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吾家艳妾》

第116章 第 116 章

中秋佳节, 项城郡王府内外忙成一团。正门俱大开,四处吊着各色大灯, 丫鬟、婆子们领着上头分发下来的西瓜月饼,满脸喜色的接着忙碌。

中秋盛宴,这是苏芩第一次在项城的贵族圈里露脸,自然要好好拾掇打扮一下,不能给斐济丢了脸。

“姑娘,您瞧瞧这套衣裳如何?”绿芜从衣柜内取出一套秋香色的长裙。

苏芩摇头, 蹙着眉, 小脸微微绷紧。

“姑娘, 您都挑了半个时辰了。依奴婢说, 您穿哪个都好看。”红拂将怀里抱着的一大堆裙子往炕上一扔,胳膊都酸的抬不起来了。

苏芩站在衣柜前, 纤纤素手一一滑过面前的衣裙,最后取出一条石榴裙道:“就这件吧。”

苏芩手里的这条石榴裙是新制的,所谓石榴裙,色如石榴之红,不沾其它颜色。更有诗赞:眉黛夺将萱草色, 红裙妒杀石榴花。比石榴花更鲜艳, 更红媚的石榴裙, 穿在苏芩这样的美人身上,该是何等风姿潋滟。

绿芜和红拂等在屏风后, 看到从里头出来的苏芩。

内穿一条石榴裙, 窄而瘦长, 齐到胸前。外头披着一件用单丝罗制成的花笼套裙,工丽轻薄,上头用各色丝线绣出花鸟图案,华贵艳媚。尤其是那“慢束罗裙半露.胸”的设计,更是惹人遐想。

绿芜和红拂同时惊呼出声。

她们一向知道自家姑娘的美貌无人能出其右,但还是受不住自家姑娘一打扮起来,就能将人迷得神魂颠倒这事。

“姑娘,您真好看。”红拂呢喃着赞叹。

“是嘛。”苏芩满意的在铜镜前转了一圈,然后笑道:“时辰差不多了,我们走吧。”

……

邱明园前的群芳堂内,屏开孔雀,褥设芙蓉,风清月朗,上下如银。前方月台处,供着香果,焚着斗香,风烛如烟。

下头一溜坐着女眷、女客和些许亲近男客家眷,男左女右,吃酒猜拳,好不热闹。

苏芩去时,酒正酣。

一众人寻声看去,身穿石榴裙的女子梳高髻,踩着脚上的绣花鞋,慢条斯理的行过来。

袅袅娜娜,千娇百媚。

细小的絮叨声窸窸窣窣的响起,苏芩提裙跨上石阶,入群芳堂。

项城郡王妃已坐在首座,正对明月,看着苏芩。

苏芩背对明月而来,她站在高高的石阶上,身后皎洁的明月似乎都变成了她的陪衬品。

“给母妃请安。”苏芩半垂眉眼,稍施粉黛的面容带着胭脂红,衬在暖色的琉璃灯下,肌肤白腻如刚刚剥壳的鸡蛋。

项城郡王妃绷着一张脸,微微点头,道:“坐吧。”

苏芩提裙坐到宴案后,一侧身就看到了坐在自己身边的徐柔和金锦屏。

这两人似乎早已认识,但看模样关系应当不是十分熟识。

“姨母,表哥呢,怎么没瞧见他?”金锦屏抻着脖子,四处转悠着寻找斐济的身影。

苏芩撑着下颚,靠在宴案上,绣着芦苇的罗袖搭拢下来,露出戴着玉色镯子的白皙皓腕。

项城郡王妃端着手里的海棠冻石蕉叶杯,没有说话。

前方突兀传来嘈杂声,众人一齐往外看去,就见有一行人跨过石拱门,风姿猎猎而来。

明明是好几个人,但苏芩的目光却一瞬就被那个身穿玛瑙红锦衣长袍的男人给吸引住了。

这不是苏芩第一次看男人穿红衣。成亲时,男人也穿过喜服,那抹红艳,直至如今,苏芩都记得清晰。

男人面如冠玉,拢袖于后,一身白皙皮肤被衬出一股略显苍白的冷。眉目如画,双眸点漆,整个人如乘月而来的神袛,惊艳了众人。

苏芩的眼中闪过惊艳,她下意识摸了摸鼻子,发现没有异样后才掩饰性的吃了一口酒。

她知道男人长得好,可这样穿起来,实在是……太勾人了。

苏芩捂脸,为自己的想法感到羞耻。

“郡王回来了……”

“还有世子爷,长的真好看。”

“世子妃也长的好看。”

“真是一对璧人。”

絮絮叨叨的讨论声进入苏芩耳内,她艰难的将视线从斐济身上移开,落到他身边的中年男子身上。

中年男人穿一袭戎装,并不显老态,轮廓与斐济有七分相似。明明是个沾满鲜血的武将,但整个人却透出一股奇怪的平和感,尤其是笑起来时,眼尾显出些许笑纹,更添温雅。

明明是父子,却是一个和斐济,完全不同的男人。

而最让苏芩感到惊奇的是项城郡王妃的态度。

一向不可一世的项城郡王妃在看到项城郡王后,就像是看到了母鸟的雏鸟,那副颠颠奔上去的样子,还有些……可爱?

“恭迎郡王归府。”

一众宾客,男男女女,起身迎接项城郡王。

项城郡王的脸上显出笑来,他的臂弯上挂着项城郡王妃,一点都没有受到阻挠,径直上了首位,端起项城郡王妃未吃完的那盏残酒,开口道:“褚卫尽兴。”

说完,项城郡王将杯中残酒一饮而尽,然后把目光转向苏芩。

苏芩一愣,继而起身,毕恭毕敬的与其行礼问安,“父王。”

“这就是姀姀吧?”项城郡王脸上的笑愈发明显。“果然是个好姑娘,怪不得嵩峤如此欢喜。”

嵩峤是斐济的字。

苏芩转头,看向正迈步朝自己走来的男人。

君子如玉,霁月清风。但只有苏芩知道,这个男人的骨子里,流淌着多么疯狂的血液。

“姀姀。”斐济朝着苏芩伸手。

苏芩盯着男人的脸,暗咽了咽喉咙,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手搭上去。

不知道为什么,苏芩觉得今天的男人格外合她的胃口,让苏芩有一种想将人好好咬上几口的冲动……

用力摇了摇小脑袋,苏芩被自己的想法给震惊了!她居然想咬一条狗?

疯了疯了……

堂下,两个红艳艳的人站在一起,尤其喜庆。更何况还是两个皮相极好的金童玉女,一颦一笑,举手投足,皆是风流风情。

项城郡王满意的点头,略略寒暄一番,然后一抬手,吩咐人搬来一大箱东西。

那箱东西似乎很重,“砰”的一下砸在白玉砖上,发出震颤。

“这是本王从北方带来的一些东西,姀姀看看,可有什么中意的。”

苏芩一眼看过去,一箱子的金银珠宝,玉钗首饰,真真是亮花了眼。

对于项城郡王的土豪行径,苏芩不禁感叹:这位项城郡王,看来也是一位跟外表不大相符的豪迈之人啊……不过哪有人第一次见儿媳妇就“哐哐哐”的送这么一大箱珠宝的?

相比于苏芩的犹豫,项城郡王妃因着要保持形象,所以十分按捺。不然早就将脑袋给抻到箱子里头去了。

她挽着项城郡王的胳膊,抹过了凤仙花的指甲套着甲套,掐在他的盔甲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项城郡王显然十分了解自己的媳妇,当即就从衣襟内掏出一根簪子递给她。

项城郡王妃得了簪子,就跟猫儿得了好玩的东西似的,终于将目光从那箱珠宝上移开了。

苏芩不禁愕然。

这,还真是好哄啊……她以前怎么就没想到呢?

“既然是父王送的,那就去挑挑吧。”斐济开了口。

苏芩下意识抬眸看一眼人,对上男人唇红齿白的俊脸,目光不可抑制的盯住那抹薄唇。

那薄唇细细抿着,唇角拉出一条线,说话时微微上扬,颜色鲜艳,透着湿润。

苏芩的脑袋里,突然冒出“秀色可餐”这四个字。

她一定是喝多了。

自我安慰完,苏芩转身,身子略僵硬的捡了两只镯子就算完了。

苏芩挑拣完,项城郡王道:“诸位看到欢喜的,尽可挑选。”那份豪迈,就跟自己送的是白菜一样。

苏芩总算明白为什么项城郡王府会穷到要靠金家接济了。一个项城郡王妃只会花钱,一个项城郡王只会散财……

有女客站起来,去挑东西。男客们也去凑热闹。一瞬时,整个中秋宴会又热闹了起来。

斐济拉着苏芩,将人领至宴案后。

金锦屏捧着酒杯,疾奔过来,微微喘息,面色潮红的看着面前的斐济。

今日的斐济,一身玛瑙红,长身玉立,俊美无俦,单只神色慵懒的坐在那里,就已十分勾人眼球。周边的女眷、女客,早已将视线往这处投了百八十遍,恨不能将人吞噬入腹。

金锦屏看的有些痴,连手里的酒洒出来了都不知道。

斐济微抬眸,眉目清冷,下颚优美的划出弧度,露出白皙脖颈,喉结轻动,贴着几许黑发青丝。

苏芩伸手,捻住那青丝,往下拨开。

男人下意识咽了咽喉咙,喉结滚动,眉目下垂,看向面前的苏芩。

小姑娘睁着一双水雾雾的眼,正专心致志的替他将脖子上的头发拿下来。那柔软的指尖触到他的肌肤,带着一股子酥麻感。

苏芩今日穿的是齐胸石榴裙。艳红的颜色,勒住胸前,衬出一条深深沟壑。从斐济的角度,他能看的尤其清楚。

喉结滚动的次数越来越多,斐济单手,握住苏芩的手,捏在手里,微微用力。

金锦屏开口道:“表哥。”

男人的眸中尚带波动余韵,他抬眸,漆黑如墨的双眸似也被染上了一层异色,更添风情。

金锦屏口干舌燥的吃了自己端过来的那杯酒,等她反应过来,看着空荡荡的酒杯,燥红着脸,赶紧又奔了回去。

徐柔坐在不远处,看着那对璧人,眉目轻动。

金风送爽,丹桂香飘。晚间的天有些凉。

斐济令人替苏芩取了斗篷来,亲自与她披上。

苏芩吃了好几杯热酒,浑身红漾漾的像只下锅的虾,就待人剥了她的虾壳,露出里头软糯糯,白香香的肉来。

缩在斗篷内,苏芩的身子更显纤细窈窕。她睁着那双波光潋滟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斐济看。娇软的身子懒洋洋的趴在男人身上,伸出藕臂,挽住男人的胳膊。

像是醉了。

有丫鬟捧上新制好的瓜仁油松馕月饼置到宴案上。斐济取了一个,递给苏芩。

苏芩伸手接了,攥在手里,依旧盯着斐济看,目光执拗,隐带其它含意。一种她自己也不知道的含义。

男人俯身,贴住苏芩的唇,声音细腻清冷,却跟苏芩手里的瓜仁油松馕月饼一样,软的甜了牙。

已至一更,明月更亮,树影婆娑,宾客尽欢。

苏芩吃多了酒,小脸红漾漾的带着酒晕。她一把从后头抱住斐济,身上的斗篷慢悠悠的披散开来,衬出窈窕身段。搭着罗袖的胳膊搂住他劲瘦的腰肢,指尖细细摩挲着男人系在腰间的玉带。那玉带上挂着香囊、扇囊等物,一一被苏芩抚过。

苏芩摸到一块玉,滑溜溜的带着暖意,她一把攥住,不肯放。

男人坐在那里,清冷眉目不变,神色更是无一丝波动。他慢条斯理的环顾一周,声音清冽,如玉石相撞,寒泉落珠。

“你的胸,顶到我了。” 161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