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渣男改造计划[快穿]》

2. 初始世界

系统很后悔,高达90%的进度条和宿主一直以来的表现,让它放松了监管,在命运转折点的这一天,也没有过多重视,而是放心地将所有的都交给了宿主来处理,自己还选择暂离。

即便没有看见过程,它也能重现眼前这幕发生的前因后果。

它的宿主,并没有如同先前提议中那样,选择避开这一天,避开突发事件,而是反其道而行,故意让改造对象走进这条小巷,遇见前世的受害者,或许在之前还做过一些其他的诱导。以此,来试验对方是否会再次走上犯罪的道路。

当确定对方依旧选择犯罪时,从藏身处出来,先下手为强,直接没收其“作案工具”,再然后,就是现在的局面。

该说不愧是能隐忍十年才报仇的角色吗,所作所为真是出乎意料。

系统人性化地叹了口气:[宿主,您为什么要怎么做呢?]

它真的想不明白,明明有一条康庄大道摆在眼前,为什么有人非要去走荆棘小路?

[剩下的进度只有10%,避开今天这个时间点,任务说不定就可以完成了。]

不同于系统话语里的惋惜,姚良觉得自己的做法很正确,他疑惑地挑起眉梢:“不让对方直面同样的条件,怎么确定他的改造已经完成了?很多人的犯罪行为都是一时冲动,没有经过深思熟虑,如果换一个情况就不会发生。

按照你的说法,避开关键的时间点,那么就算没有我之前的抚养教导,他说不定都不会成为一个罪犯。就像江湖上的争斗,有时也只是为了一时之气,换一个环境可能也不会发生。

同理,刀口舔血的江湖人会在下一个争斗中死去,而改造对象会在遇上另一个情况时可能再次犯罪,改造成功,难道仅仅是将他们变成一个潜在罪犯就够了吗?”

[……您,说得好像也对?]系统已经有些迟疑了,姚良满意地点点头:“而他的表现,也证明了我的正确性。”

他的视线划过躺在地下的男性的面容,不免流露出些许复杂的情绪。朝夕相处二十载,虽然是以哥哥的身份,但以他的实际年龄,说是当做亲子一样养大也不为过,没有一点感情自然是假的,只不过这份感情不能盖过罪行带来的厌恶。

姚良生平最恨的,便是这样的人,自己亲手教养出一个不齿的罪犯,所有的教导在此刻都成为了耳旁风,他试图将对方教导成一个正直的人,可惜结果令他失望。

“有着90%的感化进度,他依然成为了一个犯罪者。我试图掰正一颗歪掉的树苗,然而事实证明,有些恶人产生的原因并不是外界的环境、也不是幼时的教导。我们不得不承认有些人就是天性邪恶,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中成长,该歪的依旧会歪。

不过,我依旧担了一份教导不力的责任,所以……”

青年停顿片刻,脸上又恢复到冷肃的表情:“我作为教导者,为他执行肉刑有什么问题吗?”

[您说得很对,但是、但是……]即使已经被这套逻辑饶了进去,系统还是严格遵守出厂设定的,[改造失败的后果不应该是私刑,也不该由宿主来决定,如果改造对象依旧走上了犯罪的道路,应该交由法律制裁。本世界的法律没有肉刑,而且,宿主,我查过您所在世界的资料,律法中规定,这种情况是杖责加十年劳役,不是宫刑。]

“我是武林中人。”所以,一般不遵守朝廷的规矩。“折柳山庄抓住采花贼的处理是悬头示众,我已经很克制了。”

系统被噎得几乎翻白眼,它对姚良所生活的武林确实一无所知,但侠以武犯禁这一点,它已经深切体会到了。系统对宿主所在时空的统治者报以真切的同情,一个已经这样难搞了,对方要面临的一整个江湖,这得是多大的毒瘤啊。

“再说了,一劳永逸,不是很好吗?如果在一开始,就去掉孽根,或许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不不不!绝对不行!!!]系统尖叫道,竭力打消宿主这个危险的念头,如果宿主习惯了这样的解决方式,别说能否采集到合格的数据,连宿主本人都会变得面目全非的。

系统快速地念出了一大堆此类犯罪的资料,没有停顿,一口气念完,甚至半点消化的时间都没有给青年留下,[听了这些,宿主您明白了吗?]

“明白什么?”被灌了一脑袋冰冷的数据,姚良还在梳理的过程中,暂时没有从中发现系统想要告知的东西。

人渣改造系统变得严肃起来:[从这些犯罪中来看,肢体的残缺并不是对犯罪的阻止,恰恰相反,它甚至会造成心灵的扭曲以及更加变态的犯罪行为。何况,宿主,您不应该是一个执法者,或者说,罪犯不应该由任何个人来执行惩罚。]

姚良不置可否,系统又补充道:[况且,对于已经犯下罪行的人,就算您手段过激我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您说最初,如果真的是一开始这个世界的时候,您可以做到对一个无辜的孩童下杀手吗?]

系统这句话确实命中了姚良的软肋,他确实无法做到以未来的罪恶来惩罚一个孩子,就算再怎么说,曾经接受的教育以及这么多年来的经历,让他即使被黑暗浸染,也依旧是留着一块纯白的区域,他曾经的目标也是一位侠客。

姚良终于点了点头,同意了系统的说法,系统也软化了态度,这件事严格论起来,还是它的过错。

新绑定的宿主能选择的任务范围是C—E级,它想着自己绑定的宿主特殊,于是擅自给宿主接下了A级任务。这其实不是大问题,如果能在任务完成后拿到S级评价,它不仅不会被责难,甚至还有嘉奖,宿主也可以跳过前面的新手期,直接在A和S两个级别接任务。

但是现在,改造任务已经彻底失败,它自作主张这件事也瞒不下去,说到底会有今天的结果,还是因为宿主没有进行磨合。系统痛定思痛,决定从E级任务开始,来让宿主学会什么是正确的改造方式。

不过现在……

“系统,改造这样的对象意义在于何处?”

宿主的心态好像发生了一些不好的转变啊……

“有些人是可以挽救的,有些是没有必要的,有些是救不回来的,在我看来,对于人渣进行改造毫无意义,我更倾向于制止犯罪,保护受害者。”

[我们正在做的难道不是这样吗?]系统感到奇怪,[我的制造者,将我设计出来的目的虽然只是为了观察人类,但也是进行了一定的调查的。基于“为什么大家总是要求受害者小心,而不是选择好好教育加害者”这样的言论,才有了我的出现。从源头上彻底遏制加害者的出现,才是对受害者的保护,这是我作为系统的宗旨。]

它的慷慨陈词被一声轻笑打断,青年的视线再次落到了男子身上,这次已经变得古井无波,仿若将所有的情绪抽离:“我还是那句话,你们的改造系统评论有问题,高达90%的进度条也只是虚无,与其改造一些无可救药的人渣,不如拯救那些受害者。

你的目的只是对人类的数据进行收集,那么,无论成功还是失败的改造对你们来说都是有用的。对于已经成为犯罪者的人来说,也有改造的余地,接受法律的制裁,对自己的罪行忏悔,不也是改造成功的表现吗?”

系统沉默了片刻,说了一句“请稍等”后,就再也没有开口。

姚良也不急,系统话里话外都表示它只是一个下线,一些事情,自然需要与它的那个制造者商量了。他有一定的把握来达成自己的目的,最坏也不过是解除绑定再次死亡,这一世已经是多出来的,对待已经接受过一次的死亡,他也不会觉得恐惧。

[我们认为您说得有道理,您的观察数据对我们来说同样重要,]系统回来的速度比他想象中要快一点,并且带来了好消息,[为了能更好的完成任务,同时也为了宿主的身心健康,现在对您的任务内容进行一下调整,此后所有任务世界,允许宿主获取最大的自由权,仅有一点要求请一定遵守:不可对犯罪者进行私刑裁决,不要让自己凝视深渊。]

系统的情绪高昂:[姚良先生,您现在可以按照自己的步调,无论是改造未犯罪的改造对象,还是惩罚罪犯拯救受害者,都可以自行判断执行。]

周围的一切都开始动起来,流动的空气缓慢地从青年肩头爬过,树叶细微地摇晃,女性指尖的泪水半悬半落,男性继续着翻身躲避的动作,看起来如同乌龟翻壳一样滑稽。

而站在暗巷中的青年身影却开始变得模糊起来,他再次颇为遗憾地望了望对方血肉模糊的伤口,如同老旧的电视雪花屏那样,极快地一闪,消失在暗巷中。

恢复了正常流速的时空中,惊魂未定的女性抓起手机报警,男子则嘶吼着在地上打滚,很快,这一片地区都被警笛叫醒。

“这里发生了什么吗?”

在女子情绪稳定一些后,女警温和的询问道。

受害者一五一十地说明,说到后面,记忆似乎有些模糊:“我只记得,有一个很好看的男人救了我。”

然而无论是具体的样貌还是那人出现后的行为,都似乎蒙了一层薄雾,什么都没有留下。而现场遗落的刀片上虽然有指纹,却没有留下更多的信息,就连受到重创的那位苏醒后,也没有给出更多的信息。

这个案件悄悄在这座城市流传,对于企图施暴者得到的惩罚,有人觉得大快人心,有人觉得太过,也有漠不关心。渐渐地,那位昙花一现的黑暗中保护者已经成为了都市传说一样的存在。

[A级世界“黑暗中的那双手”永久关闭,下面开启E级世界“山窝里飞出的金凤凰”。

姚良先生,C、D、E级任务的改造对象,大部分都是可以改造圆满的,您不必因为上一个世界而留下不好的印象。除了任务开启和结算,系统将不会在任务期间打扰您,祝您一切顺利。]

系统说完之后,安静地犹如不存在,姚良没有睁开眼睛,他发觉原身在睡觉后,自然地翻了个身,旁边有人说着梦话,他装作熟睡的样子,开始整理关于这个世界的信息。

“这一次的身份,依旧是哥哥啊?”他不得不怀疑这是系统故意的,不过也无妨,目的已经达到,而这一次的弟弟,应该比上一个乖巧一些……吧?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