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偷香》

宴席

回到王府后,唐笑语依旧有些惊魂未定。

那疯马便这样堪堪擦着身子冲过去,马蹄响好似近在耳畔。那一瞬,仿若与阎罗地府擦肩而过。至今回想起来,唐笑语的心还是跳个不停。

她回到兰苑,抱膝坐在床上,竭力抚平那种惊魂未定的感觉。

石榴听她说罢这件惊马之事,也是后怕的不行。她为唐笑语倒了杯热茶,递过去安慰道:“所幸姑娘福气好,没有伤着哪儿!回头有机会了,请门房的媳妇去烧点香,拜拜观音大士吧。”

“烧香?可又不是观音大士救了我。”唐笑语嘀咕道。

“那就是姑娘福气好!”石榴安慰说。

唐笑语不说话了。她的脑海中回忆起那一幕——

霍景握住她的手,轻浅一转,便将她呆愣到不敢动弹的她,带离了疯马的身旁。他的手掌心温温热热的,在那一瞬,她竟然能破天荒感觉到一丝温柔。

他还问——

你没事吧?笑笑。

王爷竟然用这个名字唤她。

这感觉真是奇怪极了。

她也说不清是哪里奇怪,总之,听了便窘迫,便耳根发烫。

“石榴,你说,”唐笑语闷闷地问,“若是一个人,莫名其妙地喊我的小名,是不是他对我生气了,在故意拿我开心呢?”

“怎么会?婉婉姑娘可不就是喊您小名?那是您二人关系好,自小一块儿长大的,她才这样唤您呢。”石榴笑说。顿了顿,石榴像是想通了什么,有些挤眉弄眼地问道,“是谁喊了您的小名?是王爷吗?是不是王爷?”

瞧她这么激动的模样,唐笑语有种做贼被抓的羞窘感,面庞莫名地发烫。

石榴还在揶揄地催问:“是~不~是?是不是王爷,喊了您的小名?”

不知为何,她不想被石榴知悉这件事。于是,她便故意泼了石榴一盆冷水:“哪儿的事?是英嬷嬷手下的奴婢,上来就喊我笑笑呢。王爷什么人呀,岂会记住我叫什么?”

“啊?”石榴的兴致消散了。她撇了撇嘴,一副无趣的样子,“英嬷嬷手下的人,一贯捧高踩低,这不就是指望着和您拉近关系,好混进齐园呢。”

“大概是吧!”唐笑语敷衍道。

见石榴没有再追问,她的窘迫之情,才略略好转一些。

她甩了甩脑袋,将霍景的那句话抛出了脑海,仰躺在床上,慢慢阖上了双目。

那可不该是她胡思乱想的东西……

“姑娘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了!马上就是王府的宴会了,姑娘还是养足精神,以备万一。”石榴掰着手指头数日子,“虽说不用您去前头伺候,可保不准王爷什么时候会传唤您。您可不能在外人面前紧张……”

唐笑语心道一句说得对。

王爷马上就要举办宴会,用以招待朝中重臣。她要是昏头出了错,那可就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

自那之后,唐笑语的一切生活照常,霍景也再未唤过她一声“笑笑”。在大街上所发生的那一切,仿佛只是一场梦。

夏日正盛,每日里日头都晒得人发晕。好不容易有几日下了雨,天气才凉快了些。宁王府的宴会,也就在这几日。

这场宴会,是宁王霍景用来招待贵妃兄长宋春山的。为了大家喝得尽兴,还顺带请了朝中的蒋海忠等人物,让他们带着家眷前来赴宴。

宋春山为人浪荡风流,是京城出了名的纨绔子弟。他提前放了话,凡他所至处,必得有美人相伴。因此,霍景让英嬷嬷传话下去,挑了李珠儿去跳舞。

李珠儿得此大任,自是天天练舞;为此,还不惜向唐笑语去借《金谷园》的舞衣。

宴会这日,宁王府装点盛大。诸位大人带着妻儿到访,原本清寂的偌大王府里,陡然热闹起来,各处都有名门公子攀谈玩笑。夫人太太们则携着自家千金,想在宴会上出一番艳压群花的风头。仆从云列,婢女如花,真真是一副繁盛景象。

待开了宴席,便见得花厅里层鬟叠翠,紫袍云列;醇酒珍肴,源源不断地送入席上。珊瑚灯上轻光转,雪地绫里堆锦花,整座厅室皆是一片富贵欢愉。

“宁王殿下到——”

随着一声唱喝,姗姗来迟的霍景微撩袍角,跨入厅内,徐徐步至首座。在座有窥到他容颜的千金小姐,不免芳心微动。旋即,便被他那冷肃的神情吓得不敢抬头。

“王爷,你这府上的酒,比从前的更甘醇了!”

宋春山高举着酒盏,笑着招呼霍景。

“宋大人欢喜就好。”霍景淡淡道。

宋春山笑嘻嘻地望着厅中舞姬,目光一一扫过那些舞姬的容貌,一副不甚满意的样子。借着酒劲,他催促道:“王爷,你不是说,会让一个美人儿来跳舞吗?怎么还不见她?”

听宋春山这么急切,旁观的众人也被吊起了好奇心:能让宋春山如此期待的,该是怎样的绝世美人?

霍景被催的有些不耐烦。他也不知道李珠儿什么时候来跳舞,也没耐心奉陪宋春山的风流,只对飞七道:“叫她上来吧!免得让宋大人等急了。”

片刻后,便听得几声琴响,几名粉衣舞女鱼贯而入,宛若莲花瓣似的,缓缓将一人众星拱月地显出。那花蕊当中的女子,一袭艳红舞衣,高髻云鬓上珠翠层叠,眉心还有一抹桃花,当真是艳丽至极。众人未曾品鉴她舞姿如何,却已被这等国色给惊艳到,纷纷叫好。

“真真是个绝色美人!”

“难怪宋大人如此急切,果真是不负虚名。”

“这样的美人,也不知是从何处得到?”

那舞姬,正是李珠儿。

听众人这样夸赞李珠儿,蒋海忠略略放宽了心。先前王爷不肯见李珠儿,他与夫人也有些困扰。如今瞧李珠儿这副惊艳四座的模样,看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只要王爷是个正常男子,经过今日,多少也得对李珠儿有些想法。

但见花厅中央的李珠儿,高举双臂,脚步飞旋起来,红色舞衣犹如晚霞。

听着众人的惊叹之声,李珠儿心底略有得意——这一回,她总算是将唐笑语压下了一头。

要说王爷不心动,她是绝不信的。她从来都对自己的容貌很自信——只要是男人,就无一不会拜伏在她这张脸蛋下。江州那么多的男人,不个个都是如此?她还不信这宁王殿下,还能免俗逃出。

她跳着舞,慢慢将脚步前移,靠近主位的霍景;同时以袖掩面,半遮面容,款款露出一抹妩媚笑颜,似有邀请之意。这是她对着铜镜练过千百次的笑容,江州的哪个男子都抵挡不住。

果真,一旁的那些个老臣、公子,都个个看呆了;几个名门夫人则蹙眉掩面,微微露出厌恶神情,仿佛在暗暗咒骂着“不得体”。

那些个夫人们越气,李珠儿心底便越得意。她们生气,岂不是证明了她的魅力?

她满怀期待,将目光移向霍景,却意外地察觉霍景并没有在看她,反而像是在出神。

李珠儿旋了下身子,试图再靠近一点霍景;但他却依旧望着面前的酒盏,仿佛那酒盏比面前的美人更有吸引力。

李珠儿有些急。

这一曲舞就快完了,霍景怎可不看她?

她一急,难免跳错两个步子。就在这时,忽听得一阵拍案之响——宋春山蹙着眉,怒拍桌案,道:“你跳的是什么东西?!”

这大声一吼,惊得四下瞬间寂静。众人投来不解目光,琴师停了弦,李珠儿也哆嗦了一下,放下了手。霍景终于回了神,问道:“宋大人,可是出了什么差池?”

宋春山眉间有怒意:“《金谷园》讲的是石崇宠姬绿珠的故事,绿珠因美貌出名,为石崇惹来大祸,最后坠楼明志,乃是一段哀话!这支舞的前半部,可以是嗔笑妩媚;但到了坠楼明志的部分,却依旧这样欢喜,着实是歪了八千里!”

李珠儿听的一愣一愣的,答不上来。说实话,她可不知道绿珠是谁,石崇是谁,这绿什么的女郎怎么又要坠楼明志了,她只知道唐笑语跳过这支舞,她就是要跳的比唐笑语更艳惊四座。

宋春山冷哼一声,又笑道:“先前王爷府上有个舞姬,擅跳《金谷园》,怎么今日不见她来,反倒是此女来滥竽充数?”

听宋春山这么问,霍景便明白了。

宋春山根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趁机挑刺,只是想看唐笑语罢了。

霍景有些不耐,道:“她病了。前些日子崴了脚,有些时日没跳了。”

李珠儿被晾在一旁,心里是极度地委屈。她看着那宋春山,便觉着他是故意来找茬的。便是神仙跳舞,这宋春山也能挑剔出几个错处来。于是,她忍不住道:“王爷,唐笑语的脚早就好的差不多了!既然珠儿跳的不好,不如叫唐笑语来吧!”

她心底生气,巴不得宋春山也挑唐笑语几个错处。如此一来,那便不是她李珠儿跳舞跳的不好,而是宋春山咄咄逼人,鸡蛋里挑骨头了。

宋春生闻言,也道:“王爷,让那个唐姓舞姬来试试吧。”

霍景蹙眉,久久不言。

他明白宋春山的性子——自己越是藏着掖着,越会让宋春山好奇执着。要想打消宋春山的好奇,便不可显出特殊之处来,只能如常对待唐笑语。

但是……

不知为何,他偏不想让唐笑语在宋春山跟前露面。

“那就传她吧。”霍景一副懒得多言的表情,“不过是些个跳舞的玩意儿,左右有什么区别?宋大人当真是讲究。”

宋春山嘻嘻笑起来:“王爷不解风情,春山却是挑剔的很。”

丫鬟下去传令了。片刻功夫,唐笑语跟着两个丫鬟一道来了。接英嬷嬷的吩咐,为了不落王府的脸面,她小心地梳妆打扮了一下。

“见过王爷、见过各位大人。”

唐笑语在堂下叩首,旋即微微仰头,露出一张精致面庞。因为突然被传唤,她有些小紧张,动作也略略瑟缩,如初初离巢的鸟雀似的;但这却反添几分真实,使他犹如邻家发沾雨露的布衣少女,碧玉似的清润。

眉是眉,眼是眼,清甜如水,楚楚动人。

只一眼,霍景就后悔了。

——真的不该让她出来见外人。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