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吾家艳妾》

第124章 第 124 章

寒冬腊月日, 苏府进了一位相貌清绝的小少年。

“三姐儿,三姐儿,您等等奴婢。”绿芜抱着臂弯上挂着的猩红色小披风,小心翼翼的将疾奔在房廊上的苏芩拦住,然后一把将人抱起, 裹上一层厚实披风,盖上雪帽, 只露出一张粉雕玉啄的小脸来。

“绿芜,你放开。”苏芩挣扎着小短腿要下地, 被绿芜一路坚持抱到了中庭内的书房里。

书房内,坐着一位身穿月白袄袍的少年。

少年看着年岁不大,但容貌却已显露清绝无尘之态。他正执笔坐在书案后, 双腿盘起,眉眼下垂,露出那张白皙清俊的面容来。

槅扇上挂着的厚毡被掀起,星星点点的暖阳避开窗棂渗透进来, 落在白玉砖上,打在少年的皮囊上, 衬出晶莹剔透的玉质来。少年面色平和,浓密纤长的睫毛搭拢下来,盖住那双漆黑沉眸,显出静谧清冷之态。

虽只是一位小小少年郎, 但因着那通身气质和风貌, 故十分惹人注目。

绿芜将怀里不停挣扎的苏芩放到地上。

小苏芩睁着一双湿漉漉的水雾眼眸, 颠颠的迈着小短腿跑过去,趴在书案上,面对少年。

“祖父说,让你来教我习字。”一个小小的女娃娃,说话却骄纵蛮横的厉害。虽然那口小嗓子奶声奶气的好听,酥糖似得香甜软绵,但实在是娇宠的太过了些,故少年连头都没抬。

“喂,我在与你说话呢。”小苏芩双手叉腰,气呼呼的鼓起脸来,更衬出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小奶狗似得干净无辜。

陆霁斐手下不停,面无表情的继续低头练字。

小苏芩怒道:“我生气了。”

陆霁斐写完一页纸,慢条斯理的翻开另外一张干净的纸,继续练字。

小苏芩一把夺过陆霁斐手里的毛笔,抓在小手里,噘着小嘴,故意显出一副狰狞可怖的模样,气哼哼道:“很可怕的。”

她只要一生气,整个苏府里头的人都会害怕的来哄她。故此小苏芩认为眼前的少年也是一样的。

少年陆霁斐慢吞吞的抬眸,看向面前的小东西。

裹着厚实披风,头上戴着的雪帽滑下来大半,露出梳着双髻的小脑袋。苏府的苏三姑娘,自小娇宠的厉害,小小年纪便骄纵异常。虽长的了一副粉雕玉啄的粉团子模样,但这性子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

少年陆霁斐抿了抿唇,垂眸看向小苏芩攥着毛笔的手。

软绵绵小小一只,紧紧攥着自己的毛笔,像坨粉团子似得白嫩。外头似是落了雪,小娃娃的眼睫上被蒙了一层白霜,细腻腻的轻眨,那双清澈如水的眼眸中印出他那张高冷清绝的面容来。

见陆霁斐不说话,苏芩满以为是他怕了,得意洋洋的挤过去,占了他大半张书案,仰着小短脖子,小大人似得吩咐绿芜道:“绿芜,摆上来。”

绿芜应声,小心翼翼的将挎在臂弯上的红木雕花食盒置到书案上,然后掀开食盒盖子,从里头取出笔墨纸砚,外加一些糕点吃食。

小小的书案,被苏芩占了大半不说,那软绵绵的糕点刚刚出炉,散发出甜香气味,粉嫩嫩的桃花模样置在白玉小碟内,外围一圈桃花酱,不仅好看,一看便知还很好吃。

小苏芩一手抓着自己的小毛笔,一手抓着桃花糕,大眼睛忽眨忽眨的盯住陆霁斐面前的纸。

“我要学你的字。”

陆霁斐依旧专心致志的练字,头也不抬道:“三姑娘尚小,还是习大字吧。”少年的嗓音清澈微哑,虽正处在变声期,但却没有旁人那般难听,反倒多了几分沙哑细腻。

“我不管,我就是要学,你若不教我,我就去告诉祖父,说你欺负我,让祖父打你板子!”

小东西嚷嚷起来,陆霁斐终于抬眸,正眼看向人,那双眸子黑沉黑沉的就像缀着星辰的暗夜。

虽然小苏芩一直想引起这人的注意的,但不知为何,当这人真的看向她时,她却又害怕了。

见这粉团子畏畏缩缩的安静下来,陆霁斐终于收回目光,唇角却不自觉的暗勾了勾。

小纸老虎。

小纸老虎苏芩抓着手里的小毛笔,觑一眼陆霁斐,然后再觑一眼。

少年坐姿端正,臂弯腾空,稳稳执笔落下,龙飞凤舞,藏勾纳撇。小苏芩撑着小下巴,抻着脖子看半响,然后小心翼翼的落笔,在自己面前的白纸上学着画了半日,涂出一大片鬼画符。

就这样依样画葫芦的画了大半日,小苏芩摸索着拿上一块桃花糕,错眼看到一旁小厮替陆霁斐取来的糕饼,双眸一转,捂着嘴儿偷偷笑,往那糕饼里倒了大半墨汁。

陆霁斐头未侧,信手取过一块糕饼轻咬一口。

湿漉漉的沾着股子清墨味。

他皱眉,霍然转头,就看到自己手里拿着的那块糕饼上沾满墨汁。墨汁很是粘稠,里头调和着朱砂,滴滴答答的顺着陆霁斐的指尖往下滑,浸湿了宽袖内衫,沾了满手满掌。

“哼,让你不教我。”小东西仰着小脖子,得意洋洋的看他。

陆霁斐面无表情的放下手里的墨汁糕饼,然后拢袖起身,往外去。

看到陆霁斐的动作,小苏芩唬了一跳,生恐他去找苏龚告状,赶紧一把攥住他的宽袖使劲拉住人。

“你要去哪?”

少年陆霁斐垂眸,细薄唇角上沾着墨汁,那墨汁细细一片,稠腻干净,滴滴答答的沾在衣襟上,就似晕开的山水梅花。他紧闭着唇,没有开口。

“你不能走。”

少年闷葫芦似得半日打不出一句话,小苏芩生恐他真的要去寻苏龚告状,赶紧一把抱住他的大腿搂在怀里,将自己整个人挂到他身上。

小苏芩被养的极好,白白胖胖一个粉团子,再加上那身厚实衣物,这样一挂,少年陆霁斐走路时便有些迈不动步子了。

这腿部挂件实在是有些重。

陆霁斐皱眉,面色不明,站在原处没有动。

一是他生恐将这娇东西给磕着碰着了,二是这样走出去,实在是难看。

“少恭哥哥,你是不是生气了?”

白嫩小手拽着少年陆霁斐的衣袖下摆,小苏芩仰头,黑乌乌的大眼睛里聚集着一汪湿漉清泉,似乎只要陆霁斐落下一句不中听的话,那里头的水珠子便会“噼里啪啦”的掉下来。

小苏芩本就长的好看,如今再露出这副可怜兮兮的小模样,若是放在旁人身上,就算是天上的星星月亮都得给她摘下来了。可惜的是,小苏芩碰到的是陆霁斐。

少年伸手,抓住那小东西的领子,直接就把人给扯了下来。

苏芩呆愣愣的在地上站稳,看到少年默不作声的走了出去,慌忙颠颠的跟上去,然后一屁股坐到地上,拦住人,嚎啕大哭起来。

“三姐儿,三姐儿……”绿芜听到哭声,急匆匆的从一侧耳房赶过来,手里还端着热茶。

“呜哇啊啊……”小苏芩哭的伤心,甚至打起了嗝。

自家三姐儿一惯喜欢胡闹,绿芜早已见怪不怪,但瞧见这么一个粉雕玉啄的小东西哭成这副模样,说不心疼是假的。

“陆少爷,我家姑娘这是怎么了?”绿芜放下漆盘热茶,急道。

陆霁斐垂眸,白皙面容上尚带墨汁,已些微干涸,随着他微微抽动的唇角显出细细裂痕。

“呜呜呜嗝……呜呜呜嗝……”小苏芩滚着胖身子一把抱住陆霁斐的小腿,可怜兮兮道:“少恭哥哥,姀姀错了。”

总是这般。总以为旁人都要迁就于她。

少年陆霁斐蹲身,抬手攥住小苏芩拉在自己袍裾上的手。

小苏芩眨了眨湿漉漉的大眼睛,纤长睫毛轻颤,滚下一颗泪珠子。双眸中显出得意神色。

只要她一哭,就连祖父都奈何不得她。

房廊四面透风,呼啦啦的灌了满廊,席卷着碎雪,贴在外露的肌肤上,冰寒彻骨。

陆霁斐俯身张口,一口咬住小苏芩的胳膊。

小苏芩愣了愣,继而真正嚎啕大哭起来,甚至开始用力挣扎着要逃开陆霁斐。少年的力道很足,压着那只藕臂,将粉团子牢牢压在怀里。

“陆少爷!”绿芜惊惧出声,赶紧上前去拉扯。

“陆少爷您这是在做什么!”绿芜心疼的把苏芩抢过来抱到怀里,细细安抚。

陆霁斐松口,看着绿芜将小苏芩的袄袖拨开,露出里头牛乳似得白嫩肌肤。上头干干净净的并无半点痕迹。

陆霁斐不发一言,转身就走。

小苏芩抽抽噎噎的抱着绿芜,被吓得不轻。

绿芜看着陆霁斐的背影,细细摸了摸小苏芩的胳膊。确实是没有伤到。所以方才那陆少爷只是装装样子?

房廊拐角处,少年风姿卓越的身影彻底消失。

绿芜暗蹙眉。她是知道的,这陆少爷自来了苏府,每日里沉默寡言,除了苏龚苏首辅外,谁都不爱搭理。

难得与自家姑娘开此等玩笑……但估计也是被逼急了吧?这小祖宗打不得、骂不得,真真是捧在掌心里怕摔了,含在口里怕化了。

“好了,三姐儿,没事,陆少爷是在跟您玩呢。”安抚着苏芩,绿芜将人重新抱回书房,在看到书案上沾满了墨汁的糕饼后面色微僵,总算是知道这陆少爷为何会如此了。

这小祖宗又干坏事了。

怪不得方才那陆少爷的脸上挂着墨汁水。

“三姐儿,您怎么总爱欺负陆少爷?”绿芜绞了热帕子,替苏芩擦脸。

苏芩长的粉雕玉啄的可爱,就算是性子骄纵些,但那些小公子哥们还是喜欢围着她转,可绿芜却不见自家姑娘亲近他们,反倒是对这个新来的陆少爷另眼相看。

小苏芩噘嘴小嘴,脸上还挂着眼泪珠子,她绞着一双小嫩手,声音嗡嗡软软的十分含糊,但绿芜却还是听清楚了。

“他……长得最好看。”

……

小苏芩小小年纪,最喜珠宝华贵物,但凡好看的,她都喜欢。

“来,姀姀瞧瞧,可欢喜这个东西?”苏老太太坐在暖炕上,身下垫着狐裘,身上盖着秋香色被褥,将小苏芩搂在怀里。

小苏芩喜滋滋的接过苏老太太手里的银耳坠子,开心的点了点小脑袋,奶声奶气道:“喜欢。”

苏老太太道:“既然喜欢,那祖母就给你戴起来。”

小苏芩眨了眨眼,将那银耳坠子捧在小小掌心里,神色奇怪的看向苏老太太。

“这是耳坠子,要戴在耳朵上的。”苏老太太伸手,捏了捏小苏芩软绵绵的玉耳。

小苏芩尚不知苏老太太要做什么,只软绵绵的点了点小脑袋。万分欢喜的看着手里的银耳坠子,笑的痴痴的。

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小苏芩年纪虽小,但却十分爱美。

苏老太太看着眼前这张小嫩脸,面露心虚的轻咳一声,唤来绿芜和红拂。

绿芜将苏芩抱起来,放到铺着灰鼠皮子的雕漆椅上。

苏芩晃了晃小短腿,看着苏老太太起身,走到自个儿身后。

“姀姀别动,祖母给你戴耳坠子。”

小苏芩神色懵懂的点头,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不安。

屋外,风雪肆虐,穿枝掠院,漫天飞舞,将整个苏府笼罩在白茫素雪之中。

陆霁斐身穿鱼白袄袍,神色清冷的慢步行在房廊上,眼前是纷飞大雪,窸窸窣窣的随风摇卷,模糊了视线。

他正欲去苏龚书房。

突然,前头奔来一个人影。小小一团,伴随着那嚎哭的娇嗓子,没看到人,却已能猜到其身份。

小祖宗苏芩赤着脚,与陆霁斐撞了满怀。

她泪眼蒙蒙的抬眸,看到扶着自己胳膊的少年,张开就朝着他的虎口狠狠咬了下去。

少年闷哼一声,却没抽手。

身后,绿芜和红拂急匆匆追过来,一把将小苏芩从地上抱起,心疼的捂住她被冻得冰冰凉的小脚。

陆霁斐捂着自己被咬的血肉模糊的虎口,看到那粉团子玉耳上沁出的血渍,不自禁双眸一窒。

苏府上下,谁敢让这小东西流血?

“陆少爷,奴婢带您去包扎一下吧?”绿芜心细些,虽焦急苏芩,但在看到陆霁斐手上的伤口,赶紧吩咐红拂去领了个小丫鬟来。

陆霁斐跟着小丫鬟进一侧耳房,收拾伤口。

小丫鬟年纪不大,看到陆霁斐那副皮囊,羞得连脸都不敢抬。

虽然说这陆少爷如今只是苏首辅的门生,但日后若入了仕,官场上又有苏首辅保驾护航,飞黄腾达,不在话下。

“方才,是在做什么?”少年开口,声音微哑,却透着股稚气的雅意。

小丫鬟一愣,继而羞着脸道:“是老太太在给三姐儿打耳洞。”

陆霁斐单手置在木桌上,任由小丫鬟替他收拾伤口,心绪却有些飘远。

怪不得哭的那般惨。

陆霁斐原未将这事放在心上,却不想到了晚间,苏龚突然派人来传话说,让他搬到三姐儿苏芩的院子里头去同住几日。 161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