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每一个世界总要捞点什么走(快穿)》

4. 第 4 章

熬夜看书的后果,是第二天被恼怒的妈妈从客房柔软的大床上拖起来按着脑袋洗漱。

困倦地站在地上由着妈妈一边训斥一边揪来扯去打理,英的心里平静无波,那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让琼斯气得不行。

“在家里也就算了,到了伯爵府上你也敢这样懒散,下次再不让你来了。”

“哦。”英无动于衷。

琼斯咬牙切齿:“我说以后再不让你来伯爵府了。”

确定自己完全被打理妥当的英闭着眼扑进妈妈怀里:“嗯嗯。”

“不许撒娇,该用早点了。”

变身狗皮膏药的英转了半圈扑在妈妈背上,抱着妈妈的腰,打个呵欠,嘟囔:“背着走。”

“放开,什么样子。”琼斯又好气又好笑,却拿小女儿没一点办法。

“不想走路。”

“你几岁了,还耍赖?”

“三岁。”英回答得斩钉截铁。

“三岁!”琼斯:“你九年前就三岁了。”

“在妈妈面前我永远三岁。”某人完全不知廉耻。

“快点,我马上要为午餐做准备,没那么多时间和你耗。”琼斯坚决地将缠在腰上的两只小手扯开。

“唔啊——”知道不可能再缠着妈妈撒娇的英大大打了个呵欠,将自己从妈妈背上撕下来。

“早上吃……”捂在嘴上的手还没拿下来,眼角还挂着因为呵欠浸出的泪花,“什么”两字却因为房门外站着的呆滞的小正太消逝无踪。

“嘿!”英抬起手,冲衣装笔挺的小孩打招呼:“早上好啊。”

“早,早上好。”目睹了一切的九岁男孩下意识回应,而后猛地反应过来,再次将小脸涨起了红苹果。

“那,那个……”

“什么?”英抬脚走向男孩。

却目瞪口呆看着男孩突然像被火点着了屁股一样一溜烟跑了。

惊诧地看着男孩留下一路烟尘,几秒钟就消失在城堡转角,英一脸莫名转头看向妈妈:“他来干什么的?”

没好气地瞪一眼女儿,琼斯再次检查了一遍女儿的着装,觉得完全不会失礼后,利索地转身,当先快步向餐厅走去:“伯爵一家每天八点准时用餐,小少爷应该是来请你用餐的——住在别人家还晚起,你今天太失礼了。”

“我不是和你们一起吃吗?昨天还和你们一起吃的,总不会今天就要和伯爵家的人一起用餐吧。”

“早上夫人吩咐厨房把你的早餐也备上。”琼斯哼一声:“跟着我们能吃什么,跟伯爵家人一起吃的才丰盛呢。”又厉声吩咐:“用餐时不许失礼,知道吗。”

“哦,知道了。”

将女儿送到餐桌边,琼斯再次警告地瞪一眼小女儿,转身走了。

转身……走了!

看着母亲快步、无情离开的背影,英无奈地转身,向齐齐看向她美得像画的一家子轻轻点了点头:“失礼了,请原谅一个熬夜看书后睡得不知今夕是何夕的女孩吧。”

看着女孩淡定地在仆人拉开的椅子上落坐,伯爵夫人含笑回睇:“英*屏蔽的关键字*不必介意,现在时间正好。”

又转头看向身畔温和笑着的丈夫:“英*屏蔽的关键字*喜欢书藉,伯爵准备的礼物她一定会喜欢。”

随着英坐上餐桌,仆人很快将早点送了上来:果汁、水果、煎蛋、熏鱼、麦片粥、面包、果酱及红茶。

“礼物?”英抬起的手又放下,疑惑地看向笑得一脸温柔的伯爵:“送给我吗?”

伯爵抬手一示意,他身后的中年执事就将手中的托盘送到了英的面前。

英拿起托盘中的信笺,打开。

“推荐信?”英惊讶地抬眸看向伯爵:“为我?”

咽下麦片粥,伯爵用餐巾按了按嘴角,向一脸诧异的英点了点头:“北伦敦女子教会学校专擅女子教学,招收4-18岁的女学生,相信以英*屏蔽的关键字*的才智,学校的课程不是负担。”

英想了想,知道这是伯爵对于自己昨天救之人举的回馈,本以为贵族对于佃农的付出会视为理所当然,没想到居然会用心准备了谢礼——虽然这回馈太丰厚了一些,可是对于她来说,却没有比这更好的礼物了。

放下推荐信,英叹息着冲伯爵点头:“感谢伯爵的厚赠,这份礼物实在太珍贵了。”

十二岁的小女孩像成人一样满脸感慨地致谢,在某种所有成人都会有的心理驱使下,伯爵与伯爵夫人脸上的笑意都有了一点加深。

“很高兴英*屏蔽的关键字*喜欢凡多姆海威的礼物。”伯爵优雅地点了点头,转移话题:“英*屏蔽的关键字*能跟史密斯牧师快速学会中文,又熟练掌握了母语,想来学校教导的法语也会很快精通。”

这是告诉她学校会有法语课?

还是在赞赏她的学习能力?

以及,这么快就把她查了个底掉,该说真不愧是凡多姆海威吗?

但是,我能快速学会中文是因为它刻在我的灵魂上;能熟练掌握英语,也是因为第一世学过十几年早有基础,而根本不是因为什么学习语言的超强天赋……

心里的小人跪在地上流着宽面条泪悲泣,英脸上还要带着微笑谦逊地表示自己即使已会两国语言也完全不值一提。

我真的太难了!

“若空闲时间不知如何安排,英*屏蔽的关键字*还可以选修插花、音乐、绘画或德语、击剑、马术之类,*屏蔽的关键字*们总有些聚会需要参加,多两项爱好会有更多机会交流。”

不,请相信我,能学好法语就已经超负荷了,空闲时间,不存在的!

“谢谢伯爵的建议,我对击剑和马术很有兴趣。”英一边切煎蛋一边努力微笑:“如果有射击课就更好了,女士们多学一点自保的技能心里会更有安全感。”

女孩晶亮的黑眸里迸射的光芒让伯爵若有所思:“这种思想法兰西斯一定很喜欢。”

听到丈夫的评语,瑞秋放下手中的果汁,轻笑着建议:“说起来,咱们回城堡后还没宴请米多福特侯爵及其家人,不如下周办舞会怎么样?还有安,我也想她了。”

“舞会!”伯爵一边给面包涂果酱一边思考着妻子的建议:“不如请几家亲近的,正好把英*屏蔽的关键字*介绍给他们。”

可是转过头,看着虽然努力将自己当成大人却完完全全是一个小姑娘模样的英,伯爵最后还是放弃了:“太早了。”

至少要等到成年才能将这孩子引入社交界。

埋头认真吃饭的英虽然分出心神注意听伯爵夫妻俩的交谈,但是美味的早餐还是抓住了她的大部分注意力,不得不说,传统的英国早餐也是很香的,不比华夏的早餐差。

看着英享受地啃着面包,一直默默坐在儿童椅上静静用餐的小男孩疑惑地拿起自己涂好了果酱的面包咬了一口。

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味道,没有变得更好吃。

一边吞咽着,一边下意识追逐英的双手,看她叉起一块草莓,男孩也跟着叉起草莓,当她喝了一口红茶,他也端起了茶杯。

看着女孩吃着他惯常食用的早点,然后眯着眼睛露出一脸享受的表情,似乎自己口中的食物也变得更美味了。

不知不觉吃了比往日更多量的男孩在女孩放下刀叉后猛地僵住了。

他吃撑了!

他居然撑着了!

太失礼了。

再一次,男孩涨红了脸。

早将儿子在餐桌上的一切表现看在眼内的瑞秋含笑调侃儿子:“亲爱的,厨娘的手艺提高了不是吗”

顶着红通通的脸,男孩一本正经地回答:“是的妈妈,厨娘今天的面包烤得不错。”

“那我们应该奖励她。”瑞秋一双美丽的眼睛笑成了月芽。

“妈妈如果也觉得满意的话。”努力让自己保持形象的男孩矜持地回答。

“嗯,我也觉得今天的面包烤得很好。”瑞秋回头冲丈夫身后的中年管家点头:“田中,这个月记得给厨娘涨薪。”

一丝不苟的田中恭敬地弯腰:“是的,夫人。”

半个多小时的早餐时间后,英被瑞秋带到了她的起居室,又得到了两本书,这一次,是瑞秋赠送给她的。

“我留下了亲友赠送的,这是我自己买回来的重复书籍,送给你以遣闲暇时光。”

“多谢夫人,我会好好珍惜的。”

“不必太在意,你家离城堡不远,若有需要可以随时前来,”伯爵夫人抬手将一朵白蔷薇自花瓶中取出,递到英的手中:“如这朵蔷薇,书只是悦人之物,不必太过在意。你以后来城堡,读书也罢,陪着我在花园闲坐也可,生而有涯,让自己的每一天过得美好舒适,方不负这美丽生命。”

这才是贵族的心态吧!

他们自出生,便已站在终点线上,不需奋斗,已拥有了一切,于是,如何让每一天过得享受,让享受变成一种高雅的艺术,便成了许多贵族的一种追求。

学习不再是一种急迫的追逐,而是由心而生的兴趣,而后由兴趣衍生探求。

于是,学习,就少了许多功利,变得更加纯粹。

长久处于这种完全没有危急感的生活,实在想紧迫起来也难。

所以,不久的将来,温水中的凡多姆海威才会那样轻易地被摧毁,不曾做出一点反抗吗?

而带着明显凡多姆海威痕迹的布朗家在这场灾难里又要如何自保?

连伯爵也不曾逃出的灾难,小小的佃农真的可以独善其身吗?更何况妈妈与姐姐都在伯爵府服务,她要怎么在灾难来临时保住她们的性命……

回到客房的英轻抚着伯爵亲笔写下的推荐信以及信封中的一张汇票,久久难以做出决定。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