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偷香》

8. 指认

兰苑。

“姑娘,姑娘,英嬷嬷来了!”

唐笑语是被石榴催起来的。

昨夜,疲累至极的她挨着枕头就睡着了。但她做了零零碎碎两三个噩梦,俱是在林间被人追着跑,令她这一觉也睡得格外累。

听到一句“英嬷嬷来了”,唐笑语的睡意全消。

英嬷嬷来的这么早,如果不是为了教导她们规矩,那便有可能是为了昨夜之事。不过,也不一定。一切都不好说。

唐笑语简单地梳头穿衣,到了前院里。苏婉婉与李珠儿也在了,三女一道垂头站着。英嬷嬷带着两个下婢,反复徘徊踱步着。

这一回,王爷跟前的飞七也来了。他才十六岁,少年面庞带点儿青涩,神态却有一丝不符于年龄的老成。

飞七远远地站着,在看到唐笑语的一瞬,微微愣了下神。

——在唐笑语入府的时候,飞七就见过打扮盛大的她了。但今早唐笑语素面清妆的模样,却比巧施脂粉的时候更令人惊艳。

少年飞七只看唐笑语了一眼,就觉得心跳有点儿加快,不由转头避开视线。

英嬷嬷眯着眼,时不时打量一下三女,眼神里有着浓重的怀疑。

“昨夜王爷大宴宾客,你们三个,可有人乱跑了?”

听到这个问题,唐笑语心底一凉。暗道一句“糟糕”,她的身子往后缩了缩,立刻闭了嘴、噤了声,不敢多说半句话。

“昨天晚上,宋春山宋大人醉了酒,误入兰苑附近的林子。你们哪一个这么不知好歹、没脸没皮,竟敢去冲撞宋大人?”英嬷嬷的眼神,有些冷刻凶恶。她的目光一一扫过三个女子,语气愈发嫌恶,“心思不正,就知道勾前搭后,只会丢了王府的脸!”

见英嬷嬷说的这么严重,三女都垂头不敢说话,也无人出来认。唐笑语最为忐忑——她如今名义上可是宁王的人,若是与别的男人扯上关系,她当真是小命不保了。

一片吊人心弦的沉默。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说话了。

“是她!”

只见李珠儿右手直直指向唐笑语,一副信誓旦旦模样,大声说:“嬷嬷,是唐笑语!昨晚她出去捡腰牌了,只有她出了这兰苑!”

此言一出,几个人都惊了。英嬷嬷的眼神立刻冷厉地扫过来了:“唐笑语,是不是你?”

虽是疑问,但听这语气,英嬷嬷几乎已肯定是唐笑语做的好事了。

李珠儿见嬷嬷生气,心底微微得意。

只要能挫搓唐笑语的风头,让她知道谁高谁低,李珠儿心底便满意了。若是能将唐笑语早早地赶出王府,那便更好。

这唐笑语,凭什么和她李珠儿争?

从前在水莲院,这唐笑语风头与自己不相上下也就罢了。如今来了王府,唐笑语还要去何处卖弄可怜?

唐笑语深呼了一口,摇头说:“回嬷嬷的话,我的腰牌好端端留着呢,为什么要出去捡?难道,谁没事儿会将腰牌丢出去不成?嬷嬷都说了,这可是很重要的东西,自然要好好管着。”

李珠儿一听,嗤笑道:“唐笑语,你竟敢骗嬷嬷?你分明就是去捡那块飞出去的腰牌了!那勾搭宋大人的女子,一定是你!嬷嬷,你可得好好惩处她。”

石榴一听,怒火上来了,就想骂这李珠儿。唐笑语却悄悄抚了抚她的脊背,温声说:“珠儿姐姐,这话可就不对了。你怎么这么确定我的腰牌飞出了兰苑,莫非,是你亲手丢出去的不成?”

李珠儿秀眉一折,一句“是我亲手扔出去的腰牌”险些就要出口。话已吐了小半,她陡然想起了什么,心跳如擂鼓似地,止住了话头。

险些中了唐笑语的招数了!

在英嬷嬷面前,她岂能承认是自己扔了唐笑语的腰牌?

李珠儿额上冷汗涔涔,朱唇紧咬。

“这,我,我不知道……但我看见你出去了……”李珠儿咬牙,硬着头皮说。

“你看错了吧?”唐笑语一副好心的模样,转头问苏婉婉,“婉婉,昨夜,我是不是一直待在房中,不曾出过门?”

苏婉婉犹豫一瞬,有些畏惧的模样,说:“我,我…我早早地歇了,我不曾听见什么响动……”

英嬷嬷听她们争辩,有些不耐烦。她笃定道:“既然有人证,那么就是这唐笑语犯了事!”说罢,她转向飞七,道,“就将这唐笑语送去给王爷复命吧。”

飞七微愣。

依照王爷的话,宋春山大人是瞧上这兰苑中的一名女子了,王爷想要将这女子送给宋春山。可那宋大人家中姬妾无数,他又是个风流薄情的男子。唐笑语姑娘若去了,定没什么好结局。

飞七心底微动,说:“嬷嬷,既然只是这珠儿姑娘的一面之词,那我们也不可尽信,总不能冤枉了笑语姑娘。”

英嬷嬷被噎回来了。

飞七这么说,英嬷嬷也不敢胡乱拿个人交差,只得道:“可这三人谁也不肯认……”

“王爷说了,此事不急,慢慢来吧。”飞七道。

英嬷嬷舒了口气,说:“那便好,那便好。”

英嬷嬷与飞七,一道回到霍景跟前复命。

夏日炎炎,窗纱纸外细细蝉鸣绵延。熏风无浪,翠竹静倚。霍景坐在书案前,修长手指翻过薄薄书页。

“人找到了?”霍景问,声音冷淡。

“王爷,她们三人皆说不曾出过兰苑……”英嬷嬷额有冷汗,声音轻小。

霍景抬眸,面无表情道:“既找不到,那便算了。”说罢,便打算继续看手中书,好似并不在意这女子到底是谁。

英嬷嬷闻言,将腰躬得更深。她深知王爷这副架势,比平日里不理人更可怕点。她怕被责问无能,便一五一十道:“那唐笑语姑娘,似乎是被人撞见出了兰苑的,只是她自个儿不认,奴婢也不敢胡乱蒙骗王爷……”

霍景的眉眼微微一敛。他指尖又翻过一页书,声音平淡:“叫她过来,本王有些话要交代。…宋春山虽是个文人,但府中规矩多,总不能送个麻烦人过去给他添堵。”

飞七有些忧虑,说:“王爷,可若万一,宋大人属意之人并非唐笑语姑娘……”

霍景用指尖闲扣一下桌面,飞七立刻闭嘴了,还有点儿为自己的多嘴而后悔。

英嬷嬷怕霍景生气,连忙讨好说:“王爷,您事务繁忙,叮嘱规矩这等小事,不妨由奴婢来做,便不累及您了。”

霍景眉头微折。

他沉默半晌后,道:“宋春山在朝中乃是个举足轻重之人,不可轻慢。本王……有话要亲自对她说,免得她去了宋府后,闹出笑话。”

英嬷嬷心里有些纳闷,却是恭敬地应了是:“老奴这就去叫她。”

王爷什么时候对宋大人这样上心了?连送个家伎,都要这般千叮咛万嘱咐的。

***

“唐笑语呢?跟我过去。”

英嬷嬷直挺挺地杵在兰苑门前,板着脸,声音刻板。

唐笑语偷瞄了一下英嬷嬷那寒冰似的面色,垂着头,听话地站到了英嬷嬷身后。

瞧见英嬷嬷这副架势,李珠儿颇有点幸灾乐祸。她挑眉,与春梅耳语说:“看到了吧?唐笑语不安分,乱勾搭人,合该被赶出府去。这就是她的下场!”

唐笑语没闲心去反驳,忐忑地跟英嬷嬷朝外走。

到了岔路口,趁着四下无人,唐笑语壮了胆子,捋下手腕上一枚玉镯,塞入英嬷嬷的怀中,小声问道:“嬷嬷,不知您带我走,到底是为了什么事儿?”

英嬷嬷瞥一眼玉镯,发现这镯子成色甚好,不由在心里惊诧一下。看在这玉镯的份上,英嬷嬷翻个白眼,不耐答:“还能是什么事儿?宋大人瞧上你了。算你走了大运!王爷估摸着是要将你送给宋大人了……”

唐笑语听罢,垂着眼帘不说话,心底的忐忑更近一层。

怕不是要当场问罪了。她还能留这一层皮吗?

英嬷嬷与唐笑语一路穿过王府,到了宁王所居的齐园。此处比王府其他地方更为幽静,满园苍翠清净,绿藤如瀑,屋前有大片梧桐。四个下侍守着园门,姿端态整,显然是极有教养的。

“见到王爷,知道该怎么做吧?”英嬷嬷悄声对唐笑语道,“跪着,不得抬头窥看,王爷是主子,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

吱呀一声,门扇半开,唐笑语身体轻僵,小心翼翼地步入,行了个跪礼,小声道:“……笑语见过王爷。”

她低着头,只能瞧见身下是一片绒毯。屋中光线黯弱,一缕淡淡笼香弥散于鼻端。有人在翻书页,纸页轻擦的簌簌响声,在这寂静屋宇之中,仿佛被放大了无数。

这篇安静,持续了许久。

这漫长的寂静,叫唐笑语如坐针毡,心里的不安越发浓重。终于,那看书之人从书中世界抽身,问道:“前夜,宋春山于兰苑外偶遇一人。你就是那个人?”

这声音散漫而冷清。

唐笑语犹豫一瞬,小声道:“回禀王爷,前夜,笑语并未踏出兰苑一步,有苏婉婉与兰苑各丫鬟为证。”

她可不敢认。

若是认了,万一被扣上个勾搭宋春山的大帽子,她上何处说理去?

“不是你?”

霍景的语气有点儿重了。

顿了顿,又听他说:“抬头。”

唐笑语小小地扬起了头。

惦记着英嬷嬷的话,她也不敢乱往上看,只小心翼翼望着身前一座鹤嘴香炉,仿佛那铜镀的香炉上开了什么花似的。

霍景看到她的面容,目光微微一晃。

眼前的女子穿一袭薄藕色衣裙,懒堕云倭,云鬟闲坠;那眉眼如水似的盈盈,姿容又彷如枝头新开的嫩梨花,清甜乖巧。只瞧一眼,便感到整颗心都沁凉凉地舒展开了。

是她——

一瞬间,霍景便想到了那夜晚上遇见的女子。

唐笑语的眉心不安地紧蹙起,眼神光有些可怜巴巴的,仿佛一只刚被拘起来的小雀儿。她将忐忑都写在脸上,霍景看到她的表情,就有点儿恼。

——怎么,她竟如此害怕自己?

“你怕什么?”霍景问。

“……奴,奴婢……”唐笑语小声说,“奴婢并非对宋大人存有高攀之念,还请王爷明察……”

她这副紧张的样子,反倒像是自己刻意为难一个小姑娘似的,竟让霍景觉得有点不齿。霍景安静了一下,道:“你过来,给本王磨墨。”

唐笑语愣住了。

磨墨?

她不是要被转送给宋春山大人吗?

莫非,要先过了替宁王磨墨这一关,才有资格去宋府?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