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偷香》

惩罚

沈寒的小课,无人问津。

可怜唐笑语,饿着肚子,陪坐了许久。

好不容易回到兰苑,唐笑语又怕李珠儿想出什么主意来,因此一直和苏婉婉一道待着。如此,才安安生生过了一段日子,令李珠儿不必时刻用仇视的眼光盯着她了。

***

又几日。

“花嬷嬷,我当真是没办法见到王爷呀!无论我怎么花尽心思,都见不着王爷一面。如此,又要如何谈承宠之事呢?”

屋中,李珠儿气闷地坐着,美艳的面庞上满是懊恼。

坐在她斜对面的,是蒋府夫人的陪房,花嬷嬷。今日,花嬷嬷奉了蒋大人之命,到王府来看看李珠儿这位“蒋家义女”近况如何。可不看不知道,这一看,花嬷嬷才发觉李珠儿竟连王爷的面都没见过。

“那唐笑语就有本事近得了王爷的身,珠儿姑娘你又怎么会没机会?”花嬷嬷虽然惊诧,却也不气馁。毕竟这三个女子都是蒋大人买来的,无论谁得了宠爱,都是好事。

闻言,李珠儿愈发恼恨。她绞着手帕,道:“那唐笑语惯会耍心计,也不知是怎么收买的英嬷嬷,给她安排这样好的差事。我也不曾对英嬷嬷说过狠话,怎么这好事就轮不到我?她到了王爷身旁,自然是百般阻拦我见王爷。原本王爷都给我新拨了丫鬟差使,摆明儿是要收用我了,可偏生后来又一直没动静!不是她做的好事,又能是谁?”

花嬷嬷闻言,心里暗暗好笑:这李珠儿,恐怕一点都不懂人情世故!那唐笑语能得好差事,定是私底下给宁王府的英嬷嬷塞了好处,这岂是李珠儿一句“不曾对英嬷嬷说过狠话”能比得过的?

花嬷嬷沉思片刻,道:“珠儿姑娘,你不必心急。你到底是咱们高门蒋家出去的姑娘,虽不是从小养到大的,但咱们夫人心里也挂怀着你。你先静候消息,老奴回去禀报了夫人,让夫人和大人想想主意便是。”

李珠儿眼前一亮。

有蒋家人的帮忙,总好过自己在王府里摸滚打爬,还要受唐笑语的气来的要好。

“那就静候嬷嬷的消息了!”李珠儿道。

***

齐园。

“王爷,蒋海忠大人递了拜帖来,您看……”

飞七禀报此事时,霍景正在练剑。

剑锋掠过空中,挽出一道锋锐剑花。不抖不闪,直直来去,仿佛瞬息间,便可取人性命。

每一回飞七看见霍景练剑,都要在心间赞叹一句赏心悦目。

下一瞬,霍景的剑锋停下了。

“蒋海忠?可写了要做什么?”霍景停下脚步,将宝剑归于鞘中。他的额上挂着薄汗,长眉紧皱。

“蒋大人说他思念女儿,想要探望一番。”飞七有些踌躇,道,“王爷,珠儿姑娘与蒋大人虽只是义父女,但到底也是个父女的名头。要是想拦,还真不好拦。”

如今,蒋家势力大不如前;蒋海忠千方百计的,便是想搭上宁王的大船。可王爷如今位极人臣,不会随意与蒋家结盟,更是烦蒋家烦得紧。况且,那宫中的皇帝陛下本就忌惮王爷,又岂会愿意这种事儿发生?

“他若非要来,也不是不可。”霍景勾唇,扬起一道冷冷的笑,星眸中掠过一道深色,“届时,多邀几个同朝友人一并前来。皇上若问起,便说招待这蒋海忠只是顺带。贵妃不是正当宠?便将那贵妃的哥哥宋春山拉来,闹一闹蒋海忠。”

飞七一听,便觉得有理:“那属下这就去安排。”

有了其他人作陪,就不会显得王爷是特意招待蒋海忠了。明面看来,不过是王爷与宋春山大人饮酒作乐罢了。

***

王府要招待宋春山的消息,很快便传到了兰苑。

宋春山是当朝贵妃的亲哥哥,在京城内是出了名的纨绔子弟。他接到宁王邀请,即刻便应下了。不仅如此,他还放浪地说:“我宋春山,饮酒必有美人相陪。”

以是,宁王想起了兰苑里的女子,遂令英嬷嬷吩咐下来,要李珠儿准备一番,为宋春山献舞。

英嬷嬷来传达这条命令时,苏婉婉有些纳闷,悄悄与唐笑语耳语说:“笑笑,怎么这次,王爷不让你去跳舞了呢?是嫌你上次跳的《金谷园》不够好吗?可李珠儿又不会跳舞的,能做什么呀……”

对于此事,英嬷嬷也有些纳闷。

这三个女子中,唯有那唐笑语擅长跳舞。这李珠儿,则是空有一张脸蛋,其他什么都不会的。招待宋春山那样的贵公子,用李珠儿,岂不是丢人?

英嬷嬷也向宁王提议了,说让唐笑语去为宋春山献舞比较好。可王爷却是头也不抬,只说让姓李的去了便行,唐笑语就不必在宋春山跟前露面了。

如是,才定下了李珠儿。

李珠儿得知这个消息,真是好不得意,脸上的欢喜劲都要飞起来了。待英嬷嬷走了,她当即便傲了起来,俨然一副已经受宠的阵仗,瞧人的目光都分外高傲。

李珠儿选的曲子,也是《金谷园》。她早就想压过唐笑语一头了,因此这一回,她打定了主意,要跳同一首曲目,还要跳得比唐笑语更出彩些。

小石榴听闻这件事,暗地里忍不住说风凉话:“珠儿姑娘那身板,就根本不是个跳舞的!叫她去跳《金谷园》,只怕绿珠都要成了男人了!”

石榴正在倒茶,忽而间,门外就响起了李珠儿尖尖的嗓子:“臭丫头,你在说谁呢?!”下一刻,门就被大剌剌推开,李珠儿不悦着面色,狠狠瞪向石榴。

唐笑语忙将小石榴藏到自己身后,笑道:“哎,我们在聊《金谷园》里的公子和姑娘呢,正说到石崇是否真心宠爱绿珠,你就来了。”

李珠儿稍稍缓了点气,冷哼一下,慢步踏进来,道:“唐笑语,你也知道,我要为王爷跳《金谷园》。此事关乎王府的脸面,必须得郑重以待。你这儿有《金谷园》的舞衣罢?借我穿个一二日。”

原来为的是这事,这唐笑语倒是好松口。横竖她舞衣多,开箱拿两件不要的丢给李珠儿,搪塞一下也就是了。

“好说,我这就去取。”唐笑语松了口气,进了青帘子后。她从衣箱中取出两套舞衣,捧了出来,道,“喏,你挑一套吧!”

李珠儿横叠双臂,冷着眼打量一下,道:“我要的,可不是这一件。先前你跳《金谷园》时穿的那件舞衣呢?快拿出来。”

唐笑语一听,暗自头疼。

李珠儿所指的舞衣,可是王爷开了库房赐给她的,又岂能随便借人?

李珠儿看出了她的踌躇,挑眉道:“唐笑语,你可别想私藏。你要是为了一己私欲,藏起了这件舞衣,那就是不把王府的脸面放在心上!”

这个罪名着实大,唐笑语也被惊着了。想到霍景那张总是令人胆寒的脸,她小小地吞咽了口唾沫,道:“行吧,我给你就是。但你可得保管妥当才是。”

李珠儿闻言,满意一笑:“还不快点?”

唐笑语这才将那件王爷所赐的舞衣拿了出来。李珠儿看见这件金丝为缕、绣工精美的舞衣,不由眼睛都亮了,当即就要试上一试。她对春梅道:“快,伺候着我更衣。”

主仆二人霸道地占用了唐笑语的内屋。

隔着一道屏风,唐笑语还能听见春梅奉承的声音:“姑娘,您国色天香,定然和这件舞衣极为相配!也只有您呀,才配得上这等宝贝……”

话音未落,便听得“刺啦”一声裂帛之响。

刹那间,整座屋子都寂静了。

唐笑语的心弦,亦为之一绷。

她忽然想起,英嬷嬷曾说过,这件舞衣乃是御坊绣娘比照着宫中乐司所制,腰身格外小些。方才那声撕裂之声,怕不是……

唐笑语顾不得冒犯,连忙上前问道:“怎么回事?!”

屏风后的主仆二人沉默许久。

半晌后,李珠儿怒气冲冲地走出来,将那件舞衣丢到了唐笑语的怀里,怒道:“你是怎么保管这件舞衣的?!我穿上去才发现,衣服上竟然裂了这么大一个口子!”

春梅的面色有点尴尬,她支支吾吾着嗯了几声,帮起腔来:“就是!唐笑语,你保管不当,这可是要问罪的!”

李珠儿的面庞不知为何有些发红,但她的语气依旧傲然。她理了理衣襟,道:“既然是破损的舞衣,我就不要了,自己再去裁一件!不过你得记着,这件舞衣本来就是破的,是你保管不当,与我无关!”

她气势汹汹地丢下这句话,拔腿出了门。

唐笑语看着她离去,拿起那件舞衣。定睛一看,她不由倒吸一口冷气——舞衣腰部的位置,竟然撕裂了一道口子,像是有人强撑开布料的褶子一般。

这可是王爷赐下来的舞衣啊!这要她如何交代?

唐笑语真真是有点慌了。

李珠儿留下这么一个烂摊子,她却不大知道如何解决。这样的忧愁,直到她次日去齐园伺候,也萦绕在她的身边。

她一直苦着脸,霍景自然注意到了。

“怎么一直这副表情?”霍景将手放入小金盆里,用清水洗净,声音慢条斯理。那双如盛珠玑之华的眼眸,慢悠悠望过来。

唐笑语心里很是忐忑。

按说此事都是李珠儿霸道无礼惹出的事,要问罪也轮不到她,可在霍景跟前,她就是心虚。

若是霍景哪日心血来潮,问起这件舞衣,她拿不出来,岂不是死定了?

比起被霍景发现,还不如自己老实交代了,兴许,还能从轻发落。

唐笑语气馁地想着,垂着头,老老实实将此事交代了。末了,她跪下恭身,极是忐忑地说:“请王爷责罚。”

“就为这事?”霍景拿帕子擦净手上的水珠,竟觉得极是好笑。不过,他没展露出来,依旧是那副寻常面孔,不冷不热的,叫旁人都不敢靠近模样。

唐笑语低着头,心底微颤,轻声说:“笑语自知有错,还请王爷责罚。”

霍景瞧见她这副样子,剑眉轻挑。

——这丫头,怕是觉得她会被*屏蔽的关键字*吧?

“确实当罚。”霍景道。随即,他半敛眼眸,说,“就罚你……”

唐笑语丧气地等着他的发落。

“就罚你,明日跟着本王去军营,伺候着磨墨煮茶吧。”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