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BTS]空降对家的结局是团宠》

牛奶味儿哪来的

“酒席我不去了,她儿子再帅和我也没关系啊……妈,您喜欢您就认干儿子,我肯定不多说一句话。”

“中国人的话,语言不通没法交流的……什么,也在韩国?妈,你可别让我爸告诉别人我是练习生,签了保密协议的。”

“确定不去……嗯嗯,您和我爸都注意休息。”

挂断电话,只当这是个小插曲,金碩珍并没在意。

在吃早饭时偷得闲工夫,一边咬着面包,一边翻看组合的推特。

粉丝涨了将近一百来个,估计是被智琝的舞蹈吸引来的。

如是想着,往下一滑,先映入眼帘的是小孩趴在地上练横叉,横开的腿紧贴着舞台镜,汗水顺着脸庞滑到下颔。

啧啧,看着都疼。

双击放大,生图没有现实里的郑年看上去棱角明朗。凤眼显得圆润了些,莞尔,眸间清亮。

手里还拿着……半根黄瓜??

看了眼评论。金碩珍如果是中国网友,一定会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被称为——地铁上看手机的老爷爷。

[清新弟弟+大国富少?这是什么鬼哈哈哈哈]

[看着好年幼,这柔韧性没话说]

[黑泡风中竟然有这种笑起来比黄瓜还清凉的小可爱]

[我怎么感觉是又妖又纯?快点出道诱惑怒那吧~]

“哥,你咋了?”金南浚走到餐桌旁,关心道。

看表情还以为从面包里吃出花椒了……

金碩珍不语,绷着脸咬下一大口面包,又皱着眉扫视那张图的文案。

“为了梦想来到韩国当练习生的中国弟弟,出不了道就要回家继承家产,这个设定大家喜欢吗?

95年的郑年xi还在发育中,总有一天会长到185的!敬请期待吧~”

所以梦想就是帅哥呗。

金碩珍想着那天所见,少年甚至是冷漠地从女孩手中扯走签名照,转身却久久地笑,满眼只有那张照片,近似痴迷。

啪的一声,他把手机扣在桌子上。

金南浚叉了一颗西蓝花,郁闷地塞进嘴里。听到摔手机的声音,抬头看到了金碩珍那比自己还臭的脸。

“哥,你是不是看咱们推特啦?”

金碩珍不接话,金南浚心里有了个数,循循善诱道。

“哥,是我们一直惯性判断,不存在谁欺骗谁,安啦。郑年xi从没说过他是韩国人,也没遮遮掩掩经济能力,忙内的牛奶还有允其哥的戒指不都是说送就送嘛。

倒是他在这儿也没有亲人,我们本该多照顾他的。他也就和智琝、泰涥一样大,听说中国的计龄法比韩国小一年,在他的习惯里,还是个孩子呢。”

金南浚说着说着,脑子里的思绪反而多了。

这么想来,昨天辅导小孩的rap时应该鼓励为主的……

唉,来日方长,慢慢关照吧。

金碩珍听得一愣。

重新打开手机,一字一句读着那条文案,意识到自己遗漏的重点。

“95年的中国弟弟。”

“出不了道就要回家继承家产。”

忽然联想到了什么,不会吧……

-

郑年保持着照片里的姿势,唯一区别是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整个人像从水里拎出来的,趴在地板上抬不动头。

又是只有郑年才看得到的弹幕正在疯狂霸屏。有的在讨论剧情,有的在无情嘲笑某主播的悲惨经历。

“怎么会有这种社长,同意把狗养在公司,不收钱却让我来练基本功。这一片苦心也太苦了吧。”

“我感觉自己都出幻觉了,好像闻到了牛奶味……”

“智琝怎么还不来救救我?呜呜呜我要是牺牲了,六百万可就成孤儿了!”

小孩练基本功时不会喊疼,只是汗腺过于发达,累极了语言中枢便紊乱,说句话要么中韩双语混杂,要么前言不搭后语。

金南浚从门外走进来,后知后觉地闻到一股奶香。看着郑年交叠双臂枕在头下,白皙的手臂上唯有肘部因磨蹭地面而通红。后背微微凹下去,蝴蝶骨在汗水浸湿的布料下隐约可见,若山岳潜形。

想起进门前听到的抱怨,忍俊不禁,打趣道:

“智琝来不了,哥来救你。”

来不及思索,郑年顿时想撑起身子,动作一快,还没说出话,痛感让人倒吸一口凉气。眼中泛起生理性的泪花,汗水恰好因动作抖落,沾湿睫毛。看上去像刚学走路却摔了一跤的小孩,颇狼狈。

喘着气,不知所措得咽了口唾液。

“……哥,可不可以拉我一下?”

想伸出手,偏偏察觉现在他浑身都又冰又湿。郑年突然在想会不会被拒绝。

“不要乱动,我来。”

金南浚面露正色,俯下身,毫不犹豫地环住郑年上身。调整了角度,让郑年不得不把重力压到金南浚身上。

“靠着我,腿尽量放松。”

郑年慌张地刚想说不用这样、拉一下就好,就被金南浚一把抱起,失重感吓得他闭上眼。

那哥往后退了两步,稳稳站定。

“哈,怕啥,都说了哥来救你。”

语罢,笑意跃然,开玩笑地戳了下郑年的腰侧。

“这就是个子高的好处噢。”

“话说我们郑年长得也刚好,再高一点我就抱不起来了,继续保持这个安全的高度吧。”

一边说一边放下怀里的小孩,还不忘再拉住一只手,防止不适应而一时站不住。

郑年尚未回过神,没吭声反驳,竟然还有些认同。以前想长高,这时候却发现原来可以不用自己拼尽全力,会有合适的人来拉上一把,拉出他自己解决不了的境地。

第一次见时,郑年觉得宛若神祗的金南浚,是真的惹他心绪飞扬。

“缓过来没?”金南浚轻轻敲了下郑年的额头。

众所周知,恰到好处的肢体接触可以拉近距离,金南浚致力于做个懂细节的暖心哥哥,呵护好自家团内这个异国小孩。

“放心,哥救你救到底。”金南浚语调上扬,笑道,“走,回大家自己的练习室去。”

“可是……”

“社长当然同意了。据说五月要安排出道,快点和大家一起训练,培养默契度哦。”

亮敞的练习室里,一个人对着镜子练歌练舞,怎么比得上八个人聚在一块七嘴八舌?

-

郑年一进练习室就被朴智琝熊抱住,“欢迎欢迎!”

“嘁,还要别人喊,自己都不知道来?太蠢了吧你。”闵允其走过去,看了眼郑年的头发,“出这么多汗?”话中话是害得他都不能揉了。不过闵先生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

金南浚表示认同,把自己的白毛巾罩在郑年了头上,刚搓两下就被小孩结结巴巴地躲开,“我我我、我自己来就好!”

郑号錫环顾四周,问道:“你们有没有闻到奶味?”

“还真是,就这会儿突然有的。”田柾国盘腿坐在地上,灌了口水,思索道,“这里没放牛奶,外面飘进来的?”

“你们闻不出来?”金碩珍看了眼其他人,“郑年身上的。”

“咳咳……”

正在喝水的田柾国猛呛一口。

郑年刚下意识想推辞说怎么可能,就被拉走了刚用来擦汗的毛巾。

闵允其嗅了嗅,禁不住笑:“臭小子,原来你是牛奶味的啊。那我是不是该改下口?你们中国人都有体香的吗?”

淦……这是什么羞耻感爆棚的描述??他郑年不要面子的是吗?地缝呢地缝呢,快出来让我钻进去啊啊啊啊!!

看着郑年霎时红了的耳尖,金南浚决定再次“出手相救”,帮小孩逃脱尴尬。

于是他兴致勃勃地开口。

“智琝你知道不,你俩的狗差点就成孤儿了。”

???

突然被cue的朴智琝惊愕道:“咋了?”

上钩了上钩了……金南浚立马坐正了身子,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你是没看到,郑年压腿时哭得稀里哗啦,口中喊着你还不来,可委屈了……”

闵允其挑起眉,胳膊撞了撞郑年:“真哭了?”

“哥造谣!我才没有!”郑年顿时红了耳朵喊道。

“那是谁疼得动不了,让我抱他起来的?”

“我说的明明是拉,是你要抱的!”

“嗯嗯,wuli郑年真听哥哥的话。”金南浚忍着笑夸道,“那以后就负责给哥哥洗毛巾喽?这奶味还不知道能不能洗掉呢……”

“阿西吧!闭嘴呀!!”

紧接着,金南浚收获了某小孩气急败坏扔过来的毛巾,果真奶味浓郁。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