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每一个世界总要捞点什么走(快穿)》

第 30 章

故老相传,兽人世界的人类原本只有人身而无强大的兽身,没有兽身的人类在这个遍布凶兽的世界生存无艰难。

后来兽人垂怜,给了人类雄性变化兽身的能力,并且告诉兽人,他为所有的兽人在身体里留了一颗强大的种子,只要激活这颗种子,他们将进化成神战士。

“神战士!”风激动地抬起手,用拳头砰砰地砸着自己的胸膛,“神战士不仅有着强大的武力,独战凶兽轻而易举,并且有着更聪敏的头脑,更悠久的寿命。”

“那是可以为神征战的战士,是更强大的生命,一种超脱了我们现有层次的生命。”

听着风的解说,听说风的描述,在场所有的兽人的脸上都忍不住露出了神往之色。

“这神征战?难道神也要与谁搏斗吗?”

“难怪雄性在周岁时才有兽化的能力,原来,这是兽神的恩赐。”

“那我们以后要叫烈神战士吗?”

“真厉害啊!”

“那神战士还能留在族内吗?”有兽人担忧:“兽神会不会来接走他?”

风摇了摇头:“以前也出现过神战士,只是很可惜,兽神并不曾降临将他接走,后来那个兽人活过了两百多个凛冬,最终还是像所有的兽人一样死在了凶兽的爪下,只是,那一次围攻他的凶兽的几百头凶兽也死伤大半。”

“风叔,你是说几百头凶兽围攻神战士,然后死伤大半”有兽人不敢相信:“神战士是一个人对战吗?”

“当然。”风傲然冷哼:“活过两百多个凛冬的兽人经过修炼,其武力早已超过了我们的认知,独自杀死几百头凶兽又有什么奇怪的。”

“修炼?”又一个众兽人听不懂的名词。

“对,修炼。”风狠狠吸气:“兽神留给突破给神战士的兽人的馈赠,让神战士学会使用获得的神力,并且能让神战士的神力不停增长,所以,活得越久的神战士越强大。”

就在众兽人围着风听他讲述神战士的故事时,被火焰包围的烈在一种无比震撼的心情中睁开了眼。

不知道是火焰带来的信息,还是脑中原本就存在的记忆,当火焰将他完全包裹后,一祯祯图案在他脑中出现,那些图案似乎就是刻在他的脑子里,就等着他找到,莫名的,他就知道,那是刻在所有兽人生命中的传承,只要突破极限,就能打开传承,就能变得强大。

而其中关于结契,有着更多的解释,而这种解释给烈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原来结契不只为着生育后代,更为了灵神的结合。

也是从这些传承里,烈知道了自己为什么能突破,这一切,都是因为英带回家的那株灵椒。

他能无惊无险轻松突破,则全靠大巫与英一起制作出来的灵药,灵椒是引,灵药提供能量助他轻松打破迷障,得到传承。

站起身的烈低头看着显得十分娇小的族人们,他估量了一下自己现在的兽人约莫该有五米高,十几米长了。

一众虎族兽人们目瞪口呆看着火焰中体型飞速膨胀的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风叔。”毛张口结舌:“你没说神战士会长个儿。”

同样仰着头看烈长个儿的风一脸怀疑人生:“我也没听说过啊。”

被吵醒的一群雌性站在山洞口,看着山洞前那完全遮蔽了所有人视线的巨大虎身,一个个张大了嘴合都合不上。

天啦,这么巨大的兽身该多有力啊。

“那个叫英的废物雌也太好运了吧。”有未婚的雌性一脸嫉妒,“有个这么强大的兽人护着,她以后的日子该多美。”

“这么强大的兽人怎么能和废物结契,只有最强壮的雌性才配得上他。”

“就是,最好的雌性才能和最强大的兽人结契,一个废物,不能让她霸战最好的兽人。”

“什么兽人,没听风叔说,那可是神战士,神战士!”

“回到族里一定要跟大巫说,不能让那个废物赖上烈。”

“可是大巫能同意吗?你们别忘了,上回去找她的全都被骂回来了。”

“那时能一样吗?那时烈还不是神战士呢,你说,这么强大的兽人雌性若没有一个强壮的身体能承受得了?”

“哈哈,只消顶一下,那个雌就被顶死了。”

众雌性放肆的笑声在山洞口回荡着,传到了山洞外每一个兽人的耳中,也让终于停止了生长的烈皱了皱眉。

哼了一声,烈低下头看着矮小的族人们,张开比山洞口还大的一张虎口:“嗷嗷,嗷嗷昂。”

然后,不等兽人们反应过来,他便转身跃进了黑暗的森林。

“唉,怎么了?”

“单独行动,要快些回族?”

“烈不跟我们一起吗?他要干嘛去?”

“唉,你们没发现吗?烈的那条腿好了,好了!”毛激动得手舞足蹈,大声狂啸:“他的伤腿好了啊。”

大声喊叫的毛脸上的热泪雨点般掉落,可即使如此,也掩盖不住他脸上的狂喜与激动,他跑到几个同样热泪盈眶年轻兽人身边:“柏、石、岩,看到了吗,看到了吗,烈好了,烈好了!”

几个年轻兽人先后伸出手,狠狠在毛的身上砸了几拳,这几拳非常用力,砸在毛身上砰砰作响,可是,挨了揍的毛却笑得无比灿烂,仿佛得到了无比可心的奖赏。

“好了,好了,毛,你小子以后可长点心吧。”

“就是,今天你可又差点害了烈。”

“别这么说,你再说这小子又该躲着人偷偷哭了,哈哈,哭得那惨样儿,比娘们儿还可怜。”

本来脸还白了一下的毛一下胀得通红,他恼羞成怒,冲上对着三个同伴就揍:“你们,你们偷看。”

“哈哈。”柏脸上挨了一拳,身子一个踉跄,却仰头大笑:“唉哟,我们可不是故意偷看的,是你自己找地方也不会找,我们去洒尿,结果就看你蹲在那里哭。”

“就是。”石也一脸戏谑:“哭得全身都抖了。”

“一边哭还一边说:以后我养烈。”岩一脸不忍目睹:“你当我们几个都是死的,还你养,当初我们五个人一起出的寨子,烈出了事怎么就成了你一个人养了,我们三个人难道就是那无情无义的了。”

毛又急又气,大声辩驳:“你们都有雌性了。”

岩一脸讥诮:“养了雌性就没能力再照顾烈了,看不起谁呢。”

“还说什么以后不找雌性了,就和烈一起过。”石也忍俊不禁:“你也不看看你那张糙脸,你想跟烈过,人烈还看不上你呢。”

毛怒火冲天:“你们,你们太过分了。”

“我们再过分也比不上你,因为你这个念头,烈不得不赶紧去换了个雌性回来,为的就是不想拖累你,哼,你还以为自己多为兄弟着想呢。”

毛张口结舌:“因,因为我。”

“当然是因为你。”岩翻了个白眼:“你此前跟草约定好要今年结契,结果凛冬过了,你却告诉她说要照顾烈,以后要和烈一起过,她气恼不过就去找烈。”

“烈后来就去换了个病殃殃的雌性回来。”石叹气,“要不是因为你,烈不会这么着急,肯定能找一个强壮的。”

毛简直要气哭了:“我去找草,她怎么能这样。”

看着转身就要往山洞冲的毛,三个同伴赶紧把他抓了回来。

“你还嫌给烈添的麻烦不够?”

“就是,现在烈不仅腿好了,还变得更强大了,你再和草闹起来,有什么好处?”

“老实点吧,就算帮了烈了。”石摇头:“依烈的性子,只怕他不会放弃那个病弱的雌性,可惜了。”

垂头丧气的毛一屁股坐在地上,沮丧极了:“烈就不能换一个吗?”

柏抬手安抚地拍了拍毛的脑袋,安慰道:“其实那个雌性除了身体,没哪儿不好,你看她才来多久,咱们就多了小麦、菌菇这两种食物,有了这么多食物,今年凛冬就不怕族里再饿死人了。”

“是呀,烈是个有主意的,看他自己吧,咱们做兄弟的听他的就对了。”

黑夜的迷雾森林,是与白天不同的另一个世界。

烈在森林中腾跃,巨大的身体落下时却如同一片草叶,不惊点尘。

感受着身体里的力量,感受着从来不曾这么轻盈过的身体,从来不曾如此灵敏的五感,烈几乎忍不住想仰天长啸。

整个兽身的进化,让他有一种能力压兽世所有生物的感觉。

黑暗里,一双双暗红色的眼,盯上了狂奔的兽人,他们默默地跟了上去。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