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偷香》

早餐

“王府不缺奴婢。唐笑语,你日后不必伺候别人,只需伺候本王便够了。”

霍景这么一说,唐笑语微微吃惊。

——伺候宁王?

——是……是哪种意思的伺候

她心底有小小疑惑。

但王爷都开口了,她只能受恩。于是,唐笑语很老实地行礼谢恩:“谢王爷恩典。”

霍景抬眸,道:“过来,给本王磨墨。”

唐笑语应了声“是”,小步挪腾过去;卷起袖口,去拾砚台边的墨块。

前一回替霍景磨墨时,她拙劣的模样惹来了霍景的不快。离开齐园后,为了小命着想,她还老老实实地练了一阵子磨墨之法。也不知这一回,她能否让霍景满意?

她的手指握着墨块,慢悠悠打着圆,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晃悠着。

霍景看着纸页上的字,视线扫过那些横竖撇捺。

不知何时起,霍景的心渐渐浮了起来;不自觉地,便想将余光投向右侧;待瞥见了一道女子轮廓,再将目光快速地移回来。

纸上的一竖一钩,好似脱离了原本的意思,沦为了无味的符号。

唐笑语磨墨的模样,已不似之前那般手忙脚乱。不过,这本身也不是什么难学的活儿,这倒也不奇怪。

“长进不少。”霍景说。

“……谢,谢王爷夸奖…”唐笑语道。

霍景半敛眼眸,想要去分辨她身上的香气。他隐约记得,那夜所遇的女子,身有一道浅淡香气,令他一夜安睡再无梦魇。

但她刚从洗衣的方塘边出来,身上只有皂角的味道。这气味不浓,淡淡的,透着一股市井烟火味儿,本是平平无奇,但在她身上,却偏好闻的紧。

“伺候本王,却带着一身皂角味,不妥。”霍景的声音有点儿冷。

唐笑语的心跳一紧,连忙松了墨块,有些无措地请罪:“是奴婢的不是,还请王爷责罚。”

“日后,不准给他人洗衣,再带着这身皂角味来齐园。”霍景道,“谁让你洗衣,便是违抗本王之命。”他垂眸,声音愈发冷。

唐笑语应了,心底却微微一懵。

宁王的话虽然凶巴巴的,不过,却能真正免了李珠儿仗势欺人的困扰。

她应当高兴的。

唐笑语今天在方塘边蹲久了,有点儿累。站了一会儿,便觉得脚酸腿软,忍不住轮流踮着左右脚,来减缓酸累。她的动作虽小,却还是叫霍景注意到了。

“算了,你下去吧。”霍景无心再写字,这样说道。

霍景本来还想罚她磨上一阵子墨的,看她有些疲惫,现在倒是没这个心思了。

唐笑语一听,心里暗道一声“糟了”。她余光瞥见霍景面色严寒,猜到当是自己磨墨水准不佳,王爷见了心烦,要将自己赶出去。

唐笑语心底懊恼得很,但也只能老老实实地应下。

“……是。”唐笑语低着头,赶紧退出去了。

“等等。”霍景喊住她,“过两日,别忘了来伺候。”

唐笑语一怔,刚想答话,霍景便抬手道:“出去吧。”

这回当真是赶人了,唐笑语不敢多话,马上出去了,还将门给带上。

飞七在门口,见到唐笑语出来,少年爽朗一笑,露出白净牙齿,道:“笑语姑娘,你放心,我已经和英嬷嬷交代过了,她会多多照顾你的。”

见飞七这么善心,唐笑语有点感激,连连道谢。

“我陪你一起回兰苑去。”飞七思索一下,说,“李珠儿姑娘是蒋大人的义女,身份特殊;但她也不可随意欺负你。有我陪着,她多少会收敛些。”

唐笑语和飞七一起回了兰苑。

李珠儿眼尖,她原本坐在树下悠闲地打扇,见到唐笑语先进了院门,她当即站起来,勒令丫鬟拦人,又质问道:“唐笑语,我的衣服洗完了?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她这副颐指气使的样子,看的人生气。

“珠儿姑娘,王爷有令,日后,唐姑娘只伺候王爷一人。”就在此时,飞七跨进门来,对李珠儿冷眼道,“你让笑语姑娘伺候你洗衣,居心何在?”

李珠儿虽然自傲,但也知道飞七是宁王跟前的人,得罪不得,先前跋扈的面孔瞬间收敛了起来。待听清了飞七的话,李珠儿心头一惊。

唐笑语只伺候宁王,若她强令唐笑语伺候自己,岂不是在说,她也想做个王爷?

这可是大逆不道!

李珠儿面孔陡然苍白。

李珠儿结巴了一下,挂着冷汗,对飞七低声下气道:“珠儿绝无此意。我和笑语是姐妹,怎会让她伺候自己……笑语……笑笑,笑笑!你说对不对?”

唐笑语抿了抿唇,懒得理她,道:“你的衣服还在方塘那里,自己去取吧。”

飞七在这里,李珠儿不敢多嘴,连忙假笑说:“好,好。我们姊妹,何必分的那么清?”

这句话情意绵绵的很,却说得唐笑语起鸡皮疙瘩。她不搭理,笑对飞七说:“谢过飞七大人了!”

待飞七走了,李珠儿的面色才略好了点。

她盯着唐笑语,想起飞七那句“唐姑娘只伺候王爷一人”,心底如百爪挠似的不舒服。

她才风光了没一会儿呢,这唐笑语,怎么又作起妖来了?

李珠儿心里嘟囔一阵,但想起英嬷嬷对自己毕恭毕敬的模样,心底又舒坦了。

如今,王爷认定自己便是他夜晚偶遇的佳人。只要她咬死自己便是那女子,日后,王爷定会宠爱自己。她又何必杞人忧天,去想这唐笑语的事情呢?

李珠儿又心满意足了起来。

有了飞七的威吓,李珠儿总算没再多事。

但唐笑语也不得轻松:霍景点了名要她伺候着,这磨墨添香、端茶倒水,总少不得她去做。

英嬷嬷得知此事,还暗暗吃惊一阵:王爷向来对女人无意,这一回,竟要唐笑语去跟着伺候,做的还都是些红袖添香的活,也不知是不是看上了唐笑语?

一时间,英嬷嬷还有点踌躇——到底是讨好李珠儿,还是讨好唐笑语?思来想去,她索性两眼一闭,决定一视同仁了。鸡蛋不可放在一个篮子里,两头讨好,也不怕吃亏。

霍景手握军权,有军营要务时,从来都起得早。唐笑语去伺候他的第一日,便恰逢霍景早起。天蒙蒙亮,才一线鱼肚白,唐笑语就得到齐园里候着霍景起身了。

晨光透亮,齐园里一片清净井然。飞七抱着剑,倚在门前,头一点一点的,好像还困倦着。他本是少年郎,贪睡也是常事。但瞥见唐笑语来了,飞七便一下子清醒了。

“笑语姑娘,王爷穿衣洗漱不需要人伺候,你进去布个早膳吧!”飞七揉揉眼,笑容爽朗。因为往常是他来做此事,飞七就掰着手指,细细地叮嘱道,“王爷喜静,布膳时别发出大的响动。要不然啊……”

想起霍景的面色,飞七心底微微哆嗦。

唉,都到王爷跟前这么久了,他还是对王爷敬畏不已。

唐笑语向飞七道谢,踮着脚尖,朝屋里小小望了一眼。屋内帷帘低垂,窗扇小开,一缕晨光斜斜落入,半照亮青纱后一道隐绰修长的身影。

前几天,英嬷嬷已经和唐笑语仔细说些伺候王爷的事儿,不过她头一日来,心底还是打鼓。

光是叫她磨个墨,都能叫王爷不高兴两三回;做其他的事儿,岂不是得气得王爷头顶冒烟?

“快进去吧。”飞七压低声音催促,指了指屋内。

唐笑语硬着头皮跨进去,隔着青纱,给霍景行礼。那青纱后的人理也不理,半个字不答,只简单抬了下手指,示意她起身去布菜。

唐笑语将膳食分好,霍景便在桌前坐下,慢悠悠提起筷箸。唐笑语安静站在他身后,只能打量着这位王爷的后脑勺。

从背影瞧去,他的肩宽窄合宜,不显得瘦削,也不太过健实,是恰到好处的度量。他偶尔侧头,露出一小片侧颜,下颔的线条锋锐而流利,正如他予旁人的感觉。

王府的早膳不算太过奢侈丰盛,却样样精致,用料切工皆是上好。不仅如此,碗碟汤盏也是描金镂银,薄薄透光的瓷壁上绽一朵娇艳牡丹,绝非是寻常工匠之笔。

在众多菜品中有一盏甜点,名字清简,就叫做金丝奶卷,但瞧起来奶白生甜,浇一点金黄糖汁,看着便甜滋滋的可爱。唐笑语瞥了一眼,便觉得舌尖缺了点甜味,分外心动。

只可惜,这甜点显然不对霍景胃口。霍景夹了几道小菜,却丝毫不去碰这道甜点。随便用了几口后,霍景放下筷箸,拿帕巾擦了擦手。

唐笑语眼睁睁看着那道甜点完好无损地盘踞在碟子里,就要被撤下去,心里痛惜不已。

霍景侧头时,恰好看到她那可怜巴巴的眼神,像只小兔子似的。

再瞧瞧她盯着那道甜点的样子,霍景有点儿无言。

这是手里紧,吃不上甜的,还是饿了?

霍景擦拭净手掌,心里的念头慢悠悠的。

“唐笑语。”霍景放下帕巾,慢条斯理地说,“本王树敌颇多,常有人想取本王性命。”

“……啊?啊?”唐笑语怔了下,不明白他怎么突然说起这么可怕的话来。但她脑筋转得快,立刻道,“王爷吉人天相,自然无人能伤。”

“是么?”霍景眼帘一垂,声音薄凉,“*屏蔽的关键字*,也是个除掉本王的好法子。”

“嗯……王爷,王爷吉人天相……”唐笑语硬着头皮,努力挤着话回答。但她实在说不出什么有新意的话,只能再讲一遍“吉人天相”。

“为了本王的安危,用餐前,须得有个人来试毒。”霍景继续道。

“啊?”这回,唐笑语是真的疑惑了。

“你。”霍景修长手指一伸,端起那碗金丝奶卷,递给唐笑语,薄唇一勾,道,“替本王试毒。”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