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BTS]空降对家的结局是团宠》

必须面对的(上)

很晚很晚的时候,郑年反复揉着眼睛、摸黑打开微博,登录账号,取关了唯一一个关注。

2013年的4月,那个人有50w多的粉。最新一条是跨年时,他晒了郑年送的奢侈品项链。

还艾特了当事人。

郑年的账号上尚有10w粉丝,无非是来看他给宋里砸钱的。

还好吧,不算多,取关了应该也不会被注意到。

合上眼睛,估摸着用了2小时19分。在某个瞬间意识到:自己为了对家取了正主。

下铺还空着,即使快天亮了。

郑年想到闵允其在工作室熬得满眼红血丝,疲倦的时候捶捶肩膀,或者跳舞时不留神会牵扯到旧患,痛得龇牙咧嘴。

“喂。”

“臭小子。”

“年年。”

阿西。

去他妈的对家,那是老子的闵允其。

-

“年年起床……你眼睛怎么了?”朴智琝话说到一半,急忙踩着梯子到上铺,刚醒的郑年不知所措地抬手想去揉眼睛。

“别碰!”朴智琝扣住他的手,声音不可轻易察觉地紧张起来。

“怎么了?”金碩珍闻声跑过来,顿时紧皱眉头。

凤眸因清澈剔透而鲜少让人感到压迫与孤僻,随意一瞥便像含情脉脉的凝视。

此时眼周乃至眼尾,似胭脂晕染,晶体的边缘也血丝浮现。小孩天生眼尾上扬,如被朱砂细细勾勒了眼廓。

左下眼睑的一颗浅痣由淡褐转为玄红,微肿的双眸使本不外露的痣印更明显了些。

“疼。”不适地眨了眨眼,眼眶发热,像血液全涌堵在那一圈。

郑年试着抽开被握住的手腕,小声道,“好像有点痒。”

“去医院挂号。”朴智琝不再多说,默默走下床铺,要去自己的区域翻找公交卡和零钱包。

金碩珍按住他:“别慌。你今天要拍profile,我陪他。”

朴智琝沉默一会儿,点点头。

他紧张时没有结结巴巴、手忙脚乱,却把其他所有事都抛之脑后,连自己都忘了,只想着一个人。

郑年犹豫道:“我自己去吧。”别耽误你练习……

“来戴我的眼镜。”不由分说,大黑框被架到鼻梁上,遮住看来揪心的眸子。

透过深色的镜片,郑年看见金碩珍抿紧双唇。

-

“昨天有没有画眼妆?”

医生得知是练习生后便有了大概的方向,娴熟地提问。

“有。”

昨天下午完成了个人profile的拍摄,被化妆小姐摁住完成了全包眼线的妆容……

在金碩珍的嘱咐下细致检查一番,医生执笔唰唰地写下诊断内容。

“中度近视,本来眼部就脆弱。对昨天的化妆品过敏,伴随轻微结膜炎。另外最近免疫能力下降,导致痣色变。但没大事,程度不算深,在安全范围内。”

医生不疾不徐地说着,最后撕下诊断单,递给郑年。

医院的诊断单规格总相同,会让郑年想到昨天看到的另一张。

遭天谴了呢……郑年这般想着。

-

“把手机给哥。”

金碩珍长按关机,塞进自己口袋里。

“这几天不要看手机了。”

“内。”

对方皱了皱眉:“心情不好吗今天?”

郑年不知道如何回答,下意识鼓起两腮,气流在口腔中挤来挤去,唯有薄唇不愿启。

“做错事就道歉,别人做错事就让别人道歉。”语罢,金碩珍拉着郑年往外走,小孩看东西不太清楚,这下更是每一步都不安。他自觉放慢脚步。

坚持了很久,每天都在粉身碎骨的边缘,练习练习练习练习吃饭睡觉,这就是一天——时不时省略最后两项。

金碩珍想,在这种情况下,情绪过多,会很煎熬的。

郑年突然停下脚步,金碩珍疑惑地侧头看去,是一家相机店。

“哥,我去买个东西,很快。”

“行,去吧。”

小孩还戴着大大的镜框,挡住了半张脸。一走进店里,就被服务员热情围住,背影很快消失在金碩珍的视线中。

手机铃响起,接通了来自金南浚的电话。

“喂?从医院出来了……嗯,他进了一家店,我在门口等他……”

听到电话那头深吸了一口气,在思忖如何恰当地说出一些话。

金南浚刚知道的一些事,在它看来着实棘手,着实任谁都难以抉择和判断是非对错。

终于冷静了,说完一段话了,只听金碩珍回答道:

“我知道的。”

“相信他,别怪他。”

郑年被带到前台付款,往外看时正好和站在门口的金碩珍对视。

隔着镜框,即使看不到眼睛,也可以感知,小孩下意识地朝他的大哥扬起嘴角。

金碩珍回以一个很温柔的笑容。

轻声重复了那最后一句,然后挂断电话。

-

看到微博上粉丝的躁动,宋里踢开队友寝室的门,沉着脸,低沉的声音隐含怒气:“去年那场车祸你到底处理好没有?那个人是谁?郑年一定是知道了什么,不然他怎么可能取关我还不接电话。”

“你给我说清楚!得罪了他,你觉得公司会给你好脸色?”

同队的Rapper脸色也很差,开口道:“……被撞的是闵允其,我看到是他就没管。”

“……被你偷曲子的那个?”

宋里质问道,惹得对方表情瞬间僵硬,还是咄咄不绝:

“你有毛病吧!靠!你自己不想搭理,还让我赶紧走、不让我留下处理?那人现在他妈的和郑年在一个公司你知不知道!”

对方忍不住冷笑。

“呵,你处理?你会怎么处理?还不就是把责任往我身上推、然后给钱揍人。那傻子少爷也就喜欢你装腔作势的清纯样儿。去小公司发现新花样了,对你腻了也正常。”

“闭嘴!快想办法解决!”

队友烦躁地反问:“能咋办?你有本事现在去人家那儿玩追悔莫及的戏码,哭个眼泪鼻涕一把抓,看人家傻少爷会不会一心软,继续捧着你。”

宋里竟然沉默了。

他回到房间打开衣柜,挑了件白衬衫,打上浅色的领带。

想了想又把领带卸了,摘下耳钉,找了很久翻出一双白球鞋。

“不是吧,你真去啊?”看他这副模样要出门,队友惊愕道。

“嗯,试一试。”

没有用力摔,他轻轻带上了门。

-

方时赫和金南浚对于这位突然到来的大明星,并不感到任何正面情绪。

防弹的成员们都认识宋里,但比起什么花里胡哨的头衔,他们更印象深刻的是:这个人,和偷闵允其歌的人,是队友。

队长负责代表团队发言,克制着抵触,保持尊敬与距离。

“您找谁?”

“允其哥在工作,暂时见不到他。”

“谢谢,但我不找他,这次来我想找下郑年xi。”

在对方顿时冷了几度的目光中,宋里微微一笑,看似随意地侃侃而谈:“我想了解下他在这里是什么身份,如果可以的话,我会邀请他去我所在的公司。毕竟那里条件更好,而我和郑年又是关系相当不错的朋友。”

“他不会去的。”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