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偷香》

赏赐

王府的宴席上,有一乌冠男子。他生就一双风流桃花目,优哉游哉摇着扇子,饮酒赏舞,快活惬意。小饮两杯后,他便半带醉意地问霍景:“王爷,听闻您收了三位美姬,各有所长,不知春山可有机会一饱眼福?”

霍景玩着手中的小金盏,淡淡说:“不过是些个跳舞弹琴的,连这你也记挂?”

宋春山嬉皮笑脸道:“春山最好美人,王爷不是从来都知道?”

他借着醉意,说话这样没大没小,旁人看了都为他捏一把汗。这宋春山乃是当今贵妃的亲哥哥,出身名门,却是个纨绔风流之徒,终日里只寻花问柳,四处留情。兴致上来了,他连帝师家的千金都敢调侃两句。

但这调侃归调侃,竟把主意打到宁王府上,那可真是不想活了。

“算不上什么美人,不过都是些寻常俗物罢了。”霍景说。

说话间,便听得一声幽幽琴响,恍如金玉之声。霍景抬头望去,恰见得一片纱帷翩飞旋扬,露出其后女子——

那女子着一袭绿沈色的衣裙,群裾轻曳,宛如碧色轻云;檀腰一折,双袖一抛,恍惚飞天一般,轻盈纤小不似常人。

初初登场,便已叫人忍不住开始期待起她的容貌。

待她以袖半遮面颊,缓缓转过脸来,人便瞧见一张桃花似的清甜笑面;霎时间,真如梨花月白,回雪飞烟。

当是时,原本喧闹的人群倏忽寂静下来;诸宾客的眼光,纷纷被高台上的舞姬所吸引,停杯却筹,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瞧。

霍景看着她,也有一瞬的失神。

那一刻,他心中想的是:这唐笑语,确实配的上那件难得的舞衣。

宋春生眯着眼睛,晃了晃酒杯,吟起诗来:“从…从风回绮袖,映日转花钿…王爷,您管这叫‘寻常俗物’?那可真是不解风情了!…啊,这乐悬行复止…挥袂别飞琼……”

听着宋春生这样说,不知为何,霍景心底有一丝不悦。

他捏紧了指间小金杯,嗤笑说:“宋大人,你这是醉了?她也不过是凡俗之色罢了!若是宋大人欢喜美人,本王这儿倒还有个姿容更出众的李姓家伎,可以赠你解闷。”

宋春山多情,一听有更美的,眼已半亮:“哦?若王爷肯割爱,春山自是感恩不尽。”

见他这么好打发,霍景薄唇微抿,心底满意。

霍景将视线再望向高台上的唐笑语,放肆地打量起她的轮廓来——不盈一握的细腰,藕似的纤皎双臂,都是惹人怜爱的模样。

也不知是不是霍景错看了,唐笑语有意无意在回避着他的目光。偶尔视线对上,她的笑容便会为之一凝,旋即她就立刻低头。有时候,视线错开的急了,她脚下都会小慢一拍。

她在害怕。

霍景心底暗自好笑。

他堂堂宁王,难道还会与她一个小丫头片子过不去?

霍景勾勾手指,叫一旁的飞七上来,道:“唐笑语这舞,跳得倒是不错,赏她点儿东西吧。”

飞七听了,心底有点儿高兴。

这一舞罢了,唐笑语与那琴师便低身行礼,退下了舞台。她离去后,其下的琴音曲乐,霍景便觉得有些索然无味。他揉了揉眉心,对飞七道:“你留在这,本王自己去走走。”

***

园中,小径上,霍景独自漫步。

“阿景。”

听见这一声,霍景停下脚步,直直望向小径对头。那里站着一个男子,披发长衫,身姿瘦削,其眉目之艳丽,恍惚间竟有雌雄莫辨之美。

霍景见了他,微蹙眉,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飞七来信,说你近来梦魇之症越发,那我自然是坐不住了,赶紧从京外回来了。”那人轻笑一声,眉眼中有一缕调侃,“谁料到,这一回来,便撞见你和宋春山争夺一个舞姬。阿景,你这是终于开窍了?”

听到这调侃之话,霍景的表情冷肃了起来:“沈寒,本王可不知你也有胡思乱想这毛病。”

沈寒轻笑着,展开一面折扇,说:“好好好,是我张嘴乱说了。”顿了顿,沈寒道,“不过,若你当真心动,收用了人家,也未尝不可。”

霍景闻言,表情愈寒:“若你回来,是想说这些废话的,那本王这就送你出京。”

沈寒不敢再开玩笑,连忙道:“别别别,别送我出京。阿景,你先寻个空,让我给你瞧瞧脉象。先前开给你的安神丸有效,这回我多作一些,我不在时,你也可拿来就服。”

沈寒是个医师,与霍景的关系极好。常人不知情者,会误以为二者是兄弟。但事实上,沈寒也不过是个医师罢了。

提起梦魇之症,霍景的眉心折起。他有些不耐,道:“也不过是睡得少些,随它去吧。”一会儿,霍景忽而想到了什么,道,“说来,先前本王遇见一名女子,她身上有一种浅淡香味,不知为何,令我心平气宁,继而一夜好眠。”

“哦?”沈寒起了兴致,打趣道,“你不如抱着那女子共眠,兴许便可解了烦忧。”旋即,沈寒接触到霍景寒冰似的眼神,连忙咳了咳,道,“玩笑话罢了,玩笑话罢了。”

霍景不近女色,京城皆有耳闻。宫里的老太后操碎了心,生怕宁王这一支子嗣单薄;而贵妃与皇后,都卯着劲儿想把族中的千金嫁入宁王府。只可惜,谁都没有成功。

霍景宁可征战沙场,或者操练士兵,也不愿花费心思去相看妻室。

“若这香味当真有安神之效,兴许我可以比照着做一丸药香。”沈寒摩挲着下巴,慢慢道,“阿景,你仔细说说,当时是如何场景?”

霍景垂眸,又想起了那夜偶遇的光景。

他仔仔细细地将所遇之事,和盘告诉了沈寒。

他未曾察觉,小径之外,一座石头假山后,藏着一截艳红的女子衣角。

***

许久后,李珠儿强压着狂跳不止的心,回到了兰苑。

兰苑里,几个丫鬟正热热闹闹地环着唐笑语,笑说着宴会上的事情。

“听闻姑娘跳的《金谷园》,令王爷目不转睛,这可真是恭喜笑语姑娘了!”

“婉婉姑娘的琴,不也是天籁一般吗?”

“奴婢是打心底里佩服姑娘的……”

刚换下舞衣不久的唐笑语,瘫在一旁的石凳上,一副累坏了的模样,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着丫鬟们讨好的话。

春梅看到李珠儿回来,心里暗暗着急。

“姑娘,您不知道,那唐笑语已经得意了好久了……”春梅一副酸溜溜的样子,“不就是跳个舞?听闻王爷都不曾多看她一眼呢。”

李珠儿听罢,暗暗勾唇一笑。

“怕什么?她不是我的对手。”李珠儿说。

想到方才在园子里偷听到的对话,李珠儿的一颗心又狂跳起来。

她已经有了法子。很快,她就会把唐笑语踩在脚底下了。

李珠儿想到自己被王爷所宠爱的场景,顿时有些飘飘然。再看唐笑语,便也没觉得她那么碍眼了,反倒有些怜悯。于是,李珠儿同情道:“唐笑语,你这舞跳得那么辛苦,可王爷是半个字也没和你说,半个眼神也没给你。……这,也是没办法呀。”

“怎么说话的呀!”小石榴很不满,当即炸起了脾气。

“石榴,你奴婢一个,也敢和主子这样说话?咱家姑娘是主子,你家姑娘算什么?”春梅气势汹汹的,当即就要和石榴吵起来,“更何况,我家珠儿姑娘也没说错!王爷确实不知道唐笑语是谁!”

话音刚落,门外传来一声报:“王爷有赏——笑语姑娘,还不出来谢恩?”

下一刻,便有一大口红漆箱子,轰隆搁在院门前。一掀盖儿,便露出里头堆叠的绫罗布匹来。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