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BTS]空降对家的结局是团宠》

被骂了吗并没有

金碩珍刚拍完官方照片,向工作人员一一鞠躬,

活动了略僵硬的身子,注意到公司外暴雨倾盆,自言自语着:“怎么突然下这么大……”

拿起方才一直在亮的手机,看到了几条消息。

“哥,你有空来接下忙内吗?他没伞。”

“允其哥他们在编曲很忙,智琝没带手机联系不上。”

“就两条街的路,但忙内穿得少,已经淋湿了,再冒雨跑估计会感冒的。”

最后一条是郑年近一分钟内发的。

金碩珍跑下楼,飞快地回了短信。

“你和他在一块?地址发过来。”

“嗯。”带着一串简短的地址。

郑年秒回,金碩珍可以想象他在那一边抱着手机,紧张地等待回信。

“您好,请问有伞吗,我急着去接人,拜托了。”

“有一把,先借你。”“好,谢谢您。”

金碩珍接过门卫递上的伞,还是禁不住皱眉,思忖着一把肯定不够,突然被人从背后拍了拍肩膀。

“再拿下这把伞吧。”Moria小姐温婉一笑,“要把弟弟们都完好地接回哦。”

“谢谢,用完会立刻还给您的。”

“没事,你给郑年xi就好。”

“……内,谢谢。”

没时间多说,金碩珍撑起伞跑出公司。

-

最近为了主打歌,大家都在加班加点,郑年便带忙内来学校请个长假。

遇上这飞来横“雨”实属意料之外,田柾國接过郑年给的纸巾,擦着睁不开的眼睛。对方则用最快的速度卸下忙内的外套,拧作一股挤掉雨水。

“差不多了,快穿上!快穿上!你冷不?”郑年抖了抖挤好的外套,急忙催着田柾國,又开始拿过纸巾给小孩擦头发。只是吸水能力实在一般,稍一用力就揉烂了。

“没事,年年你别太紧张,男子汉淋个雨没什么。”田柾國笑着,白净的脸上月牙眼弯弯。他没用敬语,想着对方能来纠正,以此缓和情绪。

但并没见效,郑年还在想着,为什么会突然下雨,为什么拉着田柾國跑的时候没注意屋檐角的水柱。

他把事情办砸了。

雨还在下,朴智琝没联系上,郑年开始给金碩珍发信息。

郑年看着屏幕黑下去的手机,映照自己的表情。

前两天网友还在弹幕里叮嘱的,说这段时间田柾國好像会生病,主打歌的录制没跟上,内疚了好几天,一定要照顾好。

太恰好了,郑年刚看完,那条弹幕很快被系统删除了,后续其他网友的“剧透”直接无法发送。郑年就想着带小孩来请假,不然这段时间太累了,可能生病……但这下子淋了雨岂不是更容易?

雨溅起水花,郑年把田柾國往后拉拉,却被反扣住手。

“哎一古,我虽然不会中国功夫,但学过跆拳道的,真的不柔弱啊!哥不用那么紧张我,手抖成这样会伤到害我的自尊心的。”

田柾国的手心很热,握住郑年淋了雨的手腕,告诉他,请放心。

忙内紧锁眉头:“哥,也给自己擦下……”

雨声太大,郑年没能听清身边人的话语,向他奔来的喊声,同样模糊,却如雷贯耳。

是在喊柾國的名字吗?

郑年看着金碩珍奔跑而来,移不开自己的视线。他在很认真地祈愿,两把伞,务必要把田柾國和金碩珍都罩住,不让他俩任何一个人淋雨。

青年携着潮湿的气息冲到他面前,大口地喘气,外套里还穿着拍摄用的服装。

“果果拿好伞。”

金碩珍把伞递出,接之前,小孩先着急地开口问:“那郑年哥呢?”

郑年还没说什么,就被搂住了肩膀,靠上一面温热的胸膛。清晰的心跳在耳畔像鼓声。金碩珍目光灼灼,低沉如大提琴的嗓音不容分说:“跟我走。”

雨声是底音,郑年说一把伞遮两个人会牵强,金碩珍自顾自地带起了他的步伐。

“别想了,快回去,我新染的发色不能淋水。”

压低伞檐,逆着风跑。

郑年觉得风很怪,把伞往他这边吹斜了。当然,还有另一种可能性,只是郑年不敢去想。有自知之明是优点吧。

-

晚风穿堂,一时骤冷,田柾國整理好自己,又跑去和哥哥们一起作曲了。郑年打了个喷嚏,手机提示他的关注发布了动态。

“天气冷大家都要穿得暖和些出行哦。——Jin”

大概是工作人员代发的。

图上金碩珍穿着红黑相间的毛衣,正在拍摄宣传照,没看镜头。橘色的灯光,栗色的头发,是暖色调的风格。

唉,不愧是他第一眼就觉得好看的名品大哥。

只可惜自己马上就要被骂了。能让风度翩翩的贵公子又是头发掉色淋雨,他也是真的“事儿精”。

“我们来秋后算账。”

郑年以为的声色俱厉的谈话并没出现,金碩珍盘腿坐在床上,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坐上来。”

没有动静。

“怎么?我都不嫌弃,难道你嫌弃?”

郑年认命地默默坐过去。盘腿坐时还比人家矮了一个头,真是卑微本卑。

在自己床上被骂过、在厨房含沙射影地被骂过、在门外听偷听自己被骂过,在别人床上被骂,这还真是第一次了。

“发短信说让我给忙内带伞,你自己也在淋雨不知道说?我如果不问,只拿一把伞呢?你就一个人在那儿站到雨停?”

“跟我说忙内穿得少,拜托,忙内至少还有外套,你怎么会傻到穿着单衣往外跑?”

哥,骂人不是这么骂的。

郑年用余光看着金碩珍的脸色,是要生气的样子。难道骂人风格还和闵允其不一样?

也对,自己让人家最宝贝的弟弟淋雨了,罪孽深重。

金碩珍不知道郑年在想什么,只觉得格外纠结,他面对郑年就不知道怎么温柔说话了。

其实他是在担心好吧,郑年可以明白吗?那时候,他看见郑年被打湿的黑发贴着脸颊,衬得肤色病态,只知道望着忙内满眼慌乱,把忙内头发擦干了,却连自己眼睫上的水都不知道捋一下。那时候,金碩珍脑子里又乱又空,隔着十几米他就大喊郑年的名字,他在想自己长这么大第一次这么想抱住一个人。

“那个……”两个人斟酌许久,却同时说起。

“你讲吧。”

“哥,我错了,我可以接受惩罚。我真的会注意的,会照顾好你弟弟,这样的事不会再有了。”

“后半句我不太信。”金碩珍看着郑年,说道,“你照顾不好,我来。”

郑年目色一暗,眼睫止不住地颤。

不知道自己能再说什么了。

结果突然被抱住了。

鼻尖贴着鼻尖,凑得很近,声音很清晰。

金碩珍的眼睛里映照着郑年的影子。

“你太蠢了,怎么可能照顾好自己?我比你聪明、比你细致、比你谨慎,比你关心你,所以还是依赖我吧。”

郑年怀疑自己听错了什么。

忽然被认真地看着,让刚说完一长串煽情台词的金碩珍红了耳尖。

这反应太让人尴尬了吧,金碩珍恨不得敲下郑年的额头。

“快点回应呀,哥都说到这份上,你不表示一下感动?”

“可是……”

难道这哥是被雨淋傻了?

“别想了,你小时候不就是我护着?”

“嗯?谁说的?”

“你妈和我妈都这么说的,但先声明啊,我真的不记得了,所以一开始对你不好。”

这特么是什么隐藏人设??

主播生涯第一次碰上这么狗血的多元素杂烩,豪门**合约关系竹马破镜重圆。

但似乎一切都可以想通了。

“没事,我也不记得的……”只是一直以来都挺喜欢看哥,即使被骂、被冷淡对待,还是不讨厌。

“那好办了。就从这里开始吧。”金碩珍对小孩说,“我不信你能照顾好自己,但你要相信我可以照顾好你。”

没缓过神,郑年下意识点了头。

金碩珍勾起嘴角,栗色头发,显得笑容格外温暖。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