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吾家艳妾》

第111章 第 111 章

大明朝堂, 有吏、户、礼、兵、刑、工六部, 基本管辖朝堂内所有大小事宜。吏部负责管理官员的升级和评估,其能力可与内阁大学士相抗衡, 乃六部之首。其二为户部和礼部,各有优势, 互不相容。其三为刑部、兵部和工部。

依此排序,由此可知, 刑部在六部内并非头首,至此若刑部想救下一个有罪的人,免不了也要伤筋动骨,四处奔波牵线。

刑部尚书府要想救江南巡盐道藤子恒之弟, 先要牵线搭桥的地儿是地方上的按察使,通了按察使, 压下了案子,再寻大理寺疏通。待一切收拾妥当后, 下次案子再报上来,刑部便能与大理寺一道将此案子给批了。

在如今夏达身体不适,内阁无主, 幼帝当朝,阉宦横行,后宫干政的混乱局面下, 刑部尚书府此举浑水摸鱼, 神不知鬼不觉。毕竟如今上头的人都忙着夺权, 谁还有空来管他们底下这些官员呢。

清秋入花骨, 婆娑风露凉。

正是桂花飘香之季,苏府中庭内种着的那棵桂花树生的满满缀缀,丫鬟、婆子手持剪子,正在摘花。

苏府厢房内,苏芩正在与苏霁薇说话。

绣桌上摆置着苏芩从府里带回来的桂花香饼和桂花酒。

今天是苏芩的归宁日,她面上带妆,提裙坐在厢房内的绣墩上,将绣帕里头包着的那对镂空金雕芦苇耳坠放到苏霁薇面前。

“大姐,大姐夫都这般了,你怎么还……”

按照苏芩的性子,若斐济敢像邢洋一样负她,她便是杀不了他,也得狠狠的给他咬下大块肉来。

苏霁薇垂眸,端着手里的小酒盅,鼻尖满是桂花飘香。她深深的嗅一口,脸上露出笑来。

“已经习惯了,没什么的。”

苏芩陷入一阵沉静,她突然抬手,指向花几上的那盆梧桐,“大姐,你觉得花几上的那盆梧桐长的好吗?”

苏霁薇顺势看去,点头,道:“长的很好。”

“可是我觉得,它长的不好。”苏芩却摇头,“这梧桐每日里被丫鬟、婆子修剪,顺着那铁丝往外长。旁人瞧着是好看了,可它却苦的很,因为被勒的疼,所以苦。再到后头,它不疼了,因为习惯了,所以觉得这铁丝网也极好。”

苏芩这一番话,意有所指。

苏霁薇自然明白,苏芩是在劝她。可她如今,哪里又能轻易割舍下她身边的所有。

“姀姀,我并不是你,你敢爱敢恨,有一说一,有二说二,性子像极了祖父,天不怕,地不怕的……”

“大姐,我并不是天不怕,地不怕。”苏芩心里头的虚,只是藏得深。她说起来,就是只纸老虎。

苏霁薇摇头,执意觉得苏芩想的太简单。她如今嫁入兵部尚书府,连孩子都有了,即便邢洋喜在外头拈花惹草,但好歹并没将那些龌龊事带到她的眼皮子底下来。

白日里,苏霁薇刚刚安慰完自己,晚上回府时,却看到邢洋领着一个粉头倒在她的榻上,颠鸾倒凤,好不快活。

那粉头不惧苏霁薇,她揽着邢洋的胳膊,整个人柔腻似水的贴在男人身上。

邢洋看一眼苏霁薇,脸上也并无尴尬神色,只道:“你回来了。”

苏霁薇憋红了一张脸,看到自己被翻的乱七八糟的妆奁盒子,看到脏污不堪的床榻和躺在上头的两个人,想起今日里苏芩说的话,整个人都气的发颤。

苏霁薇暗自压下脾气,甩袖,冷着一张脸转身出了屋子。

邢洋似是没想到苏霁薇竟然敢对他发脾气。那粉头噘着嘴儿,娇声娇气道:“奴偏要来府,是不是惹怒了大奶奶。”

“无碍。”邢洋道:“这刑部尚书府还轮不到她来做主。”

话罢,邢洋起身,随意收拾一番自己,然后拢袖出去,就看到苏霁薇正站在户牖处,眼角微红,似在落泪。

苏霁薇长的好看,邢洋难得生出些怜惜心。“下次不会了。”

苏霁薇转头,气势汹汹的与男人道:“下次,你已经有多少下次了!”

邢洋是个大男人,哪里会让苏霁薇这样吼,当即就觉得面子挂不住。“那又怎么样,我找粉头,置外室,去青楼,这么多年了,你不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吗?你反正总是得原谅我。”

苏霁薇真是没想到,邢洋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突兀想起之前,头一次发现邢洋在外头寻粉头,她委屈至极的告到婆婆那处,婆婆却说:“男人都是这样的,难不成你父亲没有寻粉头?”

苏霁薇的父亲不仅寻了粉头,还置了外室,还气死了她的母亲。

苏霁薇越想越悲凉,她看着面前的邢洋,心里头刺辣辣的疼。

“苏霁薇,你别以为我给你脸了,要不是看在项城郡王府的份上,你们苏府哪里够格让我们刑部尚书府出那么多嫁妆和礼金。”

苏霁薇垂眸,眼角挂着泪,整个人突然觉得很是疲惫。

“邢洋,我们和离吧。”

……

一日归宁,晚间苏芩随斐济回了府,却正撞见项城郡王妃在折腾厨房里头的厨娘。

膳桌上,置着十几盘一模一样的桂花香饼。

“太甜了!”项城郡王妃嫌弃的将只咬了一小口的桂花香饼扔回盘子里,柳眉倒竖。明明她今早上吃的那盘如此美味,为什么厨房就做不出来了呢?

膳桌周围战战兢兢站着一圈厨娘,头埋的极低。

苏芩路过,被气正盛的项城郡王妃逮了个正着。

“姀姀瞧见本宫,怎么也不进来行个礼?”项城郡王妃擦了擦手,将帕子扔到膳桌上。气氛不大好,周围的丫鬟、婆子又将脑袋压低了几分。

苏芩转身,提裙迈步上前,进膳堂,低眉顺目的与项城郡王妃行礼道:“给母妃请安。”

项城郡王妃眼神挑剔的上下打量苏芩一番,最后落到她左手戴着的那只糯种翡翠,颜色白似乳,相比于外头盛行的绿色翡翠镯子,实在是属于罕见了。

天色已晚,项城郡王妃拨了拨肩头碎发,看一眼自苏芩身后迈步进来的斐济,笑道:“真是有了媳妇忘了娘,我在这处饿了一日,你们吃的肚滚肠圆的回来,也不怕噎着了。”

项城郡王妃说话的语气,跟她那身装扮很像。

嚣张又肆意。一看便知是个没受过什么苦,从来都予取予求的人。

斐济没有说话,只是闪了闪双眸。

苏芩拍了拍宽袖,觉得也没甚什么,反正没少肉。毕竟是长辈,还是要给几分薄面的。

项城郡王妃被这两人的冷淡态度扰的心头火气,便将气往那些厨娘身上撒,“今日若是做不出本宫要的桂花香饼,本宫就把你们一个个的炸成桂花香饼蘸料吃。”

厨娘们战战兢兢的立时退下去做桂花香饼,苏芩和斐济对视一眼,出了膳堂。

至晚间亥时,膳堂那处还是没消停。

“爷,郡王妃大发雷霆,闹的厉害,您不若去瞧瞧吧?”彼时,苏芩正和斐济窝在炕上对弈。

膳堂离他们的院子不远,透过大开的槅扇,苏芩能听到外头吵吵嚷嚷的声音,还有一叠声瓷碟被摔破的声音。

斐济没有说话,慢条斯理的落子。屋内点一盏琉璃灯,照亮大炕那块地方,将正窝在上头的两个人衬得面白唇红的尤其好看。

青山又道:“爷,郡王妃说,要去北方寻郡王,已经在让丫鬟准备包袱了。”

苏芩扔下手里的棋子,抬眸看一眼斐济,“还是去瞧一眼吧。”

斐济道:“不必管她。”

苏芩蹙眉,“北方乱的很,流民强盗横行,若是母妃真去了,一到那处就会被抢光的。到时候别说财了,连人都会不见。”

斐济捏着手里的棋子,沉吟半响,终于起身,拢袖出了屋子。

苏芩在屋内静候半刻,没等到斐济回来,她抻着脖子往外头瞧了一眼,却见青山面有异色的急赶过来。

“小主子,爷被郡王妃砸伤了。”

苏芩面色一变,当即趿拉着一双绣鞋就往膳堂赶。

膳堂里头满是碗碟碎片,那些桂花香饼被踩的糊烂,黏在地上,看上去尤其可怜。

斐济面无表情的站在膳堂门口,胳膊上被划出了一道口子,看不清伤口,但从血量来看伤的不轻。

项城郡王妃还在闹,吵着嚷着说她就不该来项城招烦,要去北方寻项城郡王。

看着这样的项城郡王妃,苏芩有一瞬觉得自己闹脾气的时候是不是也这么招烦?

心虚的缩了缩小脑袋,苏芩侧眸看一眼斐济。

男人面无表情的看着闹的正厉害的项城郡王妃,整个人非常平静,尤其是那双眸子,平静的就仿佛在看唱大戏。

“本宫就不该来招烦……你们一个两个的,都不将本宫放在眼里,连块桂花香饼都欺负本宫……”

苏芩听得一个头,两个大,当即折了根树枝上去,往那膳桌上一抽,镇住了项城郡王妃,然后道:“吵吵吵,闹闹闹,你都一把年纪了,闹成这样,成何体统!”

项城郡王妃确实是被苏芩给镇住了,毕竟从她出身到现在,还没有人敢在她面前这么说话。

“一,一把年纪……”捂着心口,项城郡王妃瞪着一双眼,一口气上不来,竟是直接晕了。

苏芩:……qaq

周围陷入一阵沉静,膳堂外是晚间的虫鸣鸟叫声,因着没了项城郡王妃的撕心裂肺,所以更显寂静安详。

丫鬟、婆子们七手八脚的抱住项城郡王妃,远离那大片碎瓷地,将人放到外头的美人靠上,又是打扇子,又是喂茶,又是喊大夫的。

苏芩咽了咽口水,悄悄往斐济那处挪了挪,然后又挪了挪。

小姑娘偏着小脑袋,正欲说话,却冷不丁看到男人唇角勾起的那抹笑,若有似无,如初冬的雪,刚刚接到指尖便化成了水,但却能浸透肌肤,融到心底。

“醒了醒了……”

苏芩神色一凛,赶紧过去。

项城郡王妃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苏芩,伸出软绵绵的胳膊,一把攥住了她的腕子。 161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