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每一个世界总要捞点什么走(快穿)》

第 28 章

同样听了一场墙角的英突然想通了,一直把她照顾得无微不至的烈不仅长得合她的眼缘,性格、脾气乃至头脑,都让她很满意,有这样的老虎陪着过一辈子,其实、估计、应该也不错,再说珍珠让她要活到寿终正寝,有了烈,这一点应该更容易办到吧。

想通了的英伸出手,拍了拍圈着她的老虎肚子:“你中午的提议我同意了。”

烈老虎愣住了,等他反应过来高兴得想伸舌舔舔小雌性时,小雌性已经睡着了。

第二天到达目的地后,英示范着采集了上次看到的几种菌菇后,就让意气风发的烈老虎背着她在周围再逛逛,此次采集的是上一次赶路时路边看到的菌菇,更多更深处森林里的还有些什么物种她根本不可能知道,因此,这一次烈和英进森林的任务就是找到更多可食用可储存的食物。

英与烈脱离队伍引起了一阵骚动,好在很快被兽人们**了下来。

开玩笑,昨夜没来得及阻止这群爱搞事的老娘们儿,这会可不能让她们再添乱了。

遮天蔽日的高大树木一片连着一片,薄雾弥漫在森林里每一寸空间,当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间穿过,形成了一片片瑰丽梦幻的光影世界。

坐在老虎背上,仰头看着光影交错间淡淡雾气流动变幻,由淡直至完全消失,整个森林里似乎一下变得明亮起来,英的精神也随之一震,猛然从迷茫之中挣脱。

“嗷?”媳妇儿,饿了吗?

英咬牙,这头老虎还真会顺杆子爬,昨儿晚上刚答应他的要求,今天就成了媳妇了。

抬手拍了拍虎头,英指了指一片露出地面的巨大树根:“那片儿看着干净点,就在那儿吃午饭吧。”

把束口袋中的肉干掏出来,递到英的手里,回复人形的烈坐在两尺粗的树根上警惕地看着四周,抵防着有野物出现。

咬了几口特制肉干的英顺手把带着肉筋的剩下部分塞进了烈的嘴里,惹得烈咧着嘴,一边嚼着松软的肉干心里一边美得不行,他觉得是自家雌性心疼他怕他饿着才吃点小零食也想着他。

对于烈来说,一把肉干,实实在在是零食,哪怕小雌性坚持称那是午饭。

英边吃着五香麻辣肉干,一边抬目四顾,她发现,他们似乎走到了一片比较空阔的混交林,这里有阔叶树,也混合生长着许多针叶的松树一类,而且,这一片的树林没有先前经过的那段那么繁密。

眼角余光里,一道蓝紫色的光芒闪了闪,让英猛地扭头看去,就在两人所坐之地侧后方,一朵美丽而熟悉的红花吸引了英全部的注意力,她甚至连老虎都忘了使唤,跌跌撞撞爬过十几米见方的树根范围。

当遮住了视野的树身被完全抛在了身后,入目所见,让英几乎忘记了呼吸。

空阔的山谷里,远远近近,几公里范围里,好几株绿叶红花的植物在阳光下轻颤着。

头晕目眩摇摇欲坠的英被烈一把扶住。

小心地将阖上眼急剧呼吸的小雌性抱在怀里,烈不知道又是什么让小雌性激动得心脏不适——这么些日子,小雌性给他普及了不少心脏病的知识,因此他知道,心脏病人很忌讳大喜大悲,情绪起伏过大对心脏不好,正因此,昨天说到结契的事后,他一点不敢逼迫她,就怕惹得她发病伤了身。

可是这会怎么就又难受了呢?

一边纳闷一边快速从包里掏出一个玉葫芦,倒出一粒棕红色的小丸塞进小雌性的嘴里。

过了好一阵功夫,坐在地上紧张等待的烈终于看到小雌性睁开眼,不着痕迹地放松一直紧绷的肌肉。

“怎么了?”

英长长吸一口气,睁开眼,目光不由自主扫向远处那几株绿叶红花的植物,又很快闭上眼,不敢多看,就怕自己看久了又控制不住狂喜之情,惹得心脏绞痛。

烈顺着英的视线,看到的是一座开阔的山谷,山谷里草木旺盛,但是却没有什么大树,小树倒是很多。

凭着兽人的直觉,烈同样第一时间发现了那十几株绿叶红花的野草,他曾经在森林深处见到一大片这种野草。

再次将山谷里每一个角落都扫视了一遍,烈最后收回了目光——没有野兽。

感觉做足了心理准备的英猛地睁开眼,眼中那带着勃勃生机的光芒让烈看得几乎移不开目光,上一回这种目光出现,是小雌性找到那株灵椒时。

看着小雌性迈着轻快的脚步往远处的山谷小跑,烈叹气,几步追上那再次把自己忘在脑后的伴侣,弯腰把她一把抱了起来:“去山谷?”

目不转睛看着那有着眩目红花植物的英目不瞬睫地点了点头。

十几次跳跃,抱着英的烈轻松进到山谷,停在一株开红花的野草旁,小雌性盯了半天了。

趴在地上,伸出手,飞快刨土,刨了几下,英停了下来,看了看自己那沾着泥土的手——疼。

抬起头,英瞪着烈:“把土扒开。”

烈憋着笑学着小雌性的样子伸出爪子飞快刨动。

泥土飞溅,很快,一株萝卜大小的黄白色根径出现在烈的眼前。

“慢点,慢点。”跪在一旁的英连声急喊:“别伤了它的根须,一根也别伤着。”

可惜,英到底还是喊得太慢,而烈的动作又太狂放,几截手指粗的根须已经被老虎爪子带了下来。

唉呀一声,英扑了上去,直接用口接住了主径上滴落的乳白色汁液。

随着汁液入口,某种难以言表的感觉自英的口腔向着五脏、四肢漫延,英的精神陡然一振。

深深吸着气,英的脸上漫上绯红的晕光:“快快,全刨出来。”

这一回,烈的动作小心了许多,他伸出爪子,刨开黄白色根径周围的泥土,一点一点,耐心十足。

不久,萝卜大的根径完全从泥土中被取出,虽然烈已经很小心了,可是不可避免地还是又弄断了十几根根须,没办法,这根径的须子太多,又太脆,碰碰就断,哪怕烈已经极力控制,还是弄断了好些。

而此时,英已经顾不上了,抱着萝卜大的根径,她一口又一口地吸气,好在这一次她没晕,她回头,看着烈,一个劲儿地乐:“烈,烈,看到了吗?”

“嗯。”烈没用满是泥土的手去扶小雌性,而是抬起手将她环在自己胸前:“这是什么?”

“是什么?”英这会儿乐得根本合不拢嘴:“人参啊,百草之王,补五脏、安精神,定魂魄,止惊悸,除邪气,明目,开心益智,久服可以轻身延年啊……大巫,大巫有了人参,活到八十完全不成问题啊……这么大的人参,烈,好大的人参……天啦,想也想不到啊……天啦,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太奇妙了,她怀里这人参,至少三斤重。

人参啊,三斤,像白萝卜一样啊。

看着兴奋得小脸通红的英,烈皱了皱眉,在皮裙上把两只手擦了擦,小心地把只差蹦蹦跳的小雌性抱在怀里,轻轻地替她顺着背,希望她别一会又不舒服。

很显然,烈的顾虑不是多余,终于从兴奋中缓过来的英虚脱地靠在烈的怀里歇了好半晌。

有了经验的烈这一回怎么着都不肯让英再看他挖人参的过程,但又不放心英离他太远,毕竟现在还在森林里,这样柔弱的小雌性离他三步远他都怕被什么伤着,因此,最后的结果是英躺在大大的毛皮上阖眼休息,旁边两三步远的地方就是烈要挖的人参。

就这样,一个下午,烈又扒出了五颗人参,这些人参,最小的两斤多一点,最重的至少有五斤。

除了三颗,其它人参的须子或多或少都有损伤,没办法,根须太多,烈又不放心躺在一旁的小雌性,便没耐性对每一株人参都像祖宗一样小心,毕竟,他现在脑子里想的可不是谷里这寥寥几株,他在谋划的是森林深处他见过的那一片曾视为野草的人参群。

他准备把小雌性送回族里后,独自进入森林深处去把那些人参挖出来,他甚至不敢把这事告诉小雌性,就怕她太激动伤着自己。

因为袋子里装着的六棵参,英也没心思再干别的了,直接让烈把她背回了此前歇脚的山洞。

第二天,收获满满的几百号人背着大袋小袋回到了族里。

这一次,英都没顾得上回自己的山洞,直接让烈把她背到了大巫洞。

豪气地掏出一根又一根萝卜一样的人参摆在大巫面前,英声音洪亮地宣告:“八十岁,我说了,一定让你活到八十岁。”

大巫笑眯眯看着意气风发的小雌性,“这是好东西?”

英扬眉:“人参,你说是不是好东西。”

“小暑黄鳝赛人参?”大巫猛地挺直了腰,目光精亮地看着面前六根胖胖的根径:“这就是人参?大补的人参?”

英呵呵乐:“可不嘛,嘿嘿,咱以后天天喝参茶,片两三片泡水喝,你一杯,我一杯,你延年益寿,我养身强心,咱俩要活成兽人世界最长寿的雌性。”

看着一脸傻笑的英,大巫失笑:“好,咱俩活成老妖怪。”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