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每一个世界总要捞点什么走(快穿)》

2. 第 2 章

再次见到妈妈和姐姐是一个月后,不是因为她俩回了家,而是伯爵府的下人带信说琼斯妈妈让英去伯爵府。

她一个小女孩去伯爵府做什么?

问了那来接人的仆人,那仆人却什么也不知道,只让英赶紧收拾东西跟他走。

能怎么办,英只能简单收拾了些要带给妈妈和姐姐的东西上路。

与一堆货物一起挤在马车上,英抱着小包裹寻思琼斯妈妈叫自己去的原因,一边又想着自己寄出去的第三篇稿子不知道报社用了没有,如果用了汇款单又什么时候能寄过来。

上两篇她偷偷取了钱存了小金库,如果第三张汇款单被家里人收到,以后她就藏不了钱了,可她还想存点钱做事呢,自己手上没钱,真是做什么都不方便。

作为一个十二岁的少女,她的存款总共还不到六英镑,也太可怜了。

英投稿的全是科幻故事,作为一个在二十一世纪生活了十几年的现代人,在十九世纪写科幻小说,不需要具备太多技巧,视频、5G、北斗全球卫星导航系统、智能机器人……能写的太多,要不是能力不足,她一天能写好几篇出来。

实在是她的词汇量比英国普通的十二岁小姑娘丰富不了多少,要想写出能发表的稿子并不容易,幸好有哈里哥哥的字典,帮了她大忙。

摇摇晃晃,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到了目的地。

站在凡多姆海威宏伟的宅邸前,英深深吸了一口气,快步跑到角落处来接她的妈妈面前,被拉着绕到宅邸右侧进了一个小门儿。

走凡多姆海威宅的正门?

做梦呢?

“伯爵的朋友送了许多来自神秘的东方古国清国的材料,你看看怎么处理。”

被拉进厨房的英看着熟悉的材料:豆瓣酱、酱油、醋……幸福的快晕过去了。

自打觉醒了记忆,英想念华夏的美食都快想疯了,所以才任性又强势地霸占了布朗家的厨房,由着自己的性子做自己能吃下去的菜。

真的只是能吃下去而已,可是一家人个个都吃得惊叹不已,夸英心灵手巧,能做出别人做不出的美食。

有了来自大中华的食材、调料,她能做出的菜就更多了。

鱼香肉丝、鱼香茄子、水煮鱼、干锅兔、糖醋里脊、京酱肉丝、……

当英从狂热的状态清醒过来时,厨房门外已经围满了人,猛一看去,还以为凡多姆海威家所有的仆人都来看热闹来了。

“快快,把菜给伯爵大人他们送去。”现场唯一处变不惊的琼斯妈妈利索地指挥着仆人,将一盘盘美食送出了厨房。

英伸出手,她还没吃。

琼斯妈妈一把将英的手拍了下去:“我尝过了,这七八个菜都不错,好孩子,表现不错,妈妈记你一功。”

不,她不需要记功,她就想吃点自己家乡的美食。

看着女儿搭拉下的小脑袋,知道女儿小心思的琼斯妈妈给厨房的人一使眼色,大家动作飞快,将事先藏好的材料拿了出来。

“做吧。”

看着再一次摆了一桌子的食材,英深深吸了一口气,这一次,她指挥着妈妈做出了六个菜,妈妈边做,她一边以试吃的名义站在一边吃了个半饱。

一个小时后,简快步跑了进来,拿出一个小礼盒:“伯爵夫人赏给英的。”

“给我的?”英接着礼盒看了看:“夫人吃得习惯?”

她这次做的菜,基本上口味都重,英国人居然也喜欢?

“伯爵的朋友喜欢,还夸咱家厨娘见多识广,夫人一高兴,就赏了你一枚戒指。”简一脸兴奋:“那戒指我见夫人戴过,可漂亮了。”

漂亮不漂亮的她倒无所谓,最主要是能换钱啊,她都快穷疯了。

顺手将小盒子揣起来,见琼斯妈妈忙得没空搭理她,英干脆拉着简,让她带自己逛逛凡多姆海威宅。

“今天伯爵大人在宴客,咱们仆人没得到允许不能出现在贵族大人们跟前,我只能带你在仆人们活动的地方看看。”

聊胜于无吧,英倒是很容易满足。

跟着简把平日仆从们常走动的地方逛了一遍,别说,城堡里传递菜肴的暗道、仆人们处于半地下的宿舍、为了清洗衣物方便建在河边的洗衣房……让人窥到了英国贵族们生活中那不为人知的一面。

快速带着妹妹转了一圈,简很快回去了伯爵夫人身边。

看着到处忙忙碌碌没一刻闲功夫的仆从们,英默默踩着刚走过的小路到了河边。

找了个隐敝的角落窝进去,又是赶路又是做饭累了大半天的英有些抵不过身体的本能,开始昏昏欲睡起来。

甜美的梦境被孩童惊恐的尖叫声打断,而真正惊醒英让她绷紧了神经的,却是清晰的、人类在水中挣扎拍出的水花声。

熟悉的几乎刻在灵魂中的声音。

她也曾这样在水里挣扎……

猛地自草窝里爬起来冲到河边,映入眼帘的一幕场景吓得英连衣服也顾不上脱,飞快跳进了河里。

不到两米深的河水,对于孩童来说却是足以灭顶的存在,连气都没有换,足足游了五十米的英一把将已完全沉进了水中连挣扎都停止了的小男孩托出水面。

当惊惶失措、连滚带爬出现在河边的凡多姆海威家的仆人们终于找到了他们的少爷时,便是见他闭着眼漂浮在河面上。

仆人们几乎绝望地哭喊出了声,然后,他们立刻发现以为已经淹**的少爷正向着岸边缓慢地漂了过来。

“天啦,水下面有什么。”

“是人,有人托着少爷。”

“快,快把他们拉上来。”

几个仆人扑通、扑通跳下河,艰难地踩着河底的淤泥向着漂过来的少爷伸出了手。

背上的重负终于被接走,英在水里翻了个身,放空了头脑面朝上漂浮在水面上急促地喘息着,耳畔是一声接一声的急呼与惊叫,还有由远而近越来越大的喧哗声。

“伯爵大人来了。”

“快,快让开。”

“大人,少爷失去了意识,需要马上送医。”

“安洁莉娜……”男人紧绷却沉稳的声音。

“姐夫,我可以的……我绝不会让他出事。快,把孩子抱回卧室……”

……

嘈杂的、喧闹的……所有的声音都很快离开了河边,留下像睡着了一样静静躺在河中央的女孩独自聆听着河里鱼儿的打水声,林中鸟儿的鸣叫声,还有风吹动树梢叶片的簌簌声。

时间如河水一样,缓慢却恒定地流淌着,随着太阳的移动,树阴也在水面延长,躺在树木的阴影中,英几乎是惬意地叹息了一声。

“你不上来吗?”

一个清亮的童音打破了河面的沉寂宁谧。

轻轻划动水波,如游鱼一样在水中掉了个头,英抬起头……头发盖在脸上,挡住了视线。

叹了口气,抬手将头发撸到头顶,英一抬眸,便看到河边站着的一大一小、衣着华贵、一看就是上等人的两位绅士。

绅士的后面,自然少不了身姿笔挺、双手托着折叠得整整齐齐毛巾的执事。

“感谢英**的善举,让我家的孩子得以脱离溺水之险。”英俊得让人挪不开眼的男人温柔地微弯腰向水中的女孩伸出手:“水中寒凉,请让我为您效力。”

几乎是被蛊惑地向着那只手游了过去,直到被拉上岸、被温柔地用毛巾裹好,英方才回过神来。

小姑娘的陡然后退打断了男人收拢毛巾的动作,他疑惑地抬眸,看向涨红了脸的美丽小姑娘:“可是有什么不妥吗?”

“非常感谢您为我送来毛巾。”再一次近距离被过于英俊的容颜暴击,英深吸口气,警告自己不要被男色所迷:“请问那孩子醒了吗?”

“孩子在她姨妈的救治下已经醒过来了。”

“鄙人文森特.凡多姆海威,很抱歉因为惊忙冷落了英**,让您困在水中不得脱身。” 男人收回手,脸上露出霁月般明净柔和的笑容:“请英**原谅鄙宅的不周到,希望您不会认为凡多姆海威是连救命恩人也顾及不到的薄情之辈。”

男人一手抚胸,微弯下腰,向英行礼致意。

随着男人的动作,他脚边小小的孩子也弯下腰:“请英**一定给我们弥补疏失的机会。”

本就英俊无匹的伯爵低下头,温柔地看过来,那专注的目光让本已冷静下来的英再次感觉目眩神迷起来。

揪紧几乎将她完全裹住了的大毛巾,英生疏地蹲身像淑女一样回礼:“伯爵大人您太多礼了,英只是贪恋河畔美景,才会久处水中。”

所以,为什么来给她送毛巾的不是女仆,如果是女仆,她现在也不会紧张得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

不敢再回视男人含笑的俊颜,英转头看向男人脚边直起腰比她还低一个头的小孩:“事有轻急缓重,我认为刚才最优先的事应是救治溺水之人,其它任何事都要放在这件事后面,因此,小绅士完全不必认为将英留在河中是疏失。”

看着小小的一脸严肃的小绅士,英心中一动,下意识冲着他挤了挤眼:“……而且,我要感谢凡多姆海威让我有机会在这样美丽的河中畅游。”

小男孩几乎是惊诧地看着女孩美丽如黑宝石一样的眸子里流泄出的那丝狡黠,“这,我,你……”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