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每一个世界总要捞点什么走(快穿)》

26. 第 26 章

从来不曾整洁有序过的大巫洞,让族长有着片刻的惊愕,不过他很快被跟在身后的自家伴侣推回了神。

咳了一声,族长有些无奈地看着大巫:“烈的伴侣下毒害人,大巫你看是不是把她逐出族去?”

大巫一脸冷淡看着族长:“下毒?谁死了?”

还逐出族,蠢货,知不知道他要驱逐的是传承了一族智慧的存在。

族长有些为难:“死倒没死,就是都很痛苦。”

看了一眼族长身后那群狼狈的雌性,这些雌性,不是眼红就是鼻子红,大巫没好气:“听说你们要奉那个蜂族的雌性为族巫?”

她还没死呢,就把她身后的事都安排上了。

“没有的事儿。”雌性们领头的是族长的伴侣,她见大巫口气不善,知道大巫自己的徒弟意外身死后大巫就一直很不高兴,如今族里没经她同意对于未来族巫有了别的安排,她自然会有意见。

族长伴侣小心地赔着笑脸:“只是大巫也知道,若不是苏巫,我们家老虎就折在路上了。这不是苏巫要让烈陪着去采药嘛,烈家那雌性胡搅蛮缠愣不让他去,我们就说了说。”

“那个苏巫是你弟弟吧。”大巫冷眼看着族长的伴侣。

族长的伴侣讪笑:“这,嘿,大巫您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的?”大巫冷哼:“族里的人又不都是死人,自然有人知道你们的关系。”

“嘿嘿,大巫你看你说这话。”族长伴侣脸上的笑都快挂不住了:“我这也没想瞒着呀。”

大巫的目光扫过那群惊讶地凑在一起交头接耳的雌性,哼了一声,这要是没瞒着这群人会这么惊讶?

如果族巫是苏,以后族长头上就再没了制约他的人,行事也不用像现在这样束手束脚,对于族长伴侣来说,苏成为虎族的族巫,那是求之不得的好事,自然一力在族中推动此事。

懒得搭理族长伴侣那昭然若揭的心思,大巫冷着脸叱喝那些跟着瞎起哄的雌性:“族里的老虎都死光了?楞是盯着人家一个瘸了腿的使唤?要巴结新大巫办法多的是,别拿烈做筏子,你们忘了这些年烈为族里做过多少事了?”

“这……”

眼见大巫真的恼了,一群原本闹闹嚷嚷的雌性全都不敢吱声了。

大巫也不搭理那一群被人当了枪使还屁事不知道的雌性,她狠狠瞪了族长一眼:“蜂族人救了你,你以族长的身份送了他一颗凶兽核就算两清了,族里那么多单身的兽人,那个蜂族人想找谁都行,这盯上有伴的兽人是怎么回事?你是眼瞎还是心瞎?”

族长吓了一跳:“不,不能吧。”

苏能看上残疾了的烈?

大巫哼了一声:“不是盯上了烈,他采个药为啥一定要让烈陪着,烈是会认药还是会制药?没瘸的烈兴许比别的兽人强,瘸了的烈带着雌性能比别的兽人跑得快吗?也是奇了怪了,这四肢健全的不稀罕,怎么就盯着别人家的老虎?”

看一眼那些同样一脸不敢相信的雌性,大巫冷哼:“眼见烈是指望不上了,下一个不知道被盯上的是谁家的老虎。”

那个苏巫,一脸的算计,真当她这个老东西老糊涂了看不出来?

这个季节不在自己族里帮忙囤积食物木柴,却让同伴特意把他送到虎族来,要说别无所图,谁相信?

“都给我去收集调料去,昨天狩猎队带回来了那么多样品,寨子周围有的都收回来,看把你们闲得。”

一群心里七上八下的雌性呆楞楞跟着族长一起被大巫轰出了大巫洞,她们甚至没意识到,那个让她们吃尽苦头的雌性在大巫洞里忙前忙后收拾东西,却是自始至终连看都没看她们一眼。

大巫洞内,大巫靠在铺了兽皮的椅子上仰天叹了口气:“一群蠢货。”

英和烈的眼神一碰,情不自禁地笑出了声。

听到英的笑声,大巫更气了,“你还笑,连一群蠢货都对付不了,还能指望你管住她们?”

“我为什么要管住她们。”英指使烈把剩下的一堆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抱到大巫跟前,叉着小腰一脸骄傲:“一群无赖货,把他们教聪明了反过来坑害我吗?”

大巫气得也想叉腰:“你还指着我再管她们四十年怎么的?我死了这族里的事到时还不都得你来担。”

比起一个别有所图的蜂族人,身体不好心性却好的英才是大巫中意的接班人。

再说了,那个苏也是个样子货,昨天还要跟她说什么烈的小雌性估计活不了多久了,很遗憾帮不上忙。

就小丫头这精神头十足的样子,是活不了几天的相吗?

就仅仅知识传承这一项,那个蜂族人就不如小丫头多了,还敢图谋虎族的大巫之位,当她这现任大巫的眼睛是瞎的吗?

“唉哟。”听懂了大巫的话外之意,英几乎是蹦得跳离大巫好几米远:“你被她们气了一辈子还想拉我下水,大巫,我告诉你,为着不步你的后尘,我拼了命也要让你再活四十年。”

大巫一时气得都不知道该笑还是该恼了:“成了精的小狐狸,你当你是兽神,想让谁活四十年谁就活四十年?”

“不敢那么狂妄,不过,让您活四十年应该不难。” 英抬了抬下巴:“你没发现,这不过十来天,你那一直用着的拐杖都扔了?”

大巫愣了愣,下意识去看自己常放拐杖的屋角,却没在那熟悉的角落找到自己用了好几年的藤杖。

英得意地抬起下巴,“不知道扔哪儿去了吧,嘿,你看看,只是十来天,你这精神头就好了这么多,我再去森林里找找好东西,一准能把你养得跟族里那二十岁的壮年人一样精神。”

说着,也不等大巫再唠叨她,英挥了挥手,大步往大巫洞外走:“我回去让烈给你做几个架子,这一屋子东西没个架子盛放我怕过几天再来洞里又乱得跟狗窝似的了。”

作为一族的大巫,身兼祭祀、医生多职,可以算是族里最忙的人,没时间清理洞穴也是正常的事。

“你说谁狗窝呢。”大巫撑着椅子扶手骂:“下次再闯祸看谁再帮你擦屁股。”

眼见烈悄咪咪跟着往外走,大巫抓起手边一个东西就往烈身上砸:“看你把她惯得,连我都敢数落。”

烈眼急手快接住那砸来的凶兽核,顺手揣进怀里就想带走,被醒过神来的大巫扑过来按着就打:“我让你揣,这打小养成的毛病怎么就改不了。”

被啪啪拍了好几巴掌的烈苦着脸掏出那枚凶兽核放回大巫手里:“我以为你不要了。”

“什么不要,谁家凶兽核多了不要?”大巫立着眼一脸凶相:“赶紧滚,再不滚你家那个又该回来数落我了。”

烈抬眉看一眼精神气十足的大巫,嘟嚷:“看您这精神头,别说四十年,六十年也活得。”

说完,也不等大巫再伸手揍他,快步跑了出去,留下一脸气急败坏的大巫骂人都找不着对象。

被烈抱在怀里慢慢往回走,英的目光敏锐地发现苏出现在路旁一个两三米高的柴草垛子后面。

英的眼珠飞快转了转,一回身,一把抱住老虎的脑袋,啾咪一声就亲了一口。

老虎呆住了,本来想从柴草垛子后扑出来的苏也愣住了。

余光留意着僵住了的苏,英哼了一声,揪了揪手边的老虎耳朵:“你说族里那些人是不是脑子有病,人家苏巫又年轻长得又好,她们怎么就说苏巫看上了你?苏巫那么好的人,会干这么厚颜无耻的事?明明昨天来看我还让我好好养病呢……唉,族里那些雌性的脑子是被门夹了吧,成天看谁都像不要脸抢别人老虎的贱货,赶明儿是不是还会认为苏巫会抢她们的老虎?”

看着小雌性那一脸假相,烈明白过来了,一准又是说给别人听的。

不知道该怎么配合的老虎干脆闷着脑袋往前走,由着小雌性坐在他怀里自由发挥,说一些连她自己都不信的话。

果然,过了没一会,小雌身体一软,一声不吭趴在他肩上,明显是累了。

柴草垛子后的苏一脸震惊,他的心思被虎族那群头脑简单的雌性看穿了?

这怎么可能,书上说了,兽人世界里除了大巫这样的智者,余者尽皆是一群蒙昧混沌之辈,少数如烈这样天生才智不凡的也是万中无一,怎么他的谋划会被看清?这一下,他刚进虎族立下的人设岂不是一下子全塌了?

这可麻烦了,苏可是很清楚的,这个世界的兽人也好,雌性也好都是心思简单的,可越是心思简单的人,一旦形成某种印象轻易不肯改,如果自己的目的被她们看清了,以后再想牵着她们的鼻子走,就要费许多力了。

在书里,原身就是因为在蜂族人缘不好,在天灾来临时,没人顾着她才会凄惨身死,也是因为知道原身的结局,他才会在穿到这个身体不久,就想办法让族里的人把他送到了虎族,在一个全新的环境,他能重新经营出融浊和谐的族人关系,就不必再担心落到原身一样的下场。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