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每一个世界总要捞点什么走(快穿)》

11. 第 11 章

黯沉的夜色里,一个黑色的影子出现在女子教会学校,几个闪动间,落在了宿舍楼前。

老师宿舍里,黑暗中闭目沉睡的威廉. 霍享索伦突然睁开了眼。

“果然不肯罢手。”

几乎是下一瞬间,威廉. 霍享索伦出现在了学生宿舍的楼顶,他垂目一扫,闪着异样光芒的眼睛落在最角落处的一间宿舍。

“嗤。”看着缩在床角,一脸戒惧看向他的小女孩,弗朗西斯不屑地哼了一声:“小丫头,你是什么血脉?”

“什么?”英戒备地看着一脸不善的阴柔青年。

“装什么傻。”弗朗西斯有些不耐烦:“白天的时候我看到了,把你围在里面的贝壳形状的波纹,啧,那是一道屏障吧。”

英的眸子闪了闪,放下了抱着双膝的手,以一种略放松的姿态看向站在床前的弗朗西斯:“血脉啊,那么霍享索伦的血脉是什么呢?”

目光贪婪地看着终于放下伪装的少女,弗朗西斯伸出舌头舔了舔殷红的唇,“霍享索伦自然是最尊贵的血脉,小丫头,你的味道很迷人,你知道吗?”

英摇了摇头,无视了青年那不怀好意的目光:“味道?”

“是的,味道。”弗朗西斯垂涎地看着床角处的羔羊,眼中泛起邪意:“香甜诱人、干净纯洁,最迷人、最鲜嫩的味道。”

看着一步步逼近的青年,英的身周再次泛起半透明的波纹,将她整个人都包裹在了里面。

“对,对,就是这个。”青年几乎是狂**看着英身周的波纹,他爬上床,伸出手,五指弹出尖锐的指甲,全力向着那层波纹挥出一爪。

可抓碎钢板的一爪落在波纹上,却如攻击在了虚无之中,那层半透明的屏障不仅消弥了所有的攻击力。

就在弗朗西斯怔愣的瞬间,英身周的波纹突然轻轻一震,一道足以撕虎裂豹的攻击凭空出现直接落在了弗朗西斯的身上。

一声闷哼,青年直接被从他进来的窗户撞飞了出去,砰一声落在了宿舍楼外的草坪上。

英从床上站起身,走到窗前,探头看向楼下,看到阴柔青年从草坪上站了起来,身上沾满了泥土枯叶,显得很是狼狈。

仰头看着窗前俯视着自己的少女,弗朗西斯有些不忿地轻哼了一声,看起来只小羊羔并不易捕食呢,现在还在她身周波动的那圈屏障看似透明无形,却如同天堑,将她与世界分割开来,让人根本碰触不到,如此,自然没人能伤害到她。

有些不甘心的弗朗西斯目中红光一闪,向着窗前的少女伸出手——一只巨大的冰爪直接扣向少女,意图将她整个人从窗内抓出。

感知力顺着冰爪漫延,这一次,弗朗西斯很清晰地感觉到,他的冰爪抓住了什么,可是,却无法将其带走,因为那爪中之物是一团风、一团空气、冰爪可以感知,却无法抓取。

并且,在一种无力的力量在飞快的消耗他的冰力,很快冰力耗尽,冰爪消融一空。

冰爪消失的同时,弗朗西斯心头警兆陡现,他飞快后退,几个起落已掠出百米,可是,凭空出现的巨大攻击却再一次精准地落在了他的身上,只是这一次却不像第一击那样轻巧,直接打得弗朗西斯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大洞,噗的一声喷了口血。

远远地再次看了一眼那站在窗前的少女一眼,弗朗西斯再不多做停留,飞快退入了黑暗之中。

又在窗前站了十分钟,确定人确实已经退走的英关上窗,回到了床上。

房顶,威廉. 霍享索伦有些意外弗朗西斯会铩羽而归,不过既然学生无事,他也闪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里。

女生宿舍内的英躺在床上,久久难以入睡,最后,她放弃地起身点燃烛台上的蜡烛。

烛光中,英摊开放在被子的手上,浮现出一枚半透明的蚌壳。

随着她的意念,闭合的蚌壳无声打开,蚌内,指肚大的白色珍珠在烛光下散发着美丽温润的光芒。

这蚌壳、珍珠,都是英的,是她上一个世界存留下的。

上个世界她是龙宫里普通的蚌女,生而有灵,用短短二十年时间修出了人身,只是,身为蚌女的她天生攻击力低下,倒是一身外壳被她用了无数材料炼得无比坚硬,可惜再坚硬的外壳也抵不过神力辗压,在一次龙宫庆典中,无数如她一样的海洋生物无声死在了海中,直到现在,她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她的死亡,只大约知道是有神在龙宫里与龙王打了起来。

神仙打架,百姓遭殃,作为一个莫名遭遇了飞来横祸的生灵,她没想到自己会在二维世界出生,还找回了前两世的许多记忆。

第一世,她是生活在华夏的一个普通高中生,不知原因地死去后,在第二世出生在海中,然后,再次不知原因身亡。

第三世,她在母体内纳先天之气于已身,出生后却因胎中迷将前两世都忘了,直到一年前溺水,沉入河底陷入假死状态,才觉醒了前两世的记忆,而直到那时,她才发现自己所在的是《黑执事》的世界。

对于一个攻击力几乎为零的人来说,这个有死神、天使、恶魔的世界实在不怎么安全。

不过通过今夜弗朗西斯的两次攻击,倒让她有了意外之喜,原来,被她用龙宫无数珍宝材料炼过的外壳不仅可以反弹攻击,还能将她与世界割离,不让任何人碰到。

到底没枉费了她在龙宫那些年一门心思的辛苦收集。

不过,英也不敢自大,毕竟既然当初龙王战斗的余波都没抗住,说明达到一定层次的当力量,完全可以辗碎自己的外壳,让自己无处可逃。

靠在枕上,脑中转了无数念头的英慢慢合上双眼,沉入了梦乡,而随着她的入睡,她手心的蚌壳无声闭合后隐匿无踪。

半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埋头学习的英并不怎么合群,不过即使如此,她仍然感觉到了周围紧绷的气息,毕竟,学校外出的学生连续失踪了好几个可并不是什么隐秘的事,早在私底下被学生们传得人尽皆知。

“英。”

一声呼唤,让英站住了脚,她转回头,身后,一个着蕾丝花边、公主袖华丽长裙的金发少女追了上来。

“我跟着姑母走了一个月,没想到刚回来就听说你回学校了,真好。”金发少女高兴地跑到好友身边,围着她转了一圈:“你长高了,是吗英,你肯定长高了,现在有一米五了吗?”

“是,刚回学校的时候量过,确实一米五了。”英抱着书与好友一起向教室走:“玛莎,听说你和姑母去巴黎购物去了,今天这裙子真漂亮,是在香榭丽舍买的吗?”

“好看吗?”玛莎兴奋地牵起裙角原地转了一圈:“怎么样,这青金色好看吗?这是我姑母挑的,我其实更喜欢淡绿,可姑母说这件更华丽,你觉得呢。”

“你的眼睛是青金色的,裙子和你的眼睛很配,很漂亮。”看着玛莎白嫩的小脸因为自己的泛起一层薄红,英忍不住笑了:“咱们学校如果要给外貌打份,你进前三肯定是没问题的,你应该习惯夸讲才对。”

玛莎有些羞涩地扭了扭:“可是只有你愿意称赞我。”

因为有着印度血统,在学校的贵族女孩群体中,玛莎确实受到一些排挤,也因此,她才会与英成为好朋友,因为英连贵族都不是,自然不会歧视她。

两个女孩相视一笑,相携便要继续去教室,却被一个声音止住了脚步。

“看来英**在教会学校适应良好。”少年清朗的声音傲慢冷淡,却让英飞快转身,看向从房屋转角走来的一高一矮两个一身黑的男士。

戴着黑色高帽、披着黑色披风,脚穿黑色皮鞋的夏尔少爷。

黑色燕尾服、黑色头发、身姿笔挺、姿容完美的黑色执事赛巴斯蒂安。

这两位出现在校园,肯定不会是闲得没事来随便逛逛。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