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BTS]空降对家的结局是团宠》

必须面对的(中)

金南浚接住郑号錫扔来的水,不吭声地猛灌一口。

“我先给碩珍哥打个电话。”

练习室里除了作曲中的闵允其和拍摄profile的朴智琝,其他几人都在场。对刚发生的事情有所耳闻,看队长脸色不太愉快,也就不多问。

“喂,哥。”

“从医院出来了吗?他眼睛没事吧。”

“……公司查了他在中国账号,是宋里出道开始的大粉,现在推特上有些人已经开始扒他了。”

通话过程是扩音的,练习室里人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金碩珍说完最后一句话,队长平静地回应道:

“我们自然信他。”

挂断电话,金泰涥问:“那哥现在什么打算?”

“郑年很有可能是知道允其哥和那个团的事了。取关就是他的表态,咱们等他回来把话说开就好。”

田柾國眼神中不掩饰的厌烦:“但是那个宋里……阿西,怎么会有这种人。这个时候过来抛橄榄枝。”

“反正郑年不会答应的。”

郑号錫笑道,不知为何的万分笃定。

“也不知道年年眼睛怎么样了,马上都要拍MV了。”

金泰涥嘀咕道。

听着哥哥们对话,田柾國默默打开手机。

刚才,他给郑年发了一条信息:

“你选哪边?我讨厌那个人。”

现在,称得上是急忙地补充一句:

“哥,你会选我们,对吧。”

-

金碩珍看着小孩抱着一个黑色方盒子走出店。

“买了个相机?”

“嗯,允其哥前几天的设备坏了。”

“我接了个电话,说宋里去公司找你了。”

差点没拿稳手里昂贵的物品,郑年整个人僵在原地。

“我、我会和他断绝联系的,我不知道他和那个的事,我找他说清楚,我已经……”

“嘘。”金碩珍拍拍小孩的肩膀,往前走。“回去慢慢聊清楚,没有什么大事,不急。”

有的,错在我。这句话郑年说不出口。

-

闵允其更新了一张作曲中的照片,瞬间收到了几条评论。

惊奇地点开细看,发现一个名字重复出现了。

[SUGA,你们队的ZeNo是yok-Eli的粉丝吗]

[可以帮忙问下ZeNoxi脱粉的原因吗,我在中国的朋友说他一直很死忠……]

[我刚看到有媒体爆料说Eli来欧巴公司找人了?是找ZeNo?真的吗?]

这两个名字放在一块儿,看起来格外碍眼。

闵允其关了平台,给郑年打电话,发现对方手机关机。

那就去找社长。

起身后连门都忘记带上,双拳攥紧。

方时赫刚被跟着宋里的狗仔们所曝光的内容弄得焦头烂额,闵允其就敲响他办公室的门。

“进吧。”

“PD,您以前知道郑年和他的关系吗?”

“我知道。”

方时赫从抽屉里拿出一份合同,慢慢翻看着:“他在国内替宋里挡黑粉攻击,打了人,被长辈送来国外了。”

“您也是知道我和那些人有过碰擦的。”

“我现在考虑合约问题。”方时赫不瞒他,“你觉得他还能跟你们一块儿出道吗?”

“我要他。”

闵允其脱口而出。说完,自己都叹了口气。

“打扰了。我再想想。”

方时赫点头同意。

感到为难的时候,往往已经做好决定。

-

郑年跟着金碩珍,从鲜少走的另一入口进了公司。

路过的工作人员难免多看他几眼,眼神能传意。眼镜摘下了,郑年全程埋着头,直到被拉进练习室里,发现大家环聚在一起。

紧张到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舞台镜反射着光,练习室里那么明亮空旷,那么安静。坐在最右边的闵允其,表情冷淡。郑年脑间一片空白。

“眼睛还疼吗?”郑号锡看着小孩问道。

对方轻轻摇摇头。

“真不疼?”金碩珍悠悠道。

“除了智琝都在。”金南浚环顾一圈,说道,“哥和年年都过来吧。”

郑年惯性地往右边走,刚迈出一步又迟疑地收回。

闵允其抬眼看了他一下,没说话。

金碩珍悄悄推了推小孩,后者着才强装镇定地抱膝坐到闵允其身旁。

一坐下,手都不知道放在哪儿了。

刚滴了药、尚未能缓和太多的双眸,眼圈依然泛红。

像蜷缩的刺猬。

他一时不清楚是因为愧疚感,还是因为看到那一眼的冷淡,还是因为设想过的结果都不美好。周围都是最熟悉最亲近的人,却更不安了。

金泰涥不去看郑年。他怕忍不住想抱自己的小王子。

“喜欢过谁都是你的自由,但最近喜欢的这个不太好哟。”

金南浚说道,语调尽量轻松。

队长到底是善于沟通和开导,几句分析下来,郑年在想自己到底认不认识宋里。

闵允其突然开口:“我有次出车祸,就有他。谁也没管我,最后是路人送我去医院,公司帮我付医药费。”

侧头和郑年对视,似乎在等对方回应。

本意是想让郑年明白那人的恶劣,却见对方习惯性地脸色苍白——表示着极度紧张。

闵允其皱眉。怎么?还担心那人惹麻烦?

小孩看着脚尖,忽然扯了扯嘴角,竟有一点自暴自弃的意思。

“哥,那次是我喊他快点到,他太急,所以、所以,”

“所以就……”

说不下去了。

闵允其很想问他是不是在开玩笑。

郑年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对他说这个?火上浇油?不长眼色?缺心眼?他就那么傻那么想全部坦白?

自己刚努力接受着:喜欢的弟弟和自己合不来的人有关系。

现在又告诉他:出过的车祸,是喜欢的弟弟间接造成。

闵允其不可能笑着说:唉,天意弄人,原谅你了。

那一次他被撞倒在水泥地上,肩膀像敲碎成颗粒,突突得疼。地板很凉很硬,有太阳炙烤的毒辣,或许有无数虫类的尸体、人类的痰唾留下过。

他就在那儿,不知道躺了几个小时。

现在,他看着郑年,有些懈气和无力。

朴智琝推门而入,打破僵局。

“智琝?你回来了那我和你说下情况。”金南浚赶紧拉话道。

“先不听啦哥。”该说的你们都说了吧。

朴智琝笑道:“我要先关心我家亲故的眼睛。”

维护一个人的时候,没有滔滔不绝、没有惊天动地。选择闭口不谈,是在告诉那个人:我不会介意,继续好好相处吧。

这是抓狗关系间的信任与温柔。

-

朴智琝的推特最新内容:

今天拍摄了profile。话说我身旁的是谁呢?[图片]

图上有第一次染发的朴智琝,笑得软糯,还有被他用手遮住眼睛的人。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