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偷香》

偷看

“飞七,去开库房,给她找件衣服来。”

……

蝉衫轻薄,如锁金缕;云袖绵延,似曳碧云。

英嬷嬷取来的这件舞衣,令唐笑语有点儿看怔了——这件舞衣不仅用料精细,绣工也是精巧无比,一看便非俗品。可以料想,再次等的舞姬,只要穿上了这件舞衣,就会变得出众三分。

“这…这…是否太贵重了些?”唐笑语不大敢受,低着头小声道,“奴婢不大配的上这样贵重的东西。”

飞七笑眯眯地站在库房门口,笑说:“唐姑娘,这区区一件舞衣,算的了什么?你拿着便是。”

唐笑语听了,秀眉轻蹙,仿佛有点儿惊喜。

不知为何,一旁的霍景轻笑了一声。

英嬷嬷原本正为自己的倏忽而忐忑着,见王爷笑了,她舒了口气,连忙讨好道:“启禀王爷,这件舞衣乃是御坊绣娘比照着宫中乐司所制,腰身好像格外小些。若是笑语姑娘不合身,恐怕得再改一改。”

霍景听罢,道:“换上试试。未必合身。”

唐笑语小心翼翼接过那件舞衣,到了侧屋里去试舞衣。天色已暗,四下里暮色合围,一片幽邃。侧屋里灯火一摇,窗纸上便投出她的身影来。

不自觉的,霍景的目光便转了过去。

一只舒展的手臂,像初生的笋枝。衣衫一抖,如蝉蜕似的。再一眨眼,人影儿便晃悠着没了,仿佛刚才只是幻觉。

没多久,门便吱呀开了,换了舞衣的唐笑语小步走了出来。

英嬷嬷追问道:“怎么样?穿的上吗?”

唐笑语小声道:“挺合身的,便不再劳烦针线师傅去改了……”

霍景目光一移,便见得一道纤丽的身影,如披云霞似的,轻灵得让人移不开眼。那盈盈的腰身,仿佛一折便摧。

这样柔软的细腰,也不知搂在怀中时,是怎样的滋味。

“尚算合适。”霍景冷淡地说,“这衣裳你穿去吧。”

唐笑语连忙行礼谢恩。

英嬷嬷偷眼瞧一下霍景,心里直呼“不对劲”。想王爷从来都对女人无意,平日来,那些凑上来的美女名姬,王爷是一眼都懒得多给。可这回,竟亲自叫飞七去为这唐笑语寻件舞衣来!

不对劲,真不对劲。

英嬷嬷心底一盘算,立即讨好地凑上去,道:“王爷,先前您还不曾仔细瞧过呢。她叫唐笑语,‘语笑阑珊’的笑语,平日里喜欢跳跳舞、弹弹琵琶。”

她有心讨好,但霍景听罢,神情却为之一沉。

飞七连连摇头,把手指竖在唇前,暗示英嬷嬷不要多嘴。见飞七神情如此,英嬷嬷的心头就一凉,知道是自己说错了话。

也不怪她,自老王妃被王爷打发出京城后,这内院中再无个女主人,王爷亦甚少涉足后院。英嬷嬷因着是从宫里出来的老女官,这才得了脸来掌管着这内院,但她也甚少见到宁王。宁王在想什么,英嬷嬷是当真不如飞七猜得透。

“走吧。”霍景不再多言,将目光从唐笑语身上移开,转身离去。英嬷嬷与唐笑语都低声恭送他,很快,霍景便再看不到人影了。

英嬷嬷松了口气,给自己扇扇风,说:“唐笑语,你可真是运气好。坏了件衣裳,竟让王爷给你开了库房!”顿一顿,英嬷嬷一副嫌弃样子,问,“你怎么这样蠢笨,连件衣裳都看管不好?”

唐笑语想起李珠儿的作态,便直说道:“我也不是有意连累嬷嬷的,是珠儿姐姐一时冲动,划破了我的舞衣。”

她可不想帮李珠儿遮掩什么——她从来都是这样,虽平日里瞧着绵软,但却不愿被占了真便宜。真心待她的人,她也良善以待;若是有人拿她当傻子,那她只要认清了,便定会反击。

英嬷嬷回想起李珠儿那副眼高于顶的样子,心里已信了八分。

唐笑语坏了舞衣,在宴会上丢的是宁王府的脸;唐笑语又焉有这个胆子,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去冒险说谎?

王爷若是问责起来,英嬷嬷也逃不了。所幸王爷心情好,此事就这样揭过了。

想到此处,英嬷嬷便对李珠儿越发气恼了。她摇摇手,道:“知道了,我会管教她的!人在王府,就得守王府的规矩!她这么一闹,险些连累了我!”

***

舞衣的事情解决了,顺顺利利到了宴会的这一天。

宴会设在园中,宁王命人于水岸边铺设桌案,罗布美酒佳肴。但见清风翠竹相映成趣,醇酒水波互为照迎,颇为雅致独特。而那舞姬起舞的高台,则高高挑出水面,自成一阁。远远望去,飞纱如云,又隔水波,真如琼台一般。

宾客早早便到了,但主位上却一直是空着的。趁着宁王还未到,几个年轻公子以扇遮面,交头接耳,小声议论起来。

“听闻宁王殿下与蒋家近来关系不错,这可是真的?”

“宁王殿下本不近女色,连娶妻的兴致都无;但上次,他却肯收了蒋家的义女!”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蒋家再不济,也家底雄厚。拉拢了蒋家,于宁王殿下有利而无弊啊……”

零零碎碎的议论声里,有人高唱了一句“宁王殿下到——”,旋即,众人便起身,纷纷行礼恭迎。只见一道玄色人影,寂然穿过人群,在主位上坐下。

待他落座后,众人才敢松了腿脚,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高台后的一角,唐笑语将自己藏在一面一人高的大鼓后,借着石柱与纱幔的遮掩,偷偷向外望去。

隔着一水之差,她瞧见那里热热闹闹的,满是朱紫富贵、金玉绕身之人。其中的任意一位,都比她从前在江州时所见之人要体面威严。

她歪着头,一手拽着帷幔,偷偷将那些人挨个儿打量过去。

忽而间,她察觉到有人在看着自己——

那是一个玄衣男子,容貌是众人中最为出众的,犹如明月沉珠一般光华璨璨;他那如星玑似的眼眸里,透出剑锋一般的冷意,令人不自觉想要瑟缩一下。因此,即便他只是无声坐着,也予人极大威压,如生杀皆在他掌中。

这样的人,不可望,更难及。唐笑语只看了一眼,就被他的气势震住,飞快地低下了头,把自己藏到了石柱后。

说实话,她还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从前在江州时,柳文轩就是她所见过最为儒雅君子的贵公子;但和面前的男人一比,柳文轩便如尘埃似的,算不得什么了。

但是,他的气势也太吓人了,仿佛随时要上战场似的!

苏婉婉见她一副紧张的样子,劝慰道:“笑笑别怕。你的舞技,在江州人人皆知。一会儿,准叫众人都惊艳不已。”顿了顿,苏婉婉有些好奇地向外张望,问,“不知道宁王殿下在不在?他生的什么模样?”

唐笑语连忙把她抓回来,小声说:“别看!他呀,凶!”

苏婉婉眨了下眼:“……啊?凶?”

唐笑语蹙眉,回忆起方才瞥见的一眼,认真说:“生的凶神恶煞!你说的没错,他果真是如修罗一般!”

苏婉婉听了,表情复杂。

***

唐笑语将自己藏到了石柱后,霍景便再看不见她了。他半敛眼眸,散漫地看了最后一眼,就收回了视线。

这丫头一介舞姬,竟敢这样肆无忌惮地偷看主人家?

胆子倒是大。

她是叫——唐笑语?

迟迟笑语,共话平生。这倒是个好名字。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