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每一个世界总要捞点什么走(快穿)》

6. 第 6 章

在布朗家的女人们靠在一起互相安慰时,凡多姆海威宅邸的房顶上,两条胳膊下各夹着具尸体飞掠前行的葬仪屋与白色的亚修擦肩而过。

“你是谁?”

葬仪屋的两条胳膊紧了紧,头也没回地快速消失在黑夜里,夜风中,留下了他极具辩识度的轻笑与喃语:“小生不过是替人类最后一程提供礼仪帮助的微末存在,不值一提。失礼了,小生先走一步。”

“污秽的存在,唯有火才能彻底清洁,放下我的材料。”亚修斥喝着飞速向着那个黑影追了上去,只是,不过几个眨眼,黑影就完全失去了踪迹。

从来不曾被这样轻视的亚修愤怒得失去了对自身力量的控制,毁掉了周围几里内所有的树木。

远处,葬仪屋停下脚步,回头看向那有着巨大力量波动震荡的方向:“污秽,呵呵,世上哪有什么绝对洁净。”

冷笑着,葬仪屋再不曾停顿,快速向着自己的老巢掠去。

每个人的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无论是鸡毛蒜皮的小事还是生死尤关的大事,无论成人,还是小孩,都将为自己的选择承担因之而来的种种。

英在做出决定时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只是,她没想到,最先找上门的不是伦敦警察厅,而是死神。

高挑帅气的西服青年彬彬有礼坐在与他的气质完全没有一点关联性的普通人类的家中,淡淡做完自我介绍后直入正题。

“抱歉打扰。”冷淡的青年直视坐在会客厅木椅上的十二岁少女:“根据前辈的指示,前来找英小姐了解情况,还请英小姐不吝赐教。”

英抱着硬皮书,试图不着痕迹地推脱:“前辈?史皮尔斯先生的前辈我认识吗?”

威廉T史皮尔斯,死神派遣协会管理科所属死神,介于人与神之间的超凡存在,来找她一个小小的人类做什么?

抬手推了推脸上的方框眼镜,威廉T史皮尔斯淡定看着眼含狡黠的少女:“根据我们的调查,文森特凡多姆海威与瑞秋凡多姆海威是英小姐的恩主,恩主家里被烧得片瓦不存,英小姐就不好奇他们的下落吗?”

“下落?”英的眼睛一亮,腰背下意识挺直:“这么说伯爵夫妇逃过了那场火灾吗?”

“很抱歉不能给予英小姐肯定的答复。” 威廉T史皮尔斯淡漠回道:“如果英小姐有隙,可以参加葬仪屋前辈为伯爵夫妇举行的告别仪式。我今天冒昧前来,是想请英小姐指教,请问英小姐是怎么知道有人要刺杀伯爵一家?”

“啊,是这件事啊!”英泄气地软下了腰,有些垂头丧气地看着膝盖上瑞秋赠送给她的书籍:“和同学上街买东西,有行驶的马车跟在我们身后,马车内有两个男人低声交谈着,我听到的。”

“马车?”威廉T史皮尔斯犀利的目光试图看透少女是否在说谎:“看来那马车一定是停下来了,才会让英小姐听完了整个过程。”

“我和同学坐在前一辆马车,从身后跟着的马车里传出来的密谋杀人计划我听了很惊惧好不好,” 英没好气翻了个白眼:“天生听力好也不是我能控制的。”

“英小姐有一个厚重的灵魂,只是没想到这灵魂不但没拖累英小姐的身体,还让英小姐拥有了超越常人的听力。”威廉T史皮尔斯的双眉狠狠皱在了一起,他再次打量着明明只有十二岁,却稳重镇定如成人的女孩,“希望英小姐的心态能一直如现今一样淡定,超常的能力总容易让凡人迷失。”

“厚重的灵魂?”英对于自己的听力不太在意,反而疑惑地偏头看向对面的制服帅哥:“那晚去找我母亲时,碰巧遇到葬仪屋先生,他也说了同样的话,虽然我并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似乎祸福难定?”

“如果用重量来衡量常人的灵魂重量。” ”威廉T史皮尔斯微转头看向窗外似乎很忙碌、不停从会客厅前路过的布朗家的人,眼神淡漠而无情:“英小姐灵魂的重量是常人灵魂重量的三倍。”

“常人灵魂的重量。”英的眉头控制不住地挑了挑: “虽然有些冒昧,但还是想请史皮尔斯先生为我解惑,请问史皮尔斯先生的灵魂重量是常人的多少倍呢?”

威廉T史皮尔斯回头淡淡看着终于压不住露出叛逆本性的小姐:“虽然有些不太谦虚,至少万倍。”

英终于没忍住自己的惊讶:“你们与人类的差别有这么大吗?”

“我们?人类!” 威廉T史皮尔斯目光如剑:“果然,英小姐知道我们的身份。”

英牙痛地吸了一口气,终于不得不在史皮尔斯如有实质的目光下低头:“啊,是呀,我知道呢,因为辖区牧师就不是普通人啊,我打小听他讲故事长大的。”

“牧师。”威廉T史皮尔斯目光闪了闪:“讲故事。”

“史密斯牧师是一个见过东方僵尸、埃及木乃伊、西方魔鬼的存在,他说英国黑暗世界的帝王交游广阔,自身所具的魅力不但在人类群体中所向披靡,在神的群体中也得到了认可……提到了死神啦、天使啦诸如这类存在。”

史密斯牧师!

如愿从英这里得到了一条线索,威廉T史皮尔斯终于站起身,有礼地对英点了点头:“感谢英小姐的帮助,我会去寻求史密斯牧师帮助。”

暗自吐了吐舌,英站起身,将这位严谨认真的死神送出门。

“英小姐。”威廉T史皮尔斯突然站在门前,微转身自眼角瞥了身后的女孩一眼:“通常人类的身体只能承受与他本身相符合的灵魂重量,如果灵魂过重,装载灵魂的身体就会较常人更快溃坏。”

说完,高挑帅气的死神再不停顿,踏着严谨的步伐目不斜视、一脸冷淡走出了布朗家。

会较常人更快溃坏吗?

看着远去的笔挺背影,英若有所思。

“小英,这人又是谁?”棕色头发、褐色眼睛的哈里布朗轻呼着从外面扑进来,一把抱住比他小两岁的妹妹,十四岁的少年惊吓地叨叨:“啊,他看过来时我都不敢动弹,好像看到了学校严厉的管教老师。”

被打断了思绪的英扯住哈里哥哥的衣襟,笑得一脸的不怀好意:“你在学校经常见管教老师?”

“啊?”一句话没说妥当,就被妹妹抓住了小辫子的哈里布朗有些傻眼地低头看着妹妹,一时有些懦懦,“小英,你说什么呢,哈哈,学校的学生不都害怕管教老师吗?”

看着哈里哥哥忐忑的模样,英大发慈悲地只是挑了挑眉,没再找他的事儿:“圣诞节需要的小松树家里还没准备好。”

“我去,我去。”哈里几乎是蹦跳着跑了出去,啊啊,明明小时候的妹妹又乖又软又可爱,为什么现在的妹妹这么可怕!

看着小儿子很快败下阵来,琼斯妈妈不得不自己上阵。

“小英啊。”

“怎么了妈妈?”英转身走回会客厅,直接窝进了角落放置的软绵绵的沙发里。

“那个……”琼斯看一眼屋门外伸着的一排脑袋,狠狠瞪了一眼,转头,干脆直接开口问:“今天这来访的人是什么来历啊,看着怎么像市政府里那些老爷?”

市政府的老爷?

这位老爷可比市政府的可怕多了。

英一边分心想着刚离开的死神大人,一边应对妈妈的关爱:“斯皮尔斯先生是史密斯牧师的朋友,是伯爵朋友的晚辈,他有些年头没见过史密斯先生了,今天是来打听史密斯先生的住处。”

“牧师先生当然住在教堂啊。”琼斯有些莫名其妙:“这还需要打听吗?”

“牧师先生不是才回来一年吗?从伦敦来的人去找他,都会路过咱家,方才那位斯皮尔斯先生顺路就进来问问,以免自己找错方向。”英抬头朝妈妈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说起来,妈妈,我的稿费……”

琼斯仿佛突然想起来自己的圣诞大餐还没准备好:“还有火鸡,我居然把圣诞的火鸡漏了,简,简,快过来帮忙。”

看着利索地快步出了会客厅的妈妈,英不乐意地冲着她的背影喊:“我要吃煎小牛排,你不做我就闹。”

“唉呀,知道,知道了。”琼斯气恼的骂声从门外传进来:“死丫头,一点不肯吃亏。”

听着妈妈精神十足的声音,窝在沙发里的英笑眯了眼,真好,妈妈终于又恢复精神了。

自打十天前从伯爵府死里逃生跑出来,回到家琼斯妈妈就病了,在床上躺了一周都没什么精神,今天终于又恢复原来的样子了。

想到伯爵府,英脸上的笑容也淡了下来。

这些天,她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哪儿也没去,伯爵府的主人们下落何处、会遭遇什么,对于她这个人小力微的佃农家女儿,除了在心里担心一下,她其实什么也做不了。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