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BTS]空降对家的结局是团宠》

捡到了六百万

尽管每次都心力交瘁,但体能课的成效不是一天两天出来的。

几小时的舞练下来,郑年喘得急,最终自暴自弃地左脚绊右脚,来了个没啥声响的平地摔。

地板的寒意漫上后背,额前碎发微微遮碍视线,扎得郑年眯了眼。

脱力地揉了揉两侧微红的手肘,口中含糊不清。

“咸鱼不想翻身啊……”

“闵允其诚不欺我,跳舞真的好累……”

“嘁,不要直呼哥哥名字。”

朴智琝拎着打好的饭走进练习室。他看着郑年发尾沾湿了肩侧的布料,甚至鼻尖还尚存汗珠,灯光下晶莹。

自家亲故真是出汗体质。

“中国人不喜欢说敬语,但还是注意下,允其哥在的时候不挺乖的嘛?”

朴智琝蹲下身把饭放到郑年身旁。

郑年一侧头,双眼眨了眨。

笑得梨涡隐约:“反正只有我俩在这儿。”

虚惊一场,他还以为本尊来了……既然是可爱的智琝xi,就多多包容你的异国亲故吧。

“可我在和允其哥打电话啊。”

朴智琝晃了晃手机屏,一脸无辜。

???

电话那头幽幽响起:

“臭小子,你刚说……”

“哥我错了!哥大人有大量!哥再见!”

一口气比吐弹珠还顺溜,抢过朴智琝的手机,按下红色的挂机键。

郑年隐约听见闵允其脱口而出的“阿西”,顺便骂他骂出一首rap。

家常便饭,习惯就好。

“咳咳,智琝xi,你背叛了我们的友谊。”

手一抬,躲过朴智琝要拿回手机的动作。郑年义正言辞地蜷起腿,把手机扣在怀里,白生生的腿在朴智琝眼前晃。

“好,好。”朴智琝扶额,“我打了两人份的量。”

“收到,谢谢智琝xi。”

一秒正色,盘腿而坐开始吃饭。

朴智琝发现郑年连这种时刻都挺直着背。吃饭时喜欢连夹好几次,直到把嘴塞得鼓鼓的,再去咀嚼,每次都像只松鼠在啃坚果。

看着看着,不自觉地嘴角扬起弧度。

“智琝xi快帮我吃点鸡胸肉,今天的超柴!”

郑年突然说道,夹起一块鸡胸肉伸到朴智琝跟前。

[你好狠]

[你好狠+1]

[你好狠+身份证号]

言笑晏晏的样子让网友们不约而同地吐槽,这位主播莫得感情。

网友眼中的工具人·朴智琝无奈咬下一块,疑惑道。

“不柴啊,今天食堂还放了调味呢。”

[反转了?]

[说好的无情渣受和心灰意冷攻呢]

[前面走错了,这里是社会主义兄弟情区]

[害,可惜了]

郑年毫不理会,一本正经地看着朴智琝道:

“一定是减肥太久,才吃什么都觉得美味!”

“真的柴,智琝xi再帮我吃点吧。”

朴智琝顺从地咽下,一块、又一块,不说话了。他看着郑年故作感叹“啧啧,不用吃难吃的肉了”,却又埋头扒了一大口进嘴里。

唉,自家亲故似乎又贴心又粗心,还有点傻,怎么办?好像更喜欢一点了。

-

郑年对原主的记忆接收不全,人潮人海的明洞显得新奇。傍晚十点,亮如白昼,琳琅满目。朴智琝说防止走丢,一直扣着郑年的手腕。

“冷吗?”接触到微凉的肌肤,朴智琝问道。

郑年摇摇头,朴智琝带着他直走又拐弯,最后绕进一家服装店。

“衣服的话不用了吧……”

“哎一古,相信我的审美,郑年xi适合小码,还是买些吧。”

“穿的码和买新衣服有关系?”

“当然有!郑年xi穿哥哥们衣服尺寸不合适,肯定要单独买。”

“就算合适我也不会穿的好吧……”

“嗯?郑年xi说什么?我没听清。”

已经开始在衣服前观摩的朴智琝问道。

“啊没什么、没什么……等等!智琝xi!不要挑那么花里胡哨的颜色啊!”

练习生时期没有什么关注度,两人口罩帽子都没戴,郑年硬是把朴智琝从一排花花绿绿前拉走。

生活区up主又为挽救自己的形象重拳出击了。

话说某人还要更年长了大半年,为什么长得比朴智琝嫩、还比朴智琝矮了半个头呢?

路人女孩两眼放光,不时看向他俩,又不时头靠在一块儿窃窃私语。

[像极了我嗑cp的样子]

郑年拉着朴智琝在衣架中穿梭,终于走过了色彩绚丽的区域,这才停下舒了口气。

一回头,朴智琝便娴熟地从一排衣服里抽出几件。

“郑年xi好眼光!这家的条纹衫可好看了,我最喜欢了!咱俩穿同款吧!

“……这件我好像见号錫哥穿过。”试图转移话题的郑年指了指其中之一。

“唉,宿舍小,大家衣服总是混……”

朴智琝转念一想,又把其中几件放回去了。

“这些款以后郑年xi穿我的就是啦,咱们再看看别的。”

“之前谁说我混穿不合适的?”

“穿哥哥们的不合适,但穿我的可以啊。不是吗,郑年hiong?”

朴智琝霸道地直接把衣服往郑年身上比对,一声hiong喊得理直气壮。

勤俭持家(惯性双标)的釜山男人真是绝了。

付款时,郑年戳了戳站在身前、拎着大包小包的朴智琝。

“嗯?”

“智琝xi,不如我付吧?”郑年试探道,“以后吃东西智琝xi再请我。”

韩国练习生大多不都比较拮据吗?

“没事没事,大哥把卡给我了。”

朴智琝笑着晃了晃富有质感的通用卡。郑年愣住,这特么就是感天动地兄弟情吗?

朴智琝回忆自己和金硕珍说,晚上要带郑年去逛街。金硕珍把卡丢给他,叮嘱着:“给他买点衣服,最好是长袖过肘的。你自己的也选着,都刷这张。”

“还有,别说是我让的。”

朴智琝难掩笑意地接过卡,“哥不要学允其哥,付出了好意要主动展示哦。”

金硕珍瞪了眼,“好意个鬼!!”

-

“郑年xi,熊娃娃要不要?”

“郑年xi,这个粉色帽子喜欢吗?”

“郑年xi,尝尝这家的炸年糕!”

“郑年xi,来玩套环!”

郑年摇摇头,笑道:“呀,智琝xi今天对我也太热情了吧。”

“哈哈哈哈,以后可能不会啦。”

郑年笑容一滞。

略不知所措地舔了舔下唇,干笑:“噢,这样啊。”

有一颗鼓足劲想变大、想飞上天的白色气球,突然被小小细细的针戳爆了。

“郑年xi看上去开朗积极,其实总爱胡思乱想。”

朴智琝看着郑年,似乎能把他琢磨透。

“成为家人后,热情自然会变少,大多数时候以平常心对待。以前看到的优点会变淡,见到的是每个人的普通哦。”

郑年没想到是这样的说辞——又笨拙,又让人忍不住相信。

今天好像第二次红了耳尖。

朴智琝怎么总是擅作主张。

擅自让他俩混穿衣服,擅自对他好到爆炸、擅自让他享受热情,擅自让他成为家人、擅自让他接受不再热情。

明明郑年连在这里待多久都不确定,一件长期使用的衣服都没想留下。朴智琝却安排了那么多。

似乎摸准了郑年会照单全收。

天色迟暮,背对着繁华街道的郑年说:“那完了,我本来就没有优点,这下更显得哪都不行。”

朴智琝凑近些:“安啦,有些人被喜欢并不是因为完美或者优点多,而是他又辛苦又上进的样子,被看到且理解了。”

“再说了,亲故那么好看,哥哥们都很喜欢的……”

“郑年!!今天你活腻了是吧?!这只狗是怎么回事!!”

宿舍内,闵先生全程黑脸地对郑年、朴智琝进行了深刻的批评教育。

-

“智琝xi……那是只狗吗?”

从明洞回到宿舍的路上,中度近视患者·郑某,向重度近视患者·朴某某,抛出疑问。

路的对面,小小的“白色毛团”在街头绿植底下时隐时现。

“好像戴了项圈,体型很小。”

小奶犬回了头,模样暴露,湿漉漉的黑眼睛藏在卷毛中。

郑年拉住朴智琝的手,放轻脚步,想向它靠近。

小家伙却开始闷头往街道上冲。

不自觉地皱眉,匆忙去追。

“这一带车多,快抓住它!乱跑很容易被撞的!”

“智琝!它要过去了!左边、左边……阿西!”

“在路牌下,我绕到里面守着!”

“嘘……”

“三、二、一,”两人同时伸出手,敏捷又小心翼翼地扣住了某毛茸茸。

“抓住了!”

郑年从左侧抱住,朴智琝从另一侧围过来。最终的结果是两个人把小毛团夹在中间——郑年还不忘牵着它的后腿。

狗:我太难了。

郑年打了个喷嚏。

“狗毛过敏?”

“是你鼻子出气惹的。”

朴智琝一僵,意识到自己和亲故靠得太近了。

这次换朴智琝干笑了,刚想后退几步……

“先别动呀!我还没抱好!智琝帮忙托一下。”

郑年盯着小毛团,稳稳搂在臂弯里。

“要养吗?”朴智琝问。

“啊?”对方惊愕抬头。

“项圈上有写。”

小奶犬的脖子上有简易的项圈,被小刀歪歪扭扭地刻了字:

请爱心人士收养。

“但我没养过狗。”

“先带回去吧。”朴智琝拍了拍郑年的头。

“……好。”

走了几步,郑年突然开口:“谢谢。”

朴智琝一笑。

“不用谢,亲故。”

怀里的小家伙抱起来很温暖。郑年补充道:“抓狗关系的亲故。”

“唉?竟然知道抓狗关系呀!”

朴智琝露出和知道郑年是中国人时一样惊讶的表情。

“知道,釜山话的'亲近'。”

“是为我特地去了解的吗?哈哈哈哈哈,太感动了,以后一定带郑年去那儿玩!”朴智琝一只手搂住郑年的肩膀,看了看郑年,又低头看了看他怀里扬起头的小狗。

“还要带着它。”

-

闵允其拉开门,刚想把自己准备好的台词倾倒,好好训一波郑年……

目光不敢置信地落在了郑年手上抱住的一团。

小奶狗探出了头。

“所以它叫什么?”

“六百万。”郑年认真吐出三个字。

“……”

“郑年本来想让它叫七百万,但我记得摄影棚的猫叫七顺。猫狗不同家,所以改了。”朴智琝又解释了一句。

最终闵允其和郑年怀里的小狗大眼瞪小眼。

“呜呜。”小奶狗只会这么叫,楚楚可怜。

“……行吧。”

某人大手一挥,捏了把小奶狗绒绒的毛。

“啧,跟臭小子的细软发质一样。”

嫌弃似的立刻收手,转身离开。

中途回了两次头。

郑年揉了揉六百万的狗头,心想,他要是能在这里多待一段时间,就最好不过。

-

朴智琝日记:

今天我和亲故捡到了六百万,这是值得纪念的一天!

(简笔画小狗)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