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每一个世界总要捞点什么走(快穿)》

16. 第 16 章

“除了旗袍,别的汉服也喜欢,可惜估计会做的人很少。”英有些遗憾。

蓝猫想了想:“外面的料子不好,如果英**喜欢,我那里有布料,也有专人缝制。”

“真的吗?”英拉着蓝猫的手,一脸感激:“你不知道,我以为唐人街这边应该什么都能买到,可逛了几个小时,居然没找着做旗袍的店铺……蓝猫,你帮了我大忙了,我需要为同学准备回礼,想了许久,就想着做几身旗袍送她们,反正贵族**们生活奢华得就想找新鲜,是吧。

蓝猫,你看这样行不行,老外肯定和中国人的审美不太一样,我给点意见,你让师傅给做几身改良旗袍,当然劳累了师傅,辛苦费我肯定要出的……”

蓝猫目瞪口呆地看着英快速从怀里掏出几张图纸,打开后展示给她看:“要想穿出旗袍的神韵,真是很需要气质与身材的,我在学校也学了一些关于服饰与绘画的浅显知识,就想着改改,你看西方人的身材跟东方人还是有些差别的,稍微改一下,改得符合英国人的审美、体形,这些制作精美的旗袍一定会非常受欢迎的,你说是吧。”

蓝猫呆呆地点头:“哦!”

将几张图纸塞进蓝猫的手里,英一脸如释重负:“蓝猫,那就拜托你了。”

眼见自家的猫几句话的功夫就被那位完全不拿自己当外人的英**指使了,一边耳朵还灌满了英的哥哥满腹牢骚的刘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差点连脸上一直温文的笑都维持不下去了。

对于人的情绪非常敏感的英突然觉得尾椎骨有些发寒,下意识紧张地四处张望了一眼,难道少爷家的执事出现了。

很显然,虚惊一场。

左看右看没看到恶魔执事的英长长吐出一口气,拍拍胸口:“自己吓自己!”

“英**在找什么?”好容易等到哈里换气的功夫,刘抓住机会转头看向一脸心有余悸的英。

“刚才我背后发凉,我以为少爷家那位赛巴斯在附近。”想了想,英稍稍提示了一下刘:“**我告诉你哈,赛巴斯的武力值很高!非常高!高于人类!”

高于人类!

这是什么形容?

刘有些不清楚到底是英**对于汉语不熟练导致表意不当,还是别有所指。

而还不等刘想清楚,喝了茶缓过神来的哈里拍了拍妹妹的手,表示该回家了,要不然到家时天就要黑了。

“这落后的交通!”英哀叹一声,不得不告辞离去,当然临走前,她把自己的小钱包整个塞进了蓝猫的手里:“蓝猫,材料费、手工费,多退少补哈,有劳了。”

眼见那兄妹俩一溜烟跑没了影,刘转头看着蓝猫,“猫啊,你都干了些什么?”

蓝猫抬手将图纸与钱包一起放在了刘的手里:“哥哥,都交给你了。”

“你可真会替我找事儿呀。”刘一边抱怨一边有些好奇地打开小钱包,意外地居然在里面翻出了五十英镑:“没看出来,这位英**居然是个小富婆。”

顺手把钱包与图纸一起塞进了怀里,刘拉起蓝猫:“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走吧,找裁缝张去。”

带着蓝猫走出店门,刘的脚步微顿,目光自街角一个少年的身上扫过,而后方转身离开了。

少年在刘走后狠狠打了个哆嗦,快步跑回了先前的饭店,找到了自家主人,报告了自己跟踪的兄妹的情况。

“……那位**和青帮的人很熟。”少年偷偷吐着气:“就是那个开着**馆的家伙。”

“**?”靖远皱了皱眉:“怎么会跟他认识。”

“少爷,我看到了,那位**给了**几张图纸。”

“图纸?”靖远的精神顿时一振:“什么图纸?”

“太远了,看不清,不过我看到**把图纸塞进了怀里,看起来很重视。”

“这样!”

靖远想了想:“可以找人和**接触一下。”

回家的马车上,哈里郑重地看着妹妹:“以后你一个人不许去唐人街。”

英靠在车厢上,垂下眼皮:“知道。”

仅仅一天,英对于十九世纪的唐人街就已经有了一个完整的印象,狭小混乱、物资匮乏,现在的华夏,不是后世的世界强国,现在的唐人街也没有后世的繁华,她和哥哥一路走过,身后总有意无意跟着几个身影,虽然不知道是什么身份,可是她知道,如果没有牛高马大的哥哥在身边,她一个小女孩一定不怎么安全。

“还有那个刘。”哈里皱了皱眉头:“你说他是伯爵的朋友?”

英点头:“是啊,你知道吧,伯爵管理约束着伦敦的黑暗世界。”

哈里倒吸了一口气:“刘是黑帮?”

英理所当然:“要不然呢?不过,只要不侵犯到他们的利益,无论是刘还是伯爵,其实都是好人呢,你觉得咱们这些小平民,会与他们有什么利益冲突吗?”

哈里僵了僵,当然不会。

英:“没有利益纠葛,就与他们平常相处就是,尊重对方、不存非份之想……这次我要找好的制衣裁缝,有刘代劳我就可以当甩手掌柜,事儿办完了就可以安心写稿挣钱……唉,跟那些贵族同学交往太耗钱了,为了准备礼物,我的小金库全都掏出来了。”

看着泄气的妹妹,哈里也很无奈,其实他也有妹妹同样的烦恼,只是他的同学多是平民、商人家的孩子,比妹妹要好一点,但是仅仅这样,交际也很费钱啊。

兄妹俩四目相对,齐齐叹气。

好穷啊!

“你的小金库有多少钱?”

“五十镑!”

“什么!”哈里大叫:“你哪来那么多钱的?一年,不,两年,做工两年才能挣到的薪酬,你哪来的?”

“你叫那么大声做什么。”英翻了个白眼儿:“那都是我写稿挣来的,挣了一年才挣到五十镑,太难了。”

哈里突然有些羞愧,比他小两岁的妹妹现在一年已经能挣五十镑了,可他还从来没挣过一镑呢。

自我怀疑的哈里郁闷着郁闷着靠着车厢壁就睡了过去,陪着妹妹逛了一天,他也累了。

看着哈里睡着,英也受到感染慢慢睡着了。

两人都睡着后,马车驶离了大道,进入了森林。

感觉有人在自己脑子里粗暴地翻搅,搅得她既恶心欲呕又烦躁不安。

猛地睁开眼,却见自己身体上方出现了无数不停播放的走马灯,而在虚幻的走马灯的不远处,一个张着翅膀的鸟人正认真在看着她的走马灯,在离鸟人不远的另一个方向,有一个拿着鎌刀的死神。

在英醒过来的一间,走马灯消散,两个非人的存在同时低头,看向那正用厌恶的目光看着他们的人类女孩。

没人在意女孩的喜恶。

“看清楚吗?”

“只看到她坠入河中,此后就看不到了。”

“走马灯难道不是能看尽人类一生所有的经历吗?”

“你也看到了,她醒了。”

“人类如此轻易就能挣脱死神的掌控,正常吗?”

“是不太正常。”死神摸了摸自己鎌刀,看了一眼地面仰头看来的人类女孩,既然没死,那么:“……要不然再看一遍。”

看着高高举起鎌刀的死神,英尖叫:“今天是我的死期吗?”

死神的动作一滞。

天使清声道:“这个人类的反常需要查清,死神派遣协会也不会盯着派遣出的死神每一个动作,不必担心。现在最要紧的是追查前任凡多姆海威伯爵夫妇灵魂失踪的事。”

本来已停了下来的死神听到这话,不再迟疑,再次举起了手中的鎌刀。

“嘶!”利刃划破虚空,明明应该落在人类的身上,却意外的没有碰到实物,似乎人类女孩与身处的世界已经分离开。

“果然。”天使微微下降,兴奋地看着包裹住人类女孩的半透明的贝形波纹:“出现了。”

就是这种能量波动,在那个夜晚他曾经察觉到,但是很快又消失。

一种从不曾出现过的能量,可使人与世界分离。

死神摘下眼镜揉了揉青绿色的眼眸,再次带上眼镜后他清楚地看到,那层半透明的波纹仍然在女孩的身周波动着。

这还是一个人类吗?还是别的未知生物?

可是,走马灯展示得清楚,女孩的一生没有任何异常。

“呀咧呀咧,被发现了呢。”熟悉的带着戏谑的声音让英飞快转头,果然,侧后方,恶魔黑色的身影笔挺地站在那里。

在那个方向,有一辆马车,车夫倒在御座上生死不知,开了门的车厢内,可以看到哈里也倒在座位上。

“他们都活着。”对上英的双眸,恶魔含笑为之解惑:“这里离凡多姆海威不远,感觉到这边有异常,过来看看。”

“赛巴斯先生,你是来救我的吗?”英期待地看着恶魔英俊无匹的面容。

“多么无知,向恶魔求救。”天使在天空嘲讽。

死神伸手推了推眼镜:“向恶魔求救需要付出的代价是灵魂,人类。”

看着被围在中心的英,赛巴斯微笑不语。

英心头一凉。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