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渣男改造计划[快穿]》

10. 第一个世界(完)

眼前这一幕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热心的学长扶起摔倒的同学,摔倒的对象换作任何一个人,姚尚都会去扶对方。

问题就在于,何沁作为原轨迹中被祸害的白富美,身份太特殊了,在经历过一次重蹈覆辙的悲剧后,姚良没办法完全安心。

再看那边,学*屏蔽的关键字*做好事的姚尚扶起同学后就撤下手,保持一定距离,嘱咐她小心一点后便离开了,在恋爱这么久之后,钢铁直男也有了一些求生欲,伸手是出于热心,后退是因为他有女朋友,需要避嫌。

姚良满意地微微点头,而姚尚敏锐地在人群中寻找到了自己哥哥的视线,他大跨步走过来:“哥,你来找我还是来找二姐?”

“来找你们两个,等会一起去吃饭。”姚良将手上的零食递给姚尚,自然地询问,“刚才那是谁?”

“谁?哪个?”兴高采烈翻着零食,拿出一袋薯片扯开的姚尚明显没有将注意力放在姚良的提问上,把薯片塞进嘴里才有工夫处理接收的信息,“你说我刚才扶的那个?不认识,应该是我们学校的同学吧。”

他完全没有把之前的事情放在心上,就是顺手为之,恐怕连对方的脸都没看清,姚良摇摇头,将这一茬放下:“你少吃点。”

“没事儿,我现在饿的能吞下一头牛。”他咬着薯片含含糊糊地回答,眼睛一直在人群中寻找,看见姚珍以后兴奋地挥手,将之前的话题抛之脑后。

这个插曲本该这样过去,然而等姚良再次去找姚尚的时候,又发现他在和何沁说话,虽然看起来是正常的同学相处,他的女友也在旁边,但脑海里的警报声却一直没有停歇。

在随后吃饭时,姚良旁敲侧击地收集了这段时间缺失的情报。最近学生会招新,姚尚作为宣传部的部长也忙碌了一段时间,何沁是宣传部新加入的成员,因为这层关系,两个人稍微熟悉了一点。

听起来似乎没什么问题,姚尚看向女友的眼神也一如既往带着光一样,小情侣腻腻歪歪咬着耳朵聊天打闹,坐在他们对面吃东西,总觉得还没吃几口已经饱了。姚良叹了口气,转换话题,问了几句今后的打算,姚尚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拉着女友的手,满是期待地将自己的规划说出口让大哥帮忙参详。

比起会在大学中被繁华遮住双眼,不择手段一心想要往上爬的样子,现在的姚尚看起来顺眼多了,也许是因为家里条件已经变得不错,哥哥姐姐也很有出息,一家子翻身的重担没有压在他肩膀上,此刻的姚尚还带着些天真和理想,略带羞涩地跟姚良说他想要追梦。

姚尚的愿望是做一个关于武术的纪录片,这个想法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存在。

从闭塞的村庄出来以后,他才发现哥哥教给他的东西,比起外面的名师和武学胜地学得也丝毫不差,甚至他试过去挑战那些成名的武者,从第一次轻松胜利的惊诧到后来习以为常,他私底下觉得,就算现在那些武学宗师,似乎也比不上自家哥哥厉害。

长大之后他也好奇过,哥哥到底是在哪儿学会的一身本事,记忆中很小的时候就被带着练功,虽然是十岁以后才开始正式学习,但之前那些锻炼和记忆中萦绕不散的中药味,一个普普通通的山村孩子真的可以做到吗?

再想想百发百中的徒手投石,轻轻松松被拧断的木桩,以为是自己眼花、然而实际上他可能确实看见他哥轻飘飘从半山腰落下……

姚尚和姚珍在私底下都讨论过这件事,一致认为他哥在山里玩耍的时候,遇见了一位隐居的侠客,就像武侠小说里的主角一样,路获奇遇,有了不凡的身手。那位侠客性情古怪,不愿意在人前露面,也不允许姚良说出来,等侠客离开后,哥哥才将自己会的东西教给了他们。

姐弟俩还试图举出各种证据来论证这个想法,比如在之前姚良喜欢往山上跑,就是去学武功(其实原身只是单纯地上山玩),半夜醒来看不见人是因为被师父叫走了(其实就是普通的起夜),又比如哥哥在教他们武功以及上山打猎前,有段时间心情不好,表现得好像换了个人,就是因为师父离开了(其实就是换了个人)等等等等。

将这些“证据”一找出来,他们已经对自己猜测出的真相深信不疑。而姚尚读书以后,最喜欢看的就是各种武侠小说武侠电影电视剧,将自己或者哥哥姐姐代入到其中,他小时候还试过偷偷给杂质投稿,然而被无情地拒稿了,才遗憾地放弃自己的武侠作家梦。

等到他再长大一点,就发现武侠小说并不是真的,现实中没有飞檐走壁,再厉害的大侠也害怕□□。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江湖也愈发没落了,许多功夫失去了传人,恐怕会随着老前辈的过世而失传。

姚尚既痛心又无能为力,在那个时候,他就萌生了想要做些什么的念头,直到大学,才渐渐找到方向。他想拍一部纪录片,记录这个曾经的辉煌和如今没落的江湖。

姚尚的女友很支持他,同样腼腆地表示自己也会参与帮忙。

姚良听着他们规划未来,除了这个片子外,姚尚还想过很多很多,其中每一步都有身边的人。

他也没有考虑过,要换一个有钱的女朋友,这样一来,资金短缺的困境也可以解决,而是考虑着怎样开源节流,利用最少的钱去做出他想要的作品。甚至还觉得很抱歉,因为他的任性,不仅不能养家,将压力都丢给了自己的哥哥姐姐,还拉着女友一起,让对方陪自己吃苦。

年轻人在侃侃而谈,可以看出这个计划他已仔细考虑过,烂熟于心,姚良脸上不由得泛起笑意。一个有担当,有责任感,坚定不移,愿意为了梦想付出的人,离原轨迹中的那个人渣凤凰男,已经很远很远了。

系统的虚拟屏幕上,进度条猛然向上一窜,绿色占满了空白,随着100%的闪现,渐渐隐没。

[恭喜宿主,改造成功,任务圆满完成,任务完成度S级,获得积分100,其中基础积分30分,额外奖励70分。请问是否脱离本世界?]

许久没有露面的系统在脑海中发声,不知是不是错觉,姚良总觉得系统的话里带着困惑的意味,他倒也没多想:[脱离是指我的身体现在会死去?]

在姚尚刚说了梦想之后,就让他承受失去亲人的痛楚,这样似乎也不太好。

[不是的,脱离是指宿主会从这里离开,但您的复制体会继续留下来生活。如果您不想离开的话,可以花费5积分选择停留。]

系统解释道,他们也不是什么魔鬼,毕竟是正规公司,目的是为了收集实验数据而已。

[我选择停留。]

耳边响起积分扣除的声音,系统再次隐身,姚尚带着点不满的撒娇:“哥!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我在听,”姚良安抚地拍拍他的头,“既然想做,就努力去做到最好,缺钱了的话,就跟家里说,你还年轻,可以去闯一闯。”

姚尚小声嘟囔着:“什么嘛,你也比我大不了多少,就大五岁而已。”

然而他的女友和姚良,都敏锐地发现,他的耳尖都泛起了红色,明显是在强撑着不表现出来。

后来,《江湖·武林》这部班底大半是外行人组成,放在小网站上播放,却一炮而红的纪录片,被搬上了官方台的荧幕,甚至拿到了第二年某个权威奖项的最佳纪录片大奖。

跟着被瞩目的还有这个拍摄团队的组织人,当他站在台上领奖的时候,有人忍不住发出惊呼,这个导演太年轻,而且外表帅气得让人以为是演员。坐在屏幕前观看的网友也认出来了,这个导演经常会在拍摄的片子中出现,作为跟那些被拍摄对象打交道的主力,自己也拥有不低的武术造诣。

姚尚站在舞台上,激动地不知道说什么好,仅仅被提名他已经很满足了,根本没想过还有拿奖的可能性,也完全没有准备发言稿。他以前一直觉得感谢的名单显得太假,但现在他唯一想做的,就是感谢那些支持他,帮助他的人,其中表达得最多的,就是他的亲人还有女友了。

等颁奖礼的视频在网上流传开时,一些网友对导演口中教他武术,又在片子里有出现的“大哥”形象很好奇,又回去看了纪录片,经过多种对比推理,终于有网友找到了大哥出场的部分。

那是去寺庙采访的时候,站在导演身后的那名青年,头发剃得很短,乍一看感觉和寺庙融为一体,但突出的颜值却让人想到了武侠小说里的那些俊秀僧人。这是很难得的姚尚没有主导的篇章,青年和那些僧人相谈甚欢,几次甚至说到了佛理,观众都需要解释才能明白。

当初还有许多人在网上表示要寻找这名青年的资料,然而对方不是明星,最终也只有寥寥几行,现在倒过去看看,姚良姚尚这样相同的姓氏,又为一家人作出有力的证明。

姚尚拍完这部纪录片之后,对导演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没有按照原本计划的那样,重新找一个工作,而是开始尝试做导演,他在这一行也有一些天赋,渐渐也有了一些声名。

而姚良和姚珍的身份,也在姚尚渐渐出名后被扒了出来,姚良博士毕业后在N大留校做了老师,姚珍则在自主创业后,做出了一个爆款游戏,并带着工作室挂靠在一家大的游戏公司下面,现在还有许多人玩着她研发的游戏。

姚家的情况也被挖了出来,从大山中走出来的家庭,姚父姚母的养殖场也跟着出名,自己勤恳努力,子女也都是人中龙凤,不得不让人感慨一句人生赢家。

这一世,姚尚完全没有表现出凤凰男的模样,而是自己走向了成功,和妻子一路扶持到老;姚家的人生活也越来越好。而何沁,除了在大学和姚尚有过接触以外,便再也没有出现,姚良找过对方的消息,何沁在父母的介绍下遇见了如今的爱人,两个人过得幸福美满,是有名的豪门恩爱夫妻。

[E级世界“山窝里飞出的*屏蔽的关键字*”结束,恭喜宿主,D级世界“豪门纨绔可以为所欲为”已开启,是否接受任务?]

[接受。]

[祝您一切顺利。]

姚良还未睁开眼睛,就听见一句叫嚣:“我爸爸都没打过我,你等着,我让我爸收拾你!”

他心生不快,然而再仔细一看,房间里没有其他人,声音是从他手上的手机中发出的,刚才叫嚣的那位对着他哀嚎:“爸!!!你儿子我被人打了!!!”

原来,他是那个从没打过对方的爸爸。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