所以舍了那陆霁斐,才致使太妃到如今地步。”

李太妃面色煞变。当年舍弃陆霁斐一事,于李太妃来说真是她一生中最后悔的一件事。

她原以为冯宝一个太监能翻出什么花样来,却哪里想到这老太监胆子那么大,不仅挟制她儿,竟还意图掌控整个大明朝堂。若陆霁斐尚在,哪里还容得他一个阉宦如此嚣张。

看到李太妃那乍变的面色,斐济轻勾唇角,满含讽刺的吐出最后一句话,似带笑意,轻轻柔柔的却直刺人心。“太妃愚昧呀。”

李太妃自小皇帝登基后,哪里有人敢在她面前如此说话,除了那已逝的陆霁斐。因此,听到这话,李太妃的脸色瞬时就变的非常难看。

“世子爷慎言。”李太妃身旁的宫娥上前一步,提醒道。

斐济捏着苏芩的小手,慢条斯理的起身,“天色不早,本世子就先告辞了。”男人转身,声音清冽,透着嘲讽,“李太妃自己断送了的前程,想要再求回来,那可比让人死而复生都难。”

夜色昏黑,暖风如炉。苏芩下意识抬眸看一眼走在自己身边的斐济,只见男人那张沾着血渍的脸上毫无表情。那血污从男人的眉梢眼角滑落,已显干涸痕迹,就像大片胎记似得印在男人脸上,敛去那份清冷,渗出那股暴戾。

……

青帷马车内,苏芩跪坐在蒲垫上,小心翼翼的偷觑一眼男人。

男人阖着眼帘靠在马车壁上休息,脸上的血污已擦拭干净,那柄利剑被随意的扔弃在马车角落。

马车赶的很稳,辘辘行驶在宽长街道之上,四周传来嘈杂人声,伴随着喷香扑鼻的夜间小食,直将苏芩馋的不行。

她伸手捂住自己的肚子,往马车帘子处靠了靠,然后伸出两根手指,夹起半幅马车帘子,偷觑着往外瞧。

摊贩子很多,两旁满是馄饨、水饺等晚间抵饿的吃食。圆圆滚滚的大白胖子被煮在大铁锅里,撒一把香葱小菜,直馋的人口水直流。

夜市繁闹,已近子时。

外头的热气氤氲铺面而来,熏的苏芩小脸通红。

夏日的晚间热的紧,连一丝风都没有。整个人就跟那大白胖包子似得蒸在蒸笼里,一出笼,便能升腾起白茫茫雾气。

马车内没有备冰块,甚至连碗凉茶都没有准备,苏芩被热的不行,她磨磨蹭蹭的看一眼斐济。

男人闭着眼眸,似在小憩。

小姑娘挪了挪身子,然后又挪了挪身子,躲到角落,攒起罗袖,往胸前一顿擦。

她穿的是明宫内的宫娥服。外头的罩衫已被她褪了去,露出两旁纤细瘦削香肩,勾着两根藕荷色的粉带子,搭在白腻肌肤上,微微勒出两道红痕,就似白雪中的两行红梅树。

马车厢内比外头更为闷热的厉害,苏芩转过身子,用罗袖擦了擦胸前的汗,然后伸进去又擦了擦,只是因为挤得慌,所以根本就擦不到多少,里头还是湿漉漉一片,都将那襦裙胸前给浸湿了。

黏腻的香汗粘在襦裙上,擦过肌肤,滴溜溜的往下滚,汇聚成小溪流般,直把苏芩热的小脸涨红,气喘不停。

她身上的这件宫装有些不合身,尤其是胸前勒的厉害,都已显出两道红痕。苏芩穿了近两个时辰,早就被勒的气喘吁吁。

那香汗从粉颈处滑落,皆汇聚在那一道雪白沟壑处,下不去,上不来的集聚在那里,晶莹剔透如珍珠白玉,点缀在白腻肌肤上,让人忍不住的想衔起来,好好的吃上一口。

实在热的紧,苏芩感觉自个儿整个人都要被热昏过去了。

她擦了擦面颊处的汗水,又擦了擦粉颈处的香汗,最后将身上的襦裙掀了起来,露出里头的绸红色贴身小裤,“呼啦呼啦”的扇了半刻。

襦裙很长,很蓬,扇出来的风忽大忽小,一开始还算能抵热,但因着动作太大,所以只要一停下来,就更热的厉害。

小姑娘折腾半响,终于是消停了。

斐济微睁开眼眸,就看到她弯着身子,跪趴在茶案上,胸放到案面上,系着缎带,打着活结,烟粉的颜色,衬在上头,看上去沉甸甸的白。

男人喉结微动,他动了动脚,舔唇,尝到一股血腥气。

苏芩无所觉,她已经被热的不行了,只想着快些回苏府,吃碗凉茶,用些小食,躺倒在置着冰鉴的屋子里好好休整一番。

突然,眼前出现一只手,搭在茶案上,指尖修长白皙,透着一股圆滑粉嫩,还有细细的薄茧覆在上头。

苏芩的下颚抵在案面上,她歪了歪小脑袋,神色困惑。

马车厢内没有灯,只有前头挂着的一盏风灯,在马车行进时从外头闪进来一些光影。那光影投在案面上,衬出女子窈窕身段,尤其是那压在案面上的东西,系着飘飘缎带,颜色更是深深。

男人的手,点在那处,轻慢慢的敲。

苏芩睁着一双水雾大眼,顺着男人的手指上上下下的转。

男人偏头,对上苏芩那双眼,纯稚干净,犹如初生婴孩。

苏芩眨了眨眼,浓密的睫毛搭拢下来,就似两把小扇子般晃动。

斐济滚了滚喉结,喉咙里干涩的厉害。他落下两根手指,顺着那浑圆的弧度慢悠悠的滑了滑。

苏芩身子一颤,突然意识到了男人在做什么,立即又羞又恼,只觉浑身酥麻麻的恨不能随地挖个洞钻进去的好。

马车行过一段未铺就好的石子路,车轮滚滚,颠簸一阵。苏芩跟着七倒八歪的晃悠,胸前缎带软绵绵的也跟着一阵颠簸,如水纹般浮动。

苏芩有些涨涨的疼,她知道自个儿的小日子快要来了。

男人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小姑娘看,覆在案面上的手微微蜷缩,屈成弧度。

苏芩护住胸,颤着身子往后退,小脸涨红,也不知是热的,还是羞的。

马车厢内寂静无声,男人依旧在盯着苏芩看。目光晦暗如深,不知情的满以为男人高深莫测的在想些什么大事,但只有苏芩知道,如今这男人的脑子里头满满当当装着的都是龌龊事。

苏芩攥着罗袖,浑身香汗淋漓,汗珠子从鬓角处细细滑落,滑过晕红一片的粉腮杏眸,从领口钻入,深入沟壑。那梳的高高的发髻抵在马车壁上,随着车身一阵颠簸晃悠。

薄汗浸润,显出襦裙内的小衣花样。

斐济动了动手。

这里头的小衣样式,是他没见过的。上头的花纹也是他没见过的,可见是今年新做的。

“你,你闭眼,不准再看了。”苏芩伸手小嫩手,使劲朝着男人挥了挥,小嗓子软绵绵的带着羞赧。

男人的手依旧搭在案面上,他轻叩了叩,指尖触到印着两片细薄水雾的案面,指尖往上一滑,显出两道光.溜痕迹,动作暧.昧无比。

苏芩当即扬着罗袖过来,照着那案面就是一顿猛擦。

男人从喉咙里发出低笑声,细腻沙哑,透着愉悦。

苏芩气呼呼的抬眸,却是一怔。

斐济脸上的血污已全部被擦拭干净,露出一张白皙俊美的面容来。他穿一件玄衣,盘腿靠在马车壁上,半张脸在风灯下晦暗不明的忽隐忽现,脸上有暗影折射出来。

鼻梁高挺,棱角分明,细薄唇瓣稍稍勾着,双眸中衬出那抹清晰愉悦。褪去了满身的凶恶狠戾,此时的男人显出一股霞姿月韵,清风霁月的美好来。

苏芩一直知道,男人长得好看,但如今一瞧,才发现不止是好看,是非常好看了。真真是应了那句,“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苏芩张了张嘴,呐呐道:“斐济,你不用再装了。如今,只有我们二人。”

男人脸上的笑,缓慢收敛,如湖面上被风吹皱后显出的氤氲晕色,重新变成如镜的平滑,不露一丝痕迹。

斐济侧眸看向苏芩。

小姑娘抻着一截细脖子,正痴痴的盯着自己看。可怜又可爱,巴巴的也不知在瞧些什么。

斐济抬手,摸了摸脸,然后突然俯身上前,凑到苏芩面前。

“姀姀方才,说的什么?”

苏芩张了张粉唇,然后立时闭嘴。洁白贝齿咬在下唇,衬出一排咬痕,低下了小脑袋。

男人伸手,抬起小姑娘白皙小巧的下颚,捏在指尖,轻摩挲。“姀姀喜欢看我笑,嗯?” 161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