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每一个世界总要捞点什么走(快穿)》

21. 第 21 章

烈在部落里是数一数二的好猎手,他的腿受伤后大巫想了很多办法,可是最终也没救回来,对于大巫来说,这是一大遗憾。

听英说黄泥虫可以强筋骨,大巫不免对烈的恢复又升起了希望,若只是吃黄泥虫就对烈的伤有好处,那可真是天降的福运了,反过来说,就算治不好也没关系,哪怕减轻一点伤处的疼痛也是好的,大巫是知道的,烈的伤腿从来没有一刻停止过疼痛的,可偏偏连凶兽核都用上了,也只能短暂的止痛。

“好孩子,如果烈的腿伤能好,不仅是你们、部落以后的日子也会更好的,狩猎队因为少了烈,战力至少减了一成啊。”

大巫忍不住感叹。

这时烈已自觉回厨房去做饭后打扫清理工作了,于是英便开口悄悄问大巫:“大巫,烈的腿是怎么伤到的?”

大巫叹了一口气:“你也知道,凛冬最后一个月,部落的日子是最难过的,在外活动的猎物已经找不到了,储存的肉干也快消耗光了……那时族里有几个没有父母的孩子眼见就要饿**,烈就带着几个同伴出了山洞去找吃的……

过了三天,几个孩子都回来了,也带回来了几条**兽解了族里的危机,只是烈在猎杀**兽时受了伤,又拖着伤腿在凛冬沁骨的河水中与**兽搏斗了许久,加重了伤势,回到族里虽然服用了凶兽核粉,但那条伤腿却一直好不起来。”

说这些时,大巫很是痛心:“若不是没办法,没有兽人会在凛冬离开自己的洞穴,可是谁能想到呢,族里贮存食物的洞穴会被鼠兽挖出一条洞,还把食物偷走导致食物短缺,唉,说到底,还是我这个大巫和族长没做好,才会出了这样的疏漏。”

英低垂着目光,将无数关于凛冬的记忆都翻了出来。

这个世界的冬天很冷,冷得兽人凭借最强大的兽身也抗不住,而在凛冬,为了减少体内能量的消耗,部落成员基本不会有太多活动,兽人的食量也会减到最低,老弱病残在凛冬是死亡的高峰季,饥饿、寒冷、疾病还有饿疯了的野兽对于部落的攻击都是致死之因。

也因为自然条件的恶劣、生存物资的缺乏,兽人世界的生物普遍寿命不长,所以,大巫四十岁已经是鸡皮鹤发一幅老人的形容相貌,而当英说活到八十岁时,她才会乐成那样,因为兽人世界不仅从来没有雌性活到过八十岁,连兽人也没有。

抬头看着天上散发着热量的太阳,英暗下决心,一定要在凛冬来临前存下许多许多食物,她不想品尝饥饿的味道。

“我大概明白烈的腿为什么一直好不了啦。”要想不挨饿,一个不再残疾的烈绝对不可或缺。

英抬起头,迎着大巫火热的视线,“凛冬太冷了,烈伤了腿,又一直没有得到及时医治导致寒气入骨,我估摸着是患了风湿,没别的,多吃鳝鱼吧,还有……”

英仰头努力挖掘自己的记忆:“要是能找着辣椒就好了,辣椒能去湿,肉食有了辣椒做调料,会更好吃,香辣鳝丝、辣椒炒黄鳝、水煮鳝鱼……香、辣、有味!”

越想越馋的英一边咽着口水一边充满希望地看着大巫:“大巫见过吗?长得火红火红的、有长条的、圆的、还有小小的辣椒?”

兽人的体质肯定跟地球人类的体质不同,那么兽世的黄鳝功效怎么样呢?会不会强壮筋骨的作用会更明显?如果不上火,天天吃黄鳝对于烈还真是既治了腿又哄了嘴的好事。

看着英那一脸馋相,让大巫对于辣椒这种调料也有了兴趣,可惜搜遍记忆,大巫也没有找到关于长得火红味道也火辣的植物,大巫甚至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辣。

“不行我跟烈找时间去森林里找找吧。”英抬手指了指远处笼在淡淡雾气中的迷雾森林:“辣椒生长对水分要求很严格,迷雾森林里不缺水汽又不会太涝,估摸着有。”

“小英懂得的东西不少,比起一族的巫也不差。”大巫笑眯眯看着虽然瘦弱但目光却很明亮的小雌性,烈这是捡着宝贝了。

英微笑着收回手捂着胸口:“在原来的部落里,我大部分时间是在巫的洞里渡过的,因为出生时在母腹里憋了太长时间,心脏不好,很多次都差点活不下来,父母怕把我养**,就把我送到了大巫洞方便巫随时救治,每年父母会给巫送些食物。天长日久和族里最智慧的巫在一起,我总能学到一些别人学不到的东西的。”

大巫意外地看着收拾完厨房走出来的烈:“你小子这是把别族的继任大巫换回来了?”

作为兽人,别说只是在十几米外的厨房,几百米外的动静烈想听也能听得一清二楚,因此,烈自然听明白了大巫话里所指。

“英的父母没说这事。”烈坐下来看着自家的小雌:“作为继任大巫,你父母怎么敢把你私自换给别的部落?”

英摇头:“继任巫不是我,前任巫有正式的弟子,我只是身体不好,每天窝在巫的洞里自觉不自觉的学会了一些东西。前任巫去世,我不能再留在大巫洞,被父母接回了家,可是他们不会照顾病人,没多久我就犯病了,这样的事情多了几次,他们就决定把我换给别人。”

本来就很少相处感情淡薄的孩子,还成天给家里添麻烦,最后被换给别的部落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在文明高度发达的现代社会,这种不想要病重孩子的父母都有,何况是在这个生存艰难的兽人世界呢。

大巫叹了一口气,“好孩子,你放心,烈会好好照顾你的。”

“嗯。”烈重重点头,他不喜欢现在小雌性脸上那种冷漠,他喜欢生气勃勃指使他干这干那的小雌性:“我不会让你饿着的。”

“饿着自己雌性的兽人不是好兽人。”英谑笑。

“对。”看着重新恢精神的小雌性,烈觉得心头顿时一松,这个一直沉默不太爱说话的男人难得地剖白道:“我会做个好兽人。”

英抿嘴笑了笑,眼角余光扫到坐在一旁含笑看戏的大巫,顿时有些不好意思。

“大巫,我把自己知道的知识教给你,你是不是也该给点报酬啊?”

大巫呵呵笑:“好好,有报酬呢,毕竟也是其它部落大巫的智慧传承……这样,你要是不拦着我把这些知识传授给虎族部落,今年的食物分配我做主多给你分点儿?”

“难道这些知识连一颗凶兽核也不值吗?”英瞪大眼:“大巫好小气。”

凶兽核,大巫吸着气,有些心疼:“族里凶兽核存量不多了。”

英嗍了嗍嘴:“我脑子里还有好多好东西呢,大巫还要不要?”

看着英一副骄傲的小模样,大巫一边吸气心疼,一边又不得不再度仔细斟酌了一下:“小英啊,你看你现在也是咱们虎族部落的人了是吧,让族里日子过得更好也是你的责任啊。”

英眨眼:“可是换了凶兽核我也是用在烈的身上啊,倒过来倒过去都是用在虎族的兽人身上,我还将别族的知识教给了大巫,最后不还是大巫赚了吗?”

大巫想说虎族与烈是两回事,可是,这话却不能说,要不该让烈离心了。

“这事儿我得跟族长商量商量。”

“行吧。”英大方地点点头:“不着急,你们慢慢商量,反正往年储存的食物也够吃,我脑子里的关于其它种类食物的知识也并不是那么重要。”

“食物?!”一提食物,大巫一下挺直了老腰:“能保存的?过冬的?”

“啊。”英不以为意地挥挥手:“不是很重要,比起凶兽核来不值一提。”

“你这孩子。”大巫急切地搓了搓手,一边给坐在一边的烈使眼色,想让他劝劝英,可惜烈坐得稳稳当当,只专注地看着他的小雌性,连眼角余光也没留给她这个老家伙。

没办法的大巫想了又想,最终一拍大腿:“行了,我做主了,一颗凶兽核,换了,不过小英,大巫可说好了,你找的食物可要值一颗凶兽核才行啊。”

英笑眯了眼:“大巫,你看,今天这黄鳝是个好东西吧,如果常吃黄鳝能治好烈的腿伤,仅这一样是不是就值一个兽人猎手了?何况我要告诉你的食物不仅量大美味易于保存而且食用价值同样很高的。”

“什么,是什么?在哪儿?”

大巫一脸急切看着英,不想英一手托腮另一手却伸到了大巫面前,很明显,这是不见兔子不撒鹰。

大巫再次倒吸了一口气。

再次看了一眼坐在一旁不言不动的烈,大巫明白过来了,指望这小子能管住小雌性是没希望了。

啧,又一个妻管严。

一边摇头一边叹气的大巫颤魏魏把手伸进怀里,半天,掏出一颗火红色的宝石。

在把宝石放在英手里前,大巫还一脸渴望地看着英,指望她能心软放过自己,可惜很明显,小雌性是个心如铁石的,哪怕大巫都挤出眼泪了,她也只是托腮笑眯眯看着,就是不开口说不要,没办法,大巫最后还是咬了咬牙,把红宝石放在了英摊开的手里。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