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每一个世界总要捞点什么走(快穿)》

第 31 章

这一夜晚,山洞前的兽人与山洞内的雌性没人入眠。

他们各自围聚成堆,凑在一起激烈的议论着进化成神战士的烈,还有烈带回来的病弱雌性。

坐在一个火光微弱角落的苏一直垂着头,迷神草的失效让他措手不及,破坏了他所有后续的安排,更几乎是直接将他的图谋暴露在了所有虎族人的眼前,而紧接着而来的烈的进化更让他乱了心神,为什么,这一次他的进化比书上记载的时间更早,并且进化得更完全。

到底是哪里错了?

苏慌乱之下,直接唤出了随身跟书。

随着苏的心念,《兽人之神战士》一页一页慢慢翻动,不过十几页后,苏的动作一顿,他猛地转头,不可置信地地看向堆放在角落处的一堆菌菇,那是昨夜晚餐时不曾用完的材料,可是书里记载得很清楚,这一年和此前无数年一样,兽人们的食谱不曾改变过,也因此,当天灾来临,虎族的损失才会那般惨重,也正是同族无数人的惨死才刺激得烈进化,但是,也仅仅是恢复了伤势,当时的烈并没有得到书籍后期记载的神兽之身。

可是,如今没有族人刺激,烈就进化,而且,就他亲眼所见,昨夜的烈分明就已经进化出神兽身了。

如果是他下的迷神草导致了这一切,那是不是代表着迷神草能刺激兽人进化?

不可能有别的原因,之前的烈一切正常,正是昨夜他下的迷神草激得烈血脉贲张,却又将当时窝在他怀里的自己挥开后,体内情,欲无法渲泻,而后才有了后面的一切变故。

所以,只要熬过迷神草的药效,兽人就能进化!

他觉得自己抓住了兽人梦寐以求机缘。

垂着头的苏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笑容。

于是,第二天兴致高昂的虎族人继续他们的采菇之行时,苏让那个收卖的兽人带着他快速回到了族里,找到了留守在族中的族长与他的伴侣柴。

“能刺激兽人突破限制成长为神战士!”族长大惊:“你知道你在说什么?”

苏得意地拿出迷神草:“姐夫如果不信可以服一株试试,昨晚烈就是喝了有迷神汁的菌菇汤才突破的。”

“你敢肯定吗?”族长灼亮的目光紧盯着苏:“苏巫,你要知道,如果这是真的,你对所有兽人都将有再造之恩,那将是不亚于兽神的恩赐。”

苏的心头火热:“姐夫你先试试就知道了。”

族长与柴目光一碰,抬起手接过了苏递到他手里的迷神草。

大巫洞内,大巫正跟英一起商量在最近的日子里多备些干柴以备凛冬取暖之用,却被英告知另有一种叫煤的可燃烧矿石,如果木柴不够用,可以派人却找一找。

而就在大巫质疑石头是不是真的可以燃烧的时候,几个兽**呼小叫着抬着虎族族长跑了进来。

“大巫,救命啊。”

“族长快**。”

“大巫,您快看看族长怎么了?”

“族长一直在抽搐,抽得快换不上气了。”

四个兽人飞快把全身抽搐的族长放在一块洞穴前的毛皮上,一边冲着洞穴里的大巫哭喊求助。

飞快起身走出来的大巫看着毛皮上脸色紫红,全身不停抽搐,全身血管暴涨如虫般鼓动的族长,一脸凝重。

“你们是在哪里找到族长的”

“在族长的洞穴里。”四个兽人里略年长的兽人抹一把头上的汗,飞快回道:“我们正在寨中巡视,听到族长家里传出哭喊声,就赶紧跑了过去,然后就看到族长这副模样躺在洞穴里。”

“族长的洞穴里还有别的人吗?”

“柴和苏巫。”

大巫猛地抬头,看向那个面相憨厚的兽人:“柱,去把他们带过来。”

名叫柱的兽人应了一声,飞快跑出了大巫洞。

站在一旁的英看着抽搐着的族长身上的血管似乎又胀大了一点,不由有些惊忙一叫了一声:“大巫,他的血管看着快暴了!”

大巫飞快回头,一声不发,转身飞快从架子上抽出一枚骨针,一点没迟疑地一针扎在了族长的手指之上。

“噗!”黑红色的血液如箭一般从族长的手指喷出。

“呃”

很清晰的一声回气声随着血液的喷射从族长的喉间传出。

血液越流越多,很快在大巫洞外的平台上积聚起了一摊,而随着这摊血越来越大,族长急促的呼吸慢慢平顺下来,那鼓动的血管也降了下去,不再狰狞得像蛇虫一样可怖。

当族长手上流出的血液终于从黑红色变成正常的红色时,大巫轻轻吐出一口气:“白,过来按着族长的手,止血。”

一个兽人应声上前,抬手按压住了族长那被扎了一个血洞的手指。

英小心地扶着放松下来的大巫:“我给你把椅子搬出来你坐一会儿?”

大巫回头瞪了英一眼:“你?搬得动吗?”

英不以为意,有下巴指了指缩在角落的另两个兽人,“有他们呢。”

大巫没好气:“就知道使唤别人。”

“有人使唤自然就要使唤,要不岂不太浪费了。”说完这话的英转头冲着那两个无助地瞪着眼睛的兽人招呼了一声:“帮忙把洞里大巫的椅子搬出来,大巫刚才太紧张了,这会儿有点脱力。”

两个兽人一听,二话不说,跑进大巫洞合力把那张至少得有两百斤重的石头长椅搬到了平台,在英的指点下靠着石壁放了下来。

坐在铺了兽皮的石椅上,大巫长长吐了一口气:“不中用了,一顿惊吓腿就软了。”

英一点没客气挨着大巫也坐了下来:“正常现象,谁紧张后放松下来,腿都得软。”

“说得你多懂似的。”大巫哼了一声:“那你倒说说,族长这是怎么了?”

英往椅背上一靠,用下巴指了指洞穴前:“知情人来了,你问呗。”

大巫抬头,就见柱一手抓一个,把苏和柴拎了过来。

柱把两个蜂族人往大巫跟前一放,跟另几个同伴一起,缩到了角落。

看着两个气色颓败的蜂族人,大巫眼中闪过一道凌利如刀的冷光:“柴?”

大巫拖长了的声音,带着杀意的目光,吓得柴重重地打了个哆嗦:“大巫,我,我……”

大巫猛地一瞪眼,厉喝:“说!”

柴一个激灵,再不敢拖延,飞快把苏的推断说了一遍,“……因为怕族长服下迷神草后用强和我合夜,苏先给族长用了泻力果……后来,族长就成了这样。”

大巫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暴跳如雷:“蠢货,泻果加上迷神草是惩罚兽人败类用的手段,你居然用到了自己兽人的身上,你怎么不直接拿把刀把他杀了,啊!”

柴被暴怒的大巫吓得哇一声大哭起来:“我,我怎么知道,那,那都是巫的手段,我又不知道。”

“不知道你就给自己的兽人乱吃东西?”大巫四处张望,敏锐地在壁角找到一根拇指粗的树枝,她几步走过去捡起树枝,回身扬手,那根树枝狠狠地抽在了柴的身上:“我让你贪心,我让你犯蠢,我让你给族长乱出主意,我让你……我,我,不管了,你这么蠢,抽死你,我抽死你,你蠢死算了……”

英坐在石椅上,看着大巫追着四处奔逃不停哭号的柴狠命抽,一边抽一边骂,一边骂一边发狠,脸上残暴的神情吓得完躲在角落的四个兽人挤作一团,如同暴风雨中四只瑟瑟发抖的小鹌鹑。

英暗自可惜,现在手上要是有包瓜子,就更美了。

垂头站在那里的苏没人责备,可是他却感觉比被大巫用树枝狠抽的柴还难受。

他垂头站着,迷茫又疑惑,他怀疑自己不该给族长用泻力果,也许不用泻力果,族长就突破成功了。

终于抽累了的大巫喘着粗气把那断了的树枝随手扔在地上,“迷神草的功用是迷乱兽人的心智并同时催发情,欲,这是所有巫都知道的事,哪里有什么帮助兽人突破的功效,如果有,兽人中的神战士不知道会出现多少,哪里还会等到今天。”

抬脚踢了摊软在地上号哭的柴一脚,大巫气恼地大声喝叱:“装什么装,赶紧起来去照顾你的兽人,迷神草的药效还没过,回洞和他合夜后他自然就好了。”

几个缩在角落的兽人在柴的请求下,利索地再次把族长抬起来送了回来,柴自然也飞快跟了上去。

大巫也被英扶着回了大巫洞,大巫洞外的平台上,只留下苏如石头一样僵硬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大巫教训英:“故老相传的智慧有多珍贵,今天看到了吧,那都是一代代人用生命总结出来的。”

英笑了:“我知道啊。”

看着英云淡风轻的模样大巫就来气:“你是知道,你就是不把巫传授的智慧当回事。”

英抱着大巫的胳膊,仰着素白的小脸冲着横眉立目的大巫乐:“我要是把那些太当回事,就不会轻易教给你了,那你又怎么为族人谋利啊?”

“你……”大巫一下噎住了。

看着大巫的脸一下黑了下来,英嘿嘿笑着赶紧伸手给大巫顺气:“唉呀,别气,一会看气出个好歹烈回来该心疼了,我知道您的意思,可是你看我知道的不是都只告诉你吗,你看我还告诉谁了?是吧,我知道那些知识的重要性呢,不会随便遇到一个人就教的。”

大巫哼了一声:“知道就好。”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