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每一个世界总要捞点什么走(快穿)》

13. 第 13 章

英回身看向夏尔少爷,却发现他正专注地看着自己的外壳。

“谢谢少爷。”英用喑哑难听的声音道谢:“要不然……”

“变大了。”夏尔开口,打断了英。

“什么?”

夏尔指了指围着两人波动的波纹。

英明白过来,“还能再大。”

毕竟是海中修成了人形的蚌女,原形小不了。

夏尔点了点头,转头看向已将半吸血鬼踩在了脚下的恶魔:“赛巴斯,杀了他。”

“真的吗少爷。”恶魔笑眯眯看着自家主人:“霍享索伦和女王似乎有亲,您确定要我杀死他吗?”

“别废话。”少年的声音坚定而无情。

“既然如此……”恶魔低下头,红眸无情地看向脚下的生物,并拢五指的手尤如利刃,刺向半吸血鬼的心脏:“……只能请你*屏蔽的关键字*一*屏蔽的关键字*。”

“噗!”

利刃入肉的声音,只是,那被刺穿的是地面。

看着脚下空无一物的地面,赛巴斯意外地挑了挑眉:“哦呀哦呀,果然是兄弟情深吗,威廉.霍享索伦亲王阁下。”

走到窗前,收回手并拢放在身侧的赛巴斯含笑看向对面楼顶上的德国亲王:“就这样从我的脚底下夺走猎物真的好吗?”

威廉.霍享索伦冷硬的俊美面容在月光下带上了平日看不到的邪异:“被束缚的恶魔,霍享索伦家的血脉即使不被承认,也非是由人宰割。”

“那么……”恶魔微笑:“……对于死去的贵族*屏蔽的关键字*,你要给出什么交待?”

“此事我自会与女王交涉。”说完,威廉.霍享索伦提起昏迷不醒的弗朗西斯自楼顶跃下,几个起落,消失在黑夜之中。

赛巴斯转身,半跪于地,低下头:“少爷,犯人被威廉.霍享索伦亲王救走了,未能亲手将其击毙,是我失职了。”

夏尔走到窗前,看向夜色下的教会学校。

“意料之中的事,既然霍享索伦说要禀告女王,只需等待便是。”少爷回头向英点了点头:“事情已解决,安心上学。”

夏尔被执事带着消失在夜色中,此时的北伦敦女子教会学校内仍然一片安谧,似乎从不曾发生过任何变故。

“英,英!”坐在花园里修剪花枝的玛莎压低了嗓门,几乎是兴奋地八卦道:“回来了,失踪的三个贵族少女,回来了两个,听说她们是受公主邀请去别宫游玩。”

英仔细观察着手下的花枝,琢磨着怎么修剪才能使之看起来更美:“哦,你见过那回来的两人吗?”

玛莎停下手上的花剪,左右看了看,周围最近的同学离着两人也有四五米远,于是放心地再次凑近了点,小声而快速地描述:“如果是跟着公主去玩,回来应该会大肆宣扬受到的恩宠才对,最起码也应该神采奕奕吧,可是那两位却一幅被摧残的衰朽样子,不像跟着公主去玩乐了几天,更像是被男人……你知道的。”

玛莎心照不宣地冲着英挤了挤眼。

英轻笑,“可是,那几位也不过十五、六岁吧,怎么可能?”

“啧!”对于好友的古板,玛莎回以一个白眼:“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是个书呆子?贵族家的女儿,十三、四岁就乱来的可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毕竟韶华易逝,正该在最青春貌美时纵情欢乐,享受异性的倾慕追逐,如此方不付大好年华。”

英摇了摇头:“太年轻了,身体还没长成呢。”

玛莎对于朋友已经不抱希望了:“十六岁成年,就要进入社交圈找成婚的人选,我说你是不是也该考虑一下将来的事了。”

“我才十三岁!”

“我还只有十四岁呢,我姑母已经在为我物色人选了。”

“女王是二十四岁和亲王结婚的,你不觉得晚一点结婚才好。”

“那是女王啊,我们怎么能和她比,我们自然是在自己最美的年纪找一个合心意的人最重要。”玛莎捂着胸口陷入幻想:“十六岁的成年舞会,在衣香鬓影里,在欢乐舞动的人群中,英俊迷人的伯爵双眸含情地走上来,弯腰邀请共舞……而后一见钟情……花前月下,有无数美丽时光……”

“伯爵?”英打断了玛莎的白日梦:“伯爵要娶的肯定是侯爵家的女儿吧。”

玛莎气恼地横了没有一点浪漫细胞的好友一眼:“为什么就是侯爵家的女儿,男爵家女儿就不行吗?既然他已贵为伯爵,自然可以随意所欲,打一个心爱的女子就可以了呀。”

叹了品气,英中止了这个话题:“另外一个人呢?”

“什么?”玛莎迷惘地看着好友:“另外一个?伯爵还看谁了?”

“我是说学校失踪的三位同学只回了两人,还有一位同学呢?你听说了什么?”

“啊!”玛莎一下回过神来,眼中再次闪起精亮的光:“据说那位已经得偿所愿,与普鲁士亲王系的子弟订亲,如今已不需要再来学校学习进修,毕竟她的最终目标已经实现了不是吗?”

订亲?!

英低头想了想,摇了摇头:“希望是真的吧。”

“这还能假的了?”玛莎回到自己的那棵花树前,“大家都这么说。”

大家说的却未必真实。

月色下的校园没了白日的喧嚣,多了幽静与沉寂。因为管理严格,学生们大多在宿舍内,月下游园的事很少好生,毕竟几十棵树木组成的小树林内一团团黑影在黑夜里还是有让人退避三舍的威力的。

站在高大的橡树阴影中,英有些莫名地看着将她从宿舍叫出来的威廉.霍享索伦亲王。

“弗朗西斯已经被遣送回了普鲁士。”高大的亲王阁下有些不自然地解释:“失去了女儿的子爵也得到了补偿。”

英很想问,为什么要专门来告诉她这些?

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感谢亲王阁下告知,我会转告凡多姆海威伯爵。”

是的,就在解决了贵族少女失踪案后,夏尔少爷已经获得女王亲授伯爵。

“如此就好。” 威廉.霍享索伦阴影中的俊脸僵了僵,“告诉你这件事也是希望你可以安心在学校学习。”

英郑重点头:“谢谢亲王阁下。”

张了张嘴,威廉.霍享索伦想要问的话最终也没问出口,只能说:“那你回去吧。”

“英告退。”

蹲身一礼后,英快速在树影中穿行,走远。

留在原地的威廉.霍享索伦又站了两分钟,最终放弃地转身离开。

无所谓了,想来凡多姆海威伯爵会约束她的言行,不会将半吸血鬼的事泄露出去。

直到威廉.霍享索伦走了好几分钟,黑暗的树林中,两个互相捂着嘴的少女才放松地跌坐在地上。

“天啦,我没看错吧,威廉.霍享索伦亲王阁下,他居然跟一个佃农的女儿幽会。”

少女尖利愤怒的嗓音在树林里回荡,吓得她的同伴赶紧再次捂住了她的嘴:“嘘嘘,小声点,你想引来管教老师吗?咱们可是偷偷跑出来的,你想再次被关进忏悔室吗。”

同件的提醒,让尖叫的少女激灵灵打了个冷战,黑暗的忏悔室,她可不想去。

“那个低贱的下等人,她居然敢勾引亲王阁下,她哪来的胆子。”被捂住嘴的少女用力拉开同件的手,仍然满腹怒火,却尽力压低了嗓门:“你也看到了吧。”

“太远了,我只看到亲王阁下和她说了几句话,可是,咱们也没听到他们到底说了什么。”少女的同伴显然冷静得多。

“他们能说什么!”少女愤恨地捶地:“两个地位有着天壤之别的人能说什么,那个女人,她,她长得也没那么漂亮呀,何况她连贵族都不是。”

“也许,是亲王阁下训斥她呢。”少女已经很激动了,同伴并不想再刺激她:“你也看到,他们在一起只站了两分钟,并且两人的距离靠得并不近,至少、至少超过一米,这个距离可不像是幽会的人会保持的距离。”

“嗯?”同伴的分析,让少女发热的脑子冷静了一点:“你是说,他们不是来幽会的?”

“我觉得不是。”少女不再歇斯底里,同伴忍不住松了口气,作为一个地位更低、属于陪衬性质的同伴,她对于这位家族要求她亲近的伯爵家的次女从来都不敢怠慢,能让她平静下来,她也才能过得轻松。

“那是什么事能让亲王阁下屈尊降贵和一个佃农家的女儿说话?”少女的怒火被同伴抚平,不免又生了新的疑问:“咱们在这里可是看得清清楚楚,是亲王阁下当先走了进来站在树木的阴影下等着她的,嗯,你说是不是亲王发现了那女人的跟踪,等在那里训斥她?”

“这个……”不敢轻易下结论以免引来少女怒火的同伴给出建议:“咱们明天可以找机会拦住她,问清楚,想来她也不敢隐瞒。”

“对,就明天,一定要堵住那个女人。”

知道威廉.霍享索伦亲王的爱慕者遍布整个学校,只是,英没想到,自己会成为了这些爱慕者攻击的目标。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