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吾家艳妾》

第115章 第 115 章

八月十四日, 立秋后, 秋老虎肆虐。

苏芩随大部队,回到项城。

先前随帝狩猎,因着只是暂住,所以苏芩并没有过多的关注项城郡王府, 如今再度入府, 她看着眼前自己即将居住一辈子的地方,突兀产生一股陌生的触动感。

马车辘辘而行,穿过土城墙, 入项城。项城在偏北方之地,与南方气候不同,呼吸之际,空气中略干燥。

苏芩伸手拨开面前的马车帘子,眼前是氤氲笼罩在霞光雾色内的项城郡王府。

郡王府制:门楼、厅厢、厨库、米仓等,共数十间而已。但项城郡王府却不同。其巍峨壮丽、规格气势与皇室亲王相同不说,这次为了迎接新世子妃而修缮过后,更显宽阔富丽不少, 甚至远超皇室亲王规制。

项城郡王府一共分前后两院,像苏芩等女眷自然是要住到后院去的。

“姑娘,咱们到了。”

苏芩住的院子名唤清寂阁,是一座三进院落。这院子, 名如其院, 干净清幽。入目望去, 雪白的墙, 青黑的瓦,绿碧的树,浅白的路。质朴淡雅,静谧安详,但细看却处处精致,一步一景,亭台楼榭,样样不缺。

“给世子妃请安。”清寂阁甬道两侧站满丫鬟、婆子,毕恭毕敬的给苏芩蹲身行礼。

苏芩双手置于腹前,踩着脚上的绣花鞋,慢慢往前走去。

凉风微袭,桂花飘香,头顶一轮明月,飞彩凝辉。

穿过甬道,至主屋门前。苏芩抬脚跨步进去,看到被收拾妥帖的左室。最显眼的要属那架楠木垂花柱式拔步床。

一般北方都睡暖炕,但因着苏芩是从南方来的娇娇儿,所以项城郡王府内的管家特意去外头寻摸了这么一张拔步床来,置在左室内。

这张楠木垂花柱式拔步床形体很大,宛如一间独立的小房子。床下有地坪,四角立柱周围镶嵌栏杆,两边安了镂空窗户,使床前形成一个回廊。人跨步入回廊,犹如跨入室内。回廊中间置一脚踏,两侧已安置好桌、凳等物,用以放置杂物。床架上罩烟粉色的锦帐,上绣双面芦苇蒹葭,水纹波漾般的透着雅致。

“小主子,您看可有什么不满意的地儿?”两鬓梳得光洁的老婆子穿一件墨绿色褙子,毕恭毕敬的走到苏芩身边行礼。她是清寂阁的管事嬷嬷,包嬷嬷。清寂阁内大小事宜,皆要经她手。

苏芩侧眸看一眼人,伸出纤纤素手,指了指槅扇下,“在那处置一张榻,铺绸缎面的纱被料子。花几上白玉瓶内的花每日都要换,但不要放香气重的。槅扇外头多种几株芭蕉,后院处辟一块水塘,种一圈芦苇。”

说到这里,苏芩顿了顿,声音娇糯糯的带着股懒散。

“行了,就先这些吧。”

“是。”包嬷嬷退下去安排。绿芜替苏芩捧一只茶盅来,里头是上好的白茶。清冽碧波面的茶水上漂浮着星星点点的桂花碎瓣,混着茶香,甜香入喉。

苏芩提裙坐到套着缎面垫子的绣墩上,透过纱橱,看到那里头的暖炕。

暖炕上铺着猩红毡子,一对大红靠背和一对石青色的引枕。两边是一对海棠式的洋漆小几,炕沿处置两个秋香色坐褥。

有一个身穿靛青色褙子的丫鬟正在收拾暖炕,垂着眉眼,看不清脸。

苏芩放下手中茶盅,提裙绕过纱橱走到暖炕前。

丫鬟毕恭毕敬的退开。

苏芩拢着裙裾,坐到坐褥上,单手搭在那只海棠式的洋漆小几上,微抬眉眼,看向面前的丫鬟。

“蒹葭?”

“是,姑娘。”蒹葭跪地,与苏芩行礼。

苏芩撑着下颚,罗袖下滑,露出一截凝脂皓腕。她上下打量一番人,最后将目光落到蒹葭梳着的妇人髻上。她道:“你什么时候嫁的人?”

“已经有小半年了。”蒹葭低着头,苏芩看不清她的脸。“你抬起头来,我瞧瞧。”

苏芩与蒹葭也算是故人相逢。

蒹葭缓慢抬头,露出那张不施粉黛的清秀面容。看着精神气不大好。

苏芩笑道:“你怎么会来项城郡王府的?”

蒹葭抿了抿唇,复又将头垂下。“奴婢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苏芩歪了歪头,感兴趣道:“嫁的是谁?”

“绿水。”

绿水?苏芩对他有印象。这几日除了青山,就是绿水随在她身边照料那些繁琐事务,顺带领着暗卫保护她的安危。

“绿水瞧着,倒是个好性的。”只是性子有些阴沉,大致因为是暗卫出生,所以不苟言笑,周身还散着一股血腥煞气,比起平日里总是笑眯眯的青山,让人看着就觉不舒服。

蒹葭低着脑袋,闷不吭声的跪在那里。

墙边槅扇半开,苏芩微抬头,看到了那个身穿玄衣,自甬道处行来的男人。

蒹葭似也听到了声音,她转头看去,一眼看到随在斐济身后的绿水,赶紧面色苍白的回头,将脑袋埋的更深,暗暗攥紧了手。

已是掌灯时分,户牖处挂上了红纱笼灯,还贴着双喜红字。

苏芩迈步出去,站在户牖处,看向那个正朝自己走来的男子。细薄凉唇,挺拔鼻梁,那双眼,黝黑如潭,似沉着日月星辰。霁月清风,俊美无俦,那份与生俱来的贵胄之气,令人神往。

“明日父王便回项城了。”斐济伸手,牵住苏芩的小手,领着人往左室去。

苏芩神色乖巧的跟在男人身边,却是冷不丁的闻到他身上的那股子脂粉味,细腻如花。

小姑娘脚步一顿,粉嫩指尖攥着男人的宽袖,轻轻一扯。

斐济停下步子,转头看向人。

苏芩伸手,一把拉住人的衣襟,踮脚,像只小奶狗似得趴在男人身上闻。

屋子里头还站着许多丫鬟、婆子,绿芜见状,赶紧将人都给领了出去。

青山和绿水候在户牖处,身后是紧闭的主屋大门。绿芜领着小丫鬟们坐在美人靠上,整理明日中秋要用的络子。

绿水挎着腰间的刀,面无表情的往侧旁一瞥。

蒹葭低着头,手里攥着络子,面色发白。

蒹葭来项城郡王府也有小半年了,嫁的是爷身边的红人。这绿水平日里虽凶相了些,但好歹也算半个主子。再加上蒹葭性子不错,因此,周边的小丫鬟们私底下也喜和她打趣。

“蒹葭姐姐,你们这好不容易相见了,怎么不去说说话?”

蒹葭神色慌张的看一眼绿水,被小丫鬟一推一拱的,整个人踉跄几步,直接就撞上了绿水。

绿水是习武之人,他下盘极稳的站在那里,被蒹葭撞了满怀,却也不伸手扶人,只像根柱子似得硬邦邦杵在那里。

蒹葭的手里还拿着络子,上头用竹藤编了个小月饼。蒹葭是怕绿水的,虽然当年她心软,救了人一命,但没想到,这救人,会将自个儿给搭进去。

当时,蒹葭无意中知晓了陆霁斐便是项城郡王世子的事,她心中彷徨无措之际,绿水举着手里的刀,逼迫她做了选择。

嫁给他,回项城。或是……他杀了她。

其实若非蒹葭救了绿水一命,她的命是留不住的。像斐济这样的人,比绿水这个整日里处在血腥气里的人还要更加绝情冷性。

绿水求情,救的是自己的妻,斐济看在属下多年的情分上,允了,蒹葭这才保下一条命来。

青山与蒹葭在陆府时便共事多年,也算是旧相识,只是青山怎么也没想到,这蒹葭竟会嫁给绿水。

在青山看来,绿水这人,就是老光棍能混到死的那种,哪里会有眼瞎的能看上他……

“今晚我会回去。”绿水的声音嘶哑低沉,并不算好听,透着一股磨砺的砂质感,就像他身上的刀一样。

应该说,绿水整个人就像一把刀。他生来就是一把武器,是没有自我的。

蒹葭身子一抖,手里的络子都要被拽变形了。

她只是一个普通的丫鬟,实在是受不住每晚上半夜里被这个满身血腥气的男人闯进屋子,压在身下。虽然这个男人是她的丈夫,但蒹葭还是怕他怕的不行。

“我……”蒹葭想说,自己不方便。

屋内传来茶盅翻倒的声音,蒹葭神色一凛,下意识就要推门进去,却被绿水攥住了腕子。

小丫鬟们抻着脖子欲往屋内看,绿芜和青山眼疾手快的关上了槅扇。

蒹葭被绿水拽的很疼,她抬眸,看到面前男人的脸,很普通,却透着股阴鸷的锋利感。

是跟爷,完全不同的人。

……

屋内,苏芩将斐济按在绣桌上,她的脚下是摔碎的小茶盅,里头的茶水撒出来,浸湿了她的裙裾。

纤纤素手抵在男人的脖颈上,掐在白皙肌肤上,显出两个月牙似得小小红色印痕。

“这种脂粉,可不是平常人家能用的。”苏芩的大半个身子都压在斐济身上,她扬着罗袖,按住斐济的肩,小脸凑到男人面前,那双水雾雾的明眸一瞬不瞬的盯着人看。

“快点从实招来,你是不是去寻那金锦屏了?”

女子对于脂粉之类的玩意总是比较注意。金家有钱,金锦屏用的东西自然都是极好的。

苏芩闻过她的脂粉,与她一般是自调的,所以这股味道苏芩记得很清楚。

男人懒洋洋的躺在那里,身上倒着具温香软玉,舒服享受异常。

苏芩蹙眉,拿起绣桌上的白瓷勺子就抵住了男人的嘴,然后往下一敲。“你若是不说实话,我就将你的狗嘴敲成猪嘴。”

苏芩生来嗓子便软糯,即便是威胁人,也透不出厉色,反而更像是在拿乔撒娇。

斐济伸手,揽住人的腰肢,微一用力,苏芩纤细娇软的身子被斐济往上一拱,直接就跨坐到了他的身上。

小姑娘穿一件薄衫,低头时青丝垂落,细腻如画。

斐济伸手,捻着那抹青丝,声音淡雅,眸色微动。

“方才确实是被拉着说了一会子话。”

苏芩气呼呼的鼓起面颊,手里的白瓷勺子不客气的往下敲了敲,砸到男人的牙,发出一声清脆响。

斐济舔了舔唇,一把握住苏芩攥着勺子的手,然后一手扣住人的后脑勺,将人往门面处一压。

“唔……”苏芩用力的偏头,男人的唇印到她脸上,软绵绵的像是花瓣一样细腻香甜,恨不能让人入口吃进去才好。

“姀姀若是连这口醋都要吃,那真是要醋死了。”男人叼着小姑娘面颊上的软肉,声音含糊。

“徐柔可是每年都要在项城养大半年的身子。”

苏芩神色一凛,一双眼瞪得极大。

她扔了勺子,两手狠掐住男人的脸,使劲拉扯,“你就是专门来气我的!我要回皇城!”

说完,苏芩气呼呼的爬下去,提裙就要冲出去,被斐济一把揽住腰,收进怀里。

“傻姀姀,进了我的门,还想着出去,真是天真的可爱。”

男人一用力,苏芩被扛到了男人肩上。

“啊!混蛋……疯狗……”苏芩蹬着腿儿,气呼呼的骂道:“混账东西,你把我放下来,找你的金锦屏和徐柔去!”

小姑娘被摔到拔步床上,她纤细的身子嵌入柔软的纱被内,青丝铺散开,像朵欲开的娇花。

“斐济!”苏芩伸腿,踩住男人的胸口,使劲往外推。

斐济压着人,沉沉的笑。

“那金锦屏和徐柔,哪里及得上姀姀半分好。”男人慢条斯理的抽开小姑娘腰间的宫绦。

疯狗惯会哄她说些甜言蜜语,苏芩捂着嘴,吐了男人一身。

斐济黑着一张脸站在拔步床边,衣襟处一片秽物,身下还支着那东西。

“就,就说让你走开了……”苏芩吐出来了,就舒服了,她捂着嘴,嫌弃的把斐济往旁边拨。

“我这几日水土不服,你自个儿睡书房去。”说完,苏芩一偏小脑袋,径直就往屏风后去。

斐济垂眸,看一眼上头,再看一眼下头,那张俊脸黑的更沉。

这小东西是故意的。 161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