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偷香》

萌发

看到宁王出现,阿月陡然吓住了。方才还大着胆子给唐笑语热情告白的小厨娘,当即跪下行礼,半个音也不敢多吐。

霍景身旁的下属冯冀将军笑道:“这姑娘是咱们后厨上的。年轻人气血方刚,这也是意料之中,还望王爷勿要怪罪了。”

霍景摆了下手,看起来是不打算追究了。

冯将军对阿月使了个眼色,道:“还不赶紧回去干活?”

阿月吓得险些魂飞魄散了,连忙结结巴巴地说“是”,一溜烟逃也似的退下去了。

唐笑语懵懵的,低头跟着霍景回房中。她还没抬头,就听到霍景一句奚落之声传来:“瞧不出来,你倒是个会招蜂引蝶的。”

“王爷在挖苦奴婢呢。”她小声说,“奴婢可是个女子。”

说罢,她余光偷瞧一下,就看到霍景又是那张杀神阎罗似的面色,登时闭嘴不敢多话了。

惨了惨了,好像又惹恼了王爷。

一会儿,得想个法子让他饶了自己的罪才行。

“过来磨墨吧。”霍景说罢,在书案前凝视着信纸,陷入沉思。

方才冯冀来报,说营中似乎有个细作,不知来源于哪一家。今日霍景来军营巡视,冯冀怕有人意图对他不利,请他务必小心为上。

信纸微皱,霍景的心思也好似有了丝丝缕缕的折痕。他先思虑起京中那几位视自己为眼中钉的人——陛下自是不必提,表面对他宠爱万千,实则提防极深。贵妃一家倒是有心取他而代之,不过族中却无什么能人;曾历经三朝而立于巅峰的蒋家早已没落,只时不时像个苍蝇似的烦他一下。余下的……

越想,头越疼。昨夜梦魇又发作,一夜未睡,那疲累与疼痛又纷纷涌上了脑海。霍景揉了揉眉,只觉得烦躁得紧。

“王爷可是头晕不适?”

就在此时,他听到一道小心翼翼的嗓音。声音绵软清澈,听得人心窝里一痒。霍景抬头,就看到唐笑语眼巴巴的,瞧面色似乎满是讨好。

“怎么?”霍景问。

唐笑语咳了咳,小小声说:“奴婢老家有个偏方,专治头疼头晕。奴婢每次头晕不适,就用这个法子治,一会儿准就好了。”

“什么法子?说来听听。”

“倒立!”唐笑语信誓旦旦地说,“倒立那么片刻,头就立刻清醒了。”

霍景:……

他本以为是什么医药偏方,没想到竟然是这种法子。

霍景眼神也不多给一个,权当没听到,继续看书信去了。

唐笑语讨了个没趣,只得讪讪地低头,暗暗说自己一声傻子。人家堂堂宁王,哪儿用得着这样的偏方呢?似沈寒那样的名医都候着等他传呢!

她低落了一会儿,就听得霍景冷淡道:“若是哪日无其他法子了,本王会试试。”

唐笑语愣住。

旋即,她便心里来一句“值了”。

纵使王爷这句话,不过是说着玩儿的——他可不会有“无其他法子”的时候——她还是觉得划算又值当。情不自禁的,唐笑语就觉得心底舒展开了。方才的忐忑与自责全都烟消云散。

向宁王进言被采纳,这样的事儿,可是极为难得的。

她在一旁沾沾自喜,霍景偶尔侧眸一瞧,看见她有点傻乎乎的模样,不由眉头轻挑。

不知怎的,先前萦绕在霍景心里的那点儿烦躁纷乱,好似也渐渐淡去了。

***

到了近傍晚时刻,霍景要离开军营了。

唐笑语随着霍景、飞七到了军营门口,远远地,就瞧见王府的两辆马车停在那儿。她方想为霍景搭脚凳子,就听得霍景道:“飞七,让车夫自己驾着这两辆马车回王府。”

飞七微诧,道:“那王爷您呢?”

“本王另择他路。”霍景道。

飞七闻言,略略蹙眉,心里敞亮地明白了大半。

今日飞七也听冯冀将军说了,军营里好似有人要对王爷不利。大摇大摆地坐着宁王府的马车回去,正是招人眼球;还不如自己另找一条无人知悉的小道,小心点儿慢慢回去。

唐笑语却不明白原因,只疑惑地瞧着二人。既然主子这样决定了,她也没叫不的余地,只能凭着双脚一道走回去。

夕光微斜,天边一缕金红霞光在层云间染开。虽已是暮色将临之际,京城的街市却依旧热闹非凡。灯火初照,不及天边乌金亮眼,但缀在长街里却如夜幕里的流萤或星子一般。还未撤市的摊贩在街边吆喝着,想来是还未打算结束一天的买卖。马蹄儿笃笃地响,马车在人流里艰难缓慢地走,车夫勉励想避让行人,那表情很是滑稽。

三人融入京城大道的人流中,便如几滴水流入海洋里,在熙熙攘攘的人头中淹没了。唐笑语得紧紧跟着霍景的脚跟,这才不至于遗落在后头。

就在此时,她忽而听到有人唤:“笑笑!笑笑!娘在这儿呢。”

她微愣一下,情不自禁地侧头望去,只见街道的对侧站着个三十几许的寻常妇人,系裙兜,梳鬟髻,丰腴的脸上满面笑意。一个五六岁的小丫头高举着根红艳艳的糖葫芦,吧嗒吧嗒迈着小脚步子,一头扎进了妇人的怀里。

葫芦上的糖纸蹭到了妇人的衣上,那妇人“哎哟”一声,笑着嗔怪道:“你这丫头,怎么又弄脏了娘的衣服?”

再仔细一听,原来那小丫头不叫“笑笑”,而叫“小小”。

此时门后头出来个壮实男人,手里拎着把柴火。一家三口子说了会儿话,那妇人便抱起名叫“小小”的姑娘,笑语盈盈地回门后去了。

唐笑语微怔地看着这一家三口,脚步已停了许久。

“唐笑语,回神了。”霍景在不远处,忍不住蹙眉出声,“你在看什么?”

“没,没什么。”唐笑语微惊,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连忙紧着脚步跟上去,“是奴婢走得慢了,请王爷责罚。”

“方才有人喊你?”霍景问。

“也不是。”唐笑语摇头,“方才那妇人在喊‘小小’,而奴婢的小名为‘笑笑’,一时听错了。”

“‘笑笑’?”霍景轻声在唇齿间品味了下这个昵称,道,“倒是个不错的小名。”

他的声音清浅冷淡,但不知为何,这个昵称从他唇间说出,却显得分外旖旎,像文人在诗纸上写情人之名,又像是画家提笔描绘帷帐里的红酥手。唐笑语有点儿别扭,耳根子微微一红,道:“王爷喊我‘笑语’便可,不敢以贱名污了王爷的耳。”

三人本在街边站着说话,面前人流熙熙攘攘。忽而间,人群中响起一片尖叫;旋即,不远处有一匹高头大马,拉着一辆马车狂奔而来。

“怎么回事?!怎么赶的车?!”

“要踩*屏蔽的关键字*啦!要踩*屏蔽的关键字*啦!”

“快让开!”

只见那匹马如得了疯病似的,一个劲儿横冲直撞,向前奔去,撞翻了不少摊子。小贩子们不敢阻拦,滚怕在地,捂着脑袋哆哆嗦嗦避让开。那架马车上还有个车夫,此刻也是面如菜色,一双手是根本拉不动缰绳。恐惧之下,这车夫竟然自己跳了马车,直直摔倒在地上。

这匹马在万千人群中,竟精准地朝着霍景直直奔来。飞七与霍景对视一眼,在对方眼中看到了肃色。

他俩人隐约知道些情况,但唐笑语却是整个儿吓懵了。眼看着那匹马越来越近,扬起的蹄子也越来越清晰,她却浑身僵硬、动弹不得,一颗心突突地跳着。

这马——这马——!!

要是被踩上两脚,岂不是得成肉饼?!

她虽然不想要什么大富大贵,可也没想要大病大灾呀!

唐笑语被吓得不敢动,小脸如纸一样白。她不知道自个儿在想什么、做什么,只是机械性地、如傀儡一般,推了推霍景,喊道:“王爷小心——”

说完这句,她在心里暗暗道:王爷啊王爷,她可是舍命去救王爷了,还望王爷不要再给她坏脸色了!

下一瞬,她便觉得身子一旋,有人握着她的手腕,轻悄悄拉着她一转,步子犹如跳舞一般。只不过眨眼的功夫,她就已到了墙角里,刚好与那辆发狂的马车擦肩而过。轰隆一声,那匹马撞在墙上,双膝一曲,跪了下去。

唐笑语眨了眨眼,有点看不明白方才发生了什么。

——是,是谁救了她?

只见得人群指指点点,还在喧闹着方才那马车的事儿。

“怎么回事啊?!好端端的,这马怎么发了疯了!”

“在大街上这样纵马,啧啧,这家子人等着罚吧……”

“所幸没伤着人!真是好险呐,方才那个娃娃从马蹄子下爬走了!”

唐笑语怔怔低下头,发觉她的手腕,被霍景握着。

她试着抽了抽手腕,霍竟便松开了她。他的神情依旧很淡薄,仿佛什么都未发生。

旋即,她听到霍景淡淡问:“你没事吧?……笑笑。”

——你没事吧?……笑笑。

也许是因为方才惊马之过,她依旧未平复心情。此时此刻,她鲜明地感受到,自己的心,微微一动,像春芽萌发。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