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每一个世界总要捞点什么走(快穿)》

第 29 章

把三棵断了根须的人参放到一旁,英指了指三棵根须皆全的:“这三根,用软毛把泥刷干净,然后晒干,放着以后慢慢用,这可是能传世的宝贝,救命的良药啊。

大巫,这人参我估摸着长了有千年了,这大大小小的根须,几千上万条,嘿,嘿嘿,千年的人参万年灵芝……嗯,这个世界说不准真有万年灵芝,啥时候找找。”

得陇望蜀的某人开始畅想在这个神奇的世界找到所有曾经在书里看到过那些功效神奇的宝物。

第三天,族里的人群再次出动,采集的菌菇所有人都已做了饭吃,这一次他们带了更多的口袋进入森林,誓要把森林里所有的菌菇都采回来。

英被烈留在了大巫洞里让大巫看着,他要去采自己记忆里的人参,不敢带小雌性,就让大巫照看着。

当然对小雌性他的说法是去采香料。

英知道背着心脏不好的自己会妨碍老虎的行动,于是老老实实在大巫洞住了下来,当然,老虎临走前,她使唤老虎准备了许多食材。

因此烈老虎走后,英就坐在大巫洞前的空地上懒懒地一边晒太阳一边做饭——卤各种肉。

早就等着的苏知道老虎终于把那个碍眼的雌性留了下来,就让一个收买了的老虎背着他追了上去。

他不敢去害英,因为有大巫守着,但他对付一头老虎却没问题,脑子里蜂族大巫传授的知识很有用,让一头老虎迷失神智实在不是什么难办的事,几株草药就行了。

晚上,众人休息的山洞里,一先一后前后脚赶到的三人走进了准备晚饭的族人群中。

毛递给烈一碗菌菇汤时,他完全没有在意,接过就灌了下去,没有英同行,他对于饮食只剩下的基本的要求,管饱,因此自然不需要另开小灶,只跟着大伙儿一起用饭即可。

后半夜的时候,烈觉得全身燥热,头脑也昏胀迷蒙的感觉到有一个柔软的身体钻进了自己怀里,他下意识以为是自家小雌性,手上动作小心地就要将那个身体揽进肚腹之下藏好,他的小雌性身体虚弱怕冷,必须像爱护幼崽一样小心看护,只是今夜的小雌性不知道为什么,不肯顺从他的动作,而是伸出手来扯他的皮裙。

就在皮裙要离他而去时,烈昏沉的神智猛地一惊——不对,小雌性手脚软嫩,根本不可能扯动他的皮裙。

猛地睁开眼,烈警觉地看向跪在他身边的人影,陌生的气息,不是小雌性。

烈反射性地伸手一拔。

“啊!”惊恐的叫声中,一个身影飞了出去,跌在几米远外一个兽人身上,惊得许多兽人跳了起来。

“警戒。”

“什么?有野兽吗?”

“兽袭!”

“快,布防!”

一阵忙乱喧哗,整个营地的兽人都被吵了起来,警觉地盯着黑暗中的一切。

结果,等了好几息,黑暗中什么也没出现。

“谁,谁在值夜?”

“是桐和火。”

“桐,火,你们瞎叫唤什么?哪来的兽袭。”领队的丰暴怒地大吼。

两头值夜的老虎悄悄看了一眼跌坐在营地里的苏,丧气地回道:“不是我们。”

“谁最先叫的?”丰站在兽人群中,满脸怒色扫视着周围的同伴:“站出来。”

一群兽人谁也没动。

丰更生气了,他大声咆哮:“谁,干了就要有胆子担,别丢兽人的脸。”

一个弱弱的声音小声道:“是苏巫。”

丰猛地回头,看向那开口的兽人:“毛?你说什么?”

毛叹口气,挪动身体,露出身后垂头坐在地上的苏。

“苏巫?”丰的眼珠子几乎瞪了出来:“你不在山洞里跑到洞外来做什么?”

苏抬一起张带着泪花的清秀脸宠,哽咽:“我的脚扭了。”

“什么?”丰莫名:“你脚扭了就该留在山洞啊?”

听到丰这话,好几个靠近山洞睡觉的兽人脸上流露出掩饰不住的怪异之色,他们此前听到苏出了山洞走到烈那里,都偷看到了苏扯烈皮裙的举动,对于苏的行为他们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不过,几个人目光一碰后,其中一人走了过去把丰扯到一边低语了几句。

听了同伴的话,丰一脸不敢置信地看了再次低垂着头的苏一眼——烈就那么好,让他做出这种事来?

无奈摇了摇头,丰伸手指了指毛:“毛,你把苏巫抱进山洞去。”

被苏砸了一下的毛不得不变回人形将苏从地上抱了起来,抬步把他送进了山洞。

山洞外,众多兽人全都怪异地看向背靠大树、闭着眼一脸难受的烈,这小子艳福不浅,即使瘸了还有人送上门。

“烈?”

丰走了过去,看着篝火里烈显出异样红色的脸,下意识嗅了嗅,然后一脸意外:“你发,情了?”

烈睁开眼,急促地吸了几口气:“我无法控制自己,这不正常。”

听到烈的话,不只是丰,许多兽人全都噗嗤一声乐了。

“这才正常。”一个中年兽人走了过来,蹲在烈身前看着一脸难受的烈直乐:“到了这个时候,兽人要能控制自己才不正常。”

“对。”又一个有伴侣的年轻兽人也站在不远处接口:“除非你还是雏,否则只要到了发,情期,就肯定控制不住自己。”

蹲在烈火身前的中年兽人突然皱了皱眉:“不对,你还没结契。”

“没有结契就先与雌性合夜是不尊重兽神的行为,你怎么敢?”丰一脸不赞同。

烈闭上眼,努力发声辩白:“我没有与雌性合夜。”

“那你怎么会现在这幅模样?”

烈的脸上露出痛苦之色,他突然抬起手,锃一声弹出指甲狠狠向自己大腿扎了下去。

噗一声,烈的大腿上血花飞溅,在场的兽人全都心头一紧。

烈喘了一口气,睁开眼扫了一眼在场的族人,竭力平息着体内那莫名的暴烈气息:“所以我说不正常。”

没有结契,此前也不曾跟雌性合夜,那表示烈还是雏。

还是雏的烈不算成年,没有成年的兽人根本不可能发,情。

丰与中年兽人面面相觑,怪不得烈说不正常,烈现在这情况确实非常不正常。

“现在该怎么办?”

没人知道,因为从来没人遇到这样的情况。

族人们结契从来按部就班,先找到合心意的人,然后结契,之后合夜,再之后生孩子,从来没有谁打乱过这个部骤,因为这是自古以来的传统。

“失去雌性的兽人结的契就会消失,也就不会有发,情期没有雌性的情况发生,烈现在这样……”中年兽人有些头痛地挠着脸:“实在没有办法。”

送完苏的毛脸上带着犹疑,一脸小心看着众兽人围着的烈:“晚上,那个苏巫,嗯,让我给烈递了一碗菌菇汤。”

菌菇汤!

苏巫!

巫!

这一刻,在场的兽人全都一脸同情地看着靠着树干痛苦煎熬的烈。

“巫的手段啊。”

“我再也不羡慕烈了。”

“我也是,这样的雌恩着实不敢领受。”

“所以我从来不敢在大巫面前乍翅,巫收拾起人来手段可多了。”

“别说你,族里谁在大巫面前敢大声说话的,族长也不敢啊,听说以前族长就在大巫手上吃过亏,嘿。”

“可是,烈敢啊,从小大巫就拿他没办法。”

“那是大巫疼他,这回遇到苏巫,瞧,吃亏了。”

“什么呀,你们都是一群傻子,烈要是不推开苏巫,哪会像现在这样难受,他要是和苏巫合了夜……”

“闭嘴,烈有自己的雌性,和苏巫怎么能行。”

“反正没结契,苏巫为什么不行?至少比现在这样一不小心就血液逆流而亡好吧。”

“没结契就不该合夜,这是规矩。”

“可是烈的情况看起来很危险。”

一群兽人围着烈吵了起来。

烈艰难地吐着气,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在燃烧,他全身的血液、他的每一块肌肉,每一根骨头,似乎连他的骨头都在燃烧,他的头脑昏昏沉沉,却下意识地摸到怀里的一个小瓶,那里,是大巫与英为他准备的灵药,用灵椒、人参、兽核以及别的药材一起制成,大巫说等他吃完这瓶灵药,他的腿就好了,如果重伤了服一颗能马上补充流失的精力体力,大巫还说,这灵药能激发兽人体内潜藏的力量而不伤身。

烈颤抖着掏出小瓶咬开瓶塞,一仰头,把瓶中的灵药全都倒进了嘴里——他的本能告诉他,自己现在需要灵药。

狂暴燃烧的山火被猛地添上了无数木料,暴烈的火热之力和着灵药的力量,化成一股无可匹敌的热力冲上脑门,狂猛地冲开了脑中的某一个筏门,然后,化为一股暖流,让他的整颗脑袋像被浸润暖热的水流之中一样舒适而惬意。

外界,众多兽人惊讶地看着化为兽形的烈身上突然冒出了一股股火红的火焰,明亮的火焰跳动着,如同水流一样将五米长的烈全都包在了里面却并不曾伤到周围的一草一木。

从来不曾见过的景象让所有兽人全都惊奇地围了上来。

“那是什么?”

“火?”

“不,不是火。”中年兽人一脸激动:“不,不,那就是火,天啦,传说是真的,是真的。”

“什么,风叔,你在说什么是,不是的?”一群年轻的兽人看中年兽人风似乎知道那围着烈燃烧的火焰是什么,全都看向中年兽人:“风叔快说说,那是什么?”

“风叔,快说吧。”

风咽了一口唾沫,一脸激动地看着火焰中神情变得安详惬意的烈,几乎控制不住地想要上前摸一摸那火,只是,他不但自己不敢上去,还拦住了要上前检查的丰与毛。

“你们别动,那是神火。”风紧张地两只手捏得叽咕叽咕直响,对于这传说中存在的力量,他既崇慕又敬畏:“兽神赐予的兽人的神力。”

“那我们为什么没有?”

“因为,那需要足够幸运……”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