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每一个世界总要捞点什么走(快穿)》

18. 第 18 章

“莫测的力量,从不曾见过,也不曾听过,比死神之力更高级的力量……谁知道是什么,我会上报协会,想来上面会有结论的。”

说完这话,死神脚尖一点,消失了。

赛巴斯站在原地,看向英倒下的地方,那里,一点血迹也没有留下。

那个女孩消失了,带走了她的一切,连一丝气息也不曾留下。

但她说,会为他带比灵魂美味的食物。

这是不想让他拥有少爷!

…… ……

“啊啊——你又死回来了!”

抓狂的叫声,在位于虚空的一个小空间里回荡。

拳头大的珍珠嘣嘣嘣嘣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快速弹动。

英坐在地板上,身旁落着一只光溜溜的翅膀。

“至少咱夺走了天使大半的力量,还撕下一只鸟翅,做烤鸡翅怎么样”

“第三次了。”珍珠蹦到空中,如同一个愤怒的人一样转着圈:“三世,你全都不得好死。”

“至少这一次我知道自己是*屏蔽的关键字*的了。”英自觉有了进步。

“这一次你活的时间最短。”珍珠无情揭穿。

“要不然怎么办?”英翻了个白眼:“你也看到了,那鸟人要磨灭我的身体,拘禁我的灵魂去折磨……我甚至从来不曾出现在他面前过……他是怎么找到我的。”

“哼,作为一个世界的顶级存在,总有些莫测的手段的。”说到这里,珍珠又开始恼怒地狂蹦:“你说你,你为什么要惹怒他,为什么就一点委屈也不肯受……张狂、鲁莽、你落到这一步,都是自己作的……你还故意激怒那只鸟人……幼稚、有勇无谋、没本事还敢充大头蒜、不可救药。”

珍珠显然被气狠了,话说得又狠又刻薄。

“你也说那是只鸟人了,他要能讲理,他能是鸟人?”英没好气:“你发发脾气就行了,还没完没了了是吧,你也抢了不少那只鸟人的力量,知足吧就。”

珍珠气得又蹦了好几回,良久这才平静下来。

“下一个世界,你要努力活到寿终正寢。”

“我尽力。”

英暗自叹气,至少要成年!

…… ……

英睁开眼,正对着一张血盆大口,她心头一惊,身体瞬间绷紧,腿上用力就欲向旁边滚动,可是心脏传来的剧烈疼痛却打断了她的动作,她身体一软,眼前发黑,一时连动一下的力气也没了。

打了一个哈欠的烈有些疑惑地看肚腹间挣扎了一下又立马软趴趴倒回去的小雌性,没缘没故的怎么了?

小心地将瘫软在毛皮上急促喘息的小雌性放平,烈在心里叹了口气,这次交换他好像吃亏了,小雌性的病似乎比她家人说的要严重啊。

只是他现在也瘸了,以前追在身后的那些雌性如今全躲着他,不说嫁给他了,她们连话都不愿意再和他说。

强扭的瓜不甜这点道理烈还是懂的,于是他听从大巫的建议,用食物换了一个雌性回来,不过即使如此,同样的食物他也只是换了一只病殃殃的雌性,因为他是残疾虎,但凡希望孩子以后的日子能过得好一点人家都不愿意把孩子换给他。

带着有些沉郁的心思,烈将呼吸慢慢平缓下来的小雌性往肚腹下又团了团,将她整个人都护在了怀里,小雌性身体弱,要是不护好容易加重病情,不管多难,烈还是希望能跟小雌性过一辈子。

被老虎圈在怀里的英心情久久无法平静。

她算是弄明白为什么珍珠一直闹腾着要让她活到寿终正寢了,活不到寿终正寢,她就会一世一比一世惨。

第一世她生活在资讯发达的现代社会,国家实行九年义务教育,医疗、养老全面覆盖,国家领导人睿智慈爱,人与人之间和谐相处,因为国家力量强大,也没谁敢欺负,别的国家与国家之间虽然有摩擦但至少她的国家是和平安宁的,只要不懒惰愿意工作,国民生活的日子就会跟天堂一样。

第二世差一点,龙宫里阶级分明,身为地位低下的蚌女,生活的舒适度肯定是比不上第一世的,但好歹她化形了,过得也衣食不愁,虽然平日见到强大的生灵时必须退避三舍,最后还一不小心被殃及池鱼死得莫名其妙,到底活着那些年也没受什么罪。

第三世倒好,直接转生到了二维世界,吃着黑暗的英国料理,累死累活挣点钱也不过能换几件衣裙,最后还被那个世界的顶级存在之一杀死,实在要多憋屈有多憋屈。

这一世呢,想起脑子里那些回忆,英都想再死一*屏蔽的关键字*,能变成人的野兽这种事居然真实存在……二吧,兽人就兽人吧,偏她得了心脏病,还被家人换了食物……好了,现在别说精美的旗袍了,平日想穿棉布衣裳也没有了,更别说记忆里那贫瘠的生活、凶险的生存环境。

在这样的世界里拖着一个需要富养的破身体,对象还是个残疾兽人……英总感觉自己这一次会死得比此前任何一世都更快。

只是,如果真那样,下一世会不会直接就变成乞丐了?

似乎可能性非常大啊。

如此就只能尽量想办法让日子过得好点,然后努力活久一点。

英的脑子里无数想法流转,最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了过去。

打定了主意的英在第二天早上醒过来后,在烈——她未来的丈夫,一只瘸腿老虎的帮助下洗漱妥当,又吃了点肉干,喝了点溪水,就被背着上路了。

“烈。”趴在五米长的老虎背上,英努力让自己适应这高速颠簸的行进方式。

“嗷?”老虎快速地在森林里穿行,一边警惕着森林里的动静,一边分神回应背上的小雌性。

“还有几天能回到部落?”

“嗷嗷。”三天。

三天,英生无可恋地趴在老虎背上,放弃地软下了整个身体,也许等她到了烈的部落,她的小命也就交待了,她也就不用再去想怎么把日子过好了,只管迎接下一世吧。

英的身体显然比她意料中要强,因为直到晚上吃第二餐时,她还活得好好的,除了虚弱地连坐起来的力气都快没了。

对着烈拿出的肉干,英是真的一点想吃的欲望也没有,可是灼痛的胃却又促使她不得努力咀嚼着干硬的肉干并且努力多吃一点——她现在好想喝一碗粥,对于身体虚弱的病人而言,粥这种食物既不用费力咀嚼又好消化易于吸收,实在是养人的上品,可惜别说是粥,她现在连一碗热水都喝不上,因为在森林的夜晚,一头瘸腿虎带着一个病殃子最好是小心、小心再小心,升火这种事儿能不干就尽量不要干,以免被凶兽寻上门成为对方饱腹的食物。

三天时间,英不是在老虎的背上就是在被老虎团在肚腹渡过,本来想着在路上找点食材、调料的计划也完全没有实现的可能,因为烈着急回部落,他说森林里太危险,回到部落她想找什么都依她。

经过又一天的全力奔跑,终于看到部落大门的烈大大松了一口气。

“哟,烈回来了。”一头趴在围墙上值守的黑纹黄虎站起身,抬起头看向那从迷雾森林里一瘸一癫冲出来的巨虎,“他背上背着一个雌性。”

“看来他换到雌性了。”一同值守的脸颊有伤疤的老虎惋惜地看着趴伏在烈背上一动也不动的瘦弱雌性:“看起来不太强壮。”

“要是以前,别说部落里强壮的雌性了,周围三四个部落的雌性还不都是任凭他选,可瘸了的烈能换到一个雌性就不错了。”黑纹黄虎撇嘴:“雌性想要过好日子得靠兽人捕猎,瘸了的烈只能捕一些速度慢、攻击力弱的野兽,那样的野兽体内又有什么能量,不过是让雌性饿不死罢了。”

两只老虎议论间,烈已跑进了塞子,于是两只老虎又趴回了原位,一边议论着烈一边警惕地盯着塞外的森林,抵防着有凶兽出现。

英再醒过来时,已经是第四天的中午。

睁开眼的英发现自己身处于一座收拾得很干净的山洞中,而她自己则睡在毛皮堆中。

看到英睁开眼,一个同样坐在毛皮堆边鸡皮鹤发的老人笑眯眯点了点头:“好了,醒了就好了。”

“还要多谢大巫。”

低沉浑厚的男音响起,让英下意识转头,却见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单手端着一个盆从洞口走了进来,因为背着光看不清男人长相,但那高大挺拔的身材却意外的抓人的眼球,唯一可惜的,也许就是男人走路略微有点瘸。

男人几步走到毛皮堆边,弯腰把盆递到英的手边。

愣愣地看着男人俊挺的鼻梁、深刻的五官,英有些没回过神来,难道这就是那头瘸腿老虎?长得意外的好看啊。

因为小雌性一直没接碗,男人抬眸看向毛皮堆里的英,却见她只是愣愣地看着自己。

这样的目光男人以前总能看到,只是自打他瘸了后,就再没有雌性这样看他了,如今自家的小雌性这么看他,倒让烈的心情意外地好了起来。

挑了挑眉,男人带着一丝笑意:“怎么啦?”

男人取笑的眼神英一下醒过神来,发现自己居然会看一个男人看得愣了神,顿时涨红了一张脸,一时有些手足无措:“啊,啊,没什么。”

啊,争点气,别一幅花痴相,又不是没见过长得好看男人,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